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1章 隽早,大闹

    婚期将近,早早看着日期,拿着还是打不通的手机,心头有隐隐的不安。( 更新最快最稳定)

    “妈,隽邦不会有什么事吧”

    乐雪薇笑着摇头,“放心,没有事要是有事,难道梁家那边会一点消息都没有吗放心吧,安心做你的新娘子。”

    楼下,杭宁黛着急忙慌的冲进玄关,一进来便是一脸惊慌,“早早、早早早早呢”她四处寻找着早早,眼眶都有些红了。

    她一直留在边家,也是这两天才得到了消息。知道梁隽邦出事以后,匆忙赶了回来。她是早早最好的妹妹,两个人虽然没有血缘关系,却是比亲姐妹还要亲,就像她们的母亲。

    “嘘”

    杭宁黛站在楼下,腰身突然被人拦腰抱住,嘴巴也随之被堵上了。

    “唔”杭宁黛惊愕的回头去看对方,才发现是韩希朗。

    韩希朗一脸疲惫,眉宇间的担忧之色虽是不细看看不出来,可是杭宁黛却是清清楚楚,“大宝哥哥早早呢早早她还好吗”

    见她这样,韩希朗清楚,宁黛什么都知道了,她人在国,消息自然比帝都还要来的灵通。

    “回来了”韩希朗垂眸,想着要怎么避开这个话题,“怎么没有回家去”

    “大宝哥哥”杭宁黛一脸焦急之色,他们之间的那些小问题,此刻在早早和隽邦的问题面前显得那么微不足道,“你不要瞒着我,我都知道了你不要想把我赶走我是早早的妹妹”

    “好。”韩希朗拉着她走到一边,“小点声宁黛,你是大人了,有些事,应该知道要怎么做,为了早早好,你明白吗”

    杭宁黛怔住,神色焦急而茫然,慢慢的、她回味过来,“早早还不知道,是吗”

    “对,家里人都瞒着她,她的是双胞胎,她的性子和妈又不一样,我们都怕她承受不住。”韩希朗眼睛有点湿,这个唯一的妹妹,情感的之路却是从来没有平顺过。

    杭宁黛捂住唇瓣,盈盈含泪,“双胞胎,那早早岂不是很辛苦”

    “是,所以”韩希朗捧着杭宁黛的脸颊,伸手替她擦着眼泪,“你知道该怎么做了现在隽邦已经下落不明,早早的孩子不能再有问题。”

    杭宁黛哽咽住,呆愣愣的看着韩希朗,“早早早早好可怜啊”

    “啊”韩希朗长叹,将杭宁黛抱进怀里,“你上去,她最喜欢你了,你去陪陪她她这两天总是在问,隽邦什么时候回来。不许哭啊,做不做得到”

    在这个家里,杭宁黛一直是大家的开心果。

    此刻被韩希朗这样问着,杭宁黛硬生生的把眼泪吞到肚子里,答应道,“嗯,我知道了我知道该怎么做。”

    “好,宁黛长大了。”韩希朗拍拍她的脑袋,眨着眼睛,“去洗把脸,不要让早早看出破绽来。”

    “好”

    卧室里,杭宁黛正陪着早早在午睡,早早现在睡觉很爱出汗,杭宁黛没睡着,拿着毛巾替她擦汗,看到她左边锁骨上的比翼双飞纹身,心头颤了一下。

    心里默默祈祷隽邦姐夫,你可千万要好好的啊你是赫赫有名的火狼啊,不要让那些人轻易就把你给打败了

    此时的长夏门口,崔立屏正在往里面闯。

    “你们不让我进去凭什么”崔立屏态度十分强硬,“知道我是谁吗你们快通知乐雪薇,让她出来见我”

    这里吵嚷的如此厉害,门卫没有办法,只好通报了进去。乐雪薇一听说是崔上将,忙命人开门请她进来。而且,她还亲自出了玄关去迎接她。

    “崔上将,不好意思啊,下面人不太清楚情况”

    乐雪薇的笑脸相迎,并没有换来相应的待遇。

    崔立屏沉着一张脸,冷笑道,“好大的架子,乐雪薇,你这辈子除了躲在男人的庇护下享清福,还会些什么”

    乐雪薇一看她这种态度,有些尴尬,“崔上将,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会”

    “误会我哪儿有闲工夫误会你”崔立屏冷心冷面,“韩希瑶呢你的宝贝女儿呢让她出来见见我”

    “这”乐雪薇预感不妙,忙拦住她,“崔上将,请你冷静点你和斯文的事情,我们多少知道一点我们也清楚,隽邦是你的孩子,隽邦现在出了事,我们和你一样担心对我们来说,隽邦现在也是我们的孩子”

    “什么”

    崔立屏眼角一挑,不可思议的看着她,“乐雪薇,你少在这里说这些好听的隽邦是你们的孩子凭什么用不着我自己的孩子,用不着你们假好心我告诉你,隽邦是我的孩子”

    “如果不是你女儿,不是梁斯文,他现在正按照我给他铺的路,过的好好的”

    “崔上将”乐雪薇不知道该怎么劝她,“你现在这样也解决不了问题,我们上一代的事情,能不要让孩子们来承受吗他们经过那么多磨难,都还是决定要在一起,我们应该成全他们”

    “成全”崔立屏怒红了眼,“怎么成全我的儿子现在生死未卜、下落不明,你的女儿却在家里好好的待着,这就是你说成全乐雪薇,你们母女就是来祸害我的吗”

    乐雪薇讶然,感觉对方已是不可理喻。

    “你让开”崔立屏一把将乐雪薇推开。

    乐雪薇怎么会是崔立屏的对手一下子就被推出去老远。“啊。”

    “小雪。”

    “妈”

    韩承毅和韩希朗正从玄关处进来,郑好撞到这一幕,韩承毅急忙扶着妻子,朝儿子使了个眼色,“去拦住她什么人敢在长夏放肆”

    “是。”

    韩希朗答应着,几步跨上了阶梯挡住了崔立屏,两个人看着就要交起手来。

    “希朗,不要乱来,那是早早的婆婆”乐雪薇急的大叫,“不得无礼”

    韩希朗抬起的手生生顿住了,诧异的看向崔立屏,原来这个人就是梁隽邦的生母难怪梁隽邦如此了得,原来是崔上将一手出来的。

    “哼”崔立屏冷笑,“乐雪薇,你以为这样就能改变什么吗婆婆我担不起”

    她瞪着韩希朗,咬牙切齿的说到,“让开”

    “放肆”

    韩承毅看儿子不动,只好自己动手。却被乐雪薇拉住了,她祈求的看着丈夫,摇头说到,“承毅,不要你想看着早早为难吗她毕竟是隽邦的母亲啊都是一家人。”

    “呼”

    韩承毅长吁口气,父子俩都只好作罢。

    “崔上将,你与其这样,倒不如我们坐下来好好商量一下”乐雪薇极力劝说着。

    “商量什么我儿子现在这样,连你父亲都没有办法和你们商量又能商量出什么来”崔立屏心痛万分,“乐雪薇,为什么你们一定要隽邦呢和雷家不是很好吗现在看到隽邦这样,你们高兴了”

    突然间,所有的声音止住了,除了崔立屏之外,所有的人都没了声音,视线落在崔立屏身后。

    “你们。”

    早早一身宽大的睡衣,站在楼道上,茫然的看着吵吵闹闹的长辈们,懵懂的问道,“你们在说什么隽邦隽邦回来了吗他在哪儿啊”

    “你”

    崔立屏回头一看,早早竟然还问出这种问题来

    “崔上将”乐雪薇急坏了,朝着崔立屏大吼,“我们还是去书房说吧”

    “哼”

    可是,崔立屏根本不理会她,只看着早早。

    “你装什么隽邦回来他上哪儿回来你是不是只有看着男人为你赴汤蹈火,心里才会舒坦雷家公子为你差点没了命现在隽邦下落不明你痛快了下一个是谁”

    崔立屏朝着早早怒吼着,眼神包含恨意和斥责。

    早早的反应却是慢了很多拍,“隽邦下落不明”

    “什么”崔立屏扬声反问,“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这么大的事,两国的人都知道了你竟然不知道”她蓦地看向韩承毅夫妇,“你们好狠啊瞒着她,打算怎么收场就此不管隽邦的生死了吗只要你们的女儿好,娶她的男人就都活该”

    “崔上将,我们没有这个意思,承毅正在想办法”

    乐雪薇的解释,崔立屏哪里听得进去,她对乐雪薇积怨已深,根本难以化解。

    “不用说了你们韩家,果然是欺、人、太、甚”

    长辈们吵得不可开交,早早这里却已经撑不住了。她算是听明白了,隽邦没有回来,隽邦出事了而且,全家人好像都知道了,只瞒着她

    早早回头看向杭宁黛,“你也知道吗”

    杭宁黛抿着嘴、皱着眉不说话,早早见状,都明白了,心头突然一空,身子像是只被放了气的气球,“啊”早早轻呼着,脚步往后退。

    “早早”杭宁黛急忙伸手抱住她,着急的大叫,“小姑、小姑父,早早不好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