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0章 隽早,强盗

    助理打听了过来,告诉梁隽邦。

    “少爷,这说是雷少爷的喜事”

    “什么”

    梁隽邦一听,头皮一阵发麻。雷耀辉的喜事他能有什么喜事难道会是想到那个可能性,梁隽邦的愤怒简直无可形容如果真是这样,雷耀辉真是好大的胆子

    都到了门口,梁隽邦怎么可能不进去

    “走,进去看看”

    阴沉着脸,梁隽邦双手插在西裤口袋里,径直就往大门里走。

    “哎这位先生,请问您有邀请函吗”

    岂料,刚到门口,就被雷家的人给拦住了。

    梁隽邦垂着眼帘,细长的眼睛眯成一条缝。助理忙抢在他前面说到,“知道我们少爷是谁吗梁氏听说过吗都到了这门口,你们还拦着这就是你们的待客之道”

    “呵呵。”雷家的下人礼貌客气的笑着,但却并不买账,“不好意思啊梁少爷,您身份再尊贵,今天这也不方便让您进去今天是我们少爷和少奶奶注册的好日子,只请了家里几个人。一应客人都没有请,并不是针对您,请您理解。”

    理解理解什么没法理解

    听了这些话,梁隽邦更是两眼冒火雷耀辉是想死啊一边和他达成了协议,另一边却悄悄的干出这种事这个男人,浑身上下简直找不到一处值得欣赏的地方来

    “让开”

    梁隽邦斜睨着雷家下人,薄唇紧绷。

    “哎,梁少爷您不能”

    “还站着干什么”梁隽邦不耐烦了,朝身后一挥手。

    “是”助理随即跟了上来,拦住那人,从后腰际掏出来抵住对方,“我劝你老实点我们少爷想进去,就凭你也拦得住少爷您请”

    梁隽邦冷眼淡扫,跨步走了进去。

    虽然人不多,可是雷家上下着实热闹。雷耀辉越看越恼火,感觉自己就要爆炸了

    “这谁啊”

    他犹如一阵风一样,直冲了进去,引来众人纷纷侧目。

    雷耀辉一身黑色正统西服,颈间系着红色领结,端的是一派新郎的做派。梁隽邦只看了一眼,便绷不住了。粗的拨开人群,走到他跟前,不等他反应过来,便一把揪住他的衣领。

    嘭

    空气中响起皮肉相撞、骨骼摩擦的声音雷耀辉被梁隽邦一击直拳打翻在地

    “呀,这是怎么回事”

    “哪儿来的人管家,快,叫人把这人给拖出去”

    场面一下子哄乱起来,雷家的人都涌了上来。

    “都别动”梁隽邦的助理跟在他身后,单臂伸直,口指向地上的雷耀辉,发狠的说到,“我们少爷有话说,全部退下若是谁再敢上前一步,小心你们少爷的命”

    如此一来,雷家的人便不敢再轻举妄动了。

    雷耀辉擦着嘴角的血迹,缓缓从地上爬起来,梁隽邦也不拦他,看着他刚站起来,一扬手臂、一拳头下去,又将他给打趴下了。他是军人出身,雷耀辉怎么招架的住他这么打

    “呵呵”雷耀辉狼狈的倒在地上,讥诮道,“梁少爷,你想干什么”

    “你说什么”

    梁隽邦觉得好笑,弯下腰揪住他的衣领,目眦欲裂,“这话该我问你你想干什么办喜事你办什么喜事”

    楼上,雷太太带着早早下来了,正往这里慢慢走近。

    雷耀辉揉揉脸颊,保持着微笑,“梁少爷没看到吗是我和我妻子的仪式,我们住在一起这么久了,想先把注册给办了,你有什么意见吗”

    梁隽邦忍不住爆,扬起手臂又要砸向雷耀辉,“你个两面三刀的卑鄙小人”

    “住手”

    身后响起个清丽的嗓音,这让梁隽邦扬起的拳头生生停在了半空中,浑身僵直住了。他慢慢回转身,看到一袭白色纱裙的早早,脸色骤变。

    “早早”梁隽邦脸上堆起讨好的笑,满身的戾气顷刻间退散开。

    早早睁着大眼睛瞪着他,又看看地上狼狈不堪的雷耀辉,疾步走了过去,“耀辉,你怎么了脸怎么了”

    雷耀辉瞥了眼梁隽邦,眼底一抹自得的笑意闪过,握住早早的手,摇了摇头,“我没事,一点小伤不要紧的。这可是梁少爷送给我们的一份大礼”

    早早怔忪,疑惑的重复道,“梁少爷”隽邦什么时候变成了梁少爷对了,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嗯。”雷耀辉扶着早早站起来,勾了勾看向梁隽邦,“早早,你还不知道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他顿了顿,指向梁隽邦。

    “梁氏少总梁隽邦,这次要不是他高抬贵手,我们雷家的葡萄园计划就要胎死腹中,而由此造成的严重后果,便是雷家永远从红酒行业消失这真的都要多谢梁少爷。”

    早早抬头看向梁隽邦,很是诧异,“你”

    “早早你听我说”梁隽邦有些慌了,没想到雷耀辉给他来这一招。

    “梁少爷,我们去花厅说这里这么多客人看到了多难看”雷耀辉揉揉脸,上来拉着早早的手。这是一种示威的姿态,让梁隽邦看的是咬牙切齿。

    “好”

    撇开众人,三人进了一旁的花厅。

    “疼的厉害吗”早早打开药箱,在给雷耀辉嘴角的伤上药。

    雷耀辉微笑着摇头,“不疼。”

    梁隽邦在一旁看着,满心不是滋味,可是早早在,他又不能把雷耀辉怎么样。

    “说”早早收拾好药箱,抬头看向梁隽邦,“你解释一下,为什么会在这里又为什么要对耀辉动手”

    终于被早早点名了,梁隽邦急急解释道,“我父亲生父,是梁氏总裁梁斯,我是他的独子,我是前一阵子才回来的,父亲希望我继承他的家业。”

    “哼”雷耀辉轻笑着,“继承家业我要是没记错,梁家可是从来没有涉足过红酒业,怎么到了梁少爷这里,会突然感兴趣了”

    “你”梁隽邦面色一凛,他真是小看了雷耀辉,这小子怎么是这么个人

    一来二去,早早也听明白了,“这么说,你是故意难为耀辉的”

    “我”梁隽邦皱着眉,无可反驳。

    早早叹了口气,伸手捂住眼睛,“你你真是太让人失望了”

    “早早”梁隽邦百口莫辩,他们之间变成这样,如果他不这么做,怎么还能得到她

    “别说了”早早抬手阻止他,“我只问你,你今天来干什么为什么要对耀辉动手梁少爷,你财大势大、高高在上,就可以欺负比你弱小的人吗”

    梁隽邦急了,指着雷耀辉,“我欺负他你知不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嘁”雷耀辉并不若想象中那般紧张,泰然自若的说到,“我是什么样的人梁少爷,确定要我说出来吗”

    “雷耀辉”

    梁隽邦躁的朝雷耀辉吼道,“你给我闭嘴我之前真是错看了你早早还这么年轻,你不能因为自己的私欲断了她的幸福”

    “你什么意思早早嫁给我会不幸福吗”雷耀辉反唇相讥。

    “当然”梁隽邦丝毫不退让,“早早喜欢的是我但凡认识我们的人都知道包括你,你心里真的不清楚吗我给了你10亿,不够吗你还要多少你想要多少,才能抵过你救她的一命”

    话音刚落,梁隽邦就后悔了。他怎么忘了早早在这里

    雷耀辉什么话也不说,只好笑的看着梁隽邦。

    “早早”梁隽邦心慌意乱的回头去看早早,早早果然已经变了脸色。

    “你,刚才说什么什么10亿”早早歪着脑袋,不敢肯定自己听到的话是什么意思。

    梁隽邦焦躁的闭上双眼,恨死自己的鲁莽,他真是被雷耀辉逼疯了

    “好,你不说”早早转而看向雷耀辉,“耀辉,你说,什么10亿,什么意思”

    雷耀辉面露难色,微蹙着眉,小声说到,“葡萄园计划开盘价值10个亿,梁隽邦以你为条件,要求我把你让给他,他就同意签字不为难雷家。”

    “雷耀辉”梁隽邦怒吼着,却已改变不了任何局面,慌乱的看向早早,“早早。”

    早早听明白了,难怪雷家的困境突然一下子就解决了,竟然从头到尾都是梁隽邦的计策

    “你觉得我是什么”早早眼眶泛红,质问着梁隽邦,“10个亿,换我你问过我愿意不愿意吗我是你们做交易的筹码、是货物吗”

    梁隽邦乱了方寸,急急拉住早早,“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们本来就该在一起的,可是你心里总是装着道义,既然这样,就只有让雷耀辉放手,你才会”

    “住口啊”早早捂住耳朵,不想再听他说下去,“我没想到你会这样你这样做,就是让耀辉放手吗你这是逼他跟强盗有什么区别”

    “我强盗”梁隽邦气结,指着雷耀辉,“这个人,明明已经答应了拿到钱就放了你,可是结果呢却暗地里要和你注册你们不能注册啊一旦注册,你就成了雷太太,我真的就抢不过来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