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4章 隽早 流言

    第754章 隽早 流言

    “嗯——”

    早早惊惧万分,抬手拍打着梁隽邦。可是,她的力量无以撼动他。

    “呜呜……”

    早早一着急,哭了起来。

    “?!”梁隽邦这才慌了,松开了她。

    ‘啪’,随即一巴掌扇在他脸上。

    早早委屈的脸通红,因为在天上,又害怕,只憋出一句,“你等着!我让我爸枪毙你!”

    她的威胁对梁隽邦没有什么震慑力,反而让他更加认定了心中所想。这个人不是早早能是谁?这么像,他怎么会这么笨呢?对着她这么久,居然没有认出来?

    亏他以前还是‘火狼’,居然如此不敏感。

    非要等到她哭,才能看见早早从‘宣芷菁’的身体里出来。

    “下去!枪毙你!”

    早早一边抹眼泪,一边低吼。

    梁隽邦气定神闲的摇摇头,“不行啊,现在正在演习,要飞完这一圈才行,不然我也一样要被枪毙。”

    “你——”早早模糊了视线,气急败坏。

    “乖,看看我是谁?要摘掉眼镜和帽子吗?”梁隽邦看她气糊涂了,单手握住她的手。

    “嗯?”早早停止啜泣,疑惑的看着他。刚才事发突然,她的确没有仔细看他,经他这么一提醒,才发现原来……

    早早登时大吼,“这种地方,你是怎么混进来的?被我爸爸知道了,你真的要被枪毙了!”

    梁隽邦单手安抚着她,“别急……你看,我只是换了身衣服、戴了口罩、帽子你都没认出我来,那么——其实我也是情有可原是不是?”

    他说话很小心,即使这是宣枭的地盘,可毕竟是军部,现在他的耳麦还是通向指控中心的。

    但言下之意,他们却是都清楚了。

    梁隽邦是在道歉,是在解释。他没能认出早早来,很抱歉。

    为了这一刻,早早等待了太长时间、付出太多,经历了她从前从未想过的种种!那么现在,他就想一句话就统统不计较了吗?终究是气不过,早早握住梁隽邦的手,一口咬了下去。

    “嘶——”

    梁隽邦猝不及防,蹙眉发出一声闷哼。但即使觉得痛,他也没有把手移开!自己的女人咬自己几口,算得了什么?

    不过,他也有他的办法。

    “啊——”

    机身一阵蜿蜒、旋转,早早吓的张大了嘴,继续尖叫——这不就松开了?梁隽邦趁势收回手,早早真下得去嘴啊,咬的这么重,简直是谋杀亲夫!

    飞行演习结束,梁隽邦安全着陆。刚转过身子替早早解安全带,就被早早一把推开了。

    “不用你!我自己有手。”早早气呼呼的鼓着腮帮子。

    梁隽邦也不坚持,忍笑看着她,“好,你自己来。”

    可是,早早显然高估了自己。她对着身上一堆安全绑带,完全不知道怎么解,这和普通的安全带根本不一样,这些金属搭扣都是怎么扣上的?

    刚才上来就是他绑的,她没有看清楚啊!

    越是不会、便越是着急,渐渐变得手忙脚乱。

    梁隽邦好整以暇的看着她,慢慢眯起眼,此刻的早早在他眼里就像只玩弄毛线团的小猫咪——把自己玩的团团转。真是,不要太可爱……

    “……”早早猛的抬头看着他,察觉到了他眼中的笑意,怒道,“你笑什么?”

    “我没笑啊!”梁隽邦紧绷着脸,表示自己很严肃,“哪儿笑了?”

    “那你……”早早秀眉竖起,才不相信他的鬼话,想要叫他帮忙,又拉不下脸来,刚才是她吼着让他别动的,“你就是笑了!哼,不要瞧不起人!”

    梁隽邦连连点头,“嗯嗯,不敢、不敢。”

    他这样,让早早干瞪了眼,他真的坐着不管啊?她要被自己缠死了!

    “哈哈……”

    梁隽邦托着下颌看着她略显呆笨、却又倔强的样子,心上又暖又痒,终于是忍不住笑了。

    “你……”早早瞪他,“你还说没笑?”

    “好好好,我笑了。”梁隽邦探过身子,握住她的手,“不过,我不是嘲笑你……是觉得你非常可爱。”

    早早一滞,想要反驳的话被堵在了嗓子眼。

    “来,我帮你解开。”梁隽邦抬手替她松绑带。

    早早倔强的小声嘀咕,“才不是我不会……”

    “对。”梁隽邦忍着笑点头,“是我求四小姐给个机会,行不行?”

    “哼……”早早嘟嘴哼了一声。

    梁隽邦先跳了下去,走到对面朝早早伸出双臂,“来,跳下来,我接着你——”

    早早没想就这样算了,她还有账要和他算呢!可是,这里这么高,她害怕。心一横,只好依赖他一次。于是,乖乖的听话,朝着梁隽邦跳了下去。

    本以为以梁隽邦的本事接住她不是什么问题,可是岂料,在她扑向梁隽邦的同时,梁隽邦竟然斜斜的倒向身后。吓的早早本能的抱住了他,“啊……”

    梁隽邦伸手非常帅气的抱住早早的腰身,华丽的往地上一倒。

    在早早毫无防备、不及反应的情况下托住了她的后脑勺,往下摁,薄唇欺上她的,却顺其自然的像是个意外。

    停机坪上一片哗然……

    “你干什么?!”早早恼羞成怒,撑着胳膊坐起来,朝着梁隽邦一顿打,“不要脸,让我爸枪毙你!”

    梁隽邦笑着护住脸,连声求饶,“……别打脸、别打脸!”

    “你还这么多要求?”早早瞪大了眼,很是不可思议。

    “芷菁、芷菁……”梁隽邦抬手握住她的手腕,小声提醒她,“你再在我身上坐下去,我就……就该,

    第754章 隽早 流言

    该有反应了——”

    “?!”

    早早怔愣,静默片刻。看看自己现在坐在他身上的姿势和位置,蓦地明白过来。扬起手,‘啪’、‘啪’又给了他两个巴掌。破口大骂,“流氓!滚!”

    “芷菁!”

    早早跑远了,梁隽邦演不下去独角戏,双腿一绷、纵身一跃便站了起来,立即追了上去。

    两人一直跑到前面看台上,早早一来就扑到沈静安身边,对着宣枭嘟囔道,“这个人不知道怎么混进来的,他还轻薄我,爸、枪毙他!”

    宣枭眯眼摇头看看跟在后面的梁隽邦,非常鄙夷的摇摇头。一边又顺着早早的话,“是吗?竟然有这种事?好……来人!把这个来历不明的人……”

    “哎!爸!”早早一听,却又急了。

    宣枭故作不解,回头看她,“怎么了?爸爸这是照你的意思,要把他逮起来、关着,严刑拷打、然后枪毙!”

    “哎呀!”早早急的跺脚,可是话的确是她说的。

    宣枭逗她,“那到底要怎么样嘛?”

    “嗯……算了啦!”早早嘟着嘴,说完这句转过身背对着梁隽邦。

    宣枭看了看梁隽邦,了然的笑笑,拍拍他的肩膀,“怎么样?梁少,上次我跟你说的事情,你考虑的如何?要是没什么问题……我想,我们可以找个机会坐下来好好详细的谈谈。”

    “是,该怎么安排,隽邦全凭司令的意思。”

    梁隽邦面带笑意,因为早早替他求情,此刻他的心里全都是甜的。宣枭的身份即将变得不一样,他怎么能不恭敬?

    一旁,沈静安拉着早早要走,“芷菁啊,你看看这一身的汗……都跟你爸爸说了,这种事情女孩子家家的不好玩,吓坏了吧?走,先去洗个澡、换身衣服,回家了——”

    “嗯。”早早点点头,没有去看梁隽邦。

    “……”

    梁隽邦却是伸长了脖子一直看着早早的背影。

    “行了,别看了,还没折腾够啊?”宣枭嫌弃的低声提醒他,“不消明天,今天你在这里的事迹就会传遍凤城,现在急了?早干什么去了?”

    “是,司令说的是。”

    梁隽邦不好意思的收回视线,面上略带羞赧。

    果然事实如宣枭所料,梁隽邦和宣四小姐的‘事情’迅速在凤城传播开。梁隽邦和宣枭商量了合作的事情,又陪他吃了顿饭,从军部赶回梁家时,梁斯文已经得到了消息。

    “这是真的吗?”

    梁斯文蹙眉,问着儿子。

    “呃,我想知道都是怎么传的?”梁隽邦本人还真有点好奇。

    从父亲口中,梁隽邦得知的传闻是——宣家不受宠的四小姐对梁氏少总一见钟情,此后种种女追男的手段,未曾如愿以偿。以至于连宣枭都出马了,不惜以梁氏生意为要挟。

    宣枭甚至运用手段将梁隽邦逼到了军部,还被宣四小姐当场‘扑到’在地……

    “呵呵。”

    梁隽邦忍俊不禁,“这个……就是这么回事。”

    好像和事实没有太大的出入,的确就是这样。表面证据,样样符合。

    “嗯?”梁斯文挑眉,疑惑的看着儿子,从他放松的神情里,做父亲的放下心来。“看你这样,我就不多问了……该怎么做,你自己看着办。”

    “嗯。”

    梁隽邦点点头,回了房。浴室里,花洒洒下来,梁隽邦拿起颈间的项链,放在唇边亲吻了一下。流言嘛?越多越好,早早真是好样的!心思那么单纯的丫头,这一次竟然连他也算计进去了。

    该说一句,她不愧是韩承毅的女儿吗?

    8ojT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