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3章 隽早,矜持

关灯
护眼
    车子开往梁家的路上,早早却好像不太高兴。( 更新最快最稳定)

    “怎么了想什么”梁隽邦握住她的手,放在唇边轻啄了一下。

    “嗯”早早支吾道,“我的行李还在雷家,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去收拾了。”

    一听这话,梁隽邦也不高兴了,冷哼道,“不许去什么行李还需要回去收拾不要了家里都给你准备好了,你还要什么,给你买新的”

    “不是啊”早早急切的摇摇头,“你别生气,有些东西,你买不来的”

    “瞎说,没有我买不来的”梁隽邦蛮横的打断她,早早再说下去,他可就要翻脸了。

    “嘻嘻。”早早看他浑身即将炸毛的样子,会心的一笑,钻到他怀里,“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有只盒子放在房间的衣帽间里,必须要拿回来的。”

    一只盒子

    梁隽邦的神情更是充满了鄙夷,什么盒子那么珍贵

    在他发飙前,早早扣住他的手指,靠在他耳边低声说了什么。梁隽邦一听,脸上立即露出了笑容,高兴的伸长胳膊将早早搂进怀里,靠在她肩窝里,“早早,怎么这么可爱”

    早早低着头,抿嘴不说话。

    “你老实说,是不是天天都很想我”梁隽邦温热的气息打在早早脸颊上,很有撩拨的意味。

    “不跟你说了。”早早低声喃喃。

    梁隽邦不依,缠着她,“说说、说说,我想听”

    “没有啦”早早被他缠的不行,看看他这个样子,难怪母亲说,男人在自己喜欢的女人面前都是一个样,爸爸不就在妈妈面前幼稚了一辈子

    两人和好如初,那感觉除了甜蜜无可形容。

    最终车子开进梁家,这一路上建筑都少了。

    “这就是你家吗”早早指着窗外,眼里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感叹道,“原来你还真是个大少爷啊”

    梁隽邦对此倒是不怎么在意,轻笑道,“我对这儿也不熟,来了没多久。不过这里真是大的可怕,我有时候会想,梁斯文那个老头一个人住在这么大的庄园里,四周都是空荡荡的,岂不是跟鬼屋一样”

    “嗯”早早嗔怪的瞪了梁隽邦一眼,“说什么呢那不是你爸吗你怎么还直接叫名字”

    梁隽邦瘪瘪嘴,“一把年纪,没叫过那什么还是叫名字顺口”生怕早早不高兴,他忙岔开话题,“哎早早你看,庄园周围,有好几片果园,等我好了,带你摘果子去”

    早早瞥他一眼,无奈的摇摇头。她知道梁隽邦从小因为身份的问题,是一路被嘲笑着长大的,直到后这个问题也一直困扰着他只怕这父子关系并不是那么容易说破冰就破冰。

    主楼前,梁斯文已经带着人等候多时。

    梁隽邦和早早一下车,他就迎了上去。

    “臭小子,刚动完手术、刚拿出来,怎么就胡闹”梁斯文言辞急切,虽然是责备,但其实还是很关心儿子的。

    梁隽邦充耳未闻,根本不理会父亲。梁斯文拿他没有办法,只好去看早早,“早早啊你怎么不拦着他他不听我的话,可是一定听你的。”

    “梁叔叔。”早早扶住梁隽邦,笑嘻嘻的对着梁斯文,“我觉得还是让隽邦回来的好,您放心在哪里都是我照顾他,没有差别的。”

    “噢好好。”

    梁隽邦始终不理会父亲,梁斯文脸上讪讪的,抬手吩咐下人,“快,去帮帮少奶奶。”

    听到这少奶奶三个字,梁隽邦脸上才有了点反应,扯了扯嘴角,把早早抱的更紧了。靠在她耳边,用着撒娇的口吻,“好累,一会儿回房,先陪我睡一觉”

    一旁的梁斯文和下人们听见了,差点没让口水给呛着。

    可是,早早却不觉得奇怪,笑着答应了,“也好,睡饱了再起来吃东西也是一样。”

    梁斯文站在门口,目送着两个孩子往楼上走,柔和的灯光打在他们身上,让他凭生出一种错觉时光仿佛倒流,年轻的隽邦和早早,仿若他和雪薇。

    眼眶有一点湿,他这辈子是不可能和雪薇在一起了。

    “臭小子,比你老子我有福气多了”

    梁斯文眨了眨眼,转身走到外廊上,点燃一支烟

    楼上早已为早早准备好了房间,梁隽邦从策划阻碍雷家的葡萄园计划开始就已经同时准备接她回来了。只不过此刻,梁隽邦却后悔了为什么是两个房间呢

    站在两扇门之间,梁隽邦心思活跃。

    “早早”

    “嗯”早早疑惑的抬头看他。

    “我的房间没有厚地毯。”梁隽邦好容易憋出个理由来。

    早早点点头,“噢那怎么了”

    “嗯我的房间,有点小。”梁隽邦继续找理由,并且脑子里还在不断搜刮。

    “噢。”早早依旧点头,不过还是不明白,“能有多小不够你睡吗”

    “早早”梁隽邦大吼一声,他觉得早早有时候就是故意的,比如这种时候,非要逼他出绝招

    “呀”早早被他吓了一跳,惊呼道,“你干嘛这么大声”

    梁隽邦摇摇头,脸垮了下来,“早早我房间的水管坏了。”

    “噢”早早憋着笑,“那让他们快修啊”

    “咦”梁隽邦皱眉,“那会很吵的,吵的话,我就睡不好了,睡不好伤口就长不好,伤口不好早早就会心疼;可是如果不修的,我没法洗漱,这样我还是睡不好,睡不好伤口就长不好,伤口长不好早早就会心疼”

    梁少爷开始了碎碎念模式。

    早早抿嘴轻笑,抬起手捏住他的脸颊往两边一扯,“所以呢跟我睡,好不好”

    “好”梁少爷非常不懂得委婉,大男人千万不能矜持于是乎,抱着早早豪迈的推开她的房门,献宝似的指指里面,问到,“怎么样喜欢吗”

    “你怀了宝宝,我怕地板太滑,所以让人全部铺上了厚地毯,还有窗帘这个厚度和色彩,最适合睡眠了。垫是原生材料、没有一点味道,还有啊,这个香薰灯”

    早早一言不发的看着他,原本是笑着的,可是越到后来却越是笑不出来了。

    梁隽邦手舞足蹈的做了一番解释,一回头早早怎么哭了

    “早早”梁隽邦吓坏了,拖着手上的胳膊腿,走到她面前,捧住她的脸,“怎么又哭了我发现你很爱哭啊你个千金小姐,又没吃过什么苦,怎么会这么爱哭”

    早早埋着头钻进梁隽邦怀里,闷声大哭,“隽邦,我”

    她虽然什么都没说,可是梁隽邦已经猜到了她的心思,帮她擦着眼泪,语气柔和如水,“别说,不用说,我全部都知道。你没有错,你只是考虑的太多,没关系,只要我们在一起,坏人我来做,我本来就是个坏人”

    “不”早早哭着嘟囔,“你最好、最好了。”

    “呵呵。”梁隽邦满心欢喜,“是,我最好了。”

    如果做了这么多,还换不来她这句话,那他也太失败了。

    掌心托住早早的后脑勺,梁隽邦叹道,“早早,我们睡觉吧”他的腿有些站不住了。

    早早仰望着他,笑着点头,“噢。”

    国这边发生了这样大的变故,帝都那边怎么可能一点消息都没有

    长夏接到这个消息,都震惊了早早分明是跟着雷耀辉回去的,怎么短短的时间里,却又跟了梁家少爷而且,更让人吃惊的是,这个所谓的梁家少爷,居然就是梁隽邦

    “阴谋一定是阴谋”

    韩承毅阴沉着脸,从沙发上蹦了起来,“这是梁斯文的阴谋原来梁隽邦那个臭小子,竟然是他的种太阴险了,埋藏在早早身边那么多年,为的就是有一天把早早从我这里抢走”

    他越说越激动,“小雪,这父子俩都很阴险啊老的没有如愿以偿,小的就来抢我的女儿简直太可恶了”

    “好了”乐雪薇一把拉过韩承毅坐下,看着对面坐成一排的孩子们,秀眉微蹙,小声嗔到,“你这么大声干什么要孩子们都知道你过去那点破事吗”

    “我”韩承毅气焰一下子小了,他这辈子没什么弱点,但就是怕老婆。

    乐雪薇瞪着他,“别阴谋、阴谋的,你的宝贝早早喜欢梁隽邦,这个谁不知道”

    “嗯”韩承毅不解,瞥向孩子们,“你们都知道吗”

    双生子、韩希霆、杭宁黛等等,一彩虹头,“嗯,是啊”

    韩承毅懵了,孩子们真是长大了啊

    乐雪薇看着丈夫怔忪的模样,忍着笑,“你别生气,隽邦是个好孩子,我也觉得他比耀辉更适合早早,早早那样什么都不懂、事事要人照顾的性子,和隽邦不是刚好互补嘛,这样我反倒松了口气。”

    “啧”

    韩承毅还是不放心,拧眉咂嘴,“不行,我还是要过去一趟,这父子俩究竟什么心思,我得考察考察哎哟,我的早早”谁能理解一个有女儿的父亲的心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