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9章 隽早,破绽

    崔立屏一语道破,“你从来不是个对生意感兴趣的孩子你不懂,梁斯文他不干净,他是黑白两道通吃的啊”

    “我懂,我怎么会连这个都不懂就来”梁隽邦皱眉,打断了母亲,“妈,我必须要像现在这样活着以前的路,不是我自己选的,实际上,那是你替我选的”

    “什么”

    崔立屏呆住了,她没有想到自己费尽心机为儿子铺就的一切,最终只换来这句话冷意从心底泛上来,那一刻她是疲惫至极的,不是因为千山万水的长途跋涉

    “哼”

    崔立屏冷笑,“说这么多,只不过是因为你被韩家那个丫头给迷住了心窍他们韩家的女人就那么好吗弄得你们父子俩神魂颠倒”

    “妈”

    梁隽邦已经后悔,刚才的确是他说话没经过大脑,急了。( 更新最快最稳定)

    “什么都不用说了。”崔立屏无力的朝儿子挥挥手,“这是你选的,你长大了,我管不了你了我累了,想休息”

    “好”

    梁隽邦忙招手叫来助理,助理知道崔立屏的身份,忙带着她去了,“夫人,这边请”

    崔立屏进了帐篷休息,四周一下子安静下来。

    “喂”

    听到一声清亮的女生,梁隽邦这才想起舒静,不由皱眉看向她,神情是充满戒备的,“你怎么也来了舒静,我跟你说,我和韩希瑶就要”

    “知道知道”

    舒静慌忙抬起手阻止他,“你不用说了,我不是自愿来的是崔上将她硬要带我来的。她是什么心思,我也清楚,不过我已经死心了。”

    她这样爽快,梁隽邦倒是没有想到,但明显松了一口气。

    “嘿嘿。”舒静摸着脖颈,笑道,“我呢跟着她来,并不是要对你做什么我虽然是喜欢你,并且现在还喜欢着你,不过,我是勇往直前,不是死缠烂打我虽然是女人,可是也有之美的美德”

    一席话,让梁隽邦放下了心。

    他扬起唇角,脸上有了笑意,“对不起,是我小人之心了。”

    “啧算了我刚来,这山里面这么冷,喝点酒吧”

    “好。”

    梁隽邦豪爽的答应了,两个人在深山里,围着篝火喝酒。

    “哎,有合照吗给我看看呗”舒静捅了捅梁隽邦的肩膀,她一身劲装,连头发都是短的,如果不是五官太过秀气,很会被误以为是男生。

    梁隽邦抿嘴轻笑,从口袋里掏出手机。

    “看就看啊,别流口水啊”梁隽邦可小气。

    舒静冷眼瞥他,翻看着相册里他们的合照,不由咂嘴赞叹,“哇擦真是配一脸血以前你们不说话、不这么亲密还不觉得,这么看你们俩简直是官配啊韩希瑶真是漂亮,女人看了都会心动,哈哈”

    闻此言,梁隽邦果断的收回手机,恶狠狠的说到,“你少对她打主意马上就是梁太太到了,铁板钉钉的事”言辞间其实满含骄傲的。

    舒静愕然,真是的,这人连这种醋都吃

    玩笑归玩笑,梁隽邦问到了正题上来了,“我妈她为什么来的总不会就是为了跟我吵一架。”

    “哎”舒静叹息,“总统府那边准备消除你的档案了崔上将她不死心,想最后再来劝你一次,看看能不能把你带回去,你也理解她一下,她舍不得也是正常的。”

    “嗯。”梁隽邦点点头,思忖片刻说到,“我的档案,得尽快消除,你们回去之后,尽快把这件事给办了。我怕会引起麻烦。”

    “放心吧崔上将死心了,会办好的。”

    无话,第二天一早,梁隽邦把崔立屏和舒静送走了。

    “少爷,上路了吗”助理请示着。

    梁隽邦点点头,“准备吧”

    “是。”助理答应着,招呼手下给梁隽邦换衣服。梁隽邦全副武装,在把插到腰上的时候,想起了自己曾经的那把配回不了头了,这就是他以后要走的路。

    路上并不好走,梁隽邦的手下有些都走的很艰难,可是他一直气息稳定,波澜不惊。

    “要到了吗”

    “前面就是了,那个寨子,就是当地土著民最集中的地方”助理跟上来,解释道。

    梁隽邦点点头,“走快点”

    “少爷,你打算怎么做属下先去和他们接洽一下吧”助理拧眉,请示到。

    “哼”梁隽邦轻笑,“你真是这样怎么行如果有人直接去你家,问你说要把你家端了,你还会给你开门吗”

    “啊”助理讶然,摇摇头,“当然不会”他似乎是明白了少爷的意思。

    梁隽邦回头看了一眼,笑着吩咐助理,“别端出架子来,告诉大家,我们就是来游玩的,昨晚给每个人发的20万,使劲给我花谁花的最多,我有奖励,花的不够的,我大大有奖励”

    助理怔忪。

    “还没懂”梁隽邦无奈的摇摇头,“我们来,不是跟人谈判的,更不是来占领别人的地盘的。我们得让他们知道,有人来这里开发,是要给他们钱口说无凭,远不如实实在在的金钱有说服力,明白了”

    “噢”

    助理恍然大悟,难怪这次上来,少爷让他准备了那么多现金,昨晚上更是每人发了一捆原来是这个意思少爷真的不会做生意吗这看上去是个地道的奸商啊

    “是,属下这就去吩咐他们。”

    助理慌忙退到身后,对着手下一一作了交待。

    “都听到了吗按照少爷的话做,明白”

    “是”

    计划部署周全,他们也休息够了。各个都是一副登山旅游者的装扮,进入了寨子里。果然,这些故步自封的土著民,一听到他们是游客,态度还是热情的。

    排外、淳朴,这都是他们的特性。

    一行人顺利进入了寨子,虽然还没有见到他们的领头人,可是却在里面住下了。说是麻烦他们,其实,随着他们的进入,已经开始将各种好处摆在了他们面前。

    计划,如期进行

    “什么”

    雷家庄园,雷耀辉激动的站了起来,面色很不好看,“这是真的梁隽邦真的已经进入寨子了”

    “是寨子里的人传出来的消息,不会假的。”

    “啊”

    雷耀辉难掩失望之色,浓眉紧蹙,陷入深深的思索。自从早早走之后,他就没有一刻忘记过梁隽邦带给他的耻辱,是以对梁隽邦的一举一动都密切注意着。

    听说他要开发东海大峡谷,雷耀辉还曾笑话他不自量力

    东海大峡谷那是什么地方雷家也不是没有对那里动过心思。可是,即使是当局,也没有办法奈何当地的土著民,如果土著民动,那引起的将会是巨大的麻烦。

    因此,雷家只好放弃了这个计划。

    可是,雷耀辉没想到,他们当初费尽财力、人力连寨子的边沿都没靠近,梁隽邦竟然这么轻轻松松就进去了这个梁隽邦,果然是不简单。

    挫败感,如潮袭来。

    他不能承认自己输给了梁隽邦,反正他什么都没有了,连同样是条命,在早早那里都是梁隽邦的比较珍贵

    “少爷,另外还有今天早上,帝都那边传来消息,ds和雷家刚签订了来年的合同”

    听到这样的话,雷耀辉一点也不觉得欣喜,他心里很清楚,这些不过都是韩家对于早早没有嫁给他的补偿罢了作为男人,这更是一种耻辱

    “少爷,还有”

    “还有什么”

    雷耀辉躁的怒吼,“有完没完了”

    “这”下人吓的不敢说了。

    “快说”雷耀辉气急败坏,头疼的厉害。

    “是帝都那边的消息,韩家小姐韩希瑶的婚礼定在两个礼拜之后。”

    “啊”

    雷耀辉突然扬起手,将书桌上的东西尽数打翻在地,朝下人吼道,“出去,滚出去”

    “是。”

    下人慌忙出了书房,雷耀辉痛苦的捂住脑袋,感觉自己快要透不过气来了早早才刚离开,这么快就要嫁给梁隽邦他到底算个什么是他们两个愚弄的工具吗

    他的存在,难道只是为了衬托他们有多情比金坚想起过往种种,雷耀辉自问接受不了

    胳膊一扬,鼠标飞到了电脑屏幕上。电脑屏幕上,显示的正是邮箱打开状态。雷耀辉不经意间,突然扫到了曾经的一封邮件。曾经,雷家陷入困境,如果当时没有这封奇怪的邮件,那么危机将很难解除。

    雷耀辉曾经想过,这封邮件究竟是怎么回事是谁,会这样帮助他

    雷耀辉脑子里一个激灵,突然想到了是梁隽邦一定是梁隽邦他们在总统府见过面,所以他对梁隽邦的底细是清楚的。梁隽邦是个间谍,偷盗机密对他来说,根本就是不费吹灰之力

    如此想来,就能说得通了。难怪他觉得有人在帮助他,其实,帮的不是他而是早早梁隽邦一定是看在早早面子上移动鼠标,雷耀辉将光标停在那份邮件上,似笑非笑,“哼没想到吧火狼也会有破绽”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