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5章 隽早,终身

    “小雪,你怎么想”

    韩承毅低头去看妻子,乐雪薇朝丈夫点点头,“我想,你的想法应该和我一样”

    “嗯。一路有你”韩承毅默契的朝妻子笑笑,“你来说吧”

    “好”乐雪薇抱歉的看向雷耀辉,叹道,“耀辉,我们很感激在这种时候,你能来说这一番话,作为父母,我们是很感激的。自私点说,它很具有性。可是我们不能代替早早做决定。”

    长叹口气,乐雪薇轻轻摇头,“上一次,早早病了,就是我们替她做的决定,结果呢害了你,不是吗这一次,我们不想替她再做任何决定,她以后的人生,要选谁该怎么过,我们都尊重她的意思。”

    “阿姨”

    雷耀辉有些着急,“我”

    “我们知道你的心意。”乐雪薇抬抬手,阻止他继续往下说,“你的意思,我们也都明白了。长夏的门,会为你开着,但是我们不会,我希望你也是一样,我这么说,你明白吗”

    意思很明白了,韩家不会再主动给予他任何帮助。

    雷耀辉讪讪的点点头,“是,我明白了。那如果早早愿意呢”

    乐雪薇微蹙了眉,觉得这种可能不大,不过想到只要女儿幸福,她便点头同意了,“只要早早愿意,我们做父母的没什么意见,但是,耀辉早早和以前不一样了,我觉得,你恐怕会失望”

    “不会的。”

    雷耀辉脸上终于露出了些喜色,“我会很有耐心的,会让早早点头的。”

    对此,雷耀辉还的确是有信心。早早是个千金小姐,没吃过苦。她的孩子就要出生了,要她以后都守着孩子过吗想一想也觉得是不可能的事。

    韩承毅和乐雪薇相互看了看,都是一脸的忧愁。

    雷耀辉开始频繁的出现在长夏,像以前和早早谈婚论嫁那段时间的频率差不多。一开始,还可以解释为是朋友之间的关心,可是次数多了,头一个觉得不对劲的就是杭宁黛。

    “早早,你觉不觉得耀辉哥哥好像,有什么企图”

    杭宁黛一有空就来陪着早早,她作为旁观者,都看出雷耀辉的意图了。她的年纪尚小,不理解什么一个女人带着孩子会有多辛苦,她只知道,早早和隽邦是相互喜欢的。

    现在他们之间出了这样的事,雷耀辉打这种注意,明显不厚道。

    “企图”早早淡笑,“什么企图啊”她摸摸自己的肚子,这段时间有些显怀了,“我这样的,还能让人有什么企图”

    “怎么没有”杭宁黛皱着眉,一脸的不高兴,“早早,你可别忘了整个帝都,有多少人盼着和韩家攀亲我觉得,耀辉哥哥这样不好,以前没有隽邦哥哥就算了,现在他这样,我讨厌他了”

    看她一脸义愤填膺的样子,早早忍不住笑了,“呵呵你看你,着什么急”

    “能不着急吗他这些天,把长夏的门槛都要踩烂了”杭宁黛皱着眉,五官缩成一团,“我真是不能理解,你肚子里明明都有隽邦哥哥的孩子了,他凑什么热闹这符合一般人的心理吗帮别人养孩子”

    早早故意逗她,“嗯那以前,你以为这个孩子是耀辉的时候,不是还帮着隽邦吗”

    “隽邦哥哥怎么一样”杭宁黛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隽邦哥哥是为了你好而且,你心里的人是隽邦哥哥你们叫有终成眷属,感动的不要不要的耀辉哥哥这就有点过了我不喜欢”

    听她说的如此严肃,早早也无心玩笑。

    连宁黛都懂得的道理,早早怎么会不懂

    “咦烦死了,他又来了”杭宁黛盯着前面不远处走过来的雷耀辉,气鼓鼓的样子,“我不想跟他说话,早早你自己看着办吧你要是给他机会,隽邦哥哥就太可怜了哼”

    小丫头哼哼着,一转身往屋子里面去了。

    早早无奈的摇摇头,转过身雷耀辉已经走近了。

    “早早,今天觉得怎么样我给你带了两张d,你看看,很安静适合睡前听。”雷耀辉把手里的袋子递给早早。

    “谢谢。”

    早早接过,拿在手里。想着刚才杭宁黛的话,不由多看了雷耀辉两眼,觉得有些话,她早该说了。

    雷耀辉看她这样看着自己,不由摸了摸脸颊,“怎么了我脸上,有什么吗”

    “不是。”早早摇摇头,郑重的开口,“耀辉,我想我一直欠你些话没有对你说。”

    “什么啊”雷耀辉莫名的心虚起来,看早早的神色,她要说的恐怕并不是什么好话。

    早早把d袋子放在桌上,扶着椅子站起来,“耀辉,我想跟你说的,其实不过只有谢谢你和对不起”

    一言既出,雷耀辉的脸色立即不对了,“早早”

    早早摇摇头,拦住他,“你听我说完,好吗”

    雷耀辉垂下眼帘,沉默了。

    “我知道,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你对我很好、一直很照顾我,你也是我父母看中的女婿人选,我病了的那段时间,你是怎样悉心照顾我的,我都没有忘记过,还有,你用自己的身体为我挡了一我很感激。”

    早早眼眶有点湿,“可是,我从小被娇惯坏了,一直都忘了跟你说声谢谢,你没有义务为我做这些、对我这么好。”

    雷耀辉脸色越发阴沉,他为早早做的这些,正是他现在无法放弃的原因

    “耀辉”早早伸手拉住雷耀辉,雷耀辉一怔,抬眸看向她。

    她的眼底湿漉漉、亮晶晶的,但是眸光坚毅、毫无脆弱的影子。

    “我更想跟你说的,就是对不起我不该心里想着隽邦,还答应要嫁给你,我更不该在你硬要我嫁给你的时候,对你心生埋怨还有现在,我还是要跟你说对不起。”

    “早早”听到这里,雷耀辉眼中难掩惊诧之色。

    “耀辉啊,对不起啊不要对我这么好,不要对我还有希望,我和你,不可能。”早早终于把这句话说了出来,“如果我早点说出来,也许我们不会变成现在这样。害了你,也害了隽邦现在,还害的我自己失去了隽邦。”

    雷耀辉着急了,“早早,你不要犯傻,你和梁隽邦不可能了难道你要自己一个人守着孩子”

    “嗯”早早顿了顿,摇摇头,“我不知道,我和孩子肯定是要在一起的。但是,我还没有放弃隽邦我想,只要他还活着,他一定跟我一样,他会想办法的,我虽然看不到、听不到,可是,我就是知道”

    话音刚落,眼泪已经下来了。

    “隽邦从来没有放弃过我,如果不是他一直坚持,我想,我早就放弃了我放弃了那么多次,他都没有生气,这一次我不能再放弃他,不然,他真的会生气的。”

    这样一番话,叫雷耀辉心底所有的希望霎时间破灭了。

    “早早,你别傻这次不一样,国已经知道了他火狼的身份,绝对不会轻易饶了他”雷耀辉说这话时,已经没什么底气。

    “不”早早摇头,“你也说了,他是火狼,我小哥说过,多少生死关头,他们都一起撑过来的,他曾是最优秀的间谍他不会有事肯定不会不管有多大的困难,我相信他一定有办法的。”

    “啊”

    雷耀辉手一松,放开了早早。至此,他已经没了任何希望。眼前的早早,当真是没有任何人能够左右了她比他想象的,要坚强的太多。

    “耀辉,不要再来看我,不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

    早早感激的看着他,“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我伤害你、欠你的,我跟你道歉,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真的,没有可能了吗”雷耀辉的声音轻飘飘的,神色恍惚。

    “嗯。”早早点点头,没有再说话。

    两人相对无言,静默了许久。雷耀辉长叹口气,颓然的转过身,往大门口的方向走去。早早看着他的背影,脸上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低头抚摸着肚子,轻声问到,“宝宝,妈妈做的好吗”

    “好棒”

    身后,传来杭宁黛的声音。

    早早回过头,杭宁黛便扑了过来,一把将她抱住,“早早真棒我都听见了,哎呀早早你怎么变成这样,害我都流眼泪了。”

    “呵呵”早早轻拍着杭宁黛的脊背,面上带着笑容,“别哭啊都顺了你的心意了,你怎么好意思哭的”

    不远处,通往屋子里的内廊门口,乐雪薇和阮丹宁并排站着,叹息道,“哎我的早早长大了,可是她这么坚强,我反而更心疼了。”

    他们的叹息并不是没有原因的,因为就在刚才,阮丹宁从总统府带来个不好的消息。国和国两方,都已经暗中达成了共识,梁斯文为了保住儿子,答应了梁隽邦终身不得进入国的要求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