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5章 隽早 报告

关灯
护眼
    第695章 隽早 报告

    梁隽邦这一下太用力,舒静除了觉得疼之外,更多的是觉得委屈,毕竟她是个女孩子。

    “你不碰就不碰”舒静眼眶一红,甩手就要走。可是走出两步,回头一看

    梁隽邦捂着额头蹲在地上,好像很痛苦的样子。终究是放不下心,叹了口气又走了回去,“喂你怎样啊我不碰你,跟你说话总可以吧”

    梁隽邦抬眼瞥了瞥她,勾唇冷笑道,“你是不是女孩子这么没有自尊心我说过让你别靠近我,你听不懂吗女孩子要是都像你这样,世上的男人都该打光棍了”

    他的话是越说越过分,舒静性格再怎么爽快、大方,也终究是受不了了。

    “你”舒静握紧拳头,咬牙骂道,“你凭什么把气撒到我头上不就是为了韩希瑶吗好,你说我没自尊心,那你呢你明知道她有未婚夫,还上赶子喜欢她,你岂不是比我还没有自尊心”

    “你管的着吗”梁隽邦猛的站起来,高大的身形一下子压向舒静,怒吼道,“我就是喜欢她没有自尊的喜欢她而且,我就是不想看见你,你脸皮厚的让我想吐”

    一席话说的舒静面上一阵惨白,嘴唇止不住的颤抖。“好,我走我脸皮厚,让你想吐,就不在这里碍你的眼了”

    愤而转身离开,梁隽邦听到她骑车离开的声音,才松了口气重重跌落在地。

    舒静满肚子的委屈回到岗亭,在心里面把梁隽邦给诅咒了遍。

    “哎,静静,你快回去吧一会儿怕是要下雨。”舒父把饭盒收一收递给女儿,嘱咐道。

    “嗯下雨”舒静听了这话,顿时不咒骂了,把饭盒塞到父亲手里,“爸,你等会儿,我得去个地方”说完,迅速出门骑车匆匆赶回梁隽邦出事的地方。

    她把车子停下,天空已经飘起了小雨。

    看到梁隽邦的车子还停在原来的位置,舒静松了口气,匆忙跳下车冲过去。

    “梁隽邦、梁隽邦”

    奇怪,车子在这里,人呢雨越下越大,他额上还带着伤,会跑到哪里去了舒静心里发急,从安全岛边转过去,终于在空旷的斜坡上找到了梁隽邦。

    梁隽邦呈大字躺在斜坡上,任凭雨水往他身上打落。

    “梁隽邦”舒静心口一紧,疾步跑到他身边单膝跪下,伸手拽住他的胳膊,“快起来你快起来”

    梁隽邦睁开眼,看到舒静很是吃了一惊,“你嘁你怎么又来了还没被我骂够吗”

    舒静垂着眼眸,唇线紧绷,“你要骂也换个时间再骂你现在起来,跟我走我送你回总统府,你看看你头上的伤,还在流血,要马上处理”

    她边说边费力的拖拽着梁隽邦。

    见她这样,梁隽邦慢慢皱起了眉,现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舒静抬起头,刚好撞上他的视线,瘪瘪嘴说,“你要是不想看见我,就把眼睛闭上,省的你想吐”

    梁隽邦微怔,随即笑了,“哈哈”

    “笑什么”舒静不解,心里的委屈还在。

    “没什么。”梁隽邦勾勾唇,拉着她的手站了起来。

    舒静瘪瘪嘴,“刚才那么凶,现在又笑了,真是奇怪的人你要是不想我送你回总统府,我给少总打电话,让他来接你”说着便伸手去掏手机。

    但却被梁隽邦摁住了,“别,别打我不想回总统府,也不想让任何人知道我在哪儿有地方让我去吗”

    “这”舒静一愣,没想到他会提出这样的要求。想了想,拽住他,“跟我走”

    梁隽邦没想到,舒静竟然把他带回了自己家。

    不但是他吃惊,更为惊吓的是舒静的父母。两个人都淋了雨,一进家门就要洗澡,舒母在万分震惊中忙活着给他们烧水准备衣服,还要不断揣测着他们的关系。

    “这是舒静爸爸的衣服,可能有点小,你凑合着穿啊”

    舒母把梁隽邦送进了浴室,一转身立即追问女儿,“舒静啊,怎么回事啊”

    “什么怎么回事”舒静翻翻眼皮,“刚进门不是介绍了吗梁隽邦,我上司。”

    “啧”舒母越发急了,“什么上司会往家里带你这孩子,还不说实话”

    舒静被母亲问烦了,“行,我实话实说,我对他有意思可是他呢,对你女儿就一点意思也没有。全部实情就是这样了,满意了吗”

    “啊”舒母大吃一惊,急急拉住女儿,“静静,这种玩笑可不能开”

    “我没开玩笑。”舒静看向浴室的方向,眼神很坚定,“我就是喜欢他上学的时候听着他的名号暗恋他,现在看到真人,我就更喜欢了。妈,你对他好点,就当是帮帮我。”

    女儿的性格,做父母的怎么会不了解从来都是说一不二,不轻言放弃的。

    当下,舒母便把小儿子的卧室收拾了下给梁隽邦住下。

    梁隽邦刚收拾好,在头坐下,舒静便提着啤酒进来了,扔了一罐给梁隽邦,“给”

    梁隽邦扬手接住,拉开环扣,仰起脖子灌了一大口,“谢谢你啊不过,我住在你家,会不会太打扰了”

    “嘁”舒静喝了口啤酒,嗤笑道,“你说我不像女人,那你现在这副婆婆妈妈的样子可也不怎么像男人啊反正你都不把我当女人了,还怕什么”

    见她如此爽朗,梁隽邦勾唇笑了,“有道理。”

    “哎”舒静走到他对面蹲下,仰望着他,“问你一句啊,你这么几次三番寻死觅活的韩希瑶就那么好”

    梁隽邦的眼神蓦地暗了下来,神色也不那么自然了。

    “呃”舒静意识到自己不该问,“那什么就当我没问。”

    可是,梁隽邦却回答了。

    “我不知道。”梁隽邦语调和眼神都是极哀伤的,“她从小被坏了,很任性、也有点刁蛮,而且什么也不会这样的她,是不是好,我真的不知道。”

    他话锋一转,“可是,她噘嘴生气、撒娇的样子,都那么可爱”

    舒静呆住了,从他眼里能够深切的体会到那种深入骨髓的爱恋,这一刻她是嫉妒而且羡慕韩希瑶的,口中的啤酒好苦、好涩

    一连几天,梁隽邦都没有去总统府。

    他一失踪,所有的工作都落到了韩希茗头上,韩希茗一边忙的焦头烂额,还要分神去找梁隽邦的下落。杭泽镐和崔立屏那边自然不用说,早就急的脚不沾地了。

    早早来找杭宁黛,发觉整个内院气氛不对。

    “早早,我来了宋爷爷也来了。”杭宁黛背着包蹦跳着从楼上下来,胳膊上还拖拽着宋国医。宋国医笑着求饶,“小祖宗,你慢点。”

    杭宁黛嬉皮笑脸的吐吐舌头,“对不起啊宋爷爷,这不是着急吗耀辉哥哥都睡了很长时间了,非得请您出马啊”

    没错,今天早早来就是来接宋国医去给雷耀辉看看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杭宁黛和宋国医下了楼,早早拉过杭宁黛悄声问道,“宁黛,出了什么事吗怎么觉得气氛有点怪怪的刚才听到外公把人从书房骂出来了。”

    “噢,这个事啊”杭宁黛边走边说,“梁隽邦两天没来总统府了,人也不上,爷爷和小宝哥哥他们正找着呢快走吧”

    早早心头一紧,慌忙加快了脚步。

    医院深切治疗部,监护室里。

    宋国医正在里面给雷耀辉看诊,其余人都在门口焦急的等待着结果。好容易等到宋国医出来,都一起涌了上去,“怎么样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我还不敢肯定,现在马上给他做个检查,检查出来就有结论了。”宋国医拧着眉,神色并不轻松。

    医生马上安排,按照宋国医的吩咐给雷耀辉做了全身检查,等待报告的这段时间,早早紧握着双手、手心里全是汗水。

    “宋国医,报告出来了”

    医生把报告递到宋国医手上,宋国医仔细翻看了,眉头越皱越紧,早早的心也跟着悬了起来,“结果不好吗”

    “唔。”宋国医沉声应到,“他不是自然醒不过来,也不是因为身体过于虚弱,而是有人蓄意为之”

    “什么”早早脚下一软,不敢置信的看着宋国医,“宋爷爷,什么意思”

    宋国医摇摇头,“我这么跟你解释不知道你是否明白是有人拿针刺入了他的昏睡穴。”

    “啊”早早面色骤然苍白,“那、那要怎么办”

    “你别怕。”宋国医忙安慰她,“我马上和医生商量一下方案,把针拿出来,昏睡穴得到释放,他很快就会醒了看来这个人,并不是想要他的命。”

    早早虚弱的点点头,脑子里一片空白,“那就麻烦宋爷爷了。”

    而得到这一消息的韩家,已经立即展开调查,究竟是什么人趁虚而入,对雷耀辉做出这种事情来目的又是什么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