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9章 隽早 冲动

    第699章 隽早 冲动

    长夏。 .l.

    “什么这么突然”乐雪薇放下碗筷,很是吃惊的看向雷耀辉。

    餐桌上,一家人正围坐在一起。雷耀辉却突然提出了要带早早离开帝都,去父母的庄园休养段时间。

    “是,我想暂时离开,帝都太热闹了,不适合我的康复。”雷耀辉一边微笑着解释,一边握住了早早的手,“而且,我和早早商量过了,她也同意。是吗早早。”

    早早不可思议的看着雷耀辉,她根本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他什么时候和她商量过这种事了

    可是,此刻他这样凝望着她问,全家人都在,她还能怎么说

    “是,爸爸、妈妈,耀辉和我商量过了。”早早艰涩的点点头,心却悬了起来。

    乐雪薇听了这话,眸光暗下来,抬头看看丈夫,很舍不得女儿。

    “可是,耀辉,你走了你们雷家的生意”

    雷耀辉笑着解释道,“您不用担心,我家里已经安排好了。”

    “可是”乐雪薇看着早早,舍不得女儿却又不知道用什么理由来留下她,心里直发急。

    韩承毅在桌子下面握住她的手,“小雪,别这样早早长大了,她和耀辉的婚礼只差一步,何况,要不是耀辉,早早也不会安然无恙的坐在这里,她陪着耀辉、照顾他,是应该的。”

    道理乐雪薇都懂,可是情感上并不那么容易认同。

    事情就这么定下了,乐雪薇开始替早早收拾做准备。因为是要从雷家出发,怕第二天一早时间上紧张,所以雷家前天就派人来接早早了。

    乐雪薇先让下人把行李搬到外面车上,她挽住女儿慢慢的在后面走,韩家的男人们跟在她们身后。

    “早早,妈妈不在你身边,要好好照顾自己,要是需要妈妈过去,就给家里打电话,知道吗”

    “嗯。”早早点点头。

    “哎”乐雪薇叹息着,整理着早早的鬓发,实在是舍不得啊女儿从小娇生惯养,这样长时间的离开父母,怎么能叫父母不牵挂

    “妈妈。”早早抱住母亲,轻声安慰她,“你别舍不得我,等耀辉好了我们还是要回来的,婚礼在这边举行,以后也还是在帝都定居的。”

    乐雪薇压下心头的不舍,笑着应了,“嗯,走吧”

    一家人,直把早早送到雷家,交到雷耀辉手上,才依依不舍的离开。

    早早在房间里安顿下正准备休息,雷耀辉就进来了。

    “早早。”

    雷耀辉手里端着杯牛奶,还有一客蛋挞。

    “耀辉。”早早掀开被子,起来走过去。

    “你饿了没有刚才我看你晚饭没吃多少,所以给你送点心来。”雷耀辉将牛奶和蛋糕放下,扶着早早坐下。

    早早笑着摇摇头,“你身体不好,还为我考虑这么多不是应该是我照顾你吗”

    “快吃吧”雷耀辉微微笑着,把牛奶和蛋糕递到早早面前,“给不然一会儿凉了”

    “好啊”早早接过,什么也没有多想,乖顺的低头小口咬着蛋糕,间或喝一两口牛奶。不时抬起头看一看雷耀辉,粉色的唇瓣上覆上一层白色的牛奶渍。

    雷耀辉的神色却越来越慌张,看着早早天真而单纯的样子,他突然站了起来,一把将她手中的牛奶和蛋糕打落在地,低吼道,“别吃了”

    早早吓了一跳,地板上已是一片狼藉,她身上的裙子也弄脏了。

    抬头茫然的看着雷耀辉,“耀辉,你怎么了”

    雷耀辉气息粗喘,一把拉起早早,低吼道,“跟我走”

    说着,扼住早早的手腕拖拽着她往外狂奔,早早显然跟不上他的步伐。又不明白发生了什么,跟在身后直问着,“耀辉,究竟怎么了啊耀辉你要带我去哪儿啊”

    “别问了快上车晚了就来不及了”

    雷耀辉将早早塞进车里,来不及跟早早多说什么就发动了车子。早早坐在一旁,看着他的神色,那么痛苦、那么纠结,她预感并不是什么好事。

    突然,她脑子里一个激灵难道是刚才的牛奶和蛋糕

    “不”

    早早被自己的想法吓着了,惊恐的捂住唇瓣,想了想又覆上小腹,“耀辉你你要杀了它”

    雷耀辉紧蹙着眉,听到这话脚下油门一踩,加快了速度,一言不发急速驶向医院。

    “啊”早早当真是吓坏了,她好像不认识眼前的耀辉了他可以为了她不要命的保护她,可是现在,他居然想要她孩子的命这两个耀辉是同一个人吗

    车窗外景致快速倒过,雷耀辉将车速开到最大,匆匆赶到医院。

    “早早,快下来”

    雷耀辉的手在颤抖,将早早从车上抱下来,直冲向急诊室。

    “耀辉”早早脸色苍白,声音轻飘飘的,“你要是不想要,你可以说的可是你、可是你耀辉,我的孩子是不是会没了你告诉我”

    雷耀辉已经后悔了,他满头大汗的摇头否定,“不会的不会的一定不会的医生洗胃、洗胃这里有人要洗胃”

    听到他的大声呼喊,医生和护士匆忙赶来,将早早推进了洗胃室。

    粗长的洗胃管塞进早早的喉咙,早早眼角沁出眼泪来。

    那一刻,她的脑子里全部都是梁隽邦她想起了当时在总统府,梁隽邦虽然以为这个孩子是雷耀辉的,可是他却因为她没有胃口、吃不下东西,亲手给她做了苹果鲫鱼汤

    “隽邦”

    胃里面翻江倒海的恶心涌上来,早早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这世上再没有人比梁隽邦更加深爱着韩希瑶

    洗了胃,早早从洗胃室出来,人几乎要虚脱了。

    “早早,早早你怎么样了”雷耀辉守在门口,早早一出来,他就冲了上来,握住她的手,满眼都是担忧。“早早,对不起,你还好吗”

    早早虚弱的点点头,却挤不出笑容来了。

    “你受苦了,别说话,休息去啊”

    雷耀辉陪着早早回了病房,早早一直没睁开眼,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雷耀辉。在父母的保护下,她没有见识过人心的丑恶,这样的雷耀辉已经让她害怕。

    雷耀辉拉开椅子在她边坐着,握着她的手在忏悔。

    “对不起,早早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这样。我不是想要杀你的孩子可是,我只要想到你心里还想着梁隽邦,我就我像是疯了一样,控制不了对不起早早,你原谅我这次,我不会了、真的不会了”

    早早指尖冰凉,眼皮轻颤,却始终不曾睁开眼

    海滩旁,露天烧烤处。

    “嘶”

    梁隽邦揉着眼睛,疑惑的咂嘴,“奇怪了,为什么眼皮老跳”

    “左眼右眼”舒静蹲在地上,正在往烤好的鸡翅上涂酱料,“左眼跳财右眼跳灾,你哪只”

    “靠之右眼”梁隽邦咒骂一句,“我还能有什么灾难我感觉我这辈子最倒霉的事情统统都发生过了,还有更糟糕的可见你是胡说八道”

    舒静把涂好酱料的鸡翅递到他面前,“行行行,我就长了一张胡说八道的嘴吃吧”

    梁隽邦手里拿着罐啤酒懒得动,瞥了她一眼,露出懒怠的神色。舒静又好笑又好气的瞪他一眼,撕了块肉递到他嘴边,“你要不要这么懒工作你也不做了,成天躲起来,现在连吃东西也”

    她话没说完,突然顿住了,而且脸颊也开始发烫,因为

    梁隽邦真的就着她递过来的肉低下头张开了嘴,并且不可避免的、他的唇瓣碰触到了她的手指。舒静长到这么大,这是她和男生之间最亲密的距离了。

    “嗯,烤的不错,再撕两块吃吃。”梁隽邦却浑然未觉,理所当然的催促到。

    “你”

    舒静瞪着他,突然站了起来。“你欺负人”

    “干嘛”梁隽邦一头雾水,“喂不是吧让你撕两块肉就是欺负你啊哥们,别这么小气了我把你当好兄弟,跟韩希茗那样的,才会使唤你,你这么小气起来,跟个女的似的,不好”

    “梁隽邦”

    舒静气呼呼的鼓着腮帮子,一把揪住梁隽邦的衣领,怒道,“你看清楚了,我就是个女的你别总兄弟、兄弟的叫我你信不信我现在强吻你”

    “呃”

    梁隽邦吓了一跳,打着哈哈,“开玩笑、开玩笑的,别生气啊哎呦,发起脾气来,简直不男不女啊你”

    “你”

    舒静真来气了,环住梁隽邦的脖颈就要亲下去。梁隽邦吓的魂飞魄散,赶紧拿啤酒罐挡在唇边,结果舒静的吻还真落在了啤酒罐上那一刻,他的脑子当机了这女的疯了吧

    “舒静,你有毛病啊我不跟兄弟接吻”

    梁隽邦腾的一下站起来,将舒静推开,迈开步子就走。

    “梁隽邦你是不是男人我就在你面前,你都不下手”舒静坐在地上朝他大吼。

    梁隽邦一顿,微微侧过身子,轻笑道,“我不是男人我五岁的时候,就对女人下手了,只不过你没有那个本事让我冲动你别乱来,我还当你是好兄弟”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