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7章 隽早 寓意

关灯
护眼
    第737章 隽早 寓意

    宣芷菁坐在酒窖里,刚清点完,把本子放在双膝上。手机在口袋里响了,是梁隽邦打来的。

    “在哪儿?”

    “酒窖。”宣芷菁抿嘴笑着。

    “是吗?”梁隽邦的声音低沉柔和,“你对你的红酒还真是有感情,今天请我喝吗?”

    “好啊!”宣芷菁笑着点头,“你来,我请你喝‘la gloire’。”

    “说到做到啊!”梁隽邦轻笑,“现在倒数30个数,我应该就到了——”

    “嗯?”

    宣芷菁诧异,“你来了吗?”

    “啧!”梁隽邦佯装不高兴,“怎么让你听一次话那么难?让你倒数30个数,问那么多干什么?”

    “呵呵……”宣芷菁忍俊不禁,连连点头答应,“好……我数,30、29……”

    她一声声的数着,听到脚步声在耳边响起来。不由循声转过去,看着地上那道长长的影子,缓缓抬起头——梁隽邦握着手机,从那一头走了过来。

    “呵呵……”

    脸上的笑容怎么也收不住,宣芷菁握着手机,指尖在身下的酒桶上拂过。

    “知道la gloire的传说吗?”

    “嗯?”梁隽邦配合着她,虽然两人两两相望,甚至彼此真实的声音就在耳边,可是却握着手机没放,“红酒而已,还有传说?”

    “嗯!”宣芷菁点点头,从架子上取了只杯子蹲下来从酒桶里倒了杯红酒,拿在手上晃了晃,“la gloire的意思,是‘为爱而生’——”

    梁隽邦不甚在意,“是吗?那倒是很好的寓意。”

    “嗯……”宣芷菁端着酒杯等着他走过来,递到他面前,“尝尝看……这就是你想要标下的那支红酒。”

    “噢?”

    梁隽邦一挑眉,接过杯子,“那我倒是要尝一尝。”

    低下头,薄唇贴上杯口,浅酌了一口,中肯的评价道,“口感圆润、酸涩有度、温婉缠绵……为爱而生?还蛮相衬的。”

    “呵呵,是吧?”宣芷菁伸手抚了抚发丝,在酒桶上坐下,拍了拍身边的位子,“请你坐,一般人想要坐在这里,我可是不同意的,你知道我很爱我的红酒。”

    梁隽邦迈开步子,两步就窜了上去,在她身边坐下。侧过头看着她,“那你现在请我坐下,是不是表示……在你心里,我比你的红酒重要?”

    “呵呵。”宣芷菁笑着侧过头看他,双眸晶亮,“你说呢?或者,你希望呢?”

    梁隽邦没有说话,只静静的看着她。把手里的la gloire一口喝干,杯子却从手中滑落了,滚落到地上。土质的地板,玻璃高脚杯滑落,杯身立时摔碎了。

    “我有点醉了……”

    梁隽邦把手伸向宣芷菁,托住她的下颌,慢慢靠近她。

    “我也是。”

    宣芷菁配合的抬起手环住他的腰身,彼此拥抱在一起,慢慢靠上。醇香的酒气,在彼此口中蔓延、四下窜动,些微的辛辣、透着甘甜。身下的酒桶里,发出酒发酵的声音,咕咚、咕咚……

    ——la gloire,为爱而生。

    帝都,总统府。

    “宁黛,回来了?过来,妈妈跟你说点事。”

    杭宁黛从玄关处进来,还没上楼就被母亲阮丹宁给叫住了。

    “什么事啊!”杭宁黛笑嘻嘻的扑到母亲怀里,撒娇的蹭了蹭。

    阮丹宁笑呵呵的拍拍女儿的脸蛋,“还是像个孩子一样,马上就要17岁了,不过今年不是大生日,你想怎么过?是家宴呢?还是要办个酒宴?”

    “啊?”杭宁黛一怔,嘟着嘴,“噢,对哦,我要17了!我自己都忘了,哈哈……妈妈你们看着办吧!我无所谓,只要有礼物收就行了。”

    “嗯。”

    阮丹宁点点头,女儿听话、乖巧,这点最让她省心。

    “那还是办个酒宴吧!再过一年,你就18了……你爷爷和爸爸给你挑了些年纪、家世相当的,你可以看一看了。早早走了,现在最被惦记的,就是你了。我们的意思呢,是要早点把你给定下来,省的再闹出揪心的事……”

    听着母亲噼里啪啦说了这许多,杭宁黛懵了。

    “妈妈,你什么意思啊?这……是要给我找对象吗?是不是早了点?”

    “呵呵。”阮丹宁摇头轻笑,“傻丫头,早什么啊?帝都像我们这种家庭,订婚早的比比皆是,你都快17了,不早了。是让你订婚,又不是结婚,怕什么?”

    “啊——”

    杭宁黛惊恐的捂住脑袋,“那我也怕!我都没有喜欢的人,干嘛要订婚啊!”

    “咦?”阮丹宁忍着笑,“可是喜欢你的人很多啊!你慢慢挑,眼睛放亮了,一定要挑个最好的、自己喜欢的,这一点我不担心,你和你早早姐姐不一样,绝对不会委屈了自己。”

    杭宁黛扯了扯嘴角,“呵呵……好吧!那我把丑话说在前头,我要是没有挑的中的,你们可别逼我硬要选!我是不会像早早一样,小姑、小姑夫给选了谁就是谁的啊!”

    “是是是,谁敢委屈你啊?”阮丹宁连连点头。

    “那我先上去了,在实验室里呆了一整天,好累……要泡澡!”杭宁黛娇憨的一笑,转身上了楼。

    “去吧!”

    阮丹宁点头笑笑,看着女儿上了楼不由摇头叹息。像他们这样的人家,孩子一出生,是男是女,就已经被门当户对的人给盯上了。对他们来说,婚姻不仅是两个年轻人的事,更是两个家族的大事。

    亲眼看到发生在早早身上的事,长辈们不敢再掉

    第737章 隽早 寓意

    以轻心,只希望同样的事情不要再在宁黛身上发生。

    长辈们也清楚,韩希朗和杭宁黛之间似乎有那么点超越兄妹的情感成分……可是,在两个孩子自己做出选择之前,他们是不会再越俎代庖的替他们决定了。

    韩希朗已经是个成熟的男子,可是宁黛还小,这正是目前最让长辈们困扰的问题。最好的办法,便是顺其自然了。

    楼上房间里,杭宁黛正把衣服脱下来,蹲下去从柜子里找泡浴皂的时候,发现常用的那一款用完了。

    “嗯?没了?”杭宁黛伸手摸了摸,把柜子都要翻过来了,里面真是没有了,立时撅起嘴,“真没了?那怎么办?用习惯了,别的不合用。”

    那是大宝哥哥让技术师按照她的肌肤特性设计生产的,也就是说,这世上只有韩希朗可以给她‘补货’。

    现在没有了,杭宁黛想都没有想,立即拿起手机给韩希朗打了电话。

    韩希朗正出席酒宴,喧闹的人群里手机响起来,铃声正是杭宁黛自己录的——大宝哥哥接电话、大宝哥哥接电话、大宝哥哥接电话……

    这铃声一响,周围簇拥着韩希朗的人神色都不太自然了。

    韩希朗却是垂眸勾唇浅笑着摇摇头,掏出了手,“不好意思,接个电话——”

    对众人表示了歉意,走到一旁接了电话,“宁黛,怎么了?”

    “大宝哥哥,泡浴皂用完了……我现在要用,你给我送过来行吗?”杭宁黛都不带拐弯,从小到大都是这样,只要有需要就要找大宝哥哥。

    “我……”

    韩希朗看了看宴厅,有些犹豫。

    “嗯哼……”杭宁黛哼唧着,“不行吗?用习惯了,换了别的,皮肤会痒、很不舒服。”

    韩希朗禁不住她撒娇,很快投降了,“好,等一会儿,我马上来。”

    挂上电话,韩希朗招来司马昱,“我有事,先走了……帮我跟父亲说一声,这里就交给你们了——”

    “是,少爷。”

    匆匆从酒宴离开,韩希朗打电话让人把东西给他送到车上,随即自己开车去了总统府。车子停在内院门口,韩希朗拿着东西往楼上走,推开门进了杭宁黛的房间。

    “宁黛,东西拿来了,在哪儿?”

    浴室门大开着,杭宁黛的声音从里面飘出来,“大宝哥哥,我在浴室里,你送进来。”

    “好。”

    韩希朗点头答应,以为杭宁黛大概是在浴室里放水等着他。脚步跨进浴室里,就察觉出不对劲了。因为没有看到杭宁黛的身影,脊背一僵,脑子里开始嘶嘶的冒着火花。

    “宁黛?”

    “嗯?”杭宁黛的声音从浴帘后面传出来,“大宝哥哥,我在这里……我已经泡着了,你帮我把泡浴皂拿过来吧!”

    什么?她已经泡在水里了?韩希朗紧盯着浴帘,感觉浑身都有些不自在了,脚步像是钉在地板上一样,半点都挪不了一步。

    “咦?”杭宁黛疑惑的扬声问到,“大宝哥哥,你在吗?怎么不过来?”

    “呃……”韩希朗艰难的深吸了两口气,应了一声,“来了——”

    一步一步往里走,心里告诫着自己——宁黛什么都不懂,什么意思也不是!她还是个孩子!他是从小看着她长大的,最了解她是有多蠢!

    只是送个泡浴皂而已,韩希朗你可千万把持住!不要胡思乱想!

    刚走到浴帘前,韩希朗还没有勇气把帘子掀开,突然——‘哗啦’一声,杭宁黛一下子从水里站了起来,把帘子给掀开了,溅了韩希朗一身水。

    口里还抱怨着,“怎么动作那么慢?”

    8ojT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