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4章 隽早 生父

    第694章 隽早 生父

    早早背对着梁隽邦,许久都不出声。

    “好我知道了。”梁隽邦拧眉艰涩的点头,“我尊重你的选择,你好好休息,我走了。”

    说完转身站了起来拉开房门走出去,下楼时杭宁黛和韩希茗猝不及防、没能拦住他。

    车子刚离开总统府,梁隽邦接到了经理人来的电话。

    “喂,什么事”

    梁隽邦些微有些诧异,他对生意向来不是很有兴趣,所有事情都是交由经理人全权处理的,如果不是有很重要的事情,经理人是不会打电话给他的。

    “梁总,来了位奇怪的客人,您还是自己过来看看吧”

    经理人简短的说了几句,梁隽邦弄不清状况,只好调转方向赶去。

    “人呢”

    梁隽邦推开典藏的门,经理人已经等候多时。两人一边往里走,一边说道,“在里面包间,客人脸很生,在帝都似乎没见过,可是说话却是帝都口音。”

    “他怎么古怪”

    “原先只是寻常的用餐,可是后来他竟然提出要收购”经理人顿住,小心翼翼的观察着梁隽邦的神色。

    梁隽邦微挑了眉,冷笑道,“嘁这算什么古怪我看他是有毛病吧”

    “不不。”经理人慌忙摇头摆手,“起初我也这么认为,可是他连收购计划书都拿出来了要不是因为这样,我也不敢打电话惊动你。”

    “噢”梁隽邦扬声,眉心更紧,加快了脚步,“走,去看看。”

    此刻,梁斯文正端坐在包间里,细细品尝着餐点,不时点头露出赞赏的神色。门上轻叩了两下,他微微勾起唇角,内心竟然是有些期待的。

    门被推开,梁隽邦走了进来。

    看到梁斯文的第一眼,梁隽邦的第一反应便是心头一跳这个人看着怎么这么面熟其实,并不是面熟。梁隽邦虽然长得像崔立屏,但和父亲多少有着相似之处,尤其一双眼睛。

    只不过,梁隽邦的眼睛蓝色的成分少了许多,但却是一样的深邃立体。

    “这位先生”

    “坐。”没等梁隽邦说完,梁斯文便拿起餐巾擦了擦嘴,朝他抬手示意。

    梁隽邦拉开椅子坐下,直觉这个人不好对付。

    “呵。”梁斯文细细打量着梁隽邦,儿子长到这么大,他却是第一次这样近距离的、好好的看他,结果自然是相当满意的。“我就直说了,你的餐厅经营的不错。”

    “嘁”梁隽邦冷笑,“先生,我的餐厅经营的不错,你就要收购这是什么荒谬的道理”

    梁斯文扬眉,这小子脾气也这么像那个女人。

    “荒谬吗”梁斯文依旧是一派温和冷静,“看的出来典藏用了很多心思,只可惜你的野心不够,否则不止现在的规模。没有野心,这对做生意的人来说,是个致命的弱点。我收购,是为你好可以让典藏发展的更好。”

    “你”

    梁隽邦讶异的顿了顿,“先生,我自己的生意,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我觉得现在挺好,不行吗”

    “其实。”梁斯文正视着儿子,神色肃然,“你很聪明做生意做的很好。”

    梁隽邦默然的看着梁斯文,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说。

    梁斯文放下手上的餐巾,缓缓站了起来,“还没有做自我介绍,现在我正式介绍一下梁斯文。”

    梁隽邦条件反射的站了起来,双眼圆睁,梁斯文这个名字不就是梁家这一代的掌权人吗他只听过这个名字,人从来没有见过。

    祖母说过,梁斯文一直生活在a国。

    眼前这个梁斯文,难道就是那个梁斯文

    “怎么了”梁斯文轻笑,“我的手都要酸了。”

    “呃”梁隽邦回过神来,和梁斯文握了握手。

    梁斯文唇边笑意更甚,“掌心有薄茧,出手有力,是个男子汉你有资格姓梁。”

    “你什么意思”梁隽邦满心的疑惑,神色茫然,可心口却剧烈的跳动起来。这个人话里有话,似乎知道他很多事。可是,难道他不应该是姓杭吗

    梁斯文推了推鼻梁上的镜框,收了笑容,“我说,你姓梁,姓的是我梁斯文的梁”

    梁隽邦脑子里嗡的一声响,像是被人狠狠敲击了一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还在因为自己的身世怨恨中,却又有人告诉他另一种关于身世的真相

    “你说什么你把话给我说清楚”他的声音有一丝飘忽。

    “好。”梁斯文静静的看着儿子,极缓而清晰的解释着,“你是我的儿子,是我和崔立屏上将的儿子,当年她怀了你,可是我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所以”

    “所以”

    梁隽邦扬声反问,“所以什么”

    梁斯文略显尴尬的推了推镜框,“隽邦,这是我们长辈的事情,当年的情况不是三言两语就可以说的清楚的。”

    梁隽邦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的身世会是这样结论都已经这样让他难以接受,更何况其中复杂的过程和细枝末节可是,这个人,他的生父却只想一两句带过

    嘭的一声,梁隽邦双手猛的砸向桌子,抬眸怒视着梁斯文,咬牙说到,“三言两语说不清好,你就给我长篇大论的说清楚”

    “孩子,你想知道什么结论我已经告诉你了”梁斯文拧眉,他虽然是父亲,可怎么面对儿子他当真没有经验。

    “结论”梁隽邦嗤笑,“哈哈哈好一个结论难道你不该告诉我,我为什么是你和崔立屏的孩子吗你们生了我,却对我不管不问这么多年尤其是你你在梁家啊我也姓梁,可是我为什么从来没见过你”

    “隽邦,我和你母亲之间有些问题”

    “哈哈”梁隽邦仰天大笑,笑声里净是嘲讽,“你们之间有问题所以,我就必须舍弃自己真正的身世,从小被人叫着野种长大你们之间有问题,可我又有什么问题”

    想到之前因为崔立屏瞒着他身世,而导致他误会自己是杭泽镐的孩子因此而错过了追回早早的时机梁隽邦心痛难挡、愤恨不已。

    他红着眼眶,一下下点着下颌,“因为你们有问题,我就必须因此赔上最心爱的人吗你知不知道,你要是哪怕早一点出现,我也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心爱的人和别人举行婚礼”

    生父成了梁斯文,他和早早之间的那层血缘障碍便不存在了长久以来困扰他的问题也都瞬间不见了,可是现在的早早却不接受他了

    如果,能早一点,赶在雷耀辉替早早挡子之前

    “孩子,你别着急。”梁斯文伸手想搭住儿子的肩膀,“我会替你想办法,早早会是你的你们两情相悦,没人能分开你们”

    “放手”梁隽邦用力耸肩,甩开梁斯文,眼里全是惊痛之色,“我不知道你现在来找我是什么目的,我也不想知道。我活到现在,从来不知道自己是货真价实的梁家人”

    朝着梁斯文一通怒吼,梁隽邦心中憋闷、伤痛无可宣泄,“啊”他霍地的抬起手将餐桌掀翻,食物、餐盘顿时洒落了一地,狼狈不堪。

    “你不要叫我孩子,我他妈不是你的孩子”

    愤而转身离开,无论梁斯文如何在身后呼唤他。

    心里太乱,梁隽邦开着快车,后视镜里映照着他混血的、英俊的脸庞,可是眼角却慢慢渗出泪水来。他突然觉得好累想不通啊父母分明都是那么优秀的人,他本来应该是光明正大的、好好生活的公子哥

    然而,不负责任的父母却让他从小背负了太多为什么他们不想认他的时候,就可以狠心瞒下所有一切现在,他长大了,有足够的能力自己面对一切风浪了,他们却以父母的姿态出现了

    还有早早,也因为他们的自私,让他不得不亲手推到了雷耀辉怀里

    “啊”梁隽邦视线渐渐模糊,脑子疼的像是要裂开。倏尔,方向盘打滑,车子直直朝着安全岛撞过去

    值班岗亭里,舒静正在陪着父亲。

    “哟,出事了。”舒父在监控镜头里看到这情况,站起来准备走。

    “爸,我去吧”这一次,照旧被舒静抢先了。不过这一次,她是骑车到了安全岛看到出事的车子才知道是梁隽邦。

    看清车牌号,舒静慌忙跳下车,直冲到车门边,“喂,梁隽邦你没事吧你怎么隔三差五的玩车祸啊喂,你没事吧”

    梁隽邦趴在方向盘上缓缓醒过来,额角还渗着血。看到舒静扯了扯嘴角,推开车门,晃了晃脑袋,“没事,你能不这么吵吗我上班要看到你,下班还要看到你,你真的很烦”

    “我”舒静一愣,“那我送你去医院吧你额头上在出血。”

    “别碰我”梁隽邦拧眉,抬手猛的打落舒静的手,态度极为凶横。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