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4章 隽早 删除

关灯
护眼
    第704章 隽早 删除

    韩希朗往泳池边一站,微垂着眼帘,问身边的人,“怎么回事”

    “噢,有个女孩掉进泳池了,没事既然来参加这种派对,还能不会游泳吗”

    韩希朗抬眼望进泳池里,杭宁黛正在和那男的吵架。网

    “有毛病懒得理你”

    “喂你不想知道我叫什么,不想封杀我全家了”

    “走开”

    在泳池里,自然避免不了肢体冲撞。而这一切被韩希朗看在眼底,这一池泳池的水瞬间都成了酒精,被他眸中窜出的火苗给点燃了,燃气怒火蔓延开

    噗通一声,众人不及反应,韩希朗已经一跃而下跳进了泳池里,游向杭宁黛。

    杭宁黛正往池边游,却不妨腰间一紧,被人从水下给箍住了腰身。吓的她立即挣扎起来,“啊”双手本能的伸到水面下方,居然摸到了男人的胳膊

    顿时,脑子里警铃大作,脱口喊道,“大宝哥哥救命啊”

    这里乱七八糟的男人怎么这么多不好玩,她不玩了

    韩希朗听到她这一声呼喊,心中怒意总算是消了一点,倏地从水下窜了上来。

    水从他发丝上往下流淌,刘海尽数被沾湿垂在额前,割断他的视线。韩希朗伸手抹了把眼睛,直直凝望着杭宁黛,那是一种带了责备的眼神。

    “大宝哥哥”

    杭宁黛怔住,怎么吓唬她的人会是大宝哥哥呢

    他刚才和别的女孩就有说有笑,她被人烦着、缠着,他不但不管,还吓唬她

    “哼”杭宁黛冷哼一声,扬起手扇向韩希朗,不偏不倚的朝着他的脸颊就是一巴掌

    两个人身上都是湿的,那啪的一声,夹杂了水声,听起来格外清脆响亮。

    韩希朗也没有躲,结结实实的挨了这一下,唇角微微勾起,现出一抹讥诮的笑意。小丫头不懂事,跑来这里闹,他没有朝她发脾气、她反而还先发难了

    “出去”

    韩希朗抬手指着门口,脸色阴沉,“现在立即给我换了衣服出去回家去”

    杭宁黛懵了,以为自己听错了,扬声反问,“你让我走”

    “没听清要我再说一遍立即给我回家去”韩希朗口气很是严厉,这在他们相处的过程中是破天荒的,而且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

    杭宁黛看看韩希朗,又看看围在一旁窃窃私语的人群,脸上挂不住、心里更觉委屈。

    她一把推开韩希朗,吼道,“走就走可是你给我听着,不是你让我走我才走的现在,是我自己要走韩希朗,我再也不会跟你说一句话、一个字,否则我就不姓杭”

    委屈的吼完这一通,杭宁黛红了眼眶,游向岸边爬了起来。因为动作太快、太急,加上池边都是水,她一个不防脚下一滑,竟然还摔了一跤。

    “你没事吧”

    身边站着的人见状要拉她起来,手都已经伸了出去。

    可是,却被韩希朗陡然拔高的声音给制止了,“住手不许碰她”

    那是个男人,宁黛怎么能被别人碰刚才他就已经很生气了。韩希朗忍着气,上了岸准备去看看她。

    可是,他的这些心思,杭宁黛并不清楚啊杭宁黛只觉得今天的大宝哥哥她完全不认识了,对她这么凶,连她摔了一跤他都不许别人拉她一把

    “宁黛”

    韩希朗走近了,伸手要拉她起来。

    “知道了,我走、走还不行吗别跟我说话”杭宁黛遏制住噙在眼底的泪水,忍着膝盖上的疼痛爬了起来,看都不看韩希朗一眼朝着门外跑了出去。

    早早等在门口,却是一直担心着里面的情况。

    忽见杭宁黛哄着眼睛、浑身湿漉漉的跑了出来,着实吓了她一大跳。

    “宁黛这是怎么了”

    “早早”杭宁黛扑到早早怀里,环住她的脖子大哭不止,“大宝哥哥欺负我我再也不理他了”

    早早茫然不知所以,却看到韩希朗从里面跟着出来了。早早小声问着她哥,“怎么回事你怎么她了真欺负她了”

    韩希朗皱着眉,一脸无奈,“你先带她回去”

    “噢。”早早点点头,还想跟她哥说两句,却被杭宁黛一把拖住。

    “走啊没听见韩总赶我们吗帝都那么多俱乐部,一定要在这里玩吗走”杭宁黛一抹眼泪,拽住早早往更衣室里走,“早早,我们走”

    看着杭宁黛这样,韩希朗伸手捋了把潮湿的头发,无奈的摇头叹息。

    当早早全程陪着杭宁黛的时间里,梁隽邦却在疯狂寻找着早早。

    梁隽邦从出门就开始打早早的手机,可是却一直没有人接。

    他并不知道,早早的手机没有带在身上。他在打电话的时候,手机一直是握在雷耀辉手里。雷耀辉盯着手机屏幕上闪烁的隽邦两个字,眼里嫉妒的火焰正在以疯狂的速度燃烧

    电话打不通,梁隽邦只好给她发信息。

    早早,我要见你,我有很重要的话要跟你说,我现在来找你。

    手机明灭的光线映照在雷耀辉脸上,痛苦却在他的心房上顺着脉络蔓延这两个人,凭什么这样对待他梁隽邦既然放弃了,又为什么要反悔

    天底下哪有这样便宜的事感情不是他们愚弄别人的借口

    梁隽邦发完短信,开车直接去了长夏。

    “我要见你们小姐”

    梁隽邦在门卫室,急切的恳求门卫,“麻烦你们通报一声,我在这里等多久我都等”

    “这”门卫面露难色,据实以告,“梁先生,您大概还不知道吧我们家小姐跟着姑爷去了雷家,这几天一直都住在雷家,并不在长夏。您要找她,不如直接给她打电话”

    梁隽邦怔住,早早去了雷家

    难怪他刚才打她手机,她一直都没有接,应该是雷耀辉在边上,她不方便接

    还有另一层,早早现在都已经搬去了雷家,那么也就是说,她和雷耀辉的关系更近了一层一想到这,梁隽邦满心不是滋味。可是,现在不是他自怨自艾的时候,他必须把早早抢回来

    没有多加思考,梁隽邦开车去了雷家。

    怕早早接电话不方便,在车上的时候,梁隽邦又给早早发了条短信,这条短信一样到了雷耀辉手上。

    早早,我现在来雷家,你出来见我,好不好知道你不方便,你慢慢来,我会一直等着。

    雷耀辉反反复复把那条短信看了好几遍,每看一次心上便觉寒意更深一层欺人太甚、欺人太甚、欺人太甚果断的,他拿起手机把梁隽邦的短信和通话记录都给删除了,而且给他的号码设置成了黑名单。

    做完这一切,房门被推开了。

    “耀辉。”

    早早走了进来,出去了一趟精神好了些。而雷耀辉却恰恰相反,脸色苍白、两鬓覆着细密的冷汗。

    “耀辉,你怎么了”早早看出他的异常,伸手抚摸着他的脸颊,“不舒服吗”

    “早早”

    雷耀辉一把握住早早的手,很用力的,弄疼了早早。

    “耀辉”早早拧眉,诧异的看着他。

    “你去哪儿了为什么到现在才回来”雷耀辉紧张的盯着早早,口气更像是在质问,浑身都紧绷着。

    早早微怔,雷耀辉的样子很不对劲,他太紧张了心头一跳,自知他这样都是自己造成的。早早轻握住他的手,柔声说到,“耀辉,你别这么紧张,我跟宁黛出去了,你忘了吗我告诉你了啊现在不晚啊我只是出去了一会儿,我还没吃完饭呢”

    雷耀辉惊疑不定的看着早早,慢慢平静下来。他的确是太紧张了,害怕早早随时会离开他早早的心已经不在他身上,如果人也不在了,他不知道自己会怎么样。

    “你肚子饿了没有”早早看他没那么紧张了,才稍稍松了口气,拉住他的手,“我们下楼吃点东西吧好不好”

    “好。”雷耀辉拧眉,点了点头。

    一整个晚上,雷耀辉都心神不宁的。他知道,此刻梁隽邦肯定已经到了,正在雷家门外守着,等着早早出去他不能让早早知道,更不能让早早出去。

    “耀辉,吃了药,睡吧”

    早早把药和水端到雷耀辉手上,看着他吃下,又拉过被子替他盖好。

    “早早”雷耀辉伸手拉住早早,不让她走。

    “怎么了不睡吗”早早只好在边坐下,“医生说,你不能太晚睡。”

    雷耀辉心虚的点点头,“我知道,我只是想让你多陪我一会儿。”

    “呵呵。”早早抿嘴轻笑,“好,那我就在这里坐着,等你睡着了我再走,行吗”

    雷耀辉透露出点不自信,“可是,会不会勉强”

    早早轻叹着摇头,“不勉强耀辉,照顾你并不勉强,只是,你答应我不要再做一些过激的行为了,好吗我认识的耀辉是个温和、善良的人。”

    “那我一直不变,还和以前一样,你还会离开我吗”雷耀辉紧张的盯着早早,清明的双目里没有一丝睡意。

    早早静默片刻,在他逼人的视线中别无其他选择,唯有点头答应,“不会。”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