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7章 隽早,档案

关灯
护眼
    回到长夏,正如梁隽邦估计的那样,订做的婚纱和戒指,和早早一起到了。网

    “来来,试一试。”

    乐雪薇很是欣喜,立即命人将婚纱打开,拉着早早就要试穿。

    婚纱是请名家设计,款式自然是不用说的。婚纱套在早早身上,尽显尊贵和优雅,只是小腹那里还有些宽松。就是这么个细节,让乐雪薇很是动容。

    她抬手轻拍女儿的脸颊,抿嘴笑着,“早早,好福气隽邦很好,这一次选对了,要好好珍惜,感情是相互的,以后也要好好对他,知道吗”

    “妈妈”早早羞涩的低下头,声音很小,“我会的。”

    母女俩为什么会有这个感慨呢

    原因就在婚纱这宽松的小腹处他们的婚期定在三周后,那个时候,早早的肚子该比现在还要大一点了。梁隽邦在请人设计的时候,连这一点都考虑了进去。

    一个男人,能够如此周到,除了满心都装着对方,还能有更好的解释吗

    早早攥紧颈间的项链,眸光坚定,以后再没有什么可以分开他们。

    “不过”乐雪薇微蹙了眉,隐隐有些担忧,“你这孩子”

    在乐雪薇的认知里,这个孩子还是雷耀辉的。

    早早却是很茫然,她自己造成的误会此刻却浑然不知。“孩子怎么了”

    “快三个月了吧”乐雪薇拧眉,“一直也没有带你去好好检查这次回来,妈定期陪你去医院。不过,早早啊这孩子始终是耀辉的,妈就是觉得这一点,不知道会不会是什么隐患。”

    “啊”早早惊愕的抬头看着母亲,脱口问道,“它为什么是耀辉的”

    乐雪薇怔住,从女儿的话里慢慢回味过来,“早早,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孩子不是耀辉的难道”

    早早恍然大悟,原来她一直没有告诉妈妈吗

    “妈,孩子不是耀辉的,我和耀辉一直都是以礼相待的,孩子”

    “哈哈”

    早早还没说完,乐雪薇便掌不住笑了起来,“太好了,也就是说,孩子是隽邦的”

    “嗯。”早早羞涩的点点头。

    “你这孩子”乐雪薇伸手敲着早早的脑袋,嗔怪道,“既然是这样,为什么还要和耀辉结婚”

    女儿是自己的,她的心思并不是那么难猜。乐雪薇想了想,拉住早早的手,“傻丫头,是觉得亏欠了耀辉吗哎呦,我的傻早早,为什么没有早一点告诉妈妈这段时间都是自己扛着的吗”

    “嗯。”早早抿着嘴点点头。

    乐雪薇心疼不已,拍拍女儿的脸蛋,“早早受苦了,妈妈竟然什么都不知道。以后不许再这样了何苦要为难自己养了你这么大,就是要你快乐的,不是要看你委屈的活着的。”

    “嗯,知道了。”早早已经后悔了,现在拨开云雾,才知道自己那段时间错的多么离谱。“妈妈,我很不懂事,让你们担心了。”

    “没事、没事,早早还小,很多事情,你慢慢都会知道的”乐雪薇轻拍着女儿的手,相较于她,女儿确实不够成熟、也不够坚强。可每个人都有每个人不一样的人生,早早最终还是以她的方式,遇到了让她成长的人,不是吗

    世上没有谁的人生可以复制,也没有哪两个故事会是一模一样。

    国,梁隽邦最近确实有些忙。

    书房里的灯,深夜还没有灭。

    面对着一桌子的资料文案,梁斯文首先开了口,“这次还是我去吧”

    “啧”

    梁隽邦蹙眉,思索片刻,摇了摇头,“不行这次所有的事情,从开发开始,就是我提出来的。这是我接手你的第一个正式s,我想自己来完成。”

    “唔”

    梁斯文敛眉,低声沉吟,父子俩再度陷入了沉默。

    话是像梁隽邦说的那样没有错,可是现实问题却要棘手的很多。要开发东海大峡谷,自然没有那么简单。要知道,东海大峡谷生态环境早就是各商家眼中的摇钱树。

    可是,东海大峡谷内部却有着自身的问题和各方势力,世世代代盘踞,外人想要插手,岂是那么容易

    钱,能解决吗钱,只是一个因素,最重要的还是怎么样让其中的人配合开发。

    “可是”梁斯文有顾虑,“你和早早就要结婚了,离婚期这么近,一旦洽谈不好,会很耽误时间”

    这一点,梁隽邦自然也想到了,否则他也不会这么犹豫。

    “没事,还是我先去吧如果到了结婚的日子,我还是不能解决,我会赶回来的。”

    他等着和早早结婚这一天,已经等了这样久,无论发生什么事,他都不会错过的。

    “那就先这样决定吧你不要勉强,谈不好就慢慢来,不着急。”梁斯文最终还是答应了,还不忘嘱咐儿子。梁隽邦点点头,父子俩从书房里出来,终于结束了这一天。

    梁隽邦洗了澡,疲倦至极的躺到上,掏出手机一看,虽然这里是凌晨,可是早早那边应该刚好是白天。

    想到这里,他立即拨通了早早的号码。

    “喂”

    隔了半天,电话才接通,里面早早气息微喘。

    梁隽邦怔忪,“早早,你在干什么为什么发出这种声音”

    “嗯”早早还在喘息,抱怨道,“我在跑步机上走路,我妈非让我走说是我体质太差,现在要是不加强锻炼,以后生孩子会很困难,哎呦,喘死我了”

    “哈哈”

    听着早早抱怨的声音,想象着她此刻嘟嘴的样子一定可爱到爆梁隽邦忍不住大笑,“是吗那你妈妈真是坏”

    “嗯”早早随口应了,想想觉得不对,“你瞎说什么我妈妈才不坏你才坏”

    “哈哈”梁隽邦大笑着,睡意和疲倦全都不见踪影,“对对对,我最坏,你长得好看,你说什么都对”

    “哼”早早满意的哼哼着,“你那里很晚了,你还不睡吗”

    梁隽邦收了笑,认真的说到,“早早,明天开始我可能会很忙,这是我回到梁家的第一桩生意,虽然我是梁斯文的儿子,可是后面有很多人看着,他们未必服我我要做出点成绩来,梁斯文才能名正言顺的让我继承,懂吗”

    “嗯。”早早从跑步机上下来,坐到了一旁的椅子上,认真听他讲。

    “早早。”梁隽邦的声音越发深沉,“以前,我觉得这些都是身外之物,可是,看到你爸爸,再看看梁斯文,我明白一个道理,我要保护你、要想守着你,有些事就必须做,我只有成为真正的梁家继承者,才足以与你匹配。”

    早早握着手机,乖乖的听着,“嗯,那你要小心啊也要注意身体,知道吗”

    “我会的,我不是我自己的,我是你的,我会替你保管好自己。”梁隽邦的情话张嘴就来。

    早早听着,笑弯了眉眼,“那我们的婚礼,你能按时回来吗”

    “回来啊奋斗为了什么为的就是老婆孩子啊娶媳妇这么大的事情,我怎么还能缺席放心,我一定会回来的”梁隽邦顿时急了,“谁拦着我我办谁啊”

    “嘻嘻”早早忍不住轻笑,“你快去睡吧嘴巴贫死了”

    挂上电话,梁隽邦把手机扔在一边,合上眼,不到两秒就已经睡着了。

    帝都总统府里,崔立屏正在忙碌,手边接触到一份文件,上面的签名还是梁隽邦。想到儿子此刻已经到了梁斯文身边,崔立屏心烦意乱的把文件往桌上一丢。

    杭泽镐的话又不断在她脑海里回荡。

    关于儿子的问题,杭泽镐是出于好意。梁隽邦现在人已经到了国,看来继承梁家是铁板钉钉的事了。可是,梁隽邦却是有着特殊身份的那就是曾经的国首席间谍。

    这个身份,虽然是秘密的,但是并不表示没有人知道。

    如果梁隽邦只是离开了总统府,人还在帝都,那么最多只是隐退与否的问题,现在的关键是梁隽邦已经去了国。国和国,是两个不同的国度,梁隽邦的身份便显得尴尬起来了。

    杭泽镐出于对崔立屏的爱惜,把梁隽邦的档案递到了她手上。

    “这是你儿子的资料,我现在亲手交给你,希望你自己做个决定,销毁还是留着,都看你了作为朋友,这是我最后能帮你的。我提醒你,如果梁隽邦回不来,这份档案,将会对他很不利。”

    思绪被拉回,崔立屏扶额长叹一口气。

    “呼”

    “臭小子为什么要回梁家那个位子,就那么吸引你吗对你没有一天责任的父亲,你就这样认了”崔立屏摊开梁隽邦的档案,随手掏出打火机,想要一把烧了干净。

    可是,火苗窜起的瞬间,她却又停住了。不甘心、终究是不甘心儿子是她的,这么多年,她虽然没有和儿子相认,可是却是她一直陪伴、培养的,为什么梁斯文轻轻松松就可以把儿子带走

    她不能就这样算了,档案不能烧。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