第693章 隽早 贫血

    第693章 隽早 贫血

    傍晚时,乐雪薇接到了韩承毅的电话,说是让司机接她来公司,晚上他们不回长夏,要来个单独的约会。 .l.

    对于丈夫的这种行为,乐雪薇已经并不觉得奇怪了。都说男人以事业为重,感情世界里女人才是主宰。而事实上,韩承毅在这方面绝对是个异类。

    这么多年来,韩承毅总有办法把每一天过得像新婚一样。

    车子到了公司楼下,乐雪薇掏出手机,边往大门口走,边给韩承毅打电话,“承毅,我在楼下了”

    韩承毅此时正在开会,接到妻子的电话,毫不含糊的拿起,走出会议室接了起来,“小雪。”

    韩希朗一顿,朝着一室突然安静下来的属下抬抬手,“继续”

    父母的感情这么好,他做儿子的有什么理由不支持到底实话实说,父亲无论在哪个方面,都给他们兄弟三人树立了极好的榜样。

    “好,我就上来。”

    乐雪薇挂了手机,正准备穿过广场。

    突然一辆黑色宝马从地下停车场开了出来,而且车速不慢,正是朝着乐雪薇的方向冲过来。

    “啊”乐雪薇受惊不小,正拔腿要跑,却忽然间腰身被人猛的抱住,朝着一旁迅速滚落。车子堪堪从他们身边擦过,端的是惊险刺激。

    “谢谢”

    乐雪薇拨了拨鬓发,正要道谢,可是抬起头一看眼前的人,抚在鬓侧的手便僵住了,两眼发愣,恍如做梦般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

    “呵呵。”

    抱住她的人将她缓缓松开,嘴角一抹淡淡的笑意,碧玺蓝的眼睛还一如当初那般深邃,只是眸光更加沉稳内敛了。梁斯文单手插在西裤口袋里,单手挡在唇边。

    轻咳着,“咳咳,怎么了我变得这么厉害吗你都认不出我来了也对,都过去这么多年了,我老了。可是,你还是和当初一样,年轻、漂亮。”

    “你”乐雪薇不由自主的轻捂着唇瓣,睫毛微颤,“我是谁”

    “嗯”梁斯文一怔,“雪薇”

    “不是”乐雪薇摇摇头,低喝道,“不是”

    梁斯文眉目轻耸,似是明白了,眼眶有点湿,轻声唤道,“晶晶。”

    听到这声呼唤,乐雪薇难以自持的落下泪来,唇瓣却是涌显出笑意,“是了,你是斯文你真的是斯文这么多年了,你还好吗”

    梁斯文眼眶一阵发紧,哽咽道,“你这是在关心我吗我还以为,你早就把我忘了。”

    “不、不会。”乐雪薇匆忙摇头,“我怎么会忘了你我永远也不会忘记,在我最艰难的那几年,你给过我的帮助。不论你做过什么,你从来没有伤害过我。”

    梁斯文心上一暖,这么明媚、温暖的女子,值得他如此坚守。

    “这些年,你好吗”乐雪薇再次问道。

    “好,很好。”梁斯文极缓的点着头。

    乐雪薇咧开嘴角,笑到,“我有太多话想跟你说,这样吧晚上我们一起吃饭吧”

    “这”梁斯文往大门口里面瞟了一眼,能看到韩承毅正往这边走过来。“今天就算了,我还有事,改天吧总有机会的我先走了。”

    “哎,斯文”

    乐雪薇想要再和他说两句,可是人已经走远了。

    “小雪。”韩承毅已经到了她身后,将人揽进怀里,“幸好你还没上去,真怕跟你走岔了。”

    乐雪薇心不在焉的样子,还在想着梁斯文突然在帝都出现的事他都这么多年没在帝都了,这个时候为什么会突然出现

    只是简单的回来,还是有别的原因

    “小雪、小雪”

    “啊”乐雪薇猛的回过神,抬头看向丈夫,“什么”

    韩承毅拧眉,“在想什么我叫了你几遍都没听见刚才好像看见你在和人说话,谁啊”

    “没、没谁。”乐雪薇深知丈夫的醋劲,当年和梁斯文之间没少撕破脸,忙掩饰到,“只是个问路的走吧不是要请我吃饭吗”

    拖着韩承毅上了车,乐雪薇笑嘻嘻的问丈夫,“今天韩总请我吃饭的理由是什么”

    韩承毅朝妻子眨眨眼,神秘兮兮的样子,“有件事情要请教你。”

    “嗯”乐雪薇诧异不已,“请教我我有什么可请教的,别关子了。”

    “呵呵。”韩承毅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伸过去拉住乐雪薇,“下个礼拜是你生日,想问问你有没有特别想要的庆祝方式还有生日礼物。”

    乐雪薇微怔,随即忍不住露出了笑容,心里都是甜蜜蜜的,“不用太费心了,我又不缺什么。”

    “又说傻话。”韩承毅轻柔的捏着妻子的手,一如往昔的骄纵她,“我们是缺什么才要在你生日满足你的吗我就是想在那天让你高兴高兴。”

    乐雪薇心上一暖,反手扣住丈夫的手,在他手背上亲吻了下,“谢谢,我每天都很高兴,每天都跟过生日一样。”

    “咳咳。”韩承毅轻咳,虽然是这么多年的恩爱夫妻,可是听到这样的话,竟然还有些羞涩。“对了,早早呢”

    “跟宁黛去了总统府,耀辉的情况一直不太好,这些天就让宁黛陪着她吧小女孩比较容易谈得来”

    “那也好。”

    总统府,内院。

    韩希茗把一只信封递到了梁隽邦手上,梁隽邦接过,看了一眼。

    “什么东西”

    这信封只是普通的信封,但是却透着古怪因为信封上没有邮戳,也没有地址,只在当中写着梁隽邦亲启几个字。

    “不知道。”

    韩希茗耸耸肩,凝眉解释到,“是直接投递进总统府门口的信箱的,门口警卫收到之后送到了这里来。你快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

    梁隽邦撕开信封,里面只有一张薄薄的信纸,上面写了一行地址。

    不由得,眉心皱的更紧。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什么意思”韩希茗扯过信纸看了一眼,“是让你去这个地方吗你要去吗”

    梁隽邦犹豫着不知道该如何决定。

    “你别轻举妄动。”韩希茗把信纸交还给他,“你现在身份公开了,可是你之前担任间谍期间国内外得罪过不少人,对方不知是敌是友,还是小心点好。”

    “嗯”

    两人正商量着,杭宁黛和早早手挽着手从门边进来了。

    不巧的很,梁隽邦的手机在口袋里震动起来。他随手一摁,接了起来,“喂”

    那一头竟然又是舒静的声音,梁隽邦当即不耐烦了,“舒静,你要干什么现在不是工作时间,你不用时时刻刻、什么事都请教我你想怎样就怎样,ok”

    说完,立即切断了通话。

    “早早,你怎么了”

    一旁,杭宁黛发现早早听到舒静的名字脸色就不对了。

    早早觉得脚下有点发虚,撑着杭宁黛的胳膊吃力的摇摇头,“我没事。”

    她嘴上这么说,可是身体却不由自主的歪向杭宁黛。杭宁黛扶她不住,竟然眼睁睁的看着她往地上滑落吓的她大叫,“啊早早”

    “早早”

    梁隽邦双眉紧锁,一个闪身立即飞窜到早早身边,堪堪接住她即将跌落在地的身子,将她抱在怀里。

    “怎么了”梁隽邦凝神看着她,满眼都是疼惜,“怎么会站不稳”

    早早脸色苍白,虚弱的说不出话来。梁隽邦忙道,“很不舒服吗不舒服就不要说话了,韩希茗快叫医生”他一边说,一边抱着早早冲向楼上的房间。

    医生很快来了,给早早看完诊。

    “身体很虚弱,有贫血的症状,而且思虑过甚,想必睡眠和饮食都不怎么好。”医生总结道,“小姐,你可不能这样不顾惜自己的身体,你肚子里的孩子还不到3个月,需要特别注意啊”

    “这什么意思”

    梁隽邦听到这话,急了。

    “呃,意思是如果小姐的身体养不好,照这种情况继续下去,恐怕保不住小的。”

    三个人都被这话给吓住了,谁能想到情况会这么严重梁隽邦拧眉看着早早,早早双眼看着雾气,仿佛有很多话要说却又说不出口。

    杭宁黛悄悄的拉拉韩希茗,两个人默默的领着医生退了出去。

    “早早。”

    梁隽邦单膝跪在边,握住早早的手,“你怎么不好好照顾自己因为担心雷耀辉吗既然是为了他,你就更该照顾好自己、照顾好肚子的孩子啊”

    早早没有推开他,眼角湿润润的。她说不出口,她这么为难自己,完全是因为他她已经拒绝了他,决定和耀辉在一起,可是看到他和舒静还是会吃醋,她讨厌这样的自己

    好巧不巧的,梁隽邦的手机又响了。

    梁隽邦烦躁的掏出来一看,舒静的名字在屏幕上闪烁。早早也看见了,猛的将手从他掌心抽开,一句话也没说就转过身背对着他。

    梁隽邦一怔,掐断了电话,思虑良久看着她削窄的背问到,“早早,你希望我怎么样只要你愿意,我会守着你对你好只要你一句话”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