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0章 隽早,行动

    深夜,助理和梁隽邦在谈话。( 更新最快最稳定)

    “少爷,情况不错,按照您说的,土著民反应很好那我们接下来是不是就该他们的头谈谈了”

    结果并不出乎梁隽邦意料,他的反应只是平平,“嗯,再等等恐怕没那么简单。”

    “什么”助理并不是很明白,他也算是跟随梁斯文身边有段日子了,但这段日子下来,倒是发现这位少爷年纪轻轻,想事情难得的周全。

    梁隽邦走到窗口,往楼下看了一眼,指了指几个角落,“你看,那里、那里,还有那里全都有暗哨。”

    “是吗”助理讶然,按照梁隽邦指过去的方向看过去,还是没看明白,“少爷,都是一些土著民啊暗哨会不会是你太小心了”

    “哼”梁隽邦抬手拍拍助理的肩膀,笑笑,“我也希望是,可惜不是某种意义上说,我和他们曾经是同一类人,所以我对他们这种人比较敏感。”

    “没感觉到吗土著民很简单,这个寨子没有我们想象的那样落后,可是他们一直是故步自封的,这不是自相矛盾吗”

    听完梁隽邦的话,助理才明白了些,“噢似乎是这样,那么少爷的意思是,这里有势力控制土著民”

    “嗯。”梁隽邦点点头。

    “那这么一来,我们岂不是很不利”助理皱眉,觉得事情有些麻烦。

    梁隽邦摇头,“那倒未必,我们不这样,也不能让他们出来。等等吧现在这个情况看来熬不了几天了。”不过,话说完,他的眉头却皱了起来。

    他知道事情不能操之过急,可是他和早早的婚期近了内心其实是焦灼的。如果真的等到那天,对方还不出面,他就只有离开。生意固然重要,也不能和早早相比,要不是为了早早,他不会做这么多。

    雷家庄园,书房里。

    雷耀辉在给帝都的大哥打电话。

    “对,查到了吗”

    “查到了,那个p虽然经过处理,但是可以肯定是在帝都境内,这一点就算是再怎么本事的高手也没有办法遮掩另外,你要梁隽邦的档案干什么”

    雷耀辉轻笑,“没什么,麻烦大哥帮我传真过来。”

    挂了电话,雷耀辉便站在传真机旁等着。很快,传真机响了,那边把资料都传了过来。当然,他们能拿到的,绝不是什么绝密资料,但是,只要有这一点就够了。

    只要能证明梁隽邦曾经在帝都总统府的身份,证明他是火狼,就足够了

    梁隽邦在寨子里等了一个礼拜,还没等到对方出现,却是等来了个本应该已经离开这里,到达帝都的人舒静在离开了几天之后,竟然又返回了,而且和他们一样,是装作游客进来了。

    “舒静你怎么回来了”

    梁隽邦把舒静拉到房里,关上门窗。

    舒静忙着往嘴里灌了一大口水,大喘着气,“哈你让我歇一歇,我真是累死了,你别摆臭脸给我看你千万别以为我狗皮膏药贴上来啊是帝都那边出了点事。”

    梁隽邦心头一凛,第一反应便是想到了母亲。

    “我妈她怎么了”

    “不、不是”舒静吃力的摇摇头,“崔上将没事,有事的是你”

    “到底是怎么回事”梁隽邦蹙眉,发急。

    舒静缓过了起来,慢慢解释道,“我和崔上将刚回去,就发生了这件奇怪的事情说是前两天进行过档案规整。这不合理啊,现在又不是年底,为什么要规整还有,偏偏发生在崔上将不在的时候”

    “嗯。”梁隽邦同样陷入沉思,“那么我的档案是不是被露了”

    舒静摇摇头,“那到没有,你的档案是崔上将亲自收着的,他们就算规整也只能整理到你的基本资料可是,即使如此,也还是不妥,崔上将担心有什么事,所以就让我过来,看看万一发生什么,能不能帮到你。”

    “哈”

    梁隽邦失笑,看了看舒静,“要没有事那就是没事,如果有事,你能帮到我什么”

    “你”舒静不高兴了,“别小看我,至少比你外面那个呆兮兮的助理强”

    “是是。”梁隽邦让着她,笑了,“说的有道理,总之谢谢你了”

    虽然面上没有表现出来,可是档案这件事已经在梁隽邦心里埋下了疙瘩他的身份,夹在两国之间,的确是很尴尬,杭泽镐没有为难他,已经是看在母亲的面子上。

    可是,此时此刻的梁隽邦并不知道,国也一样得到了消息。而国,是没有人会顾及谁的,一组秘密行动队,正在准备对梁隽邦展开行动

    离婚期只剩下四天时间,梁隽邦等不了了,他必须马上离开这里,等到婚礼结束,带着早早回来,再做打算。

    助理和舒静在收拾行李,舒静好容易松了口气,“呼总算是没发生什么事,这样回去之后,我对崔上将也有个交代这个地方,我总感觉怪怪的,还是走了的好。”

    因为项目还没有完成,所以只有梁隽邦和舒静一起走,助理带着剩下的人继续留守。

    “这里就交给你了,辛苦。”

    “少爷,您客气,属下应该的。”

    交代过助理,梁隽邦带着舒静一起上路了。由于尚未开发,所以出峡谷的路,都是要双腿走的。梁隽邦走在前面,舒静跟在后面,倒是也不紧不慢。

    梁隽邦不由回头看着她轻笑,“这么看你,真是比我那个男助理还要强”

    “去”舒静笑骂,“这一路上枯燥的,梁隽邦先生,我能采访一下你,此刻奔往幸福的路上,心情是怎么样的吗是不是感觉眼睛都在冒着粉红泡泡”

    梁隽邦毫不掩饰的大笑,“哈哈是啊,你怎么知道”

    “呃”舒静打了个冷颤,“真是受不了,要早知道你这样,我当初也不能看上你了。”

    梁隽邦无所谓的摇头,“看不上最好,只要早早看上我就行了这辈子,我能遇上她,是我最大的福气”

    “呃,要吐了”

    两人说说笑笑,却不妨,一颗射了过来。舒静反应极其迅速,身子往地上一猫,竟然躲过了,枝叶一阵摇晃。梁隽邦和舒静对视一眼,危机感涌上来。

    “谁”

    “什么人”

    只能听见对方的声音,却看不见人,“阁下可是火狼”

    梁隽邦看看舒静,心道不妙,他们都想到了一个问题梁隽邦曾是火狼的事情,终究还是败露了

    帝都,长夏,书房里。

    韩承毅和韩希朗同样的表情,相对无言。

    桌上的电话突然响了,韩希朗急忙站起来接了,神色凝重,口气更是充满了焦急和期待,“怎么样”

    电话是韩希茗打来的,“还没有消息,不是我们的人,我已经查过了,我们这边绝对没有人这么做恐怕是国那边,隽邦身上有着太多机密,国那边要动他很正常,只是不知道怎么会泄露了出去”

    “那你有消息了,随时通知我们。”

    挂上电话,韩希朗看看父亲,父子俩的心情更加沉重了。

    离婚期只有四天,为什么又会出这种事早早这次那么开心,拖着身孕准备婚礼,丝毫不觉得辛苦。胃口也比以前好了,整个人也开朗了。

    现在梁隽邦却出了这样的事要他们怎么开口告诉她

    四天,还有四天要是梁隽邦有个什么,早早能撑得住吗她一直是个脆弱的女孩,从小没吃过苦,承受力太小父兄的担心并不是杞人忧天。

    “希朗,还有四天,在这四天内,一定要找到梁隽邦,把他给我带回来为了早早,他不能出事”

    韩承毅拧眉,心情沉重。

    “爸我会的。”

    父子俩这样说着,其实一点把握也没有。要知道,要动梁隽邦的可不是一般的人

    同一时刻,总统府里,崔立屏已经快要疯了她接到消息,既担忧又心疼,可是偏偏又帮不上任何忙她现在有多着急,就有多恨本来儿子在她身边好好的,梁斯文却突然出现

    这也就罢了,她心里清楚,如果不是因为韩希瑶,儿子不会放弃本来的一切说到底,韩希瑶才是祸害儿子的罪魁祸首为什么,乐雪薇母女就是这样不肯放过她

    崔立屏急的去找杭泽镐,“总统先生,请您帮帮我儿子。”

    可是这一次,杭泽镐却不能帮她了。“哎”

    杭泽镐无奈的叹息,“崔上将,之前我已经提醒过你了,隽邦去了国身份会很尴尬如今这样,我怎么能出面我越是出面,他的处境只会越危险。”

    崔立屏怔住,她现在是一点办法也没有了心急如焚之际,对乐雪薇母女的憎恨便是有增无减。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可是她没有办法坐在这里什么都不做

    韩家还在那儿准备什么婚礼,多讽刺,就是这场婚礼害了她的儿子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