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9章 隽早,曙光

    国,宣家。 .l.

    “芷菁啊,喜不喜欢这里”

    宣枭笑眯眯的看着扶着小腹站在客厅里的女孩子,他没有女儿,这个从天而降的女儿,自然让他兴奋了老半天。从接到帝都那边的消息起,他就没有一刻消停过。

    “嘁”

    妻子沈静安真是看不过眼去,瘪着嘴冷哼,就差拎着他的耳朵了,“我说你,有个私生女很了不起吗还有啊,你年纪大了,别靠孩子那么近,再把身上的味道给孩子熏坏了”

    这口气,是要多嫌弃有多嫌弃。

    “呃”

    宣枭怔住,面上有些挂不住,却又不敢对妻子发难,只好朝她小小声的抗议,“我失散多年的女儿,好容易找到了,怎么就不能多亲近、亲近,再说了,我怎么老了我就是再老,哪儿有女儿嫌弃父亲的”

    说着又回头去看宣芷菁,笑呵呵的问到,“我身上有味道吗”

    “呵呵。”

    宣芷菁忍着笑,点点头,“嗯。”

    “哈哈”沈静安一听,忍不住大笑,“看吧孩子都说了,你身上一股味道老头子味”

    宣枭觉得很挫败,为什么他斗得过所有人,就是拿女人没有办法呢接着又不死心,继续问宣芷菁,“爸爸身上究竟什么味道很难闻吗”

    “男人味,好闻。”

    宣芷菁掩口而笑,感觉宣氏夫妇的感情太好了,她又好像见到了父母一样。

    宣枭立即得意的大笑,“哈哈听到了吗听到了吗果然说,女儿就是爸爸的小棉袄,虽然这件小棉袄来的晚了点,可是真暖和啊”

    沈静安一脸嫌弃,这个臭不要脸的,还真是角色转换的快。

    “芷菁,别理他,妈妈带你看看,虽然是刚装修好的,可是啊全部都是无害材质,放心,对我的小外孙们没有任何影响。”沈静安一边嫌弃宣枭角色转换的快,一边又妈妈的自称上了。

    宣芷菁抿着嘴一直笑,离开帝都的凄凉,因为宣氏夫妇而在慢慢减退。

    “芷菁,我虽然不是你的亲生母亲”沈静安拉着宣芷菁,亲声说着,“可是,我没有女儿,你的亲生母亲和我的关系,就像是亲姐妹一样,所以,你就把我当亲妈妈,知道了吗”

    “嗯。”宣芷菁点点头,想到家人,心情还是不免低落。

    “傻孩子。”沈静安看出了她的心思,笑道,“别瞎想了都走到这一步了,多不容易将来所有的问题都会一步步慢慢解决的,我和你宣叔不,我和你爸爸,会帮你看着办的。只不过,要暂时委屈你,现在,你还不到和梁家那小子见面的时机,好歹等风声过一过,好不好”

    宣芷菁连连点头,充满了感激,“嗯,谢谢阿姨”

    “啧,怎么还叫阿姨”沈静安皱眉,不高兴了。

    “嗯妈妈。”宣芷菁犹豫片刻,改了口。

    宣枭在外面催着母女俩,“哎看完了没有啊你们女人啊,就是麻烦衣帽间就那么好吗比丈夫和爸爸还要好吗快快快,出来了”

    “啧真吵”

    沈静安抱怨一句,扶着宣芷菁出去了。

    “吵什么还嫌麻烦嫌麻烦养什么女儿啊我告诉你,刚才芷菁说了,衣帽间太小了,要扩大把你旁边那间小书房拆了,改建了给宝贝做衣帽间,放衣服用。”

    宣芷菁慌忙开口,“哎我没”

    沈静安拉了她一下,宣芷菁只好闭上了嘴。

    只见宣枭异常痛快的说到,“好好好拆、拆必须拆我没养过女儿,原来女儿要这么养的吗”抬眸看向宣芷菁,“芷菁,别生气啊,衣帽间太小,爸爸给你做的大大的。”

    “嗯。”宣芷菁浅笑着点点头。

    “哎呀”

    沈静安连连摇头,“出息、真是出息”

    楼上三人正在说着话,楼下也热闹起来了。

    “人呢在哪儿呢”

    “是啊是啊据说长得跟洋娃娃一样啊”

    “哈哈真的吗不可能吧就我们爸爸那样的,还能生出洋娃娃一样的丫头要我说,就算是个私生女,那也会跟个男人一样。”

    宣家三兄弟回来的都很早,此刻正在楼下叽叽喳喳的吵着要见人。其实,彼此心里都很清楚,他们的这个妹妹父亲所谓的私生女是谁。

    “哎,不知道长得像不像我”

    最小的儿子,还在演。

    “像你还不如去上吊”

    楼上,沈静安、宣枭,带着宣芷菁下楼来了。

    听到儿子的话,沈静安头一开口就是冷嘲热讽,可把宣家小公子的心给伤着了。

    “妈,我长的有这么困难吗”

    “哈哈”

    沈静安还没说话,宣枭先大笑了起来,指指妻子,“你们不知道吗以前啊,你们的妈妈,和帝都韩承毅家的媳妇在一起的时候,人都以为你妈是她男朋友你们又都长的像你们妈,困不困难的,心里还没有数吗哈哈”

    “宣枭”

    沈静安拳头一握,大吼一声,“你找死啊”

    “哎哟死定了”

    宣枭抱着头,满屋子的开始乱窜。

    宣芷菁诧异的看着这一幕,粉唇微张。原来,还有夫妻是这样一种相处方式。以前虽然见过宣氏夫妇,可是却不知道原来他们在生活中是这样一种状态。

    宣家三兄弟走上前来,将宣芷菁围住。

    “来,叫哥哥听听。”

    宣家老大对着宣芷菁抬抬下颌,一副很是倨傲的样子,冷着一张脸,给人的感觉很难亲近。

    “大哥,你干什么啊回头再吓着芷菁。”老二把宣芷菁往怀里一带,“别理他,面瘫,治不好了二哥疼你,二哥不面瘫,以后想要什么、有什么委屈尽管告诉二哥”

    “凭什么啊”

    宣家老三不同意了,对着宣芷菁推销自己,“还有我呢芷菁,还有三哥”

    “嘁”

    老大老二一齐瞪向他,“就你你俩还是先弄弄清楚,究竟谁比较大,排个序比较好,老三你啊,说不定就变成老四了”

    几个孩子热热闹闹的围在一起,宣枭已经又跑了回来,气息微喘,“说什么呢别欺负妹妹啊我可就这么一个闺女芷菁啊,肚子饿不饿饿了就先开饭。”

    宣家三少齐齐瞪向父亲,现在是下午四点,开什么饭

    这一家子吵吵闹闹的,宣芷菁的心逐渐被吵得暖和了起来。离家的时候,父母说,能够给她的都给她了,以后就要靠她自己了。而事实上,她到现在还在受着父母的照顾。

    为了爱人,她只身离家,抛开家人,可是父母还是给了她最好的安排。

    沈静安随后跑来,看看众人,不由笑了,能替挚友照顾好她的女儿,也不枉她们这二十几年的情意。

    突然间,沈静安走向丈夫,哭了起来,“你这个臭不要脸的,在外面女儿都这么大了你对得起我、对得起孩子们吗宣枭,你今天把话给我说清楚,到底在外面还有多少韵事”

    宣芷菁愕然,这怎么突然换了画风

    宣家三兄弟淡定的揽过她,“小妹,走吧他们还要打一会儿,谈判估计还要一会儿我们先过去坐,跟哥哥们说说看,这些年,你一个人一定过得很辛苦吧”

    宣芷菁再次愕然,这些哥哥们,也太能演了。

    “芷菁几月份的”宣家三公子还在纠结这个问题。

    “嗯现在是12月份的了。”宣芷菁想着新护照上的出生日期,说到。

    “哈哈”

    宣三公子一拍大腿,大笑起来,“得了我是哥哥我是哥哥啊谁现在还跟我争这个问题,我就要他提出法律依据。”

    小的们闹成一团,宣家老大默默然看向宣芷菁,抬手在她脑袋上揉了两把,“好好在家里养着,这里以后就是你家了,我是你大哥,没有人能欺负你。”

    “嗯”宣芷菁点点头,正式成为了国凤城宣家的四小姐。

    虽然这个四小姐对外秘而不宣,可是他们要的就是这种效果。梁隽邦还在接受监视中,无论是多久,相信所有的问题都会解决。从帝都离开时,韩希茗就曾对妹妹说过。

    外公签发的总统令,只在他任期内有效。等到他继任,梁隽邦还有回帝都的希望。

    而在凤城这边,宣家是什么样的人家那是叱咤政商两界的大家族,如果梁隽邦能和宣家结亲,那么解除对他的监视,也只是迟早的事。

    目前,最重要的是,怎样将这件事做的天衣无缝,才能够瞒过所有人。

    凤城,梁家。

    梁隽邦完全成了个工作狂,他一向来对经商没有太大兴趣。可是,经此一事,他却像变了个人。他没法停下来,只要一停下来,脑子里就会想起他还没举行婚礼的妻子。

    现在她已经走了,可是他还活着。除了不停的工作、不停的挣钱,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些什么。

    又是一个通宵,天空微微亮,太阳出来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