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6章 隽早 继承

关灯
护眼
    第696章 隽早 继承

    监护室里,宋国医和医生一起,帮雷耀辉把针给取了出来。 .l.

    “宋爷爷,耀辉什么时候能醒我可以进去看他了吗”宋国医一出来,早早就慌忙迎了上去。

    宋国医点点头,“进去吧他应该很快就会醒过来了。”

    “嗯,谢谢宋爷爷。”

    早早推开门进了监护室,在雷耀辉身边坐下,轻握住他的手,“耀辉,等你醒过来我会把事情都告诉你,如果你要分手,我不会怨你的,我对不起你”

    监护室里,仪器发出轻微的滴滴声,显得格外安静。墙上的led始终一分一秒的划过,雷耀辉有了反应。被早早握住的手轻轻抽动,早早一惊,看着他眼皮微颤,缓缓睁开了眼。

    “耀辉”

    “嗯”雷耀辉睡了很久,脑子有点混沌,适应了一阵视线才慢慢清晰,“早早”

    他一开口才发现说话艰难,本能的伸手捂住脖颈。

    早早忙解释道,“不要碰,那是伤口还没有痊愈,你现在还不能多说话。”

    雷耀辉想起了昏迷之前自己曾为早早当了一,当时以为必死无疑,却没想到睁开眼还能见到早早。他苍白的脸上现出一丝笑意,轻轻捏着早早的手。

    “早早,还能这样见到你,真好。”

    “耀辉”早早惭愧的低下头,她要怎么承受的起雷耀辉的深情

    “别哭,我这不是好好的吗”雷耀辉伸手替早早擦着眼泪,忍着嗓子眼的疼痛,柔声安慰她。

    早早一把握住雷耀辉的手,抬眸看着他,郑重说到,“耀辉,我有话要对你说。我只能现在说,如果我现在不说,那么等叔叔阿姨来了,他们也会说。可是,这件事我觉得应该由我自己告诉你。”

    雷耀辉露出茫然的神色,唇边一抹不安的笑意,“怎么了这么严肃。”

    “耀辉,我”早早伸手覆上平坦的小腹,垂眸不敢看雷耀辉,缓缓吐出几个字,“我,怀孕了。”

    寂静,长久的寂静。伴随着监护仪器的滴滴声,氛围变得异常微妙。

    雷耀辉僵住了,他听的很清楚,所以无法不震惊他自然明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这个孩子不是他的

    “你什么时候”雷耀辉只觉得口中苦涩一直蔓延到心底里,“在我为你挡、生死不定,昏迷不醒的时候”

    “不”早早猛的抬起头,泪水成片滑下,摇头否认,“不是的我就算再怎么不懂事,也不会在你昏迷的时候我怎么能做出这种忘恩负义的事情来”

    “那是什么时候”

    雷耀辉激动的拔高了声音,嗓子眼传来一阵剧痛,痛的他闷哼,伸手捂住脖颈。

    “耀辉”早早担心的扶住他,“你别动气,我说我都说是在5月16号。”

    5月16号雷耀辉面上神色几变,那就是在他们决定结婚之前可是早早既然和别人发生了那种事,为什么还会提出要和他结婚他对她来说,究竟算个什么

    看着早早含泪的样子,雷耀辉有再多的怨愤,也不忍心责骂她。

    “你走吧”雷耀辉无力的靠在头,疲倦的闭上双眼,他现在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

    “耀辉。”早早哭泣着,不肯离去,“我既然说了,就要把话说明白。我以前病了,所以做一些事只是凭着当时的感觉。我不是为自己辩解,做了就是做了。”

    “我知道怀孕的时候,脑子还不清醒,我根本不知道怎么做才是对的。我清醒了,想把孩子拿掉,可是叔叔阿姨以为这个孩子是你的,他们担心你会所以恳求我留下它”

    说到这里,雷耀辉蓦地睁开了眼。

    “你说什么你的病”雷耀辉惊诧不已,他才刚醒来,还不知道早早已经什么都想起来了。

    早早点点头,“对,我的病好了,以前的事,我全部都想起来了。

    “全部包括你和梁隽邦,你们曾经”雷耀辉浓眉紧蹙。

    “是,我记得,我和他曾经相爱,刻骨铭心。”早早闭了闭眼,清泪成串滑落。

    雷耀辉不由得握住早早的手,“那么你全都想起来了,却还跟我说这番话,你的意思是你现在的选择,是我”

    “嗯。”早早哽咽着,“我同样记得,你对我有多好,你也给过我海誓山盟。而且,在我决定和你结婚之前,我和他就已经结束了。”

    雷耀辉眼底现出一丝喜悦之色,“早早”

    没错,如果是5月16号,的确是他们决定结婚之前的事情。

    早早单手覆上小腹,“该说的,我都说了。如果你想要和我解除婚约,我不会怨你的。”

    “解除婚约”雷耀辉突然紧张起来,“那么之后呢你要再和梁隽邦复合吗”

    “不”早早反复摇着头,“不会。我怎么能在伤害了你之后,再心安理得的和他在一起我是骄纵、不懂事,可是我也知道有些事不能那么做。”

    雷耀辉松了口气,把早早拉进怀里,“早早,你这么说,我就安心了。”

    早早趴在他肩头,不太明白他的意思,“耀辉”

    “我是恨、是怨。”雷耀辉轻抚着她的发丝,幽幽叹道,“可是,我为了你连命都可以不要,怎么舍得就这么和你解除婚约既然你想起了所有的一切,最后还是选择我,我没有理由放弃,是不是”

    早早怔怔的,说不出一句话。

    “早早,答应我,不要离开我。”雷耀辉扣住早早的后脑勺,把人更深的往怀里带。

    早早先是僵住,随后身子慢慢放松,抬起手反抱住他,“耀辉对不起,可是我的孩子,这样对你很不公平”

    “他知道吗”雷耀辉靠在她耳边低声问着。

    早早摇摇头,“不,不知道。”

    “那么,也就说所有人都以为这个孩子是我的”

    “对不起耀辉,我我”早早慌乱之中,根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嘘。”雷耀辉却阻止了她,轻拍着她的背,“好了,别慌”他突然转了话锋,“愿意等我好吗等我好了,我再给你一场婚礼,你还是我雷耀辉的妻子。”

    早早茫然,她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和雷耀辉解除婚约,怀着愧疚独自生下孩子。可是,雷耀辉却这样轻易的就原谅了她

    早早不知道,在雷耀辉心里,命都可以为她而舍,还有什么不能舍只要舍去的,不是她

    从医院回到长夏,经过书房时,早早听到父亲和大哥在里面说话。

    “就是这个stephen,此人精通中西两方医术虽然口罩帽子遮住了大半脸孔,但是把他在医院的照片对比一下,就是他没错。”

    “啧但是这个stephen显然不是和韩家或是雷家有仇,他应该是受什么人指使。会是什么人这个人的口碑,还是相当难让人请的动的。”

    父子俩正说着话,早早突然一把将门推开了。

    “早早”

    早早径自走过去,从大哥手里接过ipad,翻看着上面的照片,有stephen戴着口罩,也有没戴的。“就是这个人害的耀辉一直没醒过来”

    “嗯。”韩希朗点点头,“不过他肯定不是主谋。”

    “爸爸、大哥,你们可一定要把幕后主谋揪出来啊”早早秀眉紧蹙,情绪有些激动。

    韩承毅拍拍女儿的肩膀,“这事你别操心,有爸爸和你大哥,你快去休息,听话。”

    “嗯。”早早最后瞥了眼stephen的照片,依言回房了。

    深夜时分,帝都梁家迎来位稀客,确切的说,是他们的少主子这里就是寄去总统府的那封信上所写的地址,梁隽邦心里清楚,这里自然就是生父梁斯文的落脚点。

    “总裁,少爷来了。”

    书房里,梁斯文还没有睡,听到这个消息,那一点刚涌上来的困倦也消失了,眉宇间顿时兴奋起来,“快请进来”

    不同于以往,梁隽邦这次是被极为恭敬的请进来的。

    面对态度截然不同的下人,梁隽邦双手插在口袋里眼眸里、唇角边净是不屑的嘲讽之色。

    “隽邦,来,快坐,这个点了,饿不饿让下人给你准备点吃的。”梁斯文没有和儿子相处的经验,一举一动都显得生涩而刻意。

    “嘁”梁隽邦冷笑着,“不用了,我来就是想问你,你来帝都来干什么了”

    儿子如此爽快,这脾性对了梁斯文的口味。

    梁斯文淡淡一笑,直言道,“很简单,放下你现在手上的一切,跟我去a国,我所有的一切都等着你来继承。”

    “嘁”梁隽邦言语讥诮,“你有什么啊还让我继承说出来听听”

    儿子这种态度,梁斯文并不以为意,推了推镜框,郑重说到,“跟你打个比方,梁家如果在帝都,那么地位不会亚于现在的韩杭宋盛。”

    梁隽邦一怔,这的确是他没想到的。

    “你我是父子,不必遮掩。”梁斯文补充到,“你可以继续对我这种态度,不叫我一声父亲也没关系。我要的,只不过是你回到你的位子上,承担你该有的责任同样的,你也会享有你应得的一切。”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