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8章 隽早 抢夺

    第708章 隽早 抢夺

    在梁氏等了一整天,雷耀辉一无所获,是拖着疲惫的身子回的庄园。 .l.

    时间已经不早,家里人都休息了,早早留着灯在等着他。

    “耀辉,回来啦”

    雷耀辉疲倦的点点头,“嗯你怎么还没睡”

    “嘻嘻。”早早微笑着,声音低低的,“你还没回来,我怎么睡得着你还没吃吧饭菜还在炉子上煨着我去帮你端出来”说着转身要往厨房走。

    却被雷耀辉抱住了,“早早。”

    “嗯。”早早靠在他肩头,轻抚着他的背,“生意上的事情,我不懂,不过你不要凡事尽力就好了,你的身体又不好。”

    “嗯。”雷耀辉轻声应了,幸好还有早早在。

    接连几天,雷耀辉一直在往梁氏奔波,但同样都是见不到他们的少总。

    “这个梁氏,当家人本来就够神秘,怎么又冒出个少总来”雷先生急的焦头烂额,要知道这件事每往后拖一天,就会造成相应的损失。

    “不清楚,只知道这件事是他们的少总负责的。”

    父子俩陷入惆怅中,莫可奈何之际,终于接到了梁氏的电话,通知他们第二天一早去梁氏,这让他们终于看到了希望,同时也对这个梁氏少总的好奇心到达了顶峰。

    第二天一早,雷耀辉很早就到了梁氏,谈些什么、该怎么谈,他已经准备好了。

    “少爷,雷耀辉到了您准备什么时候见”

    梁隽邦斜勾着唇角,冷笑道,“着什么急让他再等两个小时,不要让人给他倒茶、更不要送什么点心,让他干等着。等的急了,口渴了、肚子饿了,脑子也会跟着乱”

    “是。”助理眉目轻耸,暗道少爷真不愧是总裁的儿子,玩起心理战术来简直是驾轻就熟。

    结果,雷耀辉就这么在会客室里等了整整一个上午,别说找个人问了,中间连个倒茶的人都没有。雷耀辉耐心耗尽,终于站了起来拉开门走出去。

    “呀,雷总,不好意思让您久等了,我们少总刚开完会,您这边请”

    刚一出门,便有人上来引着他往总裁室里走。

    雷耀辉憋了一肚子的怒气无可宣泄,还不得不保持笑脸,忍着气跟在那人身后。

    “雷总,请”

    推开内室的门,雷耀辉终于见到了这位梁氏少总的庐山真面目。

    紫檀红木办公桌后,梁隽邦正坐在椅子上,一边接电话,一边拿着笔在秘书递来的文件上签字,“嗯,好,这件事就先这样,等我看了报表再说行了,签完字拿走吧”

    雷耀辉却已是看的呆住了,这个人他不是梁隽邦吗怎么会成了梁氏少总这也太匪夷所思了蓦地,雷耀辉反应过来,梁隽邦姓梁

    “就这样,我这里还有贵客。”梁隽邦匆匆挂上了电话,抬眸看向雷耀辉,干净利落的眼神透着凛冽的果敢。不同于雷耀辉,他可是一丝疑惑也没有。

    梁隽邦身子往椅背上一靠,朝着雷耀辉伸出手,“坐”

    雷耀辉茫然的拉开椅子坐下,终究是开口道,“是你”

    “有什么问题吗”梁隽邦摊了摊手,唇边一抹淡淡的讥诮,“需要这么吃惊吗做生意而已,雷总还需要挑人吗”

    “呵”雷耀辉轻笑着摇摇头,“这话,恐怕我现在没有这个资格说”他一抬眸,心里已经明了了。“我不知道你就是梁氏少总,可是你却是知道雷家的人是我,对吗”

    梁隽邦耸耸肩,赞许的点头,“不错,看来你也不是光有外表的公子哥。”

    “哼”雷耀辉淡淡冷笑,“所以,你让我等这么多天,又把我晾在外面一个上午都是有意为之,目的就是要羞辱我”

    “哈”梁隽邦大笑出声,“雷总,说笑了我是真忙”

    雷耀辉微微拧眉,低声说到,“我没想到你是这种人”

    啪的一声,梁隽邦双手猛的拍在桌面上,人腾地一下从椅子上弹了起来,身子压向雷耀辉,逼人的视线更是让对方心生畏惧。梁隽邦毫无遮掩的低吼道。

    “我是什么人需要你来告诉我吗你给我听着,现在的我不再是帝都那个任人欺凌的梁隽邦你雷耀辉在我眼里,什么都不是雷家少爷,真是好显赫的出身啊可是那又怎么样随时都可能在我手上失去一切”

    梁隽邦越说越激动,薄唇轻颤。

    “我说我忙,那是真的忙我手上分分钟要解决多少业务你知道吗我让你等着,那是按照规矩来那么多商家都要仰梁家的鼻息,他们等得,你凭什么等不得”

    连番的质问,句句都将雷耀辉的自尊踩在脚底下

    雷耀辉面色苍白,眼睑微颤、牙关紧咬。

    “呼”梁隽邦长舒口气,慢慢稳下心神重新坐下,朝雷耀辉抬起下颌,“说吧为了什么来的”

    他这样问,分明就是有意再羞辱雷耀辉一次,无非是要雷耀辉亲口求他

    雷耀辉手指紧了松、松了又紧,忍着心头的屈辱感,从公文包里掏出葡萄园的计划书。“这个,是雷氏关于葡萄园的计划书,请您先过目”

    梁隽邦瞟了一眼计划书的封面,却问了个不相干的问题。

    “我问你在帝都的时候,不让早早接我电话、还把我的号码设成黑名单的,是不是你”

    这个问题,困扰在他心头已久。他怎么也不相信早早会那样做,早早那么简单,就算是要拒绝都不会婉转迂回,所以他们三个人之间才会变成今天这样

    雷耀辉一怔,不自觉的别开了视线。

    这个反应,无疑是应证了梁隽邦的猜测。梁隽邦怒火中烧,一扬手将计划书打翻,一把揪住雷耀辉的衣领,咬牙恨道,“果然是你你有什么权利这么做早早愿不愿意见我,那是她的自由”

    “你欺人太甚”

    雷耀辉扬声反驳,“梁隽邦,早早是我的未婚妻”

    “放屁”梁隽邦怒吼着打断他,“我们早就在一起了你算个什么东西,她从来没有喜欢过你你不过是仗着替她挡了颗,却要她赔上一辈子的幸福”

    雷耀辉面色一僵,这句话触到了他的痛处,顿时让他反抗起来。

    梁隽邦眉目一耸,手上一用力,不费吹灰之力就将雷耀辉摁在地上、四肢钳制住。冷笑道,“呵呵哈哼想跟我打就凭你雷耀辉,你看清楚了我想要踩死你,就是这么简单”

    “梁隽邦”雷耀辉丝毫动弹不得,羞愤交加,“你到底想怎么样”

    “呼”

    梁隽邦吐了口气松开雷耀辉站了起来,“我不跟你打,我要是动手,一拳头就能要了你的命看在你救了早早的份上,我也不会打死你”

    雷耀辉撑着胳膊,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虽然梁隽邦并没有怎么动手,但只这几下已经让他够受的了。

    看他龇牙咧嘴的痛苦样子,梁隽邦更加坚定了不能把早早让给他

    “起来,我们说说葡萄园的事”梁隽邦活动着手腕,坐回椅子上。

    “哼”雷耀辉冷笑道,“还谈什么如果我没猜错,这事也是你故意整出来的,要怎么解决,还不都完全看你的意思梁隽邦,你究竟想怎么样”

    梁隽邦整理着袖口,淡淡的笑着,“嗯,还是挺明白的那我就直说、不拐弯抹角了”

    他朝着雷耀辉靠近,压低了声音但却很清晰、笃定,“葡萄园归你,不止这些你还想要更多也可以,但是拿走了这些,早早归我,我只有这一个条件”

    “你”雷耀辉神色骤变,没想到梁隽邦如此直接。

    “嗯”梁隽邦丝毫不觉得不妥,一扬眉追问道,“怎么样只要你放开早早,就能保住家族生意,很划算啊”

    “梁隽邦”雷耀辉羞愤难当,“你这是威胁,你太无耻了”

    “哼”

    梁隽邦眉眼一挑,唇边的笑容机具狠戾之色,“无耻那又怎么样君子我当够了结果呢什么都没得到你少废话,我不防把话跟你说明,得不到早早,我绝不会就此罢手”

    “你死了这条心吧我雷耀辉绝对不会拿早早做交易”

    雷耀辉不堪忍受这屈辱,站起来一把夺过计划书转身疾步冲出了总裁室。

    咚的一声,梁隽邦扬起拳头狠狠砸在桌面上,咬牙低喝,“好,我倒是要看看,你能坚持多久”

    和梁氏的商谈没有结果,雷家陷入了困局。

    “哎,要不,我再去试试”

    餐桌上,雷先生心系着葡萄园的事,食不下咽。

    “爸”雷耀辉突然放下了筷子,众人将目光集中在他身上,以为他有什么好办法。

    可是,谁也没想到,雷耀辉一张嘴,却是说到,“爸,我想和早早把婚礼举行了”

    早早也是一惊,“耀辉”

    怎么会这么突然,不是说好等回了帝都再说吗韩家人都不在,婚礼要怎么举行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