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5章 隽早,小聚

关灯
护眼
    梁斯文的话可以说是成功的刺激了韩承毅,他韩承毅的东西什么时候能属于别人,更何况还是他最宝贝的早早

    “梁斯文你少胡说”

    韩承毅沉着脸,朝着早早伸出手,“宝贝儿,过来到爸爸这里来”

    “爸”早早嘟着嘴一脸娇嗔,抬头看看梁隽邦,不想过去。一路有你

    “哎哟”韩承毅扶着太阳穴,气的直摇头,“小雪,你看看、你看看,说什么女儿是爸爸的贴心小棉袄,都是骗人的早早现在心里还有我这个爸爸吗”

    看着这场景,梁斯文冷着脸、眼角嘴角都在抽搐。

    乐雪薇尴尬的都不知道怎么在孩子们面前抬起头来这人是怎么了早早上次嫁给雷耀辉他也没这样啊发的是什么疯她伸手拽住韩承毅,压低了声音。

    “你要干什么呀孩子们的事情,你就不要掺和了”

    韩承毅拧眉,着急了,“这怎么能是掺和呢早早是我的宝贝啊她突然就换了丈夫,还能不让我管看看这问题,多严重换丈夫啊”

    这么一听,好像问题是挺严重的。

    早早和梁隽邦面面相觑,都有些慌了。

    “早早,过来”

    韩承毅上前两步,一把从梁隽邦手中夺过早早,抢到怀里来。

    瞪着梁隽邦,“我跟你说啊我不管你是谁的儿子,我韩承毅绝对不是那种有家族歧视的人。但是,我儿子有很多,可是女儿呢只有这一个她要嫁人这么大的事,怎么能马虎雷耀辉怎么说以前也是经过我同意的,你呢你这小子”

    说着上下打量着梁隽邦,露出鄙夷之色,“看着像那么回事,事实上呢畏首畏尾、瞻前顾后,要不也不会等到现在才说要跟早早在一起”

    梁隽邦垂着双眸,并不解释。

    “爸”早早慌忙开口解释,“不关隽邦的事,是我是我不愿意跟他走的。”

    韩承毅瞪一眼女儿,低声斥责道,“宝贝别说话”

    “早早过来。”乐雪薇也帮着拉过早早,靠在她耳边低语,“傻孩子,这个时候可不能帮着隽邦,你这不是帮他、是在火上浇油,你爸爸舍不得你,也不放心隽邦,你让他呀,再威风两天吧”

    “叔叔,您要怎么样才放心把早早交给我”梁隽邦微蹙了眉,朝早早轻轻摇了摇头,早早听话的点点头,安静下来。

    看到他们这样,连乐雪薇都不由摇头轻叹,女儿果然是长大了,父母说的话已经没有爱人的管用了。

    “嘁”韩承毅嗤笑着,瞥了他一眼,“就你现在这样浑身上下缠满了纱布绷带,走路还一瘸一拐的,能经受我什么考验别说我欺负晚辈,等你好了,我自然有一堆考验等着你现在,我要把早早带走”

    一回头,拉上妻子女儿,“小雪、早早,我们走。”

    “啧”一直没说话的梁斯文终于忍不住了,“韩承毅,你要去哪儿你要考验我儿子,这我没话说,不过你不必要走吧难道我梁家还招待不了你你这是要带着妻子女儿去酒店吗”

    “嘁”韩承毅鄙夷的冷笑,“难道我韩承毅在国,还没有个落脚的地方宣家、边家,不比你梁家待着舒心小雪,早早我们走”

    “妈”

    早早为难的看向母亲,乐雪薇朝女儿摇摇头,“走吧,乖啊”

    在韩承毅的坚持下,早早只好跟着父母出了梁家大门。

    “早早”

    外面车上,杭宁黛推开车门蹦了下来,对着梁隽邦指挥手,甜甜的叫着,“姐夫”

    韩承毅一瞪眼,“啧,你这小丫头,乱叫什么呢什么姐夫啊”

    “小姑父,你别这么凶,嫁女儿而已嘛,你搞得这么凶,以后要是大宝哥哥、小宝哥哥们娶媳妇了,你这样会把嫂子们吓走的。”杭宁黛趴到韩承毅肩上,她可是一点也不怕他。

    韩承毅勾勾唇,颇为玩味的斜睨了她一眼,“噢,是吗那宁黛不怕我”

    “嗯我为什么要害怕小姑夫啊小姑父人可好啦”杭宁黛答的理所当然。

    “噢,这样啊这样就好。”韩承毅笑着摇摇头,上了车。

    杭宁黛一脸疑惑,众人看她的眼神都是明了的,似乎不明白的只有她。她一把拉住早早,低声问道,“什么意思啊”

    早早没有回答她,反而问到,“你为什么跟到这儿来了大宝哥哥知道你跟来了吗”

    一听说韩希朗,杭宁黛立即把脸一沉,瘪瘪嘴,“我不知道他知不知道,我跟他好久没说话了。”说完,又觉得不妥,眨巴着眼睛无辜的看着早早,“大宝哥哥是谁啊”

    “啊”早早一怔,最近没有顾上她的事,难道说宁黛和大哥还在冷战

    “你你们”早早不确定的问到,“你们该不会从上次俱乐部之后就,一直闹到现在吧”

    “嘁”杭宁黛鼻子一翘,冷哼道,“什么俱乐部发生什么事了吗我不知道哎呀,走吧走吧小姑父说去边家,我们有好久没见过潇潇了,还有啊,艺菲也会来,我们几个好好聚聚”

    说着,连推带搡的把早早塞进了车里。

    “哎,等等”早早不舍的回头看看梁隽邦,碍于父亲还在催,张了张嘴又不敢说话。

    梁隽邦抬起手朝她挥挥,又拿右手在脸颊侧比了个打电话的手势。早早乖顺的点点头,终于是坐进了车里,跟着父母离开了梁家。

    “呼”梁隽邦长叹一口气,眉心微蹙,看来岳父这一关并不是那么好过。

    梁斯文抬手在他肩上拍了拍,“怎么,泄气了先前你祖母让你做过那些事,你应该知道,梁家和韩家在过去,的确是有些过节的。那些复杂的家族纠纷,确实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说的清楚的,韩承毅不轻易把女儿交给你,这也是在情理之中。”

    看了眼儿子,追问到,“你打算怎么办”

    梁隽邦转过身往里走,走了两步才说到,“没什么打算,韩承毅不是要考验我吗那就做到让他满意为止”

    那一刻,儿子眼里的坚定,让梁斯文似乎看到了往日的自己他不禁暗自庆幸,庆幸早早的心思是在儿子身上的,否则孤独一生的滋味,真的太难受了。

    边家,国三巨头之一,正经的财阀豪门。当家家主边靖是韩承毅的至交好友,虽然两人身在不同国度,但却有着过命的交情。是以,韩家虽然在国也有产业,但每次来都是借宿在边家。

    当然,除此之外还有另外一个原因那就是韩承毅的太太乐雪薇、边靖的太太封筱筱,以及宣家家主宣枭的太太沈静安,她们三个是无话不谈的好姐妹。

    到了边家,长辈们各自叙旧,晚辈们也有小团体。

    一众小辈好久不见,聚在一起也有说不完的话。早早的这一段式的经历,自然成为了他们讨论的重心。只是,众人兴高采烈,早早却有些不在状态。

    她一个人坐在飘窗上,对着阳光掰着手指,一根、两根

    只是两个小时,从早上离开到现在,还没到午饭时间,就已经想梁隽邦想的不得了了。以前因为雷耀辉不能在一起,那是没办法,可是现在,她真有点埋怨父亲。

    浑浑噩噩的,一整天都不知道怎么过去的。

    “擦完头发,睡觉了睡着了,就能见到隽邦姐夫啦”

    杭宁黛拿着毛巾替刚洗过澡的早早擦头发,作为妹妹她还是很贴心的。

    两姐妹并排躺在上,杭宁黛没心没肺的很快就睡着了。可是,早早却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一个翻身,手机在头柜上震动,拿起来一看,是梁隽邦打来的。

    心头一跳,急急接起,“隽邦”

    “早早,我在边家门口,你能出来吗我见你一面就走。”

    听到梁隽邦的声音,早早一下子掀开被子坐了起来,扯过外袍胡乱披上,一边握着手机一边往外跑。一路跌跌撞撞的跑到边家大门口,梁隽邦正站在车边,朝她张开双臂。

    “隽邦”

    早早膝盖一软,差点跪倒。幸而梁隽邦及时伸手将她接住,低声呵斥道,“慢点这么着急干什么你要是再这样,下次我不来了啊”

    “嘻嘻。”早早笑弯了眉眼,他的威胁对她一点用处也没有,“不会的,你还会来的你怎么舍得不来”

    梁隽邦心上一软,俊朗的脸庞迎着月光柔和起来。低声喃喃,“就知道欺负我是不是觉得我特别好欺负我跑来跑去好辛苦的,你不心疼吗”

    “嘻嘻。”早早笑着摇头,靠在他怀里困意来了,打了个哈欠,“想睡觉了。”

    “真是,一见面就说这种让人脸红的话”梁隽邦开着玩笑,把人抱起来,“车后面宽敞,我抱着你睡,好不好”

    “嗯”早早安心的趴在他胸口,已经闭上了眼。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