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7章 隽早 没错

    第747章 隽早 没错

    早早的心口仿似被猛烈的一撞,瞪大了双眼看着梁隽邦。

    “呵呵。”梁隽邦自嘲的笑了,侧颜里很是尴尬,“我吧!第一眼看见你,真的以为你就是她!所以,很抱歉,第一次见面就冒犯了你。”

    “……”

    早早粉唇轻颤,她知道的、都知道的。

    梁隽邦耷拉下脑袋,摇了摇头,“但是,她已经不在了,所有的一切都不过是我的错觉——那段时间对你,我总觉得好像是她回来了。我很抱歉,对你所做的一切。”

    “……”

    早早怅然,轻轻摇着头。不是的,隽邦,不是错觉啊!我是早早啊,你再看看、仔细看看,你的感觉是对的啊!要怎么样才能让你明白我的良苦用心?

    梁隽邦吸了吸鼻子,强笑道,“我和我妻子,很小就认识了……她很可爱,虽然分开了很多年,可是,她好像没怎么长大,在我眼里永远是个娃娃。”

    说到这里,他已经哽咽了,抬起手来捂住了眼睛。

    早早张着嘴,心口堵得难受。是她考虑的太简单了,她没有想到隽邦的感受……她这样出现在隽邦面前,对他来说何尝不是种折磨?会让他想要靠近,却又觉得背叛了自己!

    “呵呵……”

    梁隽邦移开手,面上是干爽的,眼泪已经被他逼了回去。

    “宣四小姐,真的很抱歉……因为我的错误给你带来了困扰。”

    “……”早早无声的摇摇头,心头百感交集。是她太着急了,用错了方式,她应该再给隽邦一点时间。

    吸了吸鼻子,早早拍了拍梁隽邦的肩膀,“行了,我知道了……我理解,原谅你了,你不用一直抱歉——反正我们也没有开始,那就做朋友吧!”

    她站了起来,笑了,“但是,关于合作的事情,我想我还要考虑一下。”

    “宣四小姐,我会给你个满意的计划书……”梁隽邦忙说到。

    “呵呵。”早早摇头笑笑,“我觉得我红酒还有待改进……其实啊,我来这里是来偷师的,有很多东西要向这里的师父学习,那支红酒还没有好到那个高度。”

    梁隽邦蹙眉,追问到,“那你还要多少时间?”

    “嘘!”

    早早对着他比了个手势,“安静点,会影响红酒发酵的。”

    夜色越来越沉,月光倾泻而下,早早趴在酒桶上仔细聆听着,慢慢眯起眼。

    梁隽邦看着她的侧脸,在这个角度完全和脑子里早早的影像重叠在了一起……心里那种感觉又来了,不受控制的。梁隽邦心头一跳,别开了视线。

    这种感觉很不好,他站了起来,转过身往外走。

    “你要走吗?”早早疑惑的对着他的背影。

    “嗯。”梁隽邦拧眉点点头,“你自己……小心。”

    早早失望的点点头,“……噢。”

    他这样对她,她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难过。

    早早拿起一旁梁隽邦的西服外套,叫住他,“哎……梁少,你的衣服。”

    梁隽邦抓过身,看了眼西服外套,本来想要留给她,可是转念一想,还是走上前接了过来,“谢谢,那么……明天见。”

    “嗯。”早早迟疑的点点头,看他再次转过身,这次是真的走了,没有再回头。

    帝都,总统府。

    今天是小公主杭宁黛的生日,十七岁并不是大生日,可是她明年就要成人了,到现在还没有看好的夫家,来参加宴会的各家自然是带着目的想要让杭宁黛看上眼。

    能够来参加生日宴的,都是帝都出身不错的豪门贵胄,家世方面自然是没问题了。所以,剩下最重要的,便是杭宁黛能够相中。

    “好了没有啊!”房间里,杭宁黛正在无奈的催促,“差不多就行了,拜托了……妆化的太夸张,都不像我了,以后找到婆家,别人会说货不对版的!”

    “好了、好了。”

    化妆师被她催的急,只好收了手,这样也算满意。

    杭宁黛等急了,腾地一下从椅子上弹了起来,直朝门外冲了出去。

    “宁黛好了?你大宝哥哥问了好几次了……”管家笑着说到。

    “知道了、知道了!”杭宁黛烦恼的直点头,拎着裙摆往外走。

    心里却是烦的不行——自从上次和韩希朗那件事之后,她总是刻意躲避着他。倒不是生气,而是尴尬!太尴尬了!杭宁黛长到十七岁,天天腻歪着韩希朗,似乎一夜之间发现了个问题。

    那就是,韩希朗不仅仅是她的大宝哥哥,而且是个真真正正的男人!

    杭宁黛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韩希朗,发生过的事情不能当做没有发生吧?正心烦着一会儿见到了怎么办,挎着的小包里,手机响了。掏出来一看,是韩希朗发来的短信。

    ——宁黛,怎么还没出来?要大宝哥哥去接你吗?

    “啊——”杭宁黛紧张兮兮的捂住心口,神色慌张,“怎么办、怎么办?”

    隔了几分钟,韩希朗还没有收到杭宁黛的回信,有些急了。

    “对不起各位,我失陪一下。”

    韩希朗皱着眉,走到一边去打电话,身后众人议论纷纷。

    “哎……韩希朗是杭宁黛的表哥,据说他们兄妹关系很好。”

    “是啊,听说杭宁黛最听韩希朗的话,比总理夫妇的话还管用。”

    “那……是不是说,还要先过了韩希朗这一关?”

    “那可不?杭宁黛几次在学校有‘早恋’的苗头,都是被韩希朗掐断的……”

    “这妹控啊?”

    “哎,也不怪韩希朗,大学里什么样家庭的都有,韩希朗为

    第747章 隽早 没错

    了妹妹考虑,自然要好好把关……”

    ……

    这些话,韩希朗多少听到了一些,不由勾唇冷笑,瞥了一眼在场那些跃跃欲试的富家子弟,极为不屑。就这些人,想要跟他争?无论从哪一方面说,都是个‘输’字!

    转过身,拨通了杭宁黛的号码。

    “啊——”

    杭宁黛一看,短信还不够,电话打来了,怎么办啊!情急中,杭宁黛干脆把手机给关了!

    还长舒了口气,“呼……这下好了,关了,没事儿了吧?!我真是太机智了!”

    而这一边,韩希朗却是黑了脸。杭宁黛这段时间躲着他,他自然有感觉到。他心里清楚,是上次他的‘反应’吓着她了,宁黛还小,这种事对她来说不能接受也很正常。

    他是想好好哄,可是……小丫头却这么躲着他?!

    把手机收好,做了几次深呼吸,杭宁黛从内院走了出去,进入热闹的宴厅现场。

    “宁黛……过来。”

    她在一进去,就被阮丹宁和乐雪薇挽着胳膊拉了过去,那些富家太太已经迫不及待的带着儿子们在推销了。

    韩希朗走近了,抱怨的看了眼母亲,低声说到,“妈,你过来一下。”

    “怎么了啊?”乐雪薇疑惑的跟着儿子走到一旁,“脸色这么难看,不舒服啊?”

    “啧!”韩希朗皱眉,压低了声音,“妈,我能舒服吗?你和舅妈,这是干什么呢?”

    “没干什么啊?”乐雪薇摇头轻笑,“不是给宁黛过生日吗?怎么问这么奇怪的问题?”

    韩希朗眉头紧锁,“这是给单纯的给宁黛过生日吗?妈,你……你和舅妈别乱来啊!你们,你们又不是不知道我、我对宁黛——”

    “是。”乐雪薇了然的点头,“我是知道,就因为知道,所以不希望你把宁黛逼紧了。宁黛还小,并不成熟,对她来说你一直是她的哥哥。”

    “……”韩希朗语滞。

    乐雪薇想了想叹息道,“你也看到了,早早是我们安排的,可是她并不幸福。所以,宁黛不能再成为第二个早早,我们都认为你是最好的,但只要宁黛不这么认为,那都没有用。”

    “妈……”韩希朗头疼,道理似乎是这样,可是他不能松手,他自信宁黛就是他的!他亲眼看着她一点点长大,等的就是她成人,接受不了任何意外的发生。

    “行了,别说了。”

    乐雪薇皱眉,“我们也没有什么意思,只要宁黛愿意,我们当然是乐见其成的……可是,你不要逼她,宁黛是两家的宝贝,如果她真的把你当成哥哥,你必须接受。听到了吗?”

    “……”韩希朗垂眸,不回答。

    “大宝!听到了吗?”

    乐雪薇急了,很少的在韩希朗长大之后,又叫了他的小名。

    韩希朗怕惹母亲不高兴,不情不愿的应了一声,“知道了。”

    母子俩的谈话,让韩希朗心头沉重,抬眸一看,杭宁黛正在和一帮年纪相当的富家子弟有说有笑的。韩希朗心头憋闷,终究是忍不住走了过去。

    他一过去,气氛就冷却下来了。

    “韩少。”

    “韩少……”

    杭宁黛眼睛一闭,心道不妙。

    果然,韩希朗眉头一皱,也不理会那些人,只看着杭宁黛,“你手里什么?”

    “哈?”杭宁黛心虚的晃晃杯子,“呵呵呵……香槟。”

    “谁让你喝香槟了?你长大了吗?”韩希朗陡然拔高了音量,阴沉着脸,夺过杭宁黛手里杯子,把一杯果汁塞到她手里,命令道,“喝这个。”

    “噢……”杭宁黛嘟着嘴,老老实实的捧着果汁送到嘴边。

    8ojT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