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7章 隽早 亮堂

    第697章 隽早 亮堂

    梁斯文看着儿子,追问道,“怎么样这样并不你在总统府差,相反的,你想做什么就可以做什么,也不用屈居人下。”

    梁隽邦微蹙了眉,却并不是因为烦恼该如何抉择,而是此刻他的胃有点不舒服。

    “啧嘶”梁隽邦轻哼着,抬手轻抚了抚胃部。自从上次胃出血,后来他又饮食不定、情绪不佳,喝酒更是常有的事,这胃就一直没有调养好。

    “怎么了”梁隽邦看出儿子的异常,关切的问道,“胃不舒服”

    “不关你的事”梁隽邦生硬的顶回去,“你没有其他废话要说了吧没有的话,我要走了。”

    说完,转身就往门外走。

    可是,梁斯文怎么可能这样就放儿子走他疾步走过来,一把拽住梁隽邦。梁隽邦本能的反应就是要反抗,可是他刚抬起手,就被梁斯文喝止住了。

    “你别费那个工夫了”

    梁斯文唇边带着一抹讥诮的笑意,“你的一身本事,不就是你妈教的吗你可能不知道,那我来告诉你,就算是你妈,也不是我的对手,所以你这只小狼崽子还能把我怎么样”

    乍一听到父亲提起母亲,这种感觉太奇怪了。梁隽邦突然就呆住了,抬起的手也慢慢放下。

    父子俩都意识到了这一点,气氛顿时尴尬起来。

    “咳,我走了。”

    梁隽邦轻咳了两声,转身往外走,这次梁隽邦没有拦住他,而是在他身后说道,“回去好好考虑考虑,其实由不得你选择你是我唯一的孩子,我将来的一切都是要你继承的。”

    从梁斯文这里离开,梁隽邦没有再回舒静家,在那里躲两天还可以,一直待着可不行,舒静毕竟是个女孩。他也没有去总统府,而是径直回了自己的住处。

    梁隽邦前脚刚到家,还没躺下,门铃就被摁响了。走过去一看,竟然是个不认识的人。

    “你找谁”

    显示器里,是个陌生男子,“梁少爷,我是奉梁总之命来给你看诊的。”

    看诊梁隽邦挑挑眉,掌心不由又覆上了胃部,给男子开了门。

    “梁少爷你好,我叫stephen,是梁总的私人医生,听说你胃不太舒服”

    梁隽邦点点头,请stephen坐下。stephen给梁隽邦看过诊,“我对少爷说的,少爷想必做不到,这样食补不行,我就多准备点药,没什么伤害,平时也可以吃。”

    梁隽邦无所谓的点点头,送stephen出门。

    “少爷不用送,药配好了,我会给少爷送来,告辞。”

    梁隽邦并不知道,这个stephen就是那天装作清洁工,潜入雷耀辉的病房、并且对他施针的人。梁隽邦更不知道,stephen的行踪,已经被韩家人给盯上了。

    长夏,书房,里面只有韩希朗、韩希茗兄弟俩。

    “什么梁隽邦”

    “是。”韩希朗朝韩希茗点点头,“不相信吗我也不相信,可是这个stephen的确和梁隽邦过往甚密。stephen可是频繁出入梁隽邦家。”

    韩希茗怔住,“这小子消失了好几天,回家了”

    “这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让这个stephen故意造成雷耀辉昏迷”

    书房门外,突然传来嘭的一声响。韩希朗、韩希茗同时站了起来,拉开门走了出去。

    只见书房门口,早早蹲在地上,面前是打翻的碗碟和餐盘,早早正在慌乱的收拾着。

    “早早”

    韩希朗和韩希茗对视一眼,心中都暗道不妙。

    “呵呵。”早早干笑两声,“那个我我看大哥、小哥说了很久,管家要上来送吃的,我就说我来。可是,我总是笨手笨脚的,什么都做不好。”

    “早早。”

    韩希茗蹲下身子,将早早拉起来。“小心别伤着手。”

    韩希朗已经去招呼下人,“来人,快把这里收拾一下。”

    “我没事,我我困了,先回房了。”早早把手抽回来,神色恍惚,“大哥、小哥,我不耽误你们商量正事了。”

    说着没有多做停留,疾步回了房。在她身后,韩希朗、韩希茗却同时露出了担忧的神色。

    回到房里的早早,不安的徘徊着。

    刚才哥哥们的对话,她都听见了是隽邦,竟然是隽邦想让耀辉醒不过来监护室里那么严密,他竟然都能对耀辉下手。早早知道,这一切都是自己的错,是她把事情弄成了今天这种状况。

    她把手机掏出来,犹豫了良久,终于拨通了梁隽邦的号码。

    看到手机屏幕上闪烁着的早早两个字,梁隽邦几乎要以为自己看错了,可同时又兴奋的难以自持。他压抑着狂跳的心脏,接了,“喂,早早。”

    “隽邦。”

    早早的声音传来,梁隽邦没出息的几乎要掉眼泪,见不到早早,就算是听到她的声音也是好的。“嗯,你说,我听着,你要我做什么我答应你的,不管是什么事,我都会做到。”

    “隽邦。”早早犹犹豫豫的,一开口,却和梁隽邦想象的完全不一样。

    “你你不要再对耀辉做什么了,对不起你的人是我,耀辉并没有什么错。隽邦,我知道我病了的时间里错过了你,可是错过了就是错过了,我们现在都没法回头了,我们不要再伤害无辜的人,好吗”

    梁隽邦懵了,脸上的笑容慢慢收住,“你说什么我对雷耀辉做了什么”

    “隽邦,我大哥都查到了,那个stephen在你家出入。如果不是宋爷爷,耀辉现在还躺着没醒隽邦,耀辉已经够可怜的了,你就不要”

    早早的话没说完,可梁隽邦已经听不下去了。

    “雷耀辉醒了”梁隽邦斜勾着唇角,言语森冷。

    “是,所以隽邦”

    “哈”梁隽邦嗤笑着,再次打断了早早,“所以你以为,是我对雷耀辉做了什么哈哈”梁隽邦越笑越大声,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隽邦。”早早的声音变得很轻微,她感到心慌了。

    “早早。”梁隽邦收住笑声,声音轻飘飘的,“你别这样好吗你即使什么都不做,我也生不如死了现在,你竟然说我想要雷耀辉醒不过来我梁隽邦在你眼里,就是那么卑鄙的人吗”

    “我”早早慌了,“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担心你会因为我做错事。”

    “啊”梁隽邦悲凉的长叹一口气,“早早,你什么都不用说了。我答应了放弃你,就是真的放弃了我如果想要抢你回来,你以为我需要用这种卑鄙的手段吗”

    “对、对不”

    “不用对不起。”梁隽邦猜到了她想要说什么,“早早,你要知道一件事,我曾辜负你、曾害你坠江,曾让你饱受失心之痛,这辈子无论你对我做什么,我都不会怪你只要你高兴,我无所谓。”

    “啊”早早惊愕的捂住双唇,身子慢慢滑落到地上。她后悔了,后悔不该这么冲动打这个电话现在她该怎么办“隽邦、隽邦”

    她喃喃着,而梁隽邦那一头已经经受不住听她的哭声,把电话挂断了。

    片刻之后,房门被敲响,外面传来韩希茗的声音,“早早、早早,我是小哥,我可以进来吗小哥进来了啊”

    韩希茗放心不下早早,刚才又和梁隽邦通了电话,知道他回了家,也知道stephen去他那里是给他看胃病。他是怕早早胡思乱想,两人沟壑更深,特意过来告诉早早的。

    “小哥。”早早伸手擦了擦眼泪。

    韩希茗心头一跳,抬手揉了揉妹妹的脑袋,叹道,“小哥没猜错,你又胡思乱想了小哥刚才问过隽邦了,那个stephen去他家,是给他看胃病的。早早,小哥一直没告诉过你。前段时间,你和耀辉的婚讯传开,隽邦喝酒喝到胃出血”

    “啊”

    这对早早又是一重打击早早再次惊愕的捂住唇瓣,不停摇着头,“不、不”

    “不相信”

    早早摇头否认,“不是,我”她突然扑进韩希茗怀里,放声痛哭,“小哥,我怎么能这么坏小哥,我是不是个坏女人我什么都做不好。我既不想对不起耀辉,可是又放不下隽邦,我怎么会变得这么可耻我好恨我自己啊”

    “傻孩子。”

    韩希茗轻拍着妹妹,温声开解她,“不是你可耻,你病了不是吗那期间发生的事,都不能作数的,没有人会怪你。”

    “可是,我好了,却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了。”早早痛苦的捂住脑袋,“隽邦和耀辉,我到底要怎么办”

    韩希茗伸手握住早早的手,“傻丫头,你不是决定和耀辉在一起了吗那为什么这么痛苦”

    一句话,把早早给问住了。“我”

    “因为梁隽邦。”韩希茗笃定的勾起唇角,轻笑着,“因为你心里面喜欢着的一直是梁隽邦,如果今天你选择的人是梁隽邦,那么你最多只是觉得愧欠雷耀辉,而不会像现在这样这么痛苦。”

    瞬间,早早止住了眼泪,心里某个地方亮了起来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