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8章 隽早,遗传

    早早手上拿着薄外套,从房间里出来。( 更新最快最稳定)

    韩希朗正好准备下楼,见到妹妹,忙上来扶着她,“小心点啊”

    “嘻嘻。”早早斜睨她哥一眼,“有你这么夸张吗我的肚子还没有鼓起来,扶什么啊”

    “这不是担心你吗小丫头。”韩希朗面上有着犹豫,“那个去医院检查”

    “嗯。”早早点点头,“妈已经在楼下等我了不过,大哥你想问我的,恐怕不是这个问题吧你真能忍,憋了好几天了,想问就问吧”

    韩希朗不好意思的抚了抚眉,支吾道,“呃宁黛她,这次没跟你一起回来,说什么了吗”

    “嗯。”早早认真的回答,“说了很多啊,她一贯叽叽喳喳的,你又不是不知道。”

    “我”韩希朗有些急了,“我不是说那些,她就没有说、没有提起我”

    看她大哥这样,早早忍着笑,“这个还真没有,只是刚见面的时候,我问了一句”

    “那她说什么”韩希朗手上一紧,浓眉皱到了一起,果然还是紧张的吧他和宁黛,自从上次的俱乐部泳池事件之后,就一直僵化着。

    他们俩什么时候这样过啊这次的问题是有点大了。老实说,韩希朗已经后悔了。

    早早据实以告,“她先是说和你很久没说话了,接着又说大宝哥哥是谁她不认识”

    韩希朗怔住,脸上的表情尴尬的很精彩。

    “呵呵”早早忍不住笑出声,扶着她哥下楼,“大哥,你们到底闹什么啊宁黛小,难道你也小她只是还有些事没明白,你不要太着急了。”

    韩希朗默然,这些道理他怎么会不明白只是,他真的是等的有些久了,看着宁黛慢慢长大,有些情绪难免会控制不住。

    “大哥,你就主动宁黛吧当她是妹妹也好,未婚妻也好,都该你主动吧”早早抬头看着韩希朗。

    韩希朗咂嘴无奈的摇头,“我不是没打,只是她不接。”

    早早微怔,随即笑了,“哈哈你们真是”

    说话间,早早的手机响了。

    “嗯”早早掏出来一看,是宁黛,“喂,宁黛这么晚了,你还不睡打什么电话啊给我留言就行了要东西好,你说,我给你寄过去”

    “早早”

    韩希朗着急的朝早早挤眉弄眼,示意她把手机给他,要知道他真是很多天连宁黛的声音都没听到了。

    早早会意,把手机递到了韩希朗手上,韩希朗接过,朝着手机里柔声唤到,“宁黛”

    突然,他神色一凛,表情僵住了。

    “怎么了”早早疑惑不解,她哥怎么变成了木头人

    韩希朗生涩的扯扯嘴角,苦笑道,“她一听到我的声音,就把电话给挂了”

    “啊”早早吃惊的吐了吐舌头,宁黛这次生气的态度可坚决多了。

    “呼”韩希朗无奈的吐了口气,问早早,“她刚才管你要什么”

    “噢宁黛说,在边家吃东西还是有些不习惯,让我给她寄点这边的食材”早早笑着看她哥,“这件事,用不着我了吧就交给你啦”

    韩希朗不置可否的挑挑眉,扶着早早下了楼。

    隔天一早,国边家便收到了空运的食材,同时到达边家的,还有位从帝都跟随着食材一起来的厨师。杭宁黛看到这厨师,怎么觉得那么眼熟呢

    “你”杭宁黛惊讶的指着厨师。

    厨师笑眯眯的朝杭宁黛点头,“杭小姐,是大少爷让我来,说是让给您做饭,您什么时候离开,小的什么时候跟着您一起回帝都。”

    此言一出,边家上下顿时一片哗然。

    杭宁黛鼓鼓的腮帮子终于松开了,唇边扬起飞扬的笑意。

    当然了,那是后话。

    这天,乐雪薇陪着早早进行了第一次全面的、正规的产检,胎儿马上要三个月了,需要规范、定期检查了。

    b超室内,早早躺在检查上,乐雪薇坐在一边握着她的手,“不用紧张,没事啊”

    “嗯。”

    医生拿着探头在早早小腹上不断移动,眼睛盯着显示屏,突然皱了眉,“啧咦,上次没有发现,可能上次胎儿还太小,不过这次倒是看得很清楚了。”

    早早和乐雪薇对视一眼,不免担心,“有什么问题吗难道是胎儿不太好”

    “啊”

    医生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的话引起了误会,忙笑着摇头,“不是这样的,胎儿很好这段时间已经稳定了。我刚才说的意思是韩太太,您本身有对双生公子,是吗”

    “嗯。”乐雪薇疑惑的点点头,不明白医生为什么这么问。希朗和希茗是双生子,这是世人皆知的。

    “是这样的了。”医生笑着解释道,“双生基因一般是会遗传的。一般来说,母亲如果生过双生子,那么孩子遗传几率很高,这种基因通常是遗传给女儿,所以,令千金很幸运”

    乐雪薇看看早早,早早同样很茫然。

    “啊”

    还是乐雪薇先反应过来了,“你的意思是我女儿的,也是、也是双生子”

    “是”

    医生笑着点头,指着显示屏,“您看,这里显示有两个成型胚胎,令千金确实是遗传了您。这并不罕见,很多双生子的家庭都有这样的例子。”

    “啊”

    早早躺在上,激动的捂住唇瓣,她没想到会是这样。

    “谢谢、谢谢你啊医生。”

    乐雪薇并不早早好多少,对着医生不住道谢,反过来抚摸着早早的脸颊,“早早辛苦了,以后还有很长一段时间要熬,不过不用怕,妈会照顾好你。”

    “嗯。”

    从医院出来,乐雪薇对早早是格外注意了,她自己有过经验,所以知道怀着双生子更加辛苦。

    “哎呀,双胞胎可是你的肚子目前还没有鼓起来多少,一定是营养不够不行,回去得好好给你补补不然等你的宝宝出生,跟你大哥、小哥出生的时候那样,只有你爸爸手掌那么大可怎么办”

    乐雪薇要操心的事可多了,一路上考虑了方方面面。

    早早乖顺的听着母亲的话,暗自想着回去要告诉隽邦。好容易挨到回到长夏房中,早早赶紧掏出了手机,看看时间,这个时候隽邦不知道是不是在睡觉

    生怕打过去会吵到他,可是管不了那么多了,隽邦要是知道,一定会很高兴的

    犹豫了片刻,终究是拨通了梁隽邦的号码。可是,电话里传来机械的女声,提示她所拨的号码不在服务区。对了,隽邦去东海大峡谷了,那里恐怕是信号不太好。

    她只好收了手机,其实也不用着急的,再有半个月,隽邦就回来了。

    梁隽邦此刻,的确身在东海大峡谷。他是前天才到的,这里一切都是原生态环境,里面甚至有着原始土著民,想要开发,的确是个浩大的工程。

    条件有限,房车也开不进来,梁隽邦带着先行人马,扎了帐篷驻扎下来。

    夜很深了,梁隽邦却还没有睡,在等助理回来。

    “少爷”

    助理披着月色,终于是迟迟归来。梁隽邦立即迎了上去,目光是急切的,“怎么样他们答应见面了吗”

    助理面露难色,摇了摇头,“我根本没法和他们说上话,这一整天是白费了。”

    梁隽邦拧眉,叹道,“明天还是我亲自去一趟,现在时间太晚了早点休息吧”

    突然,帐篷外围突然乱起来。梁隽邦和助理同时拧了眉,“怎么回事不会是惊扰了当地土著民吧千万别让他们生事,目前是关键时刻。”

    “是。”助理答应着前去处理,过了片刻,却带着人过来了。

    “少爷这两位,说是来找你的。”

    梁隽邦抬头一看,来的人竟然是母亲崔立屏和舒静

    “妈”梁隽邦一惊,“你怎么来了”他看了看舒静,更加不能理解的是,后者为什么来。

    崔立屏瞪了一眼儿子,口气不太好,“我为什么要来隽邦,这句话应该我问你梁斯文是什么样的人他身上黑的颜色远远比白的颜色要浓重的多我这么说,你应该明白是什么意思吧”

    梁隽邦垂眸不语,他自然明白。

    “隽邦啊”崔立屏拉住儿子,劝道,“你是清清白白的出身,没有必要跟着梁斯文蹚这趟浑水啊他要干什么,让他自己去做,你不可以啊你本来有大好的前途”

    “妈”梁隽邦拧眉,生硬的打断了母亲,“你不用说了我不知道什么是大好的前途,我只知道,我是梁斯文的儿子,我要继承他的位子,不想一辈子守着一个职位那不是我要的”

    崔立屏长途跋涉赶来,亲耳听到儿子这么说,疲惫感、无力感顿时全都涌了上来。她鄙夷的轻笑着,仿似看透了一切,“说的好听,你到底为了什么,难道我不知道吗别忘了,我是你妈”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