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1章 隽早,惨烈

    梁隽邦如此张狂的把自己的意图给表达出来,早早心口猛的一跳。 .l.

    她不是圣人,不是不心动的。

    看出她动摇了,雷耀辉在一旁心底凉透。抢先一步,上前拉住早早的手,“早早,我们该出去了爸妈、还有那么多亲朋好友都在等着。”

    “我”

    早早为难的看着雷耀辉,这一刻她还能跟着他走出去吗

    “早早,走了”雷耀辉手上一紧,拉着早早往外走了两步。

    “雷耀辉”梁隽邦急切的朝雷耀辉低吼着,“你这是在逼她你看不出来吗她不想嫁给你”

    “哼”雷耀辉摇头冷笑,斜睨了梁隽邦一眼,“是吗可是,当初是她主动要嫁给我的我逼她她怀了我的孩子,你一个外人,在这里搅局,你才是在逼她”

    说到早早肚子里的孩子,梁隽邦眼神一暗,这个孩子早早也说不是他的。

    在这一点上,梁隽邦自认的确是输给了雷耀辉,但是他不能就此死心人的一辈子那么长,他不能就因为这一点,放弃了最爱的、也可能是唯一爱的人。

    梁隽邦此刻只看着早早,他所有的希望都放在早早身上。

    “早早”

    早早背对着他,不敢回头。

    “早早你看看我”梁隽邦深情款款,“我是小哥哥啊那时候你太小了,你不记得了,可是我记得你在花园里摔倒了,是我把你背回去的。你被梁骆抓回去,也是我背你出去的早早,你看一看我孩子虽然是雷耀辉的,可是,我们也有过,对不对”

    早早浑身一震,蓦地转过看着梁隽邦,粉唇轻颤。

    “你你说什么你你想起来了”

    “对”见她转过身来,梁隽邦眸底上喜色,“我想起来了对不起,早早我一直以为那是做梦因为可以抱着你,那感觉对我来说,就像是做梦一样可是,我现在知道那不是梦了,你是我的我也是你的早早,不要嫁给他不管你的孩子是谁的,只要是你的、就是我的”

    早早动情的伸手捂住脸颊,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

    她知道,梁隽邦说的话都是真的他是真正的爱着她,爱着她的全部

    “隽邦”早早嗫嚅着,脚下不自觉的朝着梁隽邦靠近。

    “早早”手上一紧,是雷耀辉拉住了她。

    早早抬头看着他,陷入深深的两难。雷耀辉脸色铁青,压低了声音,质问早早,“你真的要跟他走吗你忘了你答应我的事我们今天就要注册了,所有人都在外面等着我”

    “耀辉,我”早早无助的摇着头,她真的不想跟他结婚啊

    “早早,你忘了你答应过我的吗”雷耀辉软硬兼施,直把早早逼的无从招架。

    梁隽邦终于是忍无可忍,他从腰间拔出了,指向雷耀辉,“雷耀辉,你别逼她你一个大男人,有什么冲着我来早早只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女孩”

    “哼”雷耀辉冷笑,“冲着你只可惜,我想要的你给不了早早,我们走”

    “不许走”梁隽邦单臂伸直,手上的保险已经拉开,“再往前走一步试试看”

    “怎么,你还要在这里公然开”雷耀辉不屑的瞥了他一眼,“梁家在国的势力,素来早有耳闻,不过雷家是正当商人,想来也容不得你放肆”

    早早也回头祈求梁隽邦,“隽邦,不要算了吧好吗你不要这样子。是我们没有缘分”

    “住口啊”梁隽邦眼眶泛红,厉声吼道,“我从五岁时遇见你,那时候那么的公子哥围在你身边,你谁都不要,只拉着我叫小哥哥,这叫没有缘分你带着我的项链,一直等到我出现,这叫没有缘分你失忆了,却还是成了我的人,这叫没有缘分”

    “早早,我拜托你,量,我一个人撑的很辛苦”

    梁隽邦说到最后,已是哽咽。

    眼看着早早最后坚持的那点信念就要被他攻破,雷耀辉抓紧时机,拉着她往外走,“早早,别听他说我们走”

    “站住”

    面对着他们的背影,梁隽邦举起了,不过这一次他的口指着的是自己

    “早早,你听着我不想逼你的,可是,如果看着你做出这种错误的选择,我做不到”梁隽邦深吸一口气,拿抵住自己的左肩,“早早,你往前走一步,我就开一你要不要试试”

    “不”早早慌乱的摇着头,想要过去拦住梁隽邦。

    却被雷耀辉拦腰抱住,“早早,你别过去,他不会真的开的世上哪有人会这么傻他是在做戏”说着,拖着早早往前走了一步。

    “嘭”的一声闷响,梁隽邦扣动扳机,开了第一

    “啊”早早惊愕的瞪大了双眼,眼泪成片落下,“不隽邦”

    梁隽邦肩上立时渗出血来,神色却依旧不改,凝望着早早眼神越发深邃,“早早,我不是开玩笑的你要是还爱我,不想看到我被打成马蜂窝,就给我站住走过来”

    “不、不要”早早捂住心口,哭的难以自持。可是,她被雷耀辉牢牢抱在怀里,根本挣脱不了。

    梁隽邦看她哭了,他反而笑了,“你看你,我只开了一,你就哭成这样你心里都是我还敢嫁给别人你真是胆子这么小,却做出这么胆大包天的事来”

    “隽邦”早早抬起双手,想要推开雷耀辉。

    雷耀辉木着脸,硬生生的扼住她,“不要过去、不能过去,你不许过去”

    “耀辉”

    早早挣不脱雷耀辉,被他带着又往后连连倒退,靠着门越来越近。

    “嘭嘭嘭”,一连数,梁隽邦对着自己毫不手软,胳膊上、腿上尽数中“雷耀辉放开早早这几,我胳膊上、腿上都有,死不了,可是足够还给你的了”

    “隽邦”早早心都要碎了,她从来没有想象过,她的爱人会用这么惨烈的方式宣告他的心意

    梁隽邦直视着雷耀辉,缓慢的说到,“其实,我很感谢你,你对早早的救命之恩,我铭记在心否则,我怎么会容忍你到现在雷耀辉,你不要太过分你要是还觉得不够,我今天可以都还给你”

    “啊不要啊”

    眼看着梁隽邦再次举起了,早早终于奋力推开了雷耀辉冲了过去,将梁隽邦抱在怀里。“隽邦、隽邦不要开了,不要了我要疼死了”

    “嘻嘻”

    梁隽邦脸上露出轻松的笑容,身子支撑不住,双膝一软跪倒在地。

    “隽邦”早早吓坏了,抱着他一起跪倒,“你怎么样都伤着哪儿了”她慌乱的摸着他的胳膊、肩膀到处都是血他究竟是往身上开了多少真的把自己打成马蜂窝了吗

    情急中,早早回头朝雷耀辉低吼道,“你别站着啊快打电话,隽邦要送医院、要马上送医院”

    雷耀辉面色灰败,此刻他是完完全全败给这个人了,他虽然是男人,可是却着实输了梁隽邦不是一两点。他长舒了口气,拉开花厅的门走了出去。

    门外早就守了一帮子人,见他出来,纷纷围了上去。

    “耀辉,怎么回事你们在谈什么那么久”

    “是啊是啊,里面什么声音啊”

    “少爷,仪式准备开始了吗”

    雷耀辉仿若失了魂,对于众人的问题根本听不到,他在人群中找到管家,抬手吩咐道,“你快去打电话给医院,让他们派急救车来。”

    而后又看向梁隽邦的助理,“你的主子在里面,我想他现在需要你。”

    助理一听,立即拧眉冲了进去。

    花厅里,梁隽邦浑身是血的把早早抱在怀里,虽然身上很疼,可是人他已经抱到手里了,就是再疼也值得了。太难得到,才会越发珍惜。

    “少爷”

    助理冲了进来,看到这场景,都不知道该怎么下手。怎么少爷浑身是血这不和逻辑啊,总裁说少爷是帝都首席间谍,那身手自然了得,怎么会浑身是伤那个雷耀辉能伤的了少爷

    早早吃力的想要扶他起来,“你别笑了被点了笑穴吗还能起来吗我们得马上去医院啊”

    “嘿嘿。”梁隽邦面上透着些许苍白,可是心情却是从未有过的好,他长到这么大,今天应该是他最开心的一天了。“没事一点小伤。”

    助理在一旁瞥了一眼,哎哟少爷真能忍,都被打成马蜂窝了

    早早吃力的扶着梁隽邦站起来,她那么娇弱根本扶不住,助理见状急忙上前来帮忙架住。梁隽邦像是触了电一样一把拉住早早,紧张的问道,“你要去哪儿”

    “嗯”早早微怔,挂着眼泪无奈的摇头叹息,“我不去哪儿啊我就在这里,你这么重,我怎么扶得动嘛”

    梁隽邦松了口气,“嘿嘿,不走就好、不走就好”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