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7章 隽早 魔爪

    第757章 隽早 魔爪

    这种时候,被早早骂两句,感觉都是**的上品,梁隽邦体内的火焰越烧越旺。

    他随即覆了上来,一低头咬住早早的衣领。他要看一看,看一看他们纹下的‘比翼双飞’纹身……这个人真的就是早早!他‘死而复生’的未婚妻!

    尖利的牙齿,带着点凉薄的温度,含住一粒水晶扣子。

    梁隽邦一用力,轻微的断裂声,扣子被扯断开,早早微垂着眼帘,双眸含情。梁隽邦抬起下颌,偏过脸将口中的扣子一吐,‘嘭咚’、‘哒哒哒’的声响,扣子滚向了角落里。

    早早原本保守的圆领,此刻成了V字领。梁隽邦还没完,咬住衣领一端、一扯,锁骨处精致、无暇的肌肤闯入他的视网膜。牛奶般的肌肤上,高突处的锁骨上,赫然印着一枚小翅膀,当中一个‘隽’字!

    这一眼,让梁隽邦差点泪崩!

    “隽邦……”

    早早被他压的难受,伸手想要推开他,可是由于位置的关系,刚好抱住了他的脖子。这么一来,将梁隽邦的情绪调到了另一个频段。

    “很痛苦!”梁隽邦低吼一声,欺身上来,一张嘴咬住了早早。

    “嗯……”早早受惊,本能的轻呼,化为柔情似水的嘤咛。

    虽然她已经做了母亲,可是……在情事上可以说是毫无经验,和梁隽邦那一次,最大的体会就是痛,生孩子也是痛。所以,此刻感觉到梁隽邦的意图,早早惊愕的只想阻止他。

    “隽邦、梁隽邦!”

    早早急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在体力上,她是无法和这个男人对抗的。

    梁隽邦已经箭在弦上,没法停止了。

    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偏偏桌上的内线一直响个不停,梁隽邦不胜其烦,摁了一次又一次。最后实在被烦的不行,伸手摁了免提,烦躁的吼道,“现在不要往里面打电话!”

    “少总,总裁来了……已经往里面去了!”

    “?!”

    梁隽邦和早早一听,都吓了一跳,他们现在这个样子,要是被梁斯文看见了,那还了得?梁隽邦慌忙把早早抱起来,门口已经有动静了!

    “隽邦,我进来了啊!”

    在那么0.1秒的时间里,梁隽邦脑子飞速运转,粗略估计了一下办公桌到休息室的距离,恐怕就算他飞也来不及将早早安然无恙的抱进去了。

    情急之下,梁隽邦低头看着早早,压低了声音哄到,“乖啊!委屈你一下,回头你打我、咬我,怎么都行啊!”

    “嗯?”早早没懂他要干什么,梁隽邦却已经弯下腰,将她藏到了办公桌子下面。

    “?!”

    早早裹着他的外套坐在地上,气的张大了嘴,他竟敢这么对她?!

    “咳。”梁隽邦轻咳一声,抬手理了理领带,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梁斯文走了进来。“您来了——有事吗?”

    梁斯文蹙眉,觉得里面的气氛有点奇怪,“你有事吗?”

    “没啊!”梁隽邦急忙摇头否认。

    梁斯文心存疑惑,却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对劲,拉开椅子坐下了,把手里的文件递到他手上,“这个我看过了,合同是没问题——不过,你确定你没有什么问题吗?”

    梁斯文拿来的文件夹,正是他十几年来的努力,今天终于被他拿到了和军部合作机会的呃、合同书,只不过他没想到靠的是儿子的关系。

    “噢。”梁隽邦接过,摇摇头,“我没有问题啊!”

    “哎……”梁斯文摇头轻叹,“隽邦,我年轻的时候,也认为家族生意比什么都重要,但是,到了现在这个年纪,阅历不一样了,感受也不一样了,那个宣四小姐,我还没见过,不过传闻她太过跋扈,你不需要委屈自己。”

    梁隽邦顿了顿,想想桌下的早早,忍着笑,“您别这么说,为了梁家,我受点委屈也算不了什么。”

    桌下面,早早一听这话,无声的张大了嘴!这个人,还能再无耻点吗?他还委屈?他究竟委屈什么?气不过,早早抬起手来朝着梁隽邦小腹上‘狠狠’砸了一拳。

    “呃!”

    梁隽邦不防,闷哼出声。

    “怎么了?”梁斯文诧异。

    梁隽邦苦笑着摇头,“没事,中午吃的太辣了,胃有点不舒服。”

    想起他的胃,原来就因为早早的事闹过胃出血,加上早早突然离世,这段时间梁隽邦也没少酗酒。梁斯文皱了眉,“胃不好就多注意,事情已经这样,总为难自己也没用。”

    “是……”

    梁隽邦心不在焉的敷衍着父亲,一边垂下双手往桌子下面探,正好捏住了早早的脸蛋,不经意的一勾唇,掌心揉捏着。

    “?!”

    早早被他揉来揉去,都要揉变形了!好你个梁隽邦,不知道我的厉害是吗?坏心一起,朝梁隽邦伸出了‘魔爪’……

    “呃!”

    梁隽邦瞳仁一缩,命门被拿捏住,这种感觉真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又怎么了?”梁斯文本来都站起来准备走了,可是一看儿子这样,又回过了身来,“很不舒服吗?”

    “不是。”梁隽邦觉得自己的意志力简直惊人,咬牙忍着,“您快走吧!我要上个洗手间……”

    “噢,好。”梁斯文答应着。

    看梁隽邦这‘痛苦’的样子,早早忍不住笑了,“噗……”

    “嗯?”梁斯文再次转过身,“什么声音?”

    梁隽邦大惊,换忙伸手捂住早早的嘴,不能出声啊!我的小祖宗!

    “嘿嘿,没事……您听错了。”

    “是吗?”梁斯文狐疑,不相信。

    桌子下

    第757章 隽早 魔爪

    面,早早一张嘴咬住了梁隽邦的手指,不过生怕他再叫出声来,她并没有用很大的力气。于是,本来咬人的‘疼痛’感就变成了羽毛般的瘙痒感。

    ——这简直是明晃晃的酷刑!

    梁隽邦松开早早,腾地一下站了起来,盯着父亲,“您不走吗?我很急。”

    “……噢。”

    梁斯文看儿子脸都涨的通红了,忙点点头出了内室。内室门‘咔哒’一声合上,梁隽邦立即跟了上去,将门反锁了。迅疾转过身,回到办公桌下,蹲下来单膝跪在早早面前。

    “噗,哈哈……”

    早早捂住嘴巴止不住的大笑。

    “笑了……”梁隽邦忍得辛苦,可是看到早早的笑容觉得所有一切都值得了,“也就是不生气了?”

    “嗯?”早早一听,立即把脸绷紧了,“谁说的?混蛋!居然那么对我!你把我当什么了?”小丫头又有炸毛的趋势。

    梁隽邦无奈的摇摇头,伸手将人抱出来,早早惊恐万分,“梁隽邦,我警告你……不许对我不规矩,否则,我让我爸枪毙你!啊呜……”

    轻呼一声,鼻子被梁隽邦咬了一口。

    “别总说枪毙,多不吉利,我是真的差点被枪毙。”梁隽邦低头抵着早早的额头,喑哑的声音,话语里藏着太多的辛酸和过往的沧桑。

    早早怔忪,自然听懂了,这个玩笑不好笑,她以后不说了。

    “别生气了,我带你去个地方,如果去了,你还是生气,那我任凭你处置,行吗?”梁隽邦抬起手将早早的衣领拉好,不过扣子已经掉了,现在也扣不上了。

    早早嘟嘴嗔到,“都怪你!现在怎么办?”

    “嘻嘻。”梁隽邦笑着,将自己领带上的领夹取了下来,往早早衣领上一夹,很满意,“这不是挺好?人漂亮,怎样都漂亮。”

    “嘁!”早早不屑的冷哼,嘴角微微下陷,却是有了些笑意。其实她也很想他,虽然嘴巴说着不要见他,可是,实际上她还是放不下的。

    若是能放下,她又怎么会这么辛苦的来到他面前?那就听听他怎么说吧!

    倨傲的抬着下颌,问他,“去哪儿?”

    “走。”梁隽邦一抬手,将早早抱了下来,握住她的手往外走。

    夕阳铺洒下来,梁隽邦开车载着早早去了一家咖啡店。车子停在门口,梁隽邦拉着她往里走。

    门推开,侍应生走了上来,微笑着打招呼,“梁少,您来了?您可有好久没来了。”

    “是,最近有点忙。”梁隽邦拉着早早在座椅上坐下。

    “您稍等,我们老板一会儿出来了。”侍应生给他们点完单,转身去请老板了。

    早早看不懂什么意思,“你跟这里的老板很熟吗?”

    “嗯。”梁隽邦点点头,解释道,“我不是跟你说过,我的妻子去世了吗?”

    “……”早早默然,他们即使这样面对面,也彼此心知肚明,但却还是不得不小心翼翼。配合他,早早点了点头,“嗯。”

    梁隽邦摇头轻叹,“哎……刚开始的时候,真的生不如死啊!对我来说,没有比喝酒更好的麻醉方式了。”

    早早心头一紧,敛眉看着他,粉唇紧绷。

    “好几次,喝到胃出血……我吧!还关了手机,没人能联络到我,我要是想藏起来,谁能找到我?”

    早早沉默着点头,他的专业让他有这样的本事。

    “有一次,我买醉过后,胃再次出血,偏偏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过马路的时候,看着车子开过来,那时候我想,我肯定要死了,要去和我的妻子团聚了……”

    8ojT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