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5章 隽早 缠斗

    第705章 隽早 缠斗

    梁隽邦在外面等到深夜,也没有等来早早,再打她的手机已经打不通了里面总提示正在通话中。 .l.

    梁隽邦是干什么的想都不想也知道是因为她的手机做了设置。早早为什么要这么设置自然是不想接他的电话,也就是说早早并不想见他。

    若只是不方便接电话,早早不必要这样做。

    意识到这一点,梁隽邦满心的期待和兴奋的状态迅速冷却下来,如同一盆冷水兜头浇下。

    该怎么办早早一定是对他失望透顶了他真是该死啊

    而在雷家,众人却早已休息入睡。

    “啊”

    突然间,从雷耀辉房间里传来一阵惊叫声,而后,雷耀辉只穿着睡衣从房门里冲了出来,在长廊上慌乱的奔跑。雷家上下都被惊动了,大灯瞬时打开。

    “早早、早早”

    雷耀辉眼中充满恐惧,神色惊慌。

    “少爷、少爷”

    早早已然被吵醒,正披着衣服出来,刚到门口就被雷耀辉一把给抱住了。

    “早早”雷耀辉抱着早早松了口气,心跳还是很快,“你在啊太好了,我刚才做了个梦,梦到你走了”

    早早怔住,心绪复杂。雷耀辉伤害孩子时,她还有些害怕他、甚至是恨他,可是现在看到他这样,又叫她如何还能责怪他早早抬起手轻轻拥住雷耀辉。

    掌心在他背上轻抚着,声音低低的、很轻柔。

    “我没走,你忘了等我妈妈的生日过了之后,我们要一起去a国的”

    雷耀辉慢慢平静下来,怔怔的低头看着早早,好半天才点了点头,“对、是,我没忘”他握住早早的手,口吻里透着悲伤。

    “早早,你也不要忘了啊”

    因为杭泽镐、杭安之身份特殊的关系,乐雪薇的生日安排在总统府举行。

    乐雪薇本人对生日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期待,但那天阖府上下却是热闹的很。

    “慢着点、小心点大门全打开了,小心别弄伤了花枝。”内院总管领着下人小心翼翼的往里走,下人们跟在他身后,正抬着硕大的花篮。

    乐雪薇和阮丹宁一起从楼下下来,刚好看到这一幕。

    “哟”阮丹宁戏谑着笑到,“你们家韩承毅还这么浪漫啊生日在这里举行,怕你看不到花不成巴巴的送这么多玫瑰来啧啧啧,麻死人了”

    乐雪薇抿着嘴轻笑,没有反驳。

    “大小姐、少奶奶。”管家迎了上来,笑着说到,“1001朵玫瑰香槟,送花的说,是刚从t市刚空运过来的,怕不新鲜一早现采摘的。”

    “嗯,好。”乐雪薇轻笑着,“放在花园里就行了。”

    阮丹宁瞥了她一眼,走过去看那些香槟玫瑰,“咦为什么是香槟玫瑰承毅送给你的,不应该是火红的红玫瑰吗”

    “谁知道”乐雪薇笑着摇头,“不知道他又玩什么花样走吧一会儿早早该来了,宁黛不是去接她了吗我只想着我的宝贝,谁管他”

    暮色低垂,蓝丝绒般的天空被繁星点缀着,像是哪个顽皮的孩子失手打翻了母亲的首饰盒。

    乐雪薇一直守着早早、嘘寒问暖,母女俩似有说不完的话。

    多日不曾出现在总统府的梁隽邦,今晚也出现了。他不上早早,知道今晚乐雪薇会在这里举行生日宴才匆匆赶了来。隔着喧闹的人群,梁隽邦在寻找着靠近早早的机会。

    “妈,我去洗手间。”

    早早放下手中的果汁,往里面走。

    梁隽邦目光一直盯着她,随即也放下酒杯跟了进去。

    他不可能跟着进去女士洗手间,便在外面等着。守在门口时,却看见了多日未见的母亲崔立屏。

    崔立屏好笑的看着儿子,再抬头看看洗手间的标识,“怎么我崔立屏是生了个儿子吧你现在站在女洗手间门口,难道我生你的时候犯了糊涂”

    “妈”梁隽邦烦躁的皱眉,“你能不这样吗”

    “这话该我对你说”崔立屏态度很坚决,“前途你不要了,成天也见不着人,魂都被韩希瑶给勾走了,梁隽邦我倒是要问问你,你能不这样吗”

    梁隽邦蹙眉,想不出反驳的话来,他现在对于以后的事情的确是没有任何想法除了早早,他什么也不想想、不想考虑。

    “梁隽邦,你”崔立屏正要发难,却突然听见有两个声音在不远处响起。

    崔立屏、梁隽邦母子都是间谍出身,洞察力和反应能力都比一般人强,迅疾收了声同时闪进角落里、屏住呼吸。

    “雪薇。”

    这是梁斯文的声音,低沉喑哑、压抑着浓浓的情愫。

    “斯文”乐雪薇显然有些吃惊,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他,“你怎么来了”

    “呵呵。”梁斯文轻笑,“很多年没给你过生日了,现在既然在帝都,我怎么能够不来呢生日快乐。”

    乐雪薇点头道谢,“谢谢你。”

    “对了,送你的香槟玫瑰喜欢吗”梁斯文声音里有丝轻快、有丝期待。

    “什么”乐雪薇大吃一惊,“那些香槟玫瑰是你”

    梁斯文微一颔首,“是啊不然呢你以为是谁”

    “我”乐雪薇怔住,这要她怎么回答她自然以为是丈夫承毅。

    “雪薇。”梁斯文上前两步,靠近乐雪薇,这个距离能让他更清楚的看着她。他的眼眸一如当初,深情不减,随着岁月的流逝,这份爱而不得的情愫越发执着的让人感动。

    只听他低低的、如诉如泣般说到,“你的名字叫雪薇,和香槟玫瑰很配。”

    乐雪薇尴尬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梁斯文长情至此是她没有想到的。

    “还有啊”梁斯文叹息道,“香槟玫瑰的寓意是我、只钟情于你一个。以前,我年轻,说这种话显得太可笑,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我老了,是不是有这个资格了”

    乐雪薇微张着唇瓣,讶然失语。

    “斯文,不”

    “梁斯文”

    从门外,传来一声近似于咆哮般的怒吼。两人齐齐看过去,韩承毅如一阵风、似一道闪电直直冲向梁斯文,根本没有给他任何反应与喘息的机会,单臂伸出、户口紧扼住他的喉咙,用力一扣。

    “韩承毅”

    梁斯文迅疾反应过来,抬手扼住他的手腕,两人瞬时缠斗起来。

    “梁斯文,你送我老婆这种东西,究竟想干什么”韩承毅瞪着梁斯文,手上丝毫不放松。

    梁斯文冷哼,反击道,“我想干什么雪薇是你妻子,我是不能对她怎么样可是,你一样阻止不了我心里怎么想我就是忘不了她,不行吗”

    “你”韩承毅急怒攻心,下手更狠。

    “啊承毅、斯文,你们别动手啊”乐雪薇秀眉紧蹙,怎么过去了这么多年,他们一见面还是要动手“快停手、快停手啊”

    这个时候,无论是梁斯文还是韩承毅又怎么可能有人听她的

    躲在角落里的梁隽邦浓眉紧拧,要出去帮忙,可是却被崔立屏拉住了。梁隽邦诧异的低头看着母亲,崔立屏仰着脸看向儿子,眼底噙着泪水,朝他轻摇头,动着口型,“不、不要”

    梁隽邦心头一颤,突然间领会到了母亲的悲哀。

    他的父亲、她的丈夫,此刻却在外面为了别的女人和这个女人的丈夫在大打出手那么他和他的母亲,究竟是是个什么样尴尬的存在

    心中一阵酸胀与苦涩,梁隽邦抬起手将母亲抱进怀里。作为儿子,这一刻,亲眼看到父亲的无情才真正心疼起母亲来这么长时间以来,他只顾着逃避自己的身世,却忘了母亲才是最可怜的那个人

    他不该的、不该对母亲置之不理

    想想母亲当初那么年轻,独自生下他,又失去他,直到最后找到他,一手把他培养成今天这样,其中的辛酸又有谁能体会她没有丈夫、没有家人,她只有他

    “妈”

    梁隽邦无声的喊出这个称呼,把可怜的母亲紧紧拥住。

    外面,乐雪薇拦不住两个男人,情急之下伸手拦腰抱住韩承毅。韩承毅顿时不敢再动了,梁斯文一拳头下来正中乐雪薇的背部,疼的乐雪薇皱眉轻呼,“啊”

    “雪薇”

    “小雪”

    面对两个男人的担心,乐雪薇仰起脸看看丈夫,又回头看看梁斯文,“这下可以不打了吗”

    韩承毅紧张的抱住乐雪薇,乖乖点图伸手,“不打了、不打了”

    梁斯文跟着表态,“不打了,听你的。”

    “梁斯文”韩承毅瞪他一眼,吼道,“关你屁事问你了吗”

    梁斯文勾一勾唇角,轻蔑的冷笑,“韩承毅,你还和以前一样。不,你是越来越幼稚”

    雷耀辉从门口走了进来,看到这场景,犹豫到,“那个我,我来看看早早,她怎么还没出来”

    “耀辉”

    正说着,早早从里面走了出来,刚才剑拔张的氛围一下子安静下来。梁隽邦看到早早,浑身的肌肉一阵紧绷,有股冲动涌上来。低头看看怀里的母亲,梁隽邦咬紧了牙关。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