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6章 隽早,一生

关灯
护眼
    梁隽邦终身不能进入c国

    那么,也就意味着,他不可能再来帝都接早早。一路有你换句更直白而残忍的话说,他们真的是相聚无望了。

    这样的话,要长辈们怎么忍心告诉早早早早现在还没有倒下,还在坚持着,只因为还在盼望着梁隽邦有一天能回来,带她和孩子走。这个希望一旦破灭,后果不堪想象。

    东海大峡谷,深夜,天上又下起了雨。

    梁隽邦一行三人,现在除了梁隽邦意外,舒静和助理都受伤了,加上连日来的体力消耗,可谓是步步维艰。饶是梁隽邦,面对这样的困境,此刻也不免焦躁了。

    下了雨,地上太滑。

    “嘶啊”

    天色太暗,舒静一个没小心,脚下一滑。这丛林里的地势,他们都不了解,这么一滑,竟然整个人朝着侧边滚了下去。

    梁隽邦眼疾手快,迅疾伸手去拉住她,“舒静,别松手”

    舒静挂在斜坡上,刚好是脱臼的那只胳膊被梁隽邦拽着,立时疼的钻心,“啊好疼”

    梁隽邦一听,立即伸手拉住她另一只胳膊,“快拉着我上来”

    可是,他们所在的这片高地,泥土湿滑,他们越是挣扎,就越是往下滑,不但舒静一点被拉上来的迹象都没有,反而连梁隽邦都有被拉下去的迹象。

    “不行”舒静看情况不妙,急的朝梁隽邦摇头,“你快松手,你要是不松手,你会跟着一起掉下去的”

    “废话”

    梁隽邦厉声喝断她,雨水在他蜜色的肌肤上反射出一种野性的光泽,“你把我梁隽邦当什么人我会眼睁睁的看着兄弟送死吗少废话,快上来”

    可是,事与愿违,正如舒静所说,继续这样下去,他们只会一起掉下去

    “快放手”舒静已经绝望了,伸手掰开梁隽邦的,“不要陪着我送死你忘了,你还有早早你还要回去见她她现在一定很难过,你不能出事的”

    听到早早两个字,梁隽邦眼底有了丝松动,可是,也只是一瞬。

    他越发用力的拉住舒静,薄唇紧绷,很坚定,“正是为了早早,我才不能松手如果我就这么回去了,她要是知道我把你给这么丢下了,她会看不起我,不会原谅我的”

    助理虽然受了伤,听了这话也不由动容。立即跟着梁隽邦一起,扑过来拉住舒静,“舒小姐,不要放弃啊”

    泥浆沙沙往下滑,结果他们的挣扎只换来三个人一同往下滚落。

    “啊”

    舒静首当其冲,率先往下滚了下去。梁隽邦和助理紧随其后,一同惨烈的往下滚,沿途撞上山石,这么一来,三个人心想他们当真是凶多吉少。

    可是,这道斜坡远远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高,滑下来以后才发现,似乎是别有洞天。

    三个人狼狈不堪的倒在泥泞里,你看我、我看你。赫然发现,这里竟然是片开阔的空地梁隽邦当即就蹦了起来,虽然身上的骨骼到处都是酸疼的,可是这无法阻止他此刻兴奋的心情。

    他朝着助理伸出手,“你身上的联络装置呢拿出来看看,这里这么开阔,应该有信号”

    “是,少爷”助理把联络装置递给他。

    梁隽邦掏出来一看,神色越发激动,“还有用太好了现在只要靠着这个向外发出信号,梁斯带着人,一定能够找来的呵呵”

    他笑着回头看向舒静,“小子多亏了你了”

    舒静苦中作乐的笑笑,“可不是我这一跤摔得,柳暗花明了拜托快点来人,再不来,我就真的成了小子了”

    嬉笑中,梁隽邦已经向外发出了信号。这个鬼地方,手机等东西统统没用,要不是有自己的装备,真的就只能等死。幸好,终于熬过来了。

    发出信号后,大概四五个小时,天空微微亮。在他们的头顶,响起了一阵螺旋桨的轰鸣声。

    助理兴奋的指着上空,“少爷,是先生带着人来了我们真的获救了”

    “嗯”梁隽邦扶着舒静起来,“起来,还能走吗”

    舒静强撑着,其实她昨天摔下来,腿也崴着了,“没事”

    “啧”梁隽邦蹙眉咂嘴,很是不满,“怎么这么别扭受伤了又不丢人哥背着你”说着,把舒静一把扔到了背上,“我们得往前面走走,前面直升机好降落。”

    经过这一段,梁隽邦、舒静和助理,真正成了生死之交。

    在空旷的空地上站定,抬头看着直升机缓缓降落,他们三人才算是真正把悬着的心给放下了。直升机停下,梁斯带着人下来,下人们围过来,把手上的助理和舒静都扶着上去了。

    梁斯走近了,站在梁隽邦面前。敛眉仔仔细细的看着儿子,眼眶有些泛红,似是有很多话要说。可是最终,他只是抬起手,在儿子肩上拍了拍,“受苦了好样的走”

    “嗯。”

    梁隽邦心里的感觉一时也是百感交集无法形容,落难以来,他一直记挂的是早早,对于父母真的没有想太多,此刻看到父亲,心里竟然觉得有些愧疚。

    上了直升机,一行人直奔梁家。

    在彻底的收拾、休整过后。梁隽邦开始盘算,他要尽快赶去帝都,韩家和梁家究竟是怎么回事,他也要去问一问父亲。于是,他顾不上休息,立即去书房找了梁斯。

    “我,要去帝都,您能给我安排一下吗”

    梁隽邦还是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叫父亲。

    梁斯早料到他会这样,并不吃惊,“隽邦,你恐怕去不了帝都了。”

    梁隽邦以为自己听错了,“为什么难道助理说的都是真的韩家和梁家真的难道那不是你们的权宜之计吗”

    梁斯眉心紧蹙,“是权宜之计,但是却是永远的。你和早早不能再见面了”

    “住口”

    梁隽邦粗的打断了父亲,横眉怒视,“你胡说什么我和早早为什么不能见面如果是因为韩家和梁家的约定,那么,我现在就和你脱离一切关系我不是梁家人,我要回去找早早”

    说着,立即转过身要走。

    “梁隽邦”梁斯低吼着,拦住他,“你怎么这么意气用事我是怎么保住你的命的你现在回去找早早,那么之前,我所做的一切都白费了你还要不要命了”

    “不要”

    梁隽邦想也不想便脱口而出,侧过身子,眸中隐隐有着雾气,“如果你要我一辈子待在这里,永远见不到早早我还留着这条九死一生的命干什么我可以九死但是,早早是我的一生”

    梁斯怔住,但他一早就想到了儿子的反应。这个儿子是他的,身上流着他的血在一些方面的固执,根本不输给他

    所以当梁隽邦一出门,就被一群手下给围住了。“少爷,您哪儿也不能去,请您回房休息”

    “哼”梁隽邦冷笑,“就凭你们想要拦住我”

    梁斯跟着走过来,指指这些人,“这些不行,外面还有很多批隽邦,我知道你很本事,可是,你再怎么本事,也是一个人,为了防止你乱来,我已经准备了足够的人陪你折腾你要是不嫌浪费体力,就陪他们玩玩”

    “你”

    梁隽邦回头狠瞪着父亲,双眸赤红,那样子似是真的把梁斯当成了仇人

    梁斯不动声色的朝后面的手下使了使眼色,手下们会意,扬起手劈向梁隽邦的后劲,将人给打晕了,梁隽邦只来得及发出一声闷哼,便被手下扶住了。

    “把他给我带回房,让医生来给他打针绝对不能让他离开梁家一步”

    梁斯看了眼晕过去的儿子,心中其实是不忍的,可是事情到了这一步,作为父亲,他没有更好的选择。难道真是连命都会遗传他孤独了一生,他的儿子也逃不过同样的命运

    可以想象,没了早早,隽邦如何还会娶妻生子

    想想那些心烦的事,梁斯头疼不已

    长夏里,杭宁黛在陪着早早。

    早早盘腿坐在上,面前放着一张图纸,手里拿着竹针,极为认真的在织毛线。杭宁黛托着腮帮子看着她,“早早,你织毛衣啊织给小宝宝吗”

    “嗯,嗯嗯”早早点点头,又摇摇头,“不是,是织围巾,不是织给宝宝的,是织给隽邦的”

    “啊”杭宁黛一惊,“给隽邦哥哥”

    “是啊”早早拿起织了一点点的成果,笑着说,“我第一次织,肯定织的很难看,怎么能给宝宝那隽邦当个实验哈哈便宜他了。”

    明明话语里都是甜蜜的向往,“天气马上要变凉了,我想我这条围巾织好,隽邦总该回来了到时候,要他戴上,不好看也要说好看”

    看着早早这样,杭宁黛心中不忍,嘴巴一张,有些话她一定要说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