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2章 隽早,坚强

    早早醒过来,头还很晕。网

    乐雪薇和杭宁黛守在边,“早早,感觉怎么样”

    早早静静的躺着,神情很茫然,看了看乐雪薇,又看看杭宁黛,“呃隽邦”

    听到她一张嘴就是梁隽邦,乐雪薇和杭宁黛都不忍的别开视线,因为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启齿。

    “嗯”早早轻哼一声,撑着胳膊要起来。

    “早早,你起来干什么别起来身体很虚弱,快躺下”乐雪薇急的扶住早早,眼眶周围一圈都是红的,要不是怕惹早早哭,她早就撑不住了。

    做母亲的,对孩子的事情原本就是比自己还要更加在意。

    早早轻轻摇摇头,“妈,我想起来你们,你们不要拦着我。”

    说着,掀开被子就要下。

    “早早,你要去哪儿啊要什么你说,妈和宁黛在,你爸爸和哥哥们都在外面守着,不用你自己来啊”乐雪薇哽咽的难受,尽力将早早拦住。

    “是啊,早早,你别这样。”杭宁黛看着不忍,却是已经哭了。

    早早茫然的看着她,好似不明白她为什么难过,“宁黛,你怎么哭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杭宁黛一怔,看了看乐雪薇,早早这是怎么了

    “呵呵。”早早轻笑着,神色中倒是未见多少悲伤,可她越是这样,越是让人担心。她撑着胳膊摇摇晃晃的站起来,茫然的看着乐雪薇,“妈,我要收拾行李,还有啊,让爸爸给我准备专机。”

    “早早”乐雪薇拉住女儿,心痛万分,“你要去哪儿啊”

    “嗯”早早疑惑的看着母亲,反问道,“我不是要去国吗我和隽邦要结婚了,他那么忙他来不了,那就只好我过去了,反正我天天待在家里没有什么事,应该我去的。”

    她边说边往衣帽间里走,还招呼着杭宁黛,“宁黛你过来帮忙,对了,你也陪我一起去你要给我当伴娘的”

    “早早啊”杭宁黛到底年纪小,已经忍不住大哭起来。“啊。”

    乐雪薇强忍着悲伤,拉住女儿,“早早,你听话,妈知道你接受不了,可是你不要这样,你爸爸和哥哥们都在找隽邦,现在只是不上,没有任何消息说他出事了”

    “妈妈。”早早茫然的摇摇头,“你在说什么什么不上隽邦不会啊,我有给他打电话,他没事啊他说,不能过来很抱歉妈,你看隽邦多傻,他怎么跟我说抱歉呢我会理解他的,是不是”

    她这样子,分明就是把自己封闭起来,不愿意相信梁隽邦出事的事实

    “不行,不能耽误时间”

    早早推开母亲和杭宁黛,冲进衣帽间里,娇弱的身躯此刻活动起来却是很灵活,收拾着行李头一件,就是梁隽邦空运过来的婚纱。

    “其他的其实都不用带了,就只要把婚纱带过去就可以了,隽邦一定什么都准备好了这个婚纱啊,刚刚好,穿在身上正合适呢”早早微微笑着,伸手去够衣架上的婚纱。

    乐雪薇走过去,抓住她的手腕,痛惜无比,“早早,你停下来”

    早早像是没有听见,根本不管不顾,生生拉扯着婚纱,拼命往行李箱里塞。可是,她手忙脚乱的,根本没有办法塞进去,越是着急,就越是乱

    “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

    “呜呜”杭宁黛上前抱住早早,“早早,你好好的,不要吓唬我们啊”

    早早神色茫然,“宁黛,你怎么一直在哭啊别哭啊,快帮帮我你看看我这儿,这么乱。时间来不及了,还有几天,要准备的还很多,不知道隽邦那边有没有什么要准备”

    她好容易把婚纱塞进了箱子里,拎起来就要走。

    “早早”

    乐雪薇拦住她,哽咽道,“早早,妈妈求你,你不要这样好吗隽邦出事了,你要更加坚强他为了你,也会好好的坚持下去的你要是出事了,你让隽邦怎么还撑的下去”

    隽邦出事了、隽邦出事了、隽邦出事了

    早早脑海里不断飘过这几个字

    突然,她拼命的摇着头,“不,妈你不要瞎说,隽邦在等着我呢他没有出事、他怎么会出事呢妈,你在说什么啊隽邦他在等着我”

    啪的一声,乐雪薇扬起手,狠狠打在了早早脸上。

    那一下,整个房间里都安静下来。杭宁黛捂住唇瓣,惊恐的看着她们母女俩

    这是乐雪薇第一次打早早从早早出生到现在,早早一直是韩家的宝贝,韩承毅有多疼爱这个女儿,全世界都知道乐雪薇要对早早瞪一瞪眼,他都是要拦着的

    早早一向乖巧,乐雪薇也的确没有要打她的理由。

    可是,现在,乐雪薇却打了她

    早早捂着脸颊,好半天都没有回过神来。妈妈打她了,妈妈从来没有打过她

    “早早”乐雪薇痛心万分,却不得不这么做,“你听着,不管你愿不愿意面对,现在的现实是,隽邦出事了你爸爸和哥哥都会帮助他可是,早早,没有人能帮你,只有你自己能帮你自己”

    早早捂着脸颊,悲戚从眼底泛上来,不似刚才那样茫然了。母亲的这一巴掌,把她打醒了她知道,隽邦的确是出事了

    “你自己看着办早早,父母不能陪着你一辈子,以后的生活,是要你和隽邦一起过将来你到了梁家,你就是梁家主母将来你可能还会遇到很多事,隽邦是你的依靠,可是你也要记住,你也是隽邦的依靠”

    乐雪薇眼泪掉下来,她怎么会不心疼女儿可是,作为母亲,这时候抱着女儿哭,什么问题也解决不了。

    “你的肚子里,还有着隽邦的孩子你们母子三人还在这里,隽邦会放下你们吗你对他,就这点信任都没有吗”

    在母亲的斥责下,早早潸然泪下。终于咬着牙,哭出了声,“啊。隽邦妈,隽邦我好难过,好害怕。隽邦不能出事的,为什么会变成这样隽邦”

    乐雪薇点头,叹息着将女儿抱进怀里,“哭出来就好了,难过是应该哭的可是,哭过之后,要坚强起来,你的坚强对隽邦来说,是最好的帮助,知道了吗”

    “嗯”

    早早点点头,伸手覆上小腹,“妈,宝宝”

    “放心,宝宝很好,他们都很坚强。”乐雪薇拍拍女儿的脸,她还太小,却必须要承受这些。

    安抚好早早,乐雪薇下了楼。

    崔立屏还没有走,她是在早早晕倒之后,才知道早早怀了隽邦的孩子。

    “那那个,早早她”崔立屏面有愧疚,她是太担心儿子了,也实在是急的没有办法。

    乐雪薇强笑着摇摇头,“没事,崔上将,你不必太担心,这是她要面对的总要她自己撑过去。”

    “我”崔上将愧疚的低下头,“对不起,我不知道她我以为孩子是雷家我真的不是知道,早早和隽邦,哎要是早早和孩子有什么,我真是不知道该”

    乐雪薇握住崔立屏的手,轻轻拍拍,“你不要这么说,不怪你,早早这个糊涂丫头,连我都是最近才知道的。崔上将,这个时候,我们把上一代的事情都忘了早早和隽邦,是真的分不开的。”

    “嗯。”崔上将点点头,哽咽着,“只是,如果隽邦”

    “不。”乐雪薇摇摇头,阻止她往下说,“不要这么想,更不要说出来隽邦不会有事,早早也不会有事的。”

    崔上将看着乐雪薇,终于是点了点头。

    东海大峡谷。

    丛林里,梁隽邦和舒静坐在一起,彼此都是狼狈不堪,可是精神都还好,也没有受伤。

    “呼,这个鬼地方,是布下了八卦阵吗走来走去,都走不出去”舒静抓了抓短发,抱怨道。

    “呵呵”梁隽邦轻笑,“别抓了,已经臭了,你果然还是个女的,这时候还注意形象。”

    “老兄”舒静瞪他一眼,“我可是为了你才弄成这样的,你还嘲笑我小心我让你以身相许”

    “哈哈,我不要,我的早早多好啊”梁隽邦大笑着,神色却慢慢又上起来,被困在这里许久,也清楚婚期是肯定要错过了。“哎,好事多磨,我想娶个老婆怎么就这么难”

    “哎,你说你的早早会不会以为你逃婚,生气之下和你解除婚约”舒静开他玩笑。

    梁隽邦肯定的摇摇头,“那绝对不会,我只是怕她等不到我及时回去,会胡思乱想,她是水做的,爱哭。”

    他一低头、一垂眸的瞬间,都是对爱人无尽的思念。舒静看到他把颈间的项链拿了出来,放在唇边轻吻了一下。不由抿嘴笑了,叹息着,这个鬼地方,总会走出去的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