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3章 隽早,撇清

    长夏,书房。 .l.

    韩承毅夫妇、双生子,以及崔立屏都在,他们还是在为了梁隽邦的事情发愁。

    “现在还没有消息吗”发问的是乐雪薇。

    崔立屏和韩希茗对视了一眼,摇摇头。

    “不过,那边也还在找隽邦的消息,所以我想,隽邦现在至少还没有已经”崔立屏说到这里,便说不下去了。

    “哎”

    韩希茗在一旁叹息,补充到,“还有一件事,爸、大哥,我们韩家恐怕要和梁家划清界限才行。”

    听到这话,韩承毅和韩希朗都是能理解的,只是,乐雪薇却还不太明白,看向丈夫,“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吗这样合适吗隽邦是早早的不,要是被早早知道了,她,孩子会撑不住的”

    韩承毅握住妻子的手,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好,“小雪这正是为了隽邦好。”

    “什么”

    乐雪薇不能理解,只有又去看崔立屏,“崔上将,你说话啊你也赞成他们这么做吗要早早和隽邦分开要韩家和梁家划清界限”

    崔立屏秀眉紧蹙,无奈的摇头,“我我不是还对早早有成见,只是现在、眼下,只能这样,是为了隽邦好,至少,现在必须这么做”

    “啊”

    乐雪薇心头一空,还没有详细问。

    书房门被推开了,杭宁黛扶着早早走了进来。

    众人一见她,都紧张的站了起来。乐雪薇忙起来走了过去,扶住女儿,“早早啊,怎么来了呢不在房间里休息,感觉还好吗”

    “妈。”

    早早搭住母亲的胳膊,在沙发上坐下,环视了一圈众人,极力让自己保持冷静,“你们刚才是在说隽邦吗我听见你们说,韩家要和梁家划清界限”

    众人同时陷入了沉默,没有人有勇气向她解释。

    最后还是崔立屏拉住了早早,她是隽邦的生母,她的恳求或许最管用。

    “早早,我可以这么叫你吗”崔立屏忍着心头的酸涩,看着早早,再看看她微微隆起的小腹,着实不忍心。

    早早点头答应,“当然,阿姨,你是隽邦的母亲,就是我的母亲。”

    “好。”崔立屏拍拍早早的手,“好孩子,隽邦是因为火狼的身份陷入困境,而韩家和杭家,你知道吗你是总统的外孙女,如果隽邦一旦和你结婚了,他就是c国总统的外孙女婿,你明白意味着什么吗”

    早早茫然的看着崔立屏,好半天都缓不过神来。她,不是不明白的。

    沉默了片刻,早早点点头,轻声叹道,“噢,这样啊”

    她太过平静了,反而让人更加忧心忡忡。

    “早早”众人都一齐看向她,生怕她再有个意外。

    早早抿着嘴摇摇头,扶着杭宁黛站了起来,一言不发的往外走。乐雪薇看着担心的不行,“早早啊,你不要把话憋在心里,有什么要说出来。”

    “嗯。”

    早早点点头,脸上的神色是悲戚的,“我知道,妈,我有点辛苦,我想休息一下。”

    “那”

    崔立屏很着急,她毕竟还是更为担心儿子的情况。

    “崔上将”乐雪薇一把将她拉住,祈求的朝她摇摇头,崔立屏只好把想说的话都吞进了肚子里。

    这边,杭宁黛扶着早早回房,也是一脸的担忧,早早好平静啊,她会不会像上次一样,把所有悲伤都藏在心底那样子,会不会憋坏了

    回到房里,扶着早早坐下,杭宁黛很不放心。

    “早早,你跟我说说话。”

    早早抿嘴轻笑,看着杭宁黛,“我没事,你不要担心我只是,只是在想事情。”

    杭宁黛不太相信,“真的吗”

    “嗯。”

    早早点点头,叹道,“最终,我还是害了隽邦。崔上将说的没错,是我的出现、我的身份害了隽邦。如果不是我,隽邦不会陷入今天这样的危险境地。”

    “早早。”杭宁黛握住早早的手,“你不要这么想,隽邦哥哥从来没有这么想过。”

    “我知道。”早早脸上露出点天真的笑意,是幸福的,“他真的像他说的那样,做到了,他把他整个都给了我。宁黛,你说生命和相守,哪个更重要”

    “早早,你什么意思”杭宁黛突然觉得,现在的早早似乎和以前不太一样了,巨大的打击下,她不像以往一样只会把自己封闭起来,而且眼泪也少了。

    早早接着说,“我觉得,是生命。”

    “早早。”杭宁黛隐约明白了,早早的决定,只是她没有想到,早早会决定的这么快。

    “如果身在两个国度,此生不能再见面,但是,还可以听到他过的好好的,我想我才会安心。”早早微微笑着,眼眶已经涨的通红。

    杭宁黛怔住,说不清此刻内心的感受。

    “宁黛,我想躺一会儿,你帮我去告诉他们,我同意了。”早早掀开被子缓缓躺下,“我现在有点累,放心,没有不舒服,你帮我去说一声这就是我的决定。”

    杭宁黛哽咽着,替早早帮被子盖好,“好。”

    早早闭着眼躺在上,听到杭宁黛出去的脚步声,以及门锁落下的声音。慢慢的,用嘴巴咬住了被子,眼泪从眼角渗出来。轻声呢喃,“隽邦,对不起啊你要是听到了,千万不要怪我我,比起和你在一起,更希望你平平安安。”

    书房里,杭宁黛把早早的决定告诉了大家。

    这让众人颇为吃惊,乐雪薇心疼的无疑形容,靠在丈夫怀里。韩承毅拍拍妻子的肩膀,“别难过,早早长大了,知道怎么做决定了,她越来越像你了。”

    乐雪薇哽住,如果可以,她并不希望女儿像自己。很多时候,坚强,是因为没有可以依靠。

    崔立屏感激不尽,“谢谢、谢谢你们”

    第二天,韩家便对外公布了消息取消和梁家的婚事,并且澄清和梁家之间的一切关系。甚至动用了一些媒体,将当初两家不和的成年往事都翻了出来。

    这样做,将韩家完全摆在了一个落井下石者的位子上。

    早早躺在上,看着平板里的网页上的新闻,面上无波、很安静。

    “早早,你没事”杭宁黛几乎是寸步不离的守在她身边,本来是不想让早早看这些新闻的,可是早早一定要看,说是看了才能放心。

    早早点点头,当真是舒了口气,“嗯,没事。有了这些新闻,隽邦的处境是不是就会好一些还会相信他是c国派过去的间谍吗”

    杭宁黛摇摇头,“应该会好一些,小宝哥哥那边,也已经把他的记录消除了”

    “好。”早早疲倦的闭上眼,把平板放到桌上,扶着宁黛起来,“宁黛,陪我去院子里走走,我要多走动,到时候生孩子才不会太辛苦,这是医生嘱咐的。”

    “好。”杭宁黛扶着早早下来,往花园里去散步。

    经过餐厅时,早早又吩咐下人,“给我准备下午茶,我散步回来要吃的。”

    看她如此平静,又顾惜身体,杭宁黛真的觉得早早不一样了。她不像是在封闭自己,而是真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早早一手扶着杭宁黛,另一手扶着小腹,她要好好的,只要她还好,希望就会一直在。

    东海大峡谷。

    梁隽邦和舒静已经在这里被困了很多天,就快要坚持不下去了。对于外界的消息一概不知,而毫无希望的困境,正在消磨着他的意志力。

    如今,支撑着他继续下去的,就是早早还在等着他。

    丛林里,一阵悉悉索索的响动。精神高度紧张的梁隽邦和舒静,顿时进入了警戒状态,“谁”

    对方没有回答,而是还在不断的前行。梁隽邦单臂伸直,另一手握着,快速往地上一伏,身子便钻入了灌木丛里,将里面的人拉了出来。

    “别,别开”

    对方连连求饶,很痛苦的样子。

    梁隽邦一看,竟然是自己的助手,“是你”

    “是”助理身上已经受了伤,“少爷没、没想到,属下真的找到你了”

    梁隽邦看他受的伤不轻,忙扶着他在石头上坐下,“你怎么来了不是让你在寨子里守着吗”

    “哎”助理直摇头,“属下怎么守的住听到您的消息,属下就匆忙带人出来寻找了,一行八个人,都失散了,属下的腿还受了伤,不过看到少爷还好好的,总算是值得。”

    梁隽邦苦笑,“你这有什么值得的就剩下你一个,我们还是出不去,我们在这里面,已经被困了很久。”

    “不会的。”助理坚持着摇摇头,“先生已经带着人来,东海大峡谷虽然大,可是先生带着人,总会一直找到少爷为止,属下都能撞上少爷,不是吗”

    “哎”梁隽邦叹息,突然想起了什么,“对了,你知道我爸带人过来了,那你还知道什么在上面有没有听到帝都韩家的消息”

    他期待的看着助理,婚期已经过了,早早那边不知道怎么样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