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8章 隽早 根源

    第698章 隽早 根源

    一旦和韩希茗通过电话,梁隽邦的行踪便掩藏不住了。 .l.

    他人没去总统府,崔立屏便找了过来。梁隽邦给她开开门,看到的是崔立屏满含怒意的脸。

    梁隽邦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喊出来,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称呼她,是生母没错,可是这个人他叫了她十几年老师。皱了皱眉,瓮声瓮气极不自然的开口,“你怎么来了”

    “哼”

    崔立屏冷哼,“我怎么来了要是我不来,你是不是打算就这么永远不去总统府了你不是小孩子了,你到底明不明白自己在做什么你这样任性,只会毁了自己的前途”

    “前途”

    梁隽邦鄙夷的轻笑,“不过是你一手安排的路,我现在并不确定这就是我的前途。”

    崔立屏一怔,“你什么意思”

    “我说,我也许以后都不会再去总统府了”梁隽邦抬眼看向崔立屏,语气轻飘飘的,却有种威胁的意味。

    “你这孩子”崔立屏发急,硬的不行便来软的,“怎么这么不懂事你长大了,别拿自己的前途跟妈赌气好吗隽邦,关于你的身世,妈会好好跟你解释的”

    梁隽邦一扬手,不耐烦的说到,“不用了该知道的,我全都知道了”

    崔立屏惊住,好半天没反应过来儿子是什么意思。

    母子俩对峙的时刻,梁隽邦的手机响了。梁隽邦微张的薄唇只好合上,掏出手机来看了一眼,是早早。梁隽邦心头一跳,昨天早早才给他打过电话,今天又打

    此时的长夏,早早正紧张的握着手机,躲在房间的阳台上给梁隽邦打电话。经过小哥韩希茗的提醒,早早最终还是决定遵从自己的内心。

    她喜欢的人,始终是梁隽邦。即使她骗过所有人,可是没法骗过自己。

    “谁的电话”崔立屏拧眉,瞥了一眼梁隽邦的手机,看到早早两个字之后,顿时火冒三丈,“你还和韩希瑶有隽邦,你怎么这么执迷不悟不许接她的电话”

    说着伸手去抢,而梁隽邦却轻松的躲过了,瞥了母亲一眼接了,“喂,早早。”

    崔立屏气的瞪眼,“你把电话挂了,听到没有”

    早早一听到梁隽邦的声音,便露出了笑容,心头松了口气,“隽邦,我”因为要说的话太重要、又太过紧张,一时间舌头有些打结。

    早早不知道,身后雷耀辉正在靠近。雷耀辉其实敲了门,只不过早早太过紧张与专注而没听见,所以他就自己进来了,在阳台上找到早早,竟然听到她一开口就是叫着梁隽邦。

    雷耀辉脸色唰的白了,突然出声,“你在跟谁说话”

    “啊”早早想说的话还没说,突然听到雷耀辉的声音吓了一大跳,猛的转过身去,看着雷耀辉,手机也从手中跌落了。早早心虚的不敢看他,嗫嚅着,“耀、耀辉”

    见她这种反应,雷耀辉更是坐实了心中所想早早和梁隽邦根本就没有断

    “你”雷耀辉心头一凉,嗤笑着,“你骗我你不是说和他断了吗你不是说选择的是我吗”

    “我”早早仓皇的摇头,秀眉紧蹙,疾步上前靠近雷耀辉,“耀辉,你听我说我不是成心想骗你的,可是我我真的做不到。我知道我应该选择你,我知道你对我很好,可是、可是”

    “可是什么”

    雷耀辉一向温吞的性子,却在此刻爆发了他怒目横向早早,眸光里竟然升腾起一丝恨意。

    “韩希瑶,我逼过你吗我是第三者插足,还是横刀夺爱亦或是威逼利诱”

    “不耀辉你别这么说”早早伸手想拉住雷耀辉,这样的雷耀辉好陌生,让她好害怕,“是我的错,接受治疗之前,dr.告诫过我,记忆的残片不代表全部事实,是我断章取义,所以才会是我的错”

    “啊”雷耀辉伸手扶额,“所以你的意思是,我是你在错误的记忆下、错误的选择”

    “我”早早摇着头,“我不是”

    “不是是什么”雷耀辉高声打断了她,“韩希瑶你不能这么对我前两天你才亲口说你选了我,要和我在一起,现在你怎么能残忍的说出这些话来”

    早早羞愧的低下头,却还在极力想要争辩,“耀辉,对不起可是我已经有了隽邦的”

    “别说了”雷耀辉听不下去了,痛苦的看着她,“我一并接受你还要我怎么样我还不够卑微吗只要能跟你在一起,我什么都不在乎了,命是你的、你的孩子我视如己出,为什么还要离开我”

    他越说越激动,受伤的脖颈处被牵扯。

    “呃嘶”雷耀辉蹙眉抬手捂住。

    “耀辉”早早吓坏了,忙扶住他,“你怎么样你不要这么大声说话、不要这么激动,有话好好说,嗯”

    雷耀辉趁势将早早抱进怀里,搂住她,靠在她耳边低语,“早早,你不要这样对我,不要离开我我们的婚礼只差一步,在我心里,你已经是我的妻子了,早早”

    早早僵直的靠在他胸口,再多的话也无从说起。她该怎么办啊原来即使她想的通,雷耀辉也不会放开她。她就只能这么放弃了吗难道她和梁隽邦真的就缘尽于此

    梁隽邦的家里,却又是另一番景象。

    “你干什么”

    通话突然中断,梁隽邦以为是早早听到了崔立屏的声音才挂断的,蹙眉瞪向她,“早早不会经常给我打电话的她打电话给我一定是有事我答应过她,只要她有需要,我一定随时出现你干嘛让她挂了”

    说着,伸手就要给早早拨过去。

    “梁隽邦”

    崔立屏见不得儿子这个样子,现在的梁隽邦就和当初的梁斯文一样

    当年,梁斯文明知道乐雪薇喜欢的人是韩承毅,对他一点意思也没有,可是他对她还是百般呵护、有求必应,不,确切的说是不用她操心,就会将她的事情安排的妥妥当当

    而梁斯文对她呢却只能用始乱终弃的四个字来形容

    她崔立屏输给了乐雪薇,好,她认了,谁让她走不进梁斯文的心底可是,她的儿子不行凭什么韩希瑶一边和雷耀辉结婚生子,另一边却还要霸占着她的儿子

    “你给我把手机扔了”

    崔立屏盛怒之下,一把将梁隽邦的手机打落在地、滑出去老远。

    梁隽邦震惊的抬眸看向母亲,眼中写满不可思议。“你到底要干什么你好奇怪啊为什么我对谁好你都要干涉就算我这条命是你给的,你也没法左右我心里想着谁”

    “你可以想着任何人,但不要是韩希瑶啊”崔立屏一怔,眼眶红了,语气也意外的软弱下来,“隽邦,你是不是已经知道了你见过那个人了”

    短暂的寂静,母子俩对视着。

    梁隽邦在怔忪中点点头,应到,“是。”

    “啊”崔立屏脑中一阵抽痛,痛苦的捂住太阳穴,生平头一次在儿子面前露出了软弱的一面,脚下虚、身子晃了晃。

    “妈”梁隽邦见状,慌忙扶住母亲,这一声呼喊几乎是脱口而出。

    崔立屏蓦地抬头看向儿子,噙满泪水的眼底现出一丝笑意,“隽邦,儿子你,终于认我了”

    梁隽邦微怔,垂下眼睑,“不是我认不认的问题,你始终我我母亲先别说了,你快坐下。”

    “儿子”崔立屏欣慰的点着头,拉着梁隽邦坐下,“能听到你这句话,妈很知足了。你虽然是那个人的儿子,可是,你更像我,越长大越像。妈希望,你在其他方面也像我,千万不要像那个人啊”

    梁隽邦拧眉,不懂母亲的意思,“妈,你儿子不明白。”

    “隽邦”崔立屏伸手紧扣住儿子的胳膊,凝望着他,“你见过他了,你应该知道,他没有别的孩子,他这辈子户籍上也没有过一任妻子,他始终都是单身的。”

    梁隽邦茫然,支吾道,“妈,这难道,他一直单身是因为等着”

    他的想法,自然是顺理成章。

    “不。”崔立屏讥讽的勾唇冷笑,“呵呵,我知道你怎么想的,可是儿子,你的父亲是个多薄情的人,你完全想象不到他单身,的确是因为在等着一个人。可是,这个人并不是我,而是一个他这辈子都等不到的人”

    梁隽邦瞳仁微缩,不由屏住了呼吸,静静的听着母亲继续往下说。

    崔立屏苦涩的笑道,“韩承毅这个人,真本事啊他身边的女人,各个都厉害,老婆是这样,女儿也丝毫不逊色。他的太太,让你父亲牵挂了一辈子,为她终身不娶,谁料到,他的女儿,现在又来祸害我的儿子”

    事实真相原来是这样吗这就是他实为梁家正统血脉,却被迫成为野种的根源所在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