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7章 隽早 接手

关灯
护眼
    第707章 隽早 接手

    梁隽邦要离开帝都的消息传到了总统府,崔立屏急了。网

    “隽邦,你要干什么真要跟那个人走”崔立屏找到梁隽邦家里来,他已经在打包行李了。

    梁隽邦点点头,“对,我仔细想过了就算留在总统府,我最多也只能做到你现在这个位置。那又怎么样还是一辈子屈居人下,替人办事而已。”

    “儿子啊”崔立屏拉住梁隽邦,神色焦急,“你怎么能这么想呢那个人没有养过你一天,你出生的时候,他连看都没有看过你一眼,他根本不认你的啊”

    “妈”

    梁隽邦打断了母亲,拧眉说道,“他认不认我,我不在乎我只知道,我需要这个身份无论我再怎么优秀、再怎么努力,光凭我自己还不够”

    听出他话语里的深意,崔立屏更着急了。

    “儿子,你想要干什么你别做傻事啊”

    梁隽邦轻轻拉开母亲,眸光很坚定,“妈,你放心,我不做傻事我只是想拿回属于我的我忍够了,也受够了”

    听着儿子带着狠意的话语,崔立屏心头一沉,看着他说不出话来

    办完乐雪薇的生日过后,雷耀辉终于是要带着早早离开了,这边的一切都暂时交给雷耀辉的大哥来接管。雷家在a国一样有生意,兄弟俩换了个位置而已。

    他们离开帝都的日子,恰巧和梁隽邦是同一天,只不过各自乘坐各自的专机,彼此并没有碰面。

    到了机场,梁隽邦下了飞机,梁斯文的人来接他了。

    “少爷,您请车子已经等在外面了。”

    梁隽邦仿佛之间换了个人似的,虽然他以前就足够沉稳,但如今眉宇间更是多了份淡漠、冷峻,让人越发猜不透他的心思,比起父亲,他似乎成长的更快。

    两排保镖护着他,从贵宾通道出来。梁隽邦突然停住了脚步,因为视线里出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

    前面不远处,雷耀辉和早早也刚刚下机,被下人簇拥着往出口的方向走。雷耀辉把早早拥在怀里,低着头靠在她耳边不知道在说什么,但仅是那个画面就足够刺激他了

    “少爷”

    梁隽邦回过神来,眸光淡漠的一扫,薄唇一勾,“走吧”

    一行十几辆宾利、中间护送着辆劳斯莱斯,从机场离开,有序的驶向梁家在a国的宅邸。梁隽邦靠坐在劳斯莱斯车后座上,原本蓬松的短发此刻尽数梳向脑后,露出光洁的额头。

    车窗外的灯光、星光,映照着他淡蓝色的眼眸,端的是深不可测。

    下了公路,视野逐渐开阔。梁家在a国的主宅邸,便是在这一片平原上。车子沿着蜿蜒的小道,驶向林荫深处,雕花铁门大开,梁斯文早已在家中等候多时。

    进了大门,经过层层小门,车子最终停在主楼前。

    “少爷,到了”下人忙走过来替梁隽邦打开车门。

    梁隽邦双脚踩在地上,环视了一圈四周,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梁斯文从阶梯上走下来迎向他,“这里,就是梁家以后,这都是你的。”

    “哼。”梁隽邦勾了勾唇角,几不可查的发出一声冷哼。

    梁斯文微蹙了眉,“你还怪我隽邦,我和你母亲的事,和你无关,你以后会明白心里面牵挂着一个人,是没有办法再对其他人负责的”

    “你不用跟我解释。”梁隽邦抬手阻止父亲继续往下说,“我还要谢谢你,如果我一开始就是以你儿子的身份活着,也许我还不会有今天。”

    比如,不会和早早遇见,也不会和她相爱。

    抬起步子,梁隽邦踏进了梁家。

    深夜,梁隽邦躺在舒适而宽大的欧式大上,失眠了

    经过长途跋涉,梁斯文以为儿子还需要调整两天,没想到第二天一早,儿子却起的很早。他下到楼下时,梁隽邦已经在餐厅里了。

    “这么早”梁斯文有些意外,但更多是欣慰。

    梁隽邦抬起腕表,“不早了我想,我需要尽快熟悉家里的事,以及我应该做什么。”

    “好,很好。”梁斯文颇为赞赏的点点头,直到此刻他才感觉到一丝身为人父的自豪感。

    父子俩匆匆用过了早餐,梁斯文便带着梁隽邦出了门。今天的董事会上,梁斯文要把梁隽邦介绍给大家认识,梁家所有的产业以及现在正在进行的、准备进行的大项目也都要一一让他了解。

    忙完这些,已经是晚上近八点,这也只能粗略的了解个大概。

    总裁室里,梁斯文揉着睛明穴,有些疲惫了。可是,坐在他对面的梁隽邦却还在仔细翻看着手上的case资料。

    “隽邦,休息会儿,慢慢来你以前不是从商的,开始是会有些吃力。”

    梁隽邦摇摇头,专注于手上的资料,“除了这些明面上的,梁家还有没有其他势力”

    “嗯”梁斯文一怔,眸光中对儿子的赞赏又增加了几分,“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梁隽邦抬头看着父亲,“这不是很显然的事吗a国原本就有边家、宣家,这两家已是根深蒂固,如果没有其他势力,梁家想要这么快在a国站稳脚跟不是天方夜谭吗”

    “你远远比我想象的要聪明,看来你不做我梁斯文的儿子真是可惜了。”梁斯文毫不吝啬夸赞儿子,“这些我都会一一交到你手上,不着急。”

    “不”梁隽邦双目灼灼的看着父亲,“我要快,越快接手越好。”

    “嗯”梁斯文不解,“为何”

    梁隽邦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拿起其中一单case的文件夹推到梁斯文面前,“这个先从这个开始吧”

    梁斯文瞟了一眼文件夹,打开一看,是一单关于收购葡萄园的计划书。

    “怎么,对红酒有兴趣”梁斯文略觉诧异,“梁家的红酒产业并不是重点。”

    “从现在开始做,让它成为重点不就行了”梁隽邦神色郑重,并不像是开玩笑。

    “那好,放手让你去做。”梁斯文挑挑眉,将文件夹推还给儿子,“照你的意思,赔了就当是学费”

    “哼”梁隽邦斜勾着唇角,笃定的笑道,“赔不会的,要赔的另有其人。”

    雷家庄园。

    这几天,早早都没怎么见过雷耀辉。他们明明是来这里休养的,结果一到了这里,雷耀辉反而忙了起来。不是跟着雷父出门,就是在书房里商量事情。

    到了晚餐时间,父子俩还没下来。

    “阿姨,我去叫吧”早早把碗筷摆好,准备上楼去。

    “算了,他们肯定是很忙我们先吃吧”雷太太拉住早早,“别去打扰他们了。”

    “那,好吧”早早闻言只好坐下,“阿姨,最近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雷太太叹息着点点头,“我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是葡萄园出了问题红酒一直是雷家的主业,怎么能少的了葡萄园这突然跑出来有人要收购葡萄园,当然是大事要知道,红酒好不好,葡萄园可是关键”

    “啊噢。”早早茫然的点点头,这些事她真的是不太懂,不过看雷太太的神色也知道问题真的很严重。

    书房里,雷家父子正在商量对策。

    “没有人可以帮忙吗”雷耀辉身体还没完全康复,连日来的操劳使得他脸色略显苍白。

    雷先生摇摇头,“雷家也是近些年才来的a国,而且,家世虽然显赫却一直是单一的”言下之意,又怎么能够与那些背景复杂、盘根错节的势力网相抗衡

    “这个梁家,究竟是什么来头跟以前在帝都的梁家,是一家吗”雷耀辉蹙眉问到。

    雷先生摇摇头,“不是很清楚,他们的当家很少露面,只听说过背景很复杂,轻易惹不得。不过这次想要解决这个问题,势必要和他们见上一见了。”

    雷耀辉点点头,“好,我先去会会他们,看看他们的意思再做打算。”

    “也好。”雷先生叹息道,“你的身体撑得住吗”

    “没事,还行。”

    约见的事情定了下来,只等着梁家那边点头答应。

    “少爷,雷家那边要求见面,您看您见还是不见”助理把这一消息通知了梁隽邦。

    梁隽邦从一堆繁重的事务中抬起头,眸中精光一闪,唇边现出一丝笑意,“见,当然见不过,得让他们排队,我哪儿是他们想见就见的让他们等到着急了、急的跳脚了,我再见”

    “是,少爷,属下明白了。”

    梁隽邦双眼微微眯起,手里的aurora金笔竟然被他生生折弯了他也不在意,随手丢进了一旁的垃圾桶里。一抬眸,看见了桌上的相框。

    相框里,是早早的单人照,还是他以前用手机的。

    “早早。”梁隽邦伸手轻抚着照片,眸光顿时柔和下来,“别着急,很快我们就可以在一起了,我会让雷耀辉心甘情愿的放开你,你是我的,没人能抢走。”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