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8章 隽早,离去

关灯
护眼
    客厅里,一家人坐在一起。 .l.除了杭宁黛以外,都是韩姓。

    早早看看大家,脸上不由露出了笑容,“是我们的小家,外公家、小外公家、舅舅家,今天都没有来,虽然有点遗憾,可是,也只能这样了。”

    听她这样说,众人都紧张起来。

    杭宁黛不由拉住韩希朗的手,早早这是要说什么啊

    乐雪薇有了很不好的预感,“早早,你”

    “妈妈。”早早站了起来,走到乐雪薇和韩承毅面前,慢慢的跪下去。

    “啊”乐雪薇大惊,慌忙站起来拉着早早,“你干什么快起来肚子里还有孩子呢”

    “不”早早摇着头,还没说话眼泪已经掉下来了,“妈妈,让我跪我从小到大,都还没有跪过你们,今天就让我跪一次以后,恐怕不能有这个机会了”

    乐雪薇怔住,心里那股不祥的预感,应验了。女儿是她的,她怎么能不了解乐雪薇伸手轻抚着早早的脸颊,“早早,你知道了”

    “嗯”

    早早重重的点点头,叹道,“妈妈、爸爸,早早不孝,早早在这里求你们让早早走”

    “啊”

    杭宁黛捂住脸,轻呼着扑进韩希朗怀里。韩希朗抱住她,轻拍着她的肩膀。

    “早早。”乐雪薇很想劝女儿留下,可是,她除了是个母亲,她还是个曾经轰轰烈烈爱过的女人她太知道,如果不能和爱的人在一起,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当年,承毅九死一生,她何尝不是连活下去的勇气都没有了

    “啊”

    乐雪薇落下泪来,将早早抱进怀里,止不住的叹息,“可怜的早早、为什么会这么苦妈妈舍不得,真的舍不得啊”

    “妈妈”早早忍了多少日子的眼泪在这一刻全部都迸发出来了,“隽邦现在一定很需要我,他不能来,他一定很难过、很难过,没有别的办法了,让我走我不能把他一个人丢在那里”

    “他是为了我才会回去的,他是为了我才会那么努力的,他对我那么好没了隽邦,我再也找不到比他更好的人了。”

    “啊”

    乐雪薇哽咽着,抚摸着女儿的脸颊,“早早啊,你想过你怀着孕,万一有个什么,怎么办你和妈妈不一样,你没有吃过一天苦啊离开家里,你要怎么办啊”

    “妈妈,我可以的”

    早早摇着头,“对我来说,没有什么比没有隽邦更难的事了妈妈,我是你的女儿,我会像你一样,为了自己的幸福,努力走下去。”

    乐雪薇闭上眼,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早早回头去看父亲,“爸爸,你最疼早早了,你愿意看着早早不开心吗我知道,韩家可以给我很多东西,可以让我衣食无忧的过一辈子,可是没有隽邦,统统都没有意义”

    “可是,就算你走了,你是总统的外孙女,你和隽邦还是”

    乐雪薇心口揪痛,到了这个时候,怎么还会面临这种问题

    早早伸手拉住父亲,祈求的看着他,“爸爸,早早知道,你一定有办法的这世上,没有你办不到的事你让早早走好吗”

    听了这样的话,纵使韩承毅这样的男人也不忍的别开了视线,他不敢看女儿,太凄凉了。

    “爸爸”

    早早紧紧拽住父亲的手,哀求着,“你最疼早早了,从小只要我噘一噘嘴,哼一哼鼻子,你都心疼你现在,怎么舍得看我这么哭要是没有隽邦,你永远看不到我笑了”

    韩承毅眼角湿润,心痛万分。

    “早早,爸爸担心你啊”韩承毅叹道,“不会有那么容易的那边虽然已经没有再追杀隽邦,可是,还有没有监视着很难说,什么时候放松,这都很难说。”

    “那我过去等”

    早早斩钉截铁的回到,“我只想离他近一点,我不会给他带去麻烦。爸爸,帮帮我早早只能求你啊”

    韩希朗和韩希茗、韩希霆三兄弟都和父亲是一样的想法,他们是男人,自然要理智的多。杭宁黛此刻已经在韩希朗怀里几乎要哭晕过去,是她,都是她

    要不是她,早早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大宝哥哥,我该死都是我”杭宁黛吴侬着,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

    “早早,你还是留在家里,对你、对梁隽邦都好,经过这么一闹,梁隽邦身边短期内都没法安全你在家里等等看,好吗”韩希茗拧眉,很不赞同妹妹的冒险。

    “不”

    早早坚定的摇头,“我等不了了既然知道现在是这种情况,我就要早点过去,你们替我想办法不管有多苦,只要能离隽邦近一点,剩下的我会自己看着办的你们不要再帮我当小孩子好吗我马上就是个母亲了妈妈当年能做到的,我也一定能做到”

    “早早”

    韩承毅还想劝女儿。

    “好”

    乐雪薇却是高声打断了他们,一口答应了。

    “妈妈”早早欣喜的抬头去看母亲,“你答应了”

    乐雪薇忍着心痛点点头,“是我答应了。”

    “小雪”韩承毅发急,她怎么能答应呢早早和她能一样吗

    乐雪薇伸手扶早早起来,拉着她在沙发上坐下,“真的想好了吗以后的日子,或许真的会很困难,即使你过去了,也不一定能立即和隽邦在一起,你也不在乎吗”

    “嗯”

    早早郑重的点点头,“妈妈,这些我都想过了我知道隽邦现在的处境很不好,我知道我的身份绝对不能透露。从我离开韩家之后,我就不再是韩家的女儿韩希瑶这个名字,我再不会用”

    “不能给家里打电话,不能向你们求助,以后,万事都只有靠我自己”

    早早咬紧牙关,脸上挂着眼泪,可是眼神却是异常的坚定。

    “好。”乐雪薇伸手替女儿擦着眼泪,“很好你说的,妈妈都记住了。承毅”

    她叫了丈夫一声,“听到了吗”

    韩承毅长叹,无奈的点点头,最终他的抗争和不舍不能挽回任何局面。女儿和母亲一样,都是一心只牵挂在一个男人身上,刀山火海在所不惜

    “嗯。”

    “谢谢,谢谢你爸爸”

    韩承毅捂住眼睛,疼了二十年、小时候还亲手帮她换过尿布的女儿,就这么要永远离开他了

    “呵呵”早早笑了,这么多天来沉闷的心情终于开阔,尽管她即将面对的是和家人的永别,以及未来未知的一切可是,那才是她的人生,没有任何人能替她走。

    杭宁黛靠在韩希朗怀里,眼睛都哭肿了。

    韩希朗低下头,拍拍她的脸,“别哭了,早早都笑了其实算来,这是好事。”

    “嗯”杭宁黛抬起头吸着鼻子,朝着早早扑了过去。“早早,你真是好狠啊你这么静的女孩子,发起狠来,怎么会是这样的我好崇拜你比以前还要更喜欢你了”

    早早笑嘻嘻的看着她,捏捏她的脸蛋,“宁黛,我要走了,你以后不要总欺负大宝哥哥,你上哪儿再找大宝哥哥对你这么好的人去可惜,不能让你当伴娘了,也等不到你改性韩了。”

    “嗯”杭宁黛懵,“什么改姓韩啊不是你要改姓吗”

    早早默然,抬头看看大哥韩希朗,看来这件事情,大哥到现在还是没弄清楚啊哎算了,她也管不了了,大宝哥哥总归是不会放过宁黛的。

    当晚计议已定,韩承毅和韩希朗便着手准备早早离开帝都的事情

    帝都晨报上,登出了一则新闻,震惊了全国,甚至是邻国帝都首富ds集团千金,现任总统的外孙女韩希瑶不幸于一次外出时,发生车祸,车子滚落公路直接坠入海中经过几昼夜搜寻,确认已经离世

    国梁家,梁隽邦扬起手里杯子,狠狠摔落在地。这还不够,他扬起手臂,朝着身后的酒柜重重一拳,珍藏了百年佳酿顿时纷纷落地,巨大的声响之后,玻璃碎片洋洋洒洒铺的满地都是

    各色的酒水喷洒出来,淋湿了梁隽邦

    他赤红着双眼,没有在原地多做停留,直直走出房门,立时有手下围了上来。

    “少爷,您要去哪儿”

    “让开”

    梁隽邦这一刻的悲伤已然灭顶,要他如何承受早早离世的事实没有人能阻挡他,死都不能梁隽邦掏出,比在自己太阳穴上,怒目横视,“让开,否则,我现在就开”

    “放他走”

    梁斯闻讯赶了过来,对着手下挥手。

    梁隽邦立时往楼下冲去,却听梁斯说,“你到不了帝都,就会被人一打死,既然这样,倒不如我现在打死你”说着,对着梁隽邦举起了,一打在他小腿上。

    “啊”梁隽邦腿一软,跪在了地上。抬头愤恨的瞪着梁斯,梁斯视而不见,挥手吩咐下人,“抬进去,叫医生看住了,看不住就绑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