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6章 隽早,等你

    车厢里很安静,早早睡得很香。( 更新最快最稳定)

    梁隽邦纵然再怎么舍不得,也不能真的让她一晚上就在这里睡。他小心翼翼的抱着她下了车,边家的门卫默默的将门开开,让梁隽邦抱着早早走了进去。

    站在玄关处,梁隽邦突然停住了脚步,因为他看到了韩承毅。

    “韩叔。”

    韩承毅垂眸瞥了眼沉睡的女儿,唇边一抹不易察觉到笑,回身指了指房门,“先送她进去,我在这等你。”

    “是。”梁隽邦听话的照做,把早早抱进房里,没有敢多逗留,转身便出来了。

    “韩叔,您请说。”

    韩承毅打眼看着梁隽邦,慢慢眯起眼,“你觉得,我会答应把早早交给你吗”

    梁隽邦微怔,没有直接回答,“韩叔,您有什么要求,隽邦一定尽力做到让您满意”

    “只是尽量”韩承毅轻笑,扬声反问,“这个回答,你不觉得没有什么诚意吗难道这种时候,你不应该说些万死不辞、赴汤蹈火之类的话”

    “我”梁隽邦一愣,随即坚定的摇头说到,“我做不到万死不辞、赴汤蹈火,我要是有什么早早该谁来照顾”

    这个答案,倒是出乎韩承毅的意料之外,他微挑了眉,多看了梁隽邦两眼,渐渐露出赞许的神色。良久,抬起手落在梁隽邦肩上,“好、很好”

    “去吧回去吧”

    “韩叔”梁隽邦没明白他的意思,怎么就叫他走了

    韩承毅似笑非笑,抬起腕表看了看,“这么晚了,你还不让我休息这就是你对待岳父的态度”

    梁隽邦愣了两秒,方才注意到韩承毅的话,顿时兴奋起来,“韩叔”

    “回去吧”韩承毅微一颔首,“说什么考验,只不过是托词,只要是早早喜欢的我怎么舍得不给不过,你给我记好了,你要是敢对早早不好,我随时会扒了你的皮”

    “是您放心隽邦不敢,我要是真这么做了,不用您动手,我自己来谢谢,谢谢韩叔”梁隽邦满脸欣喜,从来没有这样激动和兴奋过。

    “那我什么时候来接早早”

    “啧”韩承毅皱眉,“你这臭小子,我们早早是什么样的身份你给我好好准备我们早早配不起你风光大娶吗”

    “是是,应该的”梁隽邦忙不迭的点头,“我回去一定好好准备,那韩叔,我先走了不打扰您休息了,再见”

    因为太过激动,下楼的时候,梁隽邦踩空了台阶,险些摔倒。韩承毅替他捏了把冷汗,好在梁隽邦反应够快,直接蹦了起来,稳稳的落在地板上。

    “呵梁斯文也不是那么没有福气,起码这个儿子还是很不错的。”韩承毅摇头轻笑,一转身,却被一个温软的身子给拦腰抱住了。

    “小雪”韩承毅微怔,随即反应过来,会这么抱他的,除了妻子还有谁

    乐雪薇仰起脸来看着丈夫,赞许的对他竖起大拇指,“很棒很了不起在一起这么多年,发现你刚才的样子最英俊、最帅气了,你不愧是韩家家主。”

    “咳咳。”韩承毅轻咳着,有些不自在。“小雪,你很久没有这么夸我了。你不是说,我变得俗气了吗”

    “不”乐雪薇微笑着摇头,伸手扣住他的手指,“韩总不俗气,一点都不。知道吗刚才听到你跟隽邦说话,我觉得很骄傲,我的丈夫胸怀如此宽广,是个真正的男人”

    韩承毅抿着嘴忍笑,“哼你早上才说我小气。”

    “我错了,对不起啊”乐雪薇偎依在他胸膛上,声音低低的、柔柔的,“本来我还以为,你会趁机为难隽邦,毕竟斯文以前那样为难过你。可是,你没有我的丈夫多了不起啊我们是我们、孩子是孩子”

    “嗯。”韩承毅张开双臂拥住妻子,带着她一起往阳台上走。“月光不错,睡不着靠在一起看看月亮也不错。”

    “好。”乐雪薇一切都依着他。

    韩承毅下颌抵住妻子,声带微微震荡,“小雪,知道我为什么不为难梁隽邦”

    “嗯,知道。”乐雪薇轻握住丈夫的手,“因为早早是我们的宝贝,我们曾经受过的苦,你怎么会忍心让她经历一遍冤冤相报何时了,希望早早和隽邦在一起之后,梁家和韩家的恩怨从此都消融了。”

    “会的。”韩承毅低下头,轻轻吻在妻子额上

    梁家。

    “呵”梁斯文露出欣喜的笑容,“这个韩承毅,我虽然不喜欢他,不过这回他的事情果然办的不错还以为他会和那些腐朽的父亲一样,韩承毅不愧是韩承毅啊小子,高兴了”

    梁隽邦站在一旁,面上无波,可是眼角眉梢都是喜气。

    “早早过两天就要跟韩叔回去帝都了,该准备的你可都要准备好了。”

    梁斯文连连点头,谁让他欠了儿子的更何况,儿子娶的可是韩承毅的闺女,的确是应该重视。“这个你放心,韩希瑶是帝都最尊贵的女孩,我知道该怎么做,你就安心的准备当新郎官吧”

    “谢谢您。”

    梁隽邦垂下眼眸,那一声爸还是没有喊出口,父子俩突然有些尴尬起来。

    “咳”梁隽邦掩饰性的咳了两声,“那个,我先走了我有个地方要去。”

    “哎,好,去吧”梁斯文眸中难掩失望,嘴上说是不在乎,可是儿子至今还没有认他,做父亲的心中怎么可能不苦涩

    再说梁隽邦,他出了主楼,吩咐司机开车直接去了雷家早早的话,他还记着,他得去一趟雷家,把她的宝贝盒子取回来。

    到达雷家庄园,雷耀辉怎么也没有想到梁隽邦还能上门来。

    “你有什么事”雷耀辉木着脸,明显不欢迎他。

    梁隽邦倒是客客气气的,“抱歉、打扰,我能去一下早早原来的卧室吗有样东西我要取走。”

    “嘁”雷耀辉觉得好笑,“什么我没听错吧你来我这儿取东西你们梁家还有不能为早早准备的还稀罕雷家的破烂玩意真是好笑。”

    理解他的感受,梁隽邦并不发难,拧眉恳求道,“我可以进去吗我只拿一样。”

    “随便吧”雷耀辉失神的指指房门,“她的东西都没动,你高兴拿什么就拿什么”

    “多谢。”

    梁隽邦不愿和他多纠缠,绕过他径直进了卧室,直奔衣帽间,翻找了一番,终于找到了早早说的那只盒子里面果然放着枯萎的树枝帽子和铂金项链。

    “就是这个了。”梁隽邦小声嘀咕着,合上盖子起身往外走。

    可是,一转身却撞上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的雷耀辉。

    “你”雷耀辉指着梁隽邦手里的盒子,眼中充满了恨意,“这是什么”

    “不关你的事”梁隽邦拧眉,护着盒子,“这是早早的东西我只拿这一样走。”

    “哼”雷耀辉冷笑,刚才他已经看见了那条脖颈项链他自然知道是什么,至于那个树枝帽子,看早早这么郑重的和项链放在一起,也知道和梁隽邦有关。

    她住在他家里,分明都答应嫁给他了,却还珍藏着梁隽邦的东西耻辱感无所遁形的将雷耀辉包围

    “雷少爷,告辞”

    梁隽邦不愿多说,护着盒子举步往外走。在门口时顿住了,微微侧着身子,沉声叹道,“雷耀辉,说句真心话我谢谢你,是你用命守护了我的爱人,加上这次,我梁隽邦欠你,这两次过命的恩情,定当铭记在心”

    说完,再没有停顿,疾步离开了雷家。

    “哼”雷耀辉在他身后露出邪唳的笑容,“欠我两次过命的恩情那你准备拿什么来还”

    停机坪,飞机已经准备起飞。

    韩承毅和乐雪薇早就在飞机上坐好了,杭宁黛留在边家,暂时不回去。至于早早,此刻正和梁隽邦依依不舍。

    “乖,快上去吧我很快就会去接你回来的,我以后是要留在国的,你过去多陪陪父母也好”梁隽邦边说,边从口袋里掏出那条脖颈项链。

    “啊你拿回来了”早早欣喜不已。

    “嗯。”梁隽邦笑着把项链挂在早早脖子上,“戴好了,不许弄丢了啊”

    “嗯,记住了。”早早咧开嘴笑了,这几天她心情不错,脸颊上都长肉了。

    梁隽邦拉着她往飞机上走,“上去吧好好睡一觉,等你到家订做的婚纱和戒指应该也到了要是长胖了,还得改,哈哈”

    “哼”早早一听,撅起了嘴,“你才长胖了,你们全家都胖了”

    梁隽邦忍不住笑的更大声,“小傻瓜,我们全家不包括你吗把自己也算进去了”

    “讨厌不跟你说了”早早一生气,扭着身子上了飞机。

    梁隽邦步步往后退,早早站在门口对着他大喊,“隽邦,你要快点来啊只要十几个小时,不要让我等太久我等了你十几年了,小哥哥”

    “是,收到”

    梁隽邦站在草坪上对着早早行了个军礼,“保证完成任务”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