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2章 隽早,止疼

    梁隽邦被送到医院,因为他身上多处伤,梁斯文得到消息也赶来了。网

    身为父亲,劈头第一句话竟然是,“哟,这么窝囊不过对象如果是韩承毅的女儿,你这一身马蜂窝的伤口倒也算是值得了。行,我去给你签字”

    撂下这句话,又看了看早早,抬手在她脑袋上轻轻拍了拍,笑道:“早早好乖,我的臭小子就交给你了,下手不用太轻,只要留口气有人给我送终就行了。”

    “哈哈臭小子”梁斯文大笑着去忙了。

    剩下早早瞪着大眼睛疑惑不解,这他们是父子没错吧

    梁隽邦看早早一直盯着父亲看,不高兴了,嘟囔道,“喂你看什么呢我还疼着呢”

    “啊”早早懵懂的转过头来,一脸的担心,“疼啊一会儿就做手术了,把取出来就不疼了。”

    “嗯。”梁隽邦板着脸哼了一声,手上紧拽着早早不松开。说实话,他现在的感觉不是那么真实,因为和早早分开的太久了,以至于不敢相信他们现在是真的在一起了。

    梁斯文去和医生谈完话,准备就绪,梁隽邦马上要进手术间。

    这没什么问题,可是梁隽邦死拽住早早不松手,“不行,我不自己进去,要进去你跟我一起进去”

    “啊”早早为难了,“隽邦,你别闹啊我怎么能进去”

    “我不管”梁隽邦拿眼睛瞪着梁斯文,鼻子一哼,“你想办法我要早早跟我一起进去,否则我不动手术,就让留在里面好了。”

    “你”梁斯文干瞪眼,“哪儿有你这样的讲不讲理”

    梁隽邦固执的不松手,“我不讲理,要跟早早分开我就不手术、不取,死了好了,我死了你就断子绝孙了”

    “呼”梁斯文被儿子气的头顶冒烟,却又拿他一点办法没有,忍着气点头答应,“好臭小子,你这是忤逆、造反懂不懂敢要挟起你老子来了”

    嘴上这么说,梁斯文还是去和医院交涉了。

    早早贴在梁隽邦耳边小声说到,“呀,隽邦,他真的是你爸吗好英俊啊我见过的男人里面,他排第二”

    “哼”梁隽邦忍着笑,问道,“那第一是谁”

    这么问着的时候,心里想着,那第一肯定是他啊必须的,他可是早早惦记了十几年的“小哥哥”

    可是,岂料早早低低的说到,“第一当然是我爸没想到你爸也这么英俊,尤其眼睛,很漂亮”

    她一张小嘴喋喋不休的说着,却没有注意到梁隽邦的脸已经阴沉下来。梁隽邦没想到自己不是第一,忍着气问到,“那第三呢”心想着,第三该轮到他了吧

    早早眼珠子咕噜噜的转动着,嘴巴微微撅起,一派天真,“第三当然是我大哥、小哥,他们长得一模一样,并列吧”

    什么第三还不是他梁隽邦觉得,这一身的“马蜂窝”真的好疼啊

    “那第四呢”梁隽邦这么问着,已是有气无力。

    早早掰着手指,细细数着,“第四,那就是我舅舅啦大小外公其他弟弟都要往后排了,谁让他们辈分低还不够成熟,没有男人的样子”

    “啊”梁隽邦捂着肩膀,皱眉惊呼出声。

    “怎么了”早早吓的站了起来,扶住他,“很疼啊再忍一忍,马上进手术室,打了麻药就不疼了”

    “疼”梁隽邦蹙眉使劲的摇头,“疼死我了早早,你这个小没良心的我在你心里,到底排第几打麻药管什么用疼死了,疼死我算了,唔”

    他的叫嚣和不满,被早早尽数堵了回去。

    她柔嫩的唇瓣贴在他的薄唇上,梁隽邦只觉得头皮上像被电流给过了一样,连指尖都流窜着一种麻酥酥的感觉,不但不觉得疼了,浑身上下还有一种轻飘飘的感觉。

    早早轻轻松开他,捧住他的脸颊,抿嘴笑着问他,“这样呢还疼吗”

    梁隽邦心神激荡,呆愣愣的摇摇头,“不”

    想了想又改了口,“还是有点疼还不够,剂量能加大点吗”

    “嘻嘻。”早早咧嘴笑着,看着他早就猜透了他的心思,“好啊”

    亲吻的间隙,梁隽邦听到早早甜腻腻、软糯糯的声音,“还需要我给你排位吗”

    梁隽邦抬起手上的胳膊,托住早早的脊背,使劲摁进怀里,“不用,加大点剂量继续,不要停”

    门口,梁斯文带着医生护士,一脸的纠结。

    “梁总,这梁少是中了很多吗”

    梁斯文不确定的反问,“你问我你是医生应该是的吧”

    医生擦擦冷汗,“那现在进去推人吗”

    梁斯文脾气上来了,“你还问我我儿子伤的是胳膊、是腿他要是残废了,多少家你们这样的医院也赔不起”哎哟,这臭小子虽然和自己不亲,可是却是他唯一的骨血啊

    最终,梁隽邦是拉着早早的手进的手术室

    早早穿着手术衣坐在他身边,握着他的手,“隽邦,你别担心,我不走一直在这里陪着你。”

    “嗯。”梁隽邦眉目柔和,从来就没有这样舒展过。

    麻醉师走上前来,小声说道,“梁少,要给你打麻醉了,因为你身上有多处伤,所以我们要给你打全麻”

    “全麻”梁隽邦拧眉,“那不是打了以后就睡着了,什么都不知道了”

    “是的。”麻醉师点点头,“这样梁少只需要睡一觉,醒过来手术就结束了。”

    梁隽邦却不是这么想的,他摇摇头说到,“我不要全麻,半麻就可以了,我希望保持清醒”

    “这”麻醉师很是惊讶,不理解他为什么会有这种要求。

    早早却是理解的,她轻抚着梁隽邦的脸颊,柔声劝解到,“还是打全麻吧痛苦会小一点,我不会走的我会一直留在你身边,以后都不会走了。”

    “我知道。”梁隽邦点点头,神色是轻松的,“可是我想看着你,这比麻药管用,你是我的止疼药。”

    一句话,说的早早不免动容。梁隽邦就像个淘气的需要大人哄的孩子,可是他这么可爱,她有什么理由不满足他早早睫毛轻颤,细吻落在他鬓侧。

    “医生,按照他说的做,我们不要全麻,要半麻。”

    两个人的手紧紧握在一起、四目相视,什么痛都能熬过去

    病房里,梁隽邦睡得满头大汗,早早拿毛巾替她擦拭着汗水,一刻也没有离开过。

    “早早。”梁隽邦缓缓睁开眼,看到她还在,欣慰的笑了,“刚才实在太累了,睡着了,醒来你还在,这感觉真好。”

    早早放下毛巾,替他理了理被子,“感觉好点没有你没有用麻药,又没有用镇痛泵,疼痛的时间是会长一点的。”

    梁隽邦无所谓的摇摇头,“这样更好,人清醒点,不过”

    他狡黠的一眨眼,忍着笑,“能有点人工的止疼药,当然是再好也不过了。”

    “什么”早早一怔,知道他指的是什么,无奈的摇摇头,站起来弯下腰抱住他吻上他,“还把你用上瘾了”

    “是”梁隽邦痴痴的笑,“戒不掉又怎么样供一辈子,你供不起吗”

    这话太过甜蜜,早早感觉自己已经被泡在了蜜罐里。面上却嗔到,“你怎么这么油嘴滑舌的净说这些甜言蜜语以前没发现你这样啊学坏了。”

    梁隽邦朗声笑道,“哈哈这哪儿需要学告诉你,是男人都会,这是天赋早早,别停啊,还没吃够”

    两人正拥抱在一起,的难分难舍,护士推门进来了。

    “该做治疗了”

    护士说完这话才发现两人的姿态,立即不好意思的背过了身去,“咳咳,这里是病房,你们你们,那个,梁少,您该做治疗了。”

    “啧”梁隽邦不满的拧眉,真是讨厌的护士,该死的治疗刚才他的手都已经快要得逞了知道肉到嘴边只舔了一下的感觉吗这是要憋死谁啊

    他腾地一下掀开被子,从上站了起来。

    吓坏了早早,急忙扶住他,“你干什么起来干嘛你腿上还有伤”

    梁隽邦一脸欲求不满的样子,恶狠狠的说到,“回家这哪儿是医院啊这简直是寺庙、寺庙你懂吗”

    早早羞红了脸,这人脸皮是有多厚啊什么寺庙啊

    梁隽邦还没完,朝着门口吼道,“来人都给我进来”

    助理带着人一秒钟之内,立即出现在梁隽邦面前,“少爷,什么事您吩咐”

    “收拾东西,回家”

    “啊”助理也惊住了,求救的看向早早,小声问道,“少奶奶,几个意思啊”

    梁隽邦一把把早早抱进怀里,瞪着助理,“问她干什么我要回家,我要吃肉还不赶快”

    “啊”助理更吃惊了,就为了吃肉“少爷,您要吃肉,属下去给您买啊”

    “混蛋、白痴、智商告急”

    梁隽邦气急败坏,早早终于羞红了脸,却还是忍不住笑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