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4章 隽早,重返

关灯
护眼
    “这,少爷”

    助理面露难色,并不想说,可是,又实在是觉得气不过。 .l.

    梁隽邦一看他这样,就是有话,顿时急了,“你快说是不是韩家那边有消息早早她怎么样了”一边问着助理,一边不安的自言自语,“我就知道,早早一定是有事,早早胆子太小、她太软弱了”

    见梁隽邦这样为韩希瑶担心,助理更是愤愤不平。

    “少爷,您别傻了”

    助理摇摇头,一脸的不屑,“您在这里受苦,可是我看少奶奶,不,是韩家大小姐,未必值得您这样”

    梁隽邦怔忪,以为自己听错了,助理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你胡说什么”

    “本来就是,少爷,我们现在还在困境,本来我不该说这样的话。”助理皱眉,反驳道,“可是,您这样牵挂韩家大小姐,属下忍不了了属下下来找你之前,已经听到风声,韩家和梁家撇清了关系,连前几辈子的事情都翻了出来”

    犹如一颗巨石,投在梁隽邦心湖,炸开了花

    瞬时间,梁隽邦有点懵,神色僵硬,“你说什么这这怎么可能我们两家,明明都已经不可能的,韩承毅在梁家的时候,已经说过了,我和早早结婚,两家的恩怨就此一笔勾销”

    “少爷,属下骗你干什么啊”

    助理没有把话说完,便被梁隽邦一把揪住了衣领,长臂一扔一掼,另一只胳膊抡起砸在他脸上

    “啊”助理疼的惊呼,“少爷”

    梁隽邦双眸赤红,咬牙启齿的瞪着助理,“让你再胡说不会说话,就把嘴巴闭上再胡说八道,我撕了你”

    “嘶少爷,属下没有胡说的确是这样”

    “你还敢胡说”

    梁隽邦再次扬起的拳头,却被舒静拦住了,“梁隽邦,你住手别打了,我看他不是胡说这种事情,他一个下人,怎么敢胡说你冷静点”

    “冷静”

    梁隽邦蓦地抬头瞪向舒静,“你让我怎么冷静我等了多少年我好容易才等到这一天我现在人困在这里,却听到这种消息,你要我怎么冷静”

    “啊”

    梁隽邦无处可发泄,扬起拳头狠狠砸在了地面上。这一拳头下去,直砸的地面上泥泞四起

    “你”

    舒静急的直摇头,不由破口骂道,“亏你还是火狼,这么简单的道理,你都不懂吗那些追杀你的人,是因为你火狼的身份韩家这么做,是为了保住你”

    “你的助理不懂,可是你怎么会不懂”

    梁隽邦扬起脸,薄唇微张,喘着粗气,汗水从两鬓上滑下。是,他未必不懂这个道理在他被那帮人追杀的时候,就知道是自己火狼的身份造成了这个局面

    可是,他不怕辛苦、不怕没命,却承受不了韩家和梁家撇清关系婚约解除,那么他和早早就将永远分开这叫他怎么冷静怎么用理智思考

    “啊”

    一想到以后和早早再也不能梁隽邦扬起拳头一连几拳,又是狠狠的砸下去手指关节都被砸破,鲜血和泥浆混在一起,看着都不忍。

    “梁隽邦”

    舒静上去拉住他,“你住手啊这样有什么用冷静点再这样也于事无补,有这个力气,还不如想想怎么从这个鬼地方出去”

    “你放开我”梁隽邦听不进去劝,胳膊一甩,将舒静甩出去老远,“你知道什么这和你无关,你自然说的轻巧我还出去干什么我做了这么多,都是为了什么”

    “啊”舒静跌落在地,胳膊肘一阵钻心的疼痛,似乎是脱臼了。

    梁隽邦浑然未觉,助理却是察觉出来了,伸手扶起舒静,“舒小姐,你怎么了受伤了”

    “没事”舒静面色苍白,疼的直皱眉。助理慌忙看向梁隽邦,“少爷,舒小姐受伤了您把她摔坏了”

    梁隽邦闻言一惊,匆忙上前来扶起舒静,查看她的胳膊的确是被他摔的脱臼了。面上不由带了愧疚之色,“对不起,我不该迁怒你。”

    “不要紧知道你心情不好,原谅你了。”舒静努力保持着笑容,“快把我帮胳膊装回去”

    雷家庄园,书房里。

    雷耀辉正对着电脑显示屏,脸上的表情很微妙。韩家和梁家已经脱离关系,两家的婚约也已经取消了。那么现在,早早怎么样了这个时候的早早,应该很需要人安慰。

    他拿起电话,拨了个号码。

    “是我,给我准备我要马上回帝都。”

    帝都,长夏。

    雷耀辉到的时候,正是午后。

    管家领着他往后花园去,“雷少爷,早早小姐就在这里,您自己过去”

    “好,谢谢。”

    雷耀辉缓步走近,早早正靠在花园的藤椅上,手上捧着杯牛奶,耳朵上还戴着耳机,脸上的表情很平静。在看到她的那一瞬,雷耀辉有些吃惊,他还以为,这个时候的早早,会是哭红了双眼、身形脆弱而憔悴的。

    而眼前的早早,和他想象的正好相反。

    早早耳机里播放的,是胎教音乐。梁隽邦失踪14天,她的日子过得一直很规律,饭没有少一顿,辅食、营养餐更是严格按照医生的规定来。

    作息正常,她听胎教音乐、看育儿书,没有一丝惊慌的样子。

    “嘻嘻”

    早早突然捂住了肚子,会心的发出了微笑,“怎么啦你们也觉得很好听是不是好听的话,那妈妈再放一遍啊刚才的曲奇饼很好吃,你们还想不想再吃”

    她一个人安静的坐在那里,对着肚子里的小宝贝说话。

    雷耀辉走过去,轻声的开口,“早早。”

    早早带着耳机,太过专注,没有听到。

    雷耀辉只好抬起手,在她肩膀上轻轻拍了拍,“早早”

    早早这才意识到有人过来了,拿下耳机,抬头看过去,见是雷耀辉,随即露出了笑容,“耀辉,是你啊你怎么来了也没有听说你要来,来,坐。”

    她拍一拍身边的空位,示意雷耀辉坐下。

    雷耀辉瞥了一眼桌上的育儿书和胎教cd,不自在的扯了扯嘴角。“早早,我在国那边都听说了,所以特意过来看看你,你还好吗”

    早早的表情有一刻的凝滞,不过很快恢复如常。

    “你看我,像是不好的样子吗”早早微笑着,“我没事,我和孩子都很好。”

    “早早”雷耀辉拧眉,舔了舔嘴唇,“梁隽邦他,还是没有消息吗”

    早早面上微顿,垂了垂眼眸,摇摇头,“没有”

    雷耀辉极缓的点着头,小心翼翼的观察着早早的神色,“那,你是怎么打算的你们,还能还能继续吗”

    早早沉默了许久,终于是摇了摇头,“我现在,不去想这些,我只是每天祈祷,隽邦能好好的、平安回到家里。而我呢,好好养胎,把孩子生下来。其他的,我现在不能想、也想不了。”

    她的淡定从容,让雷耀辉太意外了。没想到这么短的时间没见,早早就像变了个人,比以前更加吸引人了。

    “你很坚强,你这么想是对的。”

    早早微微露出笑容,“我只能坚强小时候,我依靠父母,后来,我依靠隽邦可是现在,隽邦要依靠我孩子,也要依靠我。我要是倒下了,他们怎么办”

    “早早”

    雷耀辉嘴巴几经开合,很想说你还可以依靠我。可是,看着早早的脸,他没有说出口。

    这天晚上,雷耀辉见了韩承毅。

    当着韩承毅夫妇的面,雷耀辉把此行的目的说了出来。

    “叔叔、阿姨,我想重新照顾早早,可以吗”

    雷耀辉的话,着实让韩承毅夫妇大吃一惊,他们之间经历过那些事韩家对雷家是有愧的,尤其是雷耀辉,自从和早早交往,就一直处在被动、吃亏的状态。

    饶是一心偏袒女儿的韩承毅,也觉得这样不妥,“这还是不合适早早的情况,已经是这样,我们韩家虽然有权有势,可是,也不能这样欺负你们雷家。”

    雷耀辉不在意的摇摇头,“叔叔,我并不在意,你们知道,我很喜欢早早。”

    韩承毅难以做决定,只好去征询妻子的意见,“小雪,你怎么想的”

    “这”乐雪薇摇摇头,她也不同意,可是她的顾虑,和韩承毅不太一样,“耀辉,我也觉得不合适,说句自私的话,我心疼女儿,早早的心里只怕没有你,即使你对她再好,也没有办法让她快乐。”

    雷耀辉极力争取,“请你们给我个机会,早早现在的肚子越来越大,她和梁隽邦以后是不可能了难道,你们要看着早早以后一辈子就这样过吗她那么年轻,她甚至还是个孩子”

    一席话,说到了韩承毅夫妇最担心的问题上,让早早一个人这样孤独下去,叫他们如何忍心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