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0章 隽早 确定

关灯
护眼
    第700章 隽早 确定

    梁隽邦扔下舒静就走,气的舒静一下子爬了起来,狂奔着直冲到他背上,“别走不许走今天我非得让你给我个说法”

    “你”

    梁隽邦浓眉紧锁,耐心耗尽,不耐烦的甩开胳膊,这么一来舒静便被他扔到了地上,幸而是沙滩地。可是,舒静毕竟是个女孩,梁隽邦深觉得不好意思,忙伸手去拉她。

    “你没事吧”

    舒静咬牙切齿的等着梁隽邦,骂道,“梁隽邦,你混蛋”

    她脾气上来了,蹦起来和梁隽邦厮打起来。梁隽邦处于被动,不想动手,奈何舒静不肯放过他,结果两人在沙滩地上过起招,舒静虽然是个女孩,可真比一般男生要强悍。

    饶是梁隽邦,也要使出点真本事来。

    “痛快”

    梁隽邦突然咧嘴笑了,身上沾着泥沙,气息微喘。脖子一仰,大笑不止,“哈哈”

    见他如此朗的笑了,舒静也放松了、停了手,和他相视而笑,“怎么样发泄出来,舒服多了”

    “嗯”梁隽邦点点头,看舒静的眸光多了分感激。

    他算是明白过来了,舒静是故意招惹他的。原因是看他沉闷了太多日子,想找个缺口让他发泄一下。虽然不一定能解决问题,可是这么一来的确是轻松了点。

    “其实你这人挺不错。”梁隽邦揉揉嘴角说到,刚才舒静这一拳还真不轻。

    舒静骄傲的抬着下颌,哼道,“那是你现在才发现吗喂我给你个机会,你要不要把握”

    此言一出,两人都愣住了。

    梁隽邦怔怔的盯着舒静看了会儿,将视线移向了海面。“舒静,你是个好女孩,若是做朋友我很乐意,不过我心平气和的告诉你,我心里忘不了她。”

    舒静瘪了瘪嘴,“我等着还不行吗等你忘掉她”

    “嘁”

    梁隽邦勾唇轻笑,抬起手拍了拍舒静的脑袋,“你知道我五岁时,让我冲动的女人是谁吗”

    “嗯”舒静茫然的摇摇头。

    梁隽邦站了起来,拍拍身上的沙土,迎着海风说了句,“韩、希、瑶走吧天快亮了,你这一身伤,先回我那儿,处理一下,不然你爸妈看见了,非得让你辞职不可。”

    看着他走在前面,舒静却陷在了震惊中,她以为她暗恋就够长久了,没想到梁隽邦这个傻子比她还傻,但是傻的真是可爱啊

    “等等我”舒静小跑着跟了上去

    天微微亮,医院里早早彻夜未眠。

    本来今天她就要跟着雷耀辉离开帝都,可是她想了,内心已经有了决定她要见隽邦一面,她要把事实告诉隽邦。她一个人承受不了,她需要帮助

    雷耀辉一直守着她,早早没有机会离开。

    直到此刻天快亮了,雷耀辉轻抚着早早的脸颊,小声说着,“早早,你等我一会儿,医生说今天一早就可以出院,我去给你办手续,一会儿我们就回家。”

    早早闭着眼装睡,却在雷耀辉走了之后立即就起来了。

    她的时间不多,必须赶在雷耀辉来之前。早早匆忙换了衣服,匆匆出了病房,出门走的急连手机忘了带。伸手拦了车子,直奔梁隽邦家。

    梁隽邦家,早早是可以轻松进入的,因为她有密码,而这个密码从来没有更改过。

    下了车,早早就径自走到门前摁下密码推开院门走了进去。

    刚进入玄关,早早就发现有点不对劲了。梁隽邦是一个人住,可是门前却有双女士的鞋子。这么一大清早的,梁隽邦家怎么会有女人在

    虽然满脑子胡思乱想,可是早早还是极力让自己冷静下来,不管怎么样都要见到他

    客厅里并没有人,早早粗略环视了一圈,疾步上了二楼。

    “嘶啊”

    早早熟门熟路的摸到二楼,停在主卧门口,刚抬起手想要敲门,却听见里面传来一阵女声。

    “轻点儿啊”舒静鬼吼鬼叫,“下手这么狠,懂不懂怜香惜玉”

    梁隽邦横她一眼,把药油倒进手心,拽过她的脚踝,颇不耐烦的笑道,“嘁你跟怜香惜玉沾边吗再说,昨晚你对我下手可也不轻当时你痛快不可是你先招惹我的。”

    “没良心的东西人家还不是为了让你舒服点”舒静继续龇牙咧嘴的抱怨,“你还不谢谢我上哪儿找我这么合拍的姑娘家去”

    “是是是,你好、你最好。”梁隽邦好笑的看着她,连连点头。

    他们在里面说着这些让人误会的话,却不知道被门外的早早听的清清楚楚早早惊讶的捂住唇瓣,为什么会这样难道就连最爱她的隽邦也已经不等她了吗

    内心正在痛苦的挣扎中,隔着一扇门,是敲还是不敲

    伸手覆上小腹,早早还是抬起了手

    可是,刚抬起的手却被人从后面猛的给握住了,她惊慌的想要呼救,嘴巴顿时也被人捂住了。早早吓的六神无主,身子却被拖拽着迅速往楼下退去。

    “唔唔”

    早早看不清身后的人,只一味拼命挣扎着。

    可是那人却用了相当大的力气,将她死死扼住不放,早早能感觉到来自他身上的恨意耀辉脑海里现出这两个字慢慢的,早早放弃了挣扎

    雷耀辉拖着早早出了梁隽邦家大门,这才松开手。

    他是在早早不见了之后立即就发现了,因为他将外套留在了病房所以回去取。他一路尾随而来,没想到看到了这么精彩的一出早早疯了他也要被早早疯了

    “你”

    雷耀辉身体还没有康复,此刻脸色苍白的盯着早早,满眼净是愤恨,“你怎么能这么对我”

    “耀辉,我不想的,可是我害怕你你让我走吧我要跟隽邦在一起我的孩子是他的他有权利知道的”早早无助的看着雷耀辉,泫然欲泣。

    “那我呢”雷耀辉并不妥协,扬起拳头砸在她身后的墙壁上,“我也有权利守住自己的妻子”

    早早轻摇着头,“不,我们还没有注册,我们还不是”

    这个时候的雷耀辉怎么还能听的了这种话他瞪着双眼,伸手扼住早早的下颌,一低头狠狠的吻了上去动作凶狠,丝毫不带半点怜惜。

    “唔”早早惊愕的睁大了双眼,抬起手奋力挣扎,奈何雷耀辉就算是虚弱他也是个男人,早早哪里挣脱的了

    可是早早不堪受这种屈辱,情急之下张开嘴狠狠咬了雷耀辉。

    “嘶”雷耀辉吃痛松开早早,不可思议的瞪着她,“你咬我”他抬起手抚摸着唇瓣,果然已经咬破渗出血来

    “哈”雷耀辉看着指尖的鲜血,不由仰天大笑,“哈哈你竟然咬我早早,你是我妻子啊我不可以吻你吗你连他的孩子都有了,你们曾经那么亲密,却连让我吻一下都要反抗”

    早早害怕的直摇头,苦苦哀求他,“耀辉你不要这样,你让我见隽邦吧好吗”

    “哼”雷耀辉冷哼一声,神色中透着疲惫,“你怎么对我这么狠心你知不知道你在我面前说出这种话来,对我是多大的伤害韩希瑶,你真是被惯的太自我了”

    “对不起、我知道我错了”早早哭着摇头,“可是我已经错了,不能一错再错,我不能怀着隽邦的孩子、心里惦记着隽邦嫁给你”

    “别说了”

    雷耀辉高声怒吼,“够了、真的够了”

    楼上主卧里,梁隽邦微蹙了眉,“咦好像听到什么动静”

    “嗯”舒静茫然不解,“什么动静没有啊”

    “不对,有。”梁隽邦放下药油,站了起来往门外走,“刚才我明明听到声音了”

    可是,将房门打开一看,又确实没有人,难道真是他听错了

    “没有吧”舒静从后面跟上来,“这是你的职业病你就是一向小心习惯了,也不想想这是谁的家火狼的家哪儿那么容易被人闯进来”

    梁隽邦拧着眉,依旧有丝疑惑。

    “还想呢”舒静挽住他的胳膊,“行了,别想了。药油也擦过了,肚子饿了走,请我吃早饭去,吃完早饭我还得去上班,不像你啊想去就去,不想去就不去。”

    说着,拖着梁隽邦出了大门。

    “去哪儿吃”

    出了大门,舒静的嘴巴也没闭上,一路叽叽喳喳。

    “随便你。”梁隽邦敷衍她。

    “你真烦人”舒静故技重施,冲上去抬起胳膊扼住他的脖子,“不是说好兄弟吗你就这态度啊”

    “咳咳”梁隽邦佯装咳嗽,求饶道,“好了好了,我认错,现在立即端正态度”

    “这还差不多”

    两个人热热闹闹的出了门,这一幕被躲在墙角落里的雷耀辉和早早看的清清楚楚。

    雷耀辉讥诮道,“看到了吗你这么拼命的来找他,可是他并不像你想的那样,他身边已经有人了。你确定,他心里还是只有你吗”

    早早怔住,眼角余光瞥向梁隽邦和舒静相携离去的背影,她不确定。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