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2章 隽早 白痴

    第702章 隽早 白痴

    付海怡下了机,便给梁隽邦打了电话,梁隽邦开车来接她,刚好和早早她们错过了。网

    “你来晚了啊”付海怡笑着调侃他,“果然,变成普通朋友以后,你就没那么重视我了看来啊,我就不该放弃的,这次回来,一定要死死缠住你”

    梁隽邦摇头轻笑,嘴里叼着根烟,“路上堵车,不是故意的。上车吧”

    车子开往梁隽邦家,付海怡这次来帝都是为公事,但她的孩子还小,必须带在身边,住酒店不方便,梁隽邦连临时的保姆都替她请好了。

    “谢谢啊”

    安顿下来,付海怡轻拍着梁隽邦的肩膀,两个人并肩坐着说话。付海怡喝茶,梁隽邦喝酒。

    “怎么一段时间不见,你把自己搞的这么凄惨”付海怡眯起眼,打量着梁隽邦。

    梁隽邦苦涩的扯扯嘴角,“没办法,让你见笑了。”

    “说说,为什么啊到最后韩希瑶还是跟了别人”付海怡毫不客气的直戳他的痛处。

    “啧”梁隽邦蹙眉咂嘴,斜睨了她一眼,“会不会聊天”

    “会啊”付海怡抽出他手里的啤酒罐,郑重的放在桌上,“以前你再怎么烦躁,也不会拿啤酒当水喝的说说吧,这么窝囊为了什么”

    梁隽邦无奈的耸耸肩,简短的说到,“这是她的选择,我能怎么样我已经说了,我不在乎她的孩子是雷耀辉的,是她的就是我的可是她不愿意,我能强迫吗这世上,我最不愿意做的事就是强迫她。”

    付海怡那种奇怪的感觉又来了,她猛的一把抓住梁隽邦。

    “你干嘛”梁隽邦惊讶的看着她,“肚子痛”

    “不是”付海怡秀眉紧蹙,努力思考着,“等等,别吵”究竟这种奇怪的感觉是什么她好像漏掉了很重要的信息

    孩子,早早的孩子,早早和雷耀辉的孩子

    “喂”付海怡突然扬起手来,在梁隽邦脑袋上狠狠掴了一下,“你怎么那么没用为什么雷耀辉能让韩希瑶怀孕,你却不行你是不是男人”

    梁隽邦愣住,这和是不是男人有关系吗

    “喂”梁隽邦皱了皱眉,压低了声音低吼道,“你说话能注意点吗好歹你也是个女的我倒是想让她怀,不干那事能怀吗”

    此话一出,付海怡更是看不起梁隽邦了,摇晃着脑袋鄙夷的看着他,直咂嘴,“啧啧啧梁隽邦,你让我说你什么好你叫女朋友都是摆着看的啊以前我跟你在一起六年,你也没对我下过手”

    她顿了顿,接着说,“好吧,算我没有魅力。可是这个韩希瑶,你不是爱到骨子里去了吗怎么也光看着你就没有那什么大发的时候”

    “海怡”

    梁隽邦懵了,猛的抓住了付海怡。

    “哎哟”

    他这么突然大声的叫起来,吓了付海怡一大跳。付海怡轻拍着胸口,“什么事啊这么大声”

    “你刚才说什么”梁隽邦很是激动,双眸囧囧的盯着付海怡。

    “我说什么”付海怡茫然,“我说你对韩希瑶就没有兽性大发的时候”

    “不是”梁隽邦匆忙摇头否定了,“不是这句,再前面”

    付海怡疑惑更甚,回忆着,“再前面,我说你交女朋友摆着看啊我们在一起从来没有过”

    “海怡”梁隽邦猛的扼住付海怡的肩膀,神色紧张,“我们没有过为什么有两次,不是应该有两次吗”

    “两次”付海怡反问着,果断的摇摇头,“这怎么可能呢你怎么会这么认为”

    梁隽邦急了,“有的啊第一次,我喝醉了,你照顾了我,第二天早上醒过来,我们不是”

    “哈哈”

    他话没说完,付海怡便忍不住大笑了起来,捂着肚子乐不可支,“哎哟,笑死我了这个你还真当真了你都醉的烂成一滩泥了,我们怎么可能有什么真是纯情”

    梁隽邦两眼发直,脸颊微微发烫。

    “那还有一次呢那次我背上受了伤,你来我家里照顾我,煮了粥给我吃那次我记得很清楚虽然我是在发烧,可是那种感觉绝对不是在做梦我们、我们明明有,而且我还叫着”

    梁隽邦支吾着,避开付海怡的视线,“我还叫着早早的名字”

    他说的是什么,付海怡完全没有印象,“什么啊你再怎么清楚,一个发烧的人还能有我更清楚吗那天照顾你的人,根本不是我我到了快晚上才去的,去的时候,你背上的纱布已经换过了、粥也喝过了,药也吃了”

    “啊”

    梁隽邦蓦地往后退了两大步,神色茫然,“那会是谁”

    到了这个时候,难道还猜不出来是谁么

    付海怡勾唇浅笑,“你自己想想,不是说有印象吗你好好想想,那天你看见的人、抱着的人,究竟是谁”

    梁隽邦两眼发直,好半天才从嘴巴里迸出两个字,“早、早”

    付海怡当即伸出手在空中打了个响指,“是了,这个世上,除了她,谁能让你冲动”

    “可是”梁隽邦还是不敢相信,“怎么可能呢早早那个时候还被家里人看着,她怎么会出来的而且还知道我住哪儿,来照顾我早早不会煮粥”

    说到这里,梁隽邦顿住了。摇了摇头,自我否定道,“不,早早会煮粥以前在梁家,祖母命人教她的,早早还把厨房给烧着了,手上留了块疤”

    “嘻嘻。”付海怡轻松的笑了,拍拍梁隽邦的肩膀,“那不就结了那应该就是她。至于她为什么会在,我想你应该好好想想,有谁会帮你这个忙”

    “这”梁隽邦拧眉深思,很快便有了答案,“韩希茗是韩希茗一定是他”

    瞬间,梁隽邦激动起来,掏出手机给韩希茗打了电话。

    “梁隽邦你死了从棺材里爬出来了”电话一接通,便传来韩希茗咆哮般的怒吼。

    “韩希茗”梁隽邦无暇顾及这些,急急问道,“我问你,那次我受了鞭刑,从总统府回去,你是不是带早早去我家了早早是不是在我家呆了一整天照顾我”

    “嘁,你这不是废话吗”韩希茗毫不在意的嗤笑。

    “正面回答我,这对我很重要”梁隽邦着急的低吼,“拜托”

    “是啊”韩希茗纳闷了,“你不知道不会吧火狼还有这么不省人事的时候早早虽然是个娇生惯养的千金小姐,可是照顾你的样子,可真是个贤妻良母”

    没听韩希茗说完,梁隽邦已经把电话挂了。

    “怎么样”

    付海怡一脸紧张的看着梁隽邦,屏住呼吸。

    梁隽邦没有回答,蓦地抓住付海怡的胳膊,急问道,“海怡,你还记不记得那天是几号”

    “十六号。”付海怡想都不想就脱口而出。

    梁隽邦很是诧异,“为什么记得这么清楚”

    “因为宝宝啊”付海怡解释道,“因为那天是宝宝打预防针的日子,所以我记得特别清楚怎么了”

    “啊”

    梁隽邦亲叹一声,松开了付海怡。他想起来了早早在和雷耀辉定下婚期前,曾经问过他,记不记得那个月的16号做过什么他是怎么回答她的他说,他跟女朋友在家里

    “混蛋该死”

    梁隽邦闭上眼,破口咒骂自己,此时真是悔不当初

    “怎么了啊”付海怡在一旁却是一头雾水。

    “哈”梁隽邦仰起脖子,畅快的大笑,“就是那一天我和早早早早是愿意跟我的她给过我机会的是我,我这个混蛋、笨蛋、白痴加弱智,居然把机会给推走了”

    高兴之余,他却又败下阵来,神色灰暗,“现在知道了,又能怎么样迟了、迟了”

    “嗯”付海怡一瞪眼,忍不住抬起手又敲了他一下,“说什么呢你猪脑子啊”

    “干什么”梁隽邦回瞪过去,“不要以为你是女的,我就不敢打你啊莫名其妙,我会还手的”

    “你还还手你猪脑子啊”付海怡愤愤不平,简直要吐血了,“居然说迟了是迟了,不过你要是再不去问问,等到孩子管雷耀辉叫爸爸,那你真是迟的无可挽回了”

    “啊”梁隽邦一时没反应过来,果然在这种事情方面,女人是要比男人敏感的多。

    “傻啊你”付海怡急的要跳起来了,“你也不想想,你们在一起是16号,按照这个日子算,早早肚子里那个就可能是你的孩子啊”

    梁隽邦浑身一震,诧异不已,“这会吗”

    “哎哟”付海怡都想抬起脚踢他了,“是不是的你问韩希瑶去啊反正我这个肯定不是你的快去啊真是急的孩子都要掉了”

    “噢”梁隽邦慌忙点头,转身往外走,走到玄关处回头看了付海怡一眼,笑道,“海怡谢谢你你回来的太是时候了我梁隽邦记着你这份恩情”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