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7章 隽早,选啊

    “早早。一路有你”

    杭宁黛拉住早早的手,作为她的妹妹,心疼姐姐,虽然不忍心看她难过,可是看她这样活在自己幻想的梦境里,她更是不忍心通常,只有女孩子才比较理解女孩子的心理。

    “我”杭宁黛嗫嚅着,迟疑着该怎么开口。

    “怎么了”早早不在意的问着,还拿着围巾在她身上比划了下,“嗯还行,不是很难看,这个颜色男生很适合。”

    “早早,别等了你要是不喜欢耀辉哥哥,或者以后也不会再喜欢别人了,那也别再等隽邦哥哥了。”杭宁黛一咬牙,把什么话都说出来了。

    早早还是不在意,这段时间以来,相似的话,她听的太多了。

    “你帮我看看,是不是应该再织的长一点”

    “早早”杭凝点拉住早早,把围巾一扔,“别织了,好好听我说我听到爷爷和爸爸在书房里说的,国那边放弃了追杀,条件是隽邦哥哥这辈子不能进入c国境内,爷爷和爸爸也答应了,c国境内再没有火狼这个人,再入境毕立即击毙”

    早早无声的怔住,双眸立时变得空洞无神,那条她初学织的围巾也从手上滑落。噩耗,为什么一个接着一个她已经努力让自己坚强,让自己不要泯灭了希望

    可是,为什么要这样逼她一定要把她逼上绝境说到底,她是总统的外孙女,这层身份,真正成了阻碍她和隽邦在一起的原因吗

    “啊”

    早早轻叹着,伸手扶住太阳穴,她已经撑得够努力了。什么她都能够忍,可是要她和隽邦从此不能再见面,这一招无异于釜底抽薪

    没了这层指望,她还怎么能撑下去

    “早早。”杭宁黛急忙扶住早早,满是担忧,“你要想哭,就哭出来没有人想到会这样的现在,崔上将也不敢认他了,因为崔上将身份特殊”

    “啊”

    早早摇着头,嗤笑道,“哭哭有什么用哭如果能把隽邦换回来,我可以哭上三天三夜以前,隽邦就总说我,怎么那么爱哭,明明没有吃过什么苦。现在,我真的在受苦,却是哭不出来”

    “啊”

    深吸一口气,早早叹道,“我现在才知道,还能哭出来,那还是没有足够伤心、没有足够绝望”

    “早早。”杭宁黛看着早早,惊叹于短短的时间里,早早变得如此成熟。

    早早不死心,抓住杭宁黛的胳膊,“宁黛,是真的吗你告诉我,这是真的吗”

    “是。”杭宁黛点头,“总统令一旦签发,在总统在任期间都是有效的”

    早早重重的闭上双眼,知道事已无可挽回,隽邦回不来了她等不到他了。

    “早早,你要不要紧啊”杭宁黛把话都说了,可是现在,却又有点后悔了,这个时候,真是做什么都觉得是错。

    早早摇摇头,努力的做着深呼吸,“我没事那时候以为隽邦出事了我都能撑过来,现在就更不会让自己出事,宁黛我肚子有点饿,我该吃夜宵了。”

    “早早”杭宁黛捂住嘴,点点头,“好,我去给你拿。”

    “嗯,好。”

    那,早早失眠了。她不是要刻意为难自己,而是想了,有很多事情,她需要想一想要做出一个决定,对于从小没有吃过任何苦,一直被父母捧在手心里的她来说,并不是那么容易。

    可是,再怎么艰难,这一次她也只能靠自己。

    第二天,早早起的很早。梳洗好,从房间里出来,走向父母的房间。听到房间里由动静,早早抬手敲了敲门。

    “进来。”里面传来母亲的声音。

    早早推开门走进去,乐雪薇正在化妆台前梳头。早早走过去,俯下身子抱住母亲,撒娇的喊道,“妈妈”

    “嗯”乐雪薇抬手拍拍女儿的脸颊,“乖,怎么起的这么早宁黛起来了吗”

    “没有。”早早蹭蹭母亲的脸颊,看着镜子里,“妈妈,爸爸好疼你啊,你看我们俩在一起,就好像姐妹一样,都说丈夫疼爱,妻子才会显得年轻。”

    “呵呵。”乐雪薇轻声笑着,“你爸爸就只剩下这个优点了。”

    “妈妈,我帮你梳头。”早早笑着点头,站直了替母亲拢头发,“要盘起来吗盘起来好不好”

    “好,早早喜欢什么样就什么样。”

    早早手上很灵活,很快就帮乐雪薇把头发给绾好了,拿了发梳别好。“好了,妈妈喜欢吗”

    “喜欢,早早梳的,妈妈当然喜欢。”乐雪薇拉着女儿的手,满心的话,看着她却是说不出来,她哪里知道,早早就已经知道了一切

    “小雪,过来一下,帮我选一下领带”

    衣帽间里,传来韩承毅的声音。

    乐雪薇和早早相互看看,不由笑了,“你爸爸啊,就像个小孩子一样,没有我以前,他大概不穿衣服就出门了每天早上说一样的话,他都不知道烦。”

    “呵呵。”早早忍着笑,“那今天,我帮爸爸选”

    说着,走近了衣帽间里。

    “啧小雪”韩承毅正对着一柜子的领带发愁,这要怎么选“快来、快来”

    早早走过去,从上面取下一条,对着韩承毅的领子比了一下,“爸爸,这条好吗显得爸爸很年轻肤色也白。”

    韩承毅一看,是宝贝女儿。那还说什么呢必须好啊

    “好,早早选什么都是好的。”韩承毅连连点头,想了想又说到,“不过,什么叫显的很年轻啊这话爸爸不爱听还有啊,肤色不能显白啊你妈妈说,男人太白了,那是奶油小生,不好看”

    “哈哈”

    早早大笑起来,扔了手上这条,又换了另外一条,替韩承毅把领子竖起来,穿过去、绕回来,“那就这条衬托的爸爸英俊威武其实啊,爸爸一点都不老,不过,比起妈妈就”

    “呵呵。”早早抬起手,比划了一下下,“还是要差一点。不伤心、不伤心,输给老婆怕什么是不是”

    “小机灵鬼。”韩承毅抬手捏了捏女儿的鼻子,心里满满都是对她的疼惜。他和妻子一直瞒着女儿梁隽邦的事情,心里想着,这辈子早早恐怕就要守着他们一起过了。

    没关系,他们会疼爱她一辈子,即使没有丈夫,也不会让她过的孤单、凄苦。

    “好了。”

    早早帮韩承毅系好领带,满意的点点头,“真是英俊,爸爸都说我长得像你,真是越看你、越觉得自己漂亮。”

    “是吗”韩承毅低头蹭蹭女儿的额头,“我也这么觉得,不过这话不要告诉你妈妈她一直觉得,你大宝哥哥和小宝哥哥更漂亮。”

    说曹操曹操到,乐雪薇不知何时站在了衣帽间门口,看着父女俩佯装不高兴,“一老一小的,嘀嘀咕咕的开什么小组会议算计我什么”

    一转身,忍着笑,“快下来,吃早餐了。”

    韩承毅小声嘀咕着,“你妈这是嫉妒了,她就看不得我和别的女人亲近”

    早早一头黑线的看着父亲,“爸爸,你说反了我记得小时候,妈妈多抱抱希霆,你都生气的”

    “咳咳”

    谎言被拆穿,韩承毅不自在的轻咳着,“那什么快,听你妈话,下楼吃饭了,不然你妈发起火来,太可怕快走”

    早早忍笑,韩承毅这个名字在帝都叱咤风云,谁能想到,爸爸在家里就是这种地位从小早早就知道,离开乐雪薇的韩承毅,是个连生活都不能自理的小孩子。

    一个人,要怎样深爱,才会放心到把最基本的能力都忘却了,交到另一个人手上

    餐厅里,韩希朗已经下来了。他们一家人,就只剩希霆和希茗没有来。

    乐雪薇把牛奶递到早早手上,早早接过,没有喝,“妈妈、爸爸,大哥今天晚上,能让希霆和小哥回来吗我有话要跟你们说。”

    韩承毅和乐雪薇对视一眼,韩希朗也是一脸疑惑。

    “早早,你要说什么啊”

    早早抿嘴笑笑,“还是等家里人都在再说”

    “早早,你没什么事”乐雪薇不由担心女儿。

    早早摇头,“我没事妈妈,你不用担心我,我没事的。”

    可是,即使她看起来好好的,家里人又怎么真的能够放心这天晚上,韩希霆和韩希茗都回到了长夏,韩希霆前段时间被韩希茗扔进了部队,现在身上的孩子气少了很多。

    这么一大家子人围在一起,应该是件值得高兴的事情,可是悲伤却不知不觉蔓延开来。

    晚餐的时候,早早还什么话都没有说,也没有表现出任何异常。她只是静静地看着大家,这些,都是她至亲的人,以后恐怕是再也见不到了

    如果可以,她也不想这么选,可是,她别无选择。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