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2章 隽早 画风

关灯
护眼
    第762章 隽早 画风

    韩希朗抬手敲门,“宁黛,你把门开开,大宝哥哥有话跟你说。”

    “我不听、不听!”

    里面传来杭宁黛闷闷的,但却很抵抗、很坚定的声音。

    “你就只会骂我、骂我的朋友!你说什么我都不想听了!”

    韩希朗讶然,懊恼的皱眉,刚才他的态度的确是强硬了一点,不过那也是因为看到宁黛和那个男孩……一时失控了。现在该怎么办?宁黛是真的生气了。

    “宁黛……”

    看他这里实在是解决不了了,阮丹宁再次走了出来,拍拍韩希朗的肩膀。“希朗。”

    “舅妈……”韩希朗一脸苦涩。

    “你今天先回去吧!我来跟宁黛说说,她的脾气你也知道。”阮丹宁轻笑,“说到底,她这个脾气还不都是你惯的?一点委屈都受不起。”

    “呼!”

    韩希朗无奈的吐了口气,只好点头答应了,“那行,我先回去了,明天再来看她。”

    “嗯。”阮丹宁点点头,看韩希朗垂头丧气、一脸苦闷的离开了,不禁摇头轻叹。这段时间任谁都看出来了,韩希朗对杭宁黛真是上心,这份心思长辈们看了都动容,只是——

    房里面那个小丫头,却好像不是这么想的。

    ‘咚咚’,阮丹宁抬起手敲响了房门。

    “叫你走啊!不想听你说话!”杭宁黛以为还是韩希朗,口气很不好,却又有种理所当然的娇嗔在其中。

    “宁黛,是妈妈,快开开门。”

    杭宁黛一听母亲的声音,立即站了起来,把房门开开了,“妈妈——”嘴里这样叫着,眼睛却忍不住四处张望,奇怪,没有看到大宝哥哥,他不在了吗?

    只是让他在门口站了这么短的时间,也没有说什么难听的话,他就走了?

    “找谁?”阮丹宁好笑的看着女儿,“找大宝吗?他走了。”

    “走了?”杭宁黛瘪瘪嘴,神情更不高兴了。

    阮丹宁忍着笑拉着女儿进房里,“唉……大宝还不走吗?被你那样骂,还不给进门?”

    “唔……”杭宁黛支吾着,哼道,“是他先骂我的,他不但骂我,还骂我的同学……我只说了他两句——”

    “嗯。”阮丹宁点点头,“可是,宁黛,你以前有这样对过大宝吗?你不是最喜欢大宝、最听他的话吗?他以前也是样样都管着你,你怎么就没有生气?”

    杭宁黛皱眉,嘟嘴,“那怎么一样?我……我现在长大了!大宝哥哥还总是把我当小孩子,不许我这个、那个,连我交朋友他也要管!他对我朋友那样,我很丢脸哎!”

    “嗯,说的有道理。”

    阮丹宁忍着笑,表示赞同,“大宝确实不好——”

    “嗯,还有——”杭宁黛犹犹豫豫,有话又不敢说。

    “什么?说啊!”

    “哎呀!”杭宁黛一扭身子,支吾道,“我不知道为什么,最近看见大宝哥哥总觉得很不舒服……只要他一靠近,我就觉得很别扭。”

    阮丹宁讶然,“怎么会呢?”

    杭宁黛直摇头,“我也不知道,就连听见他的声音,也会觉得很烦……不知道怎么回事!”

    这种情况,阮丹宁之前是没有想到过的。可是,现在听女儿这么一说,觉得情况严重了。没想到宁黛对大宝的抗拒已经到了这种程度!看来,他们的决定是正确的。

    以前宁黛还小,只是以兄妹相处,自然不会有什么问题。可是现在宁黛大了,开始有了自己的小心思。加上希朗一定对她有所暗示——女孩子嘛,在这个年纪已经开始喜欢和自己喜欢的男生在一起了。

    宁黛如果不喜欢希朗,希朗的关心和靠近,的确是会让她不舒服。

    在阮丹宁心底,对韩希朗还是很满意的,听到女儿这么说,说不上来的失望,“宁黛啊……”她很想替韩希朗说些好话,韩希朗是雪薇教出来的,最让她放心的就是品行。

    “嗯?”杭宁黛疑惑,怎么母亲好像有话要说,只说了一半?“妈,你要说什么啊?”

    “没……没什么。”阮丹宁摇摇头,想想身在异国的早早,她还是觉得应该让女儿自己选择,毕竟是一辈子的大事啊!

    a国,凤城。

    早早一下机,就给梁隽邦打了电话过去。

    “喂,在干什么呢?”

    “芷菁!”梁隽邦听到早早的声音,激动的从椅子上蹦了起来,“你回来了?你真是……和你妈一起出门,也不告诉我一声?知道我一觉醒来,在床上看不到你,吓成什么样吗?”

    “嘻嘻。”

    早早愉悦的笑着,“就是想让你为我着急咯,不行吗?”

    “行啊!”梁隽邦纵容的笑笑,点头,“那我的表现,你还满意吗?”

    “嗯。”早早大笑,“哈哈……你来接我吗?”

    “当然!”梁隽邦满口答应了,“你现在在哪儿?”

    “我正准备回家。”早早抬起腕表看了看,“我想先回去洗个澡、睡一觉,晚上你再来接我,行吗?”

    “好。”梁隽邦笑着直点头,“那你好好睡。”

    挂电话前,隔着话筒给了早早一个麦吻,那‘啾’的一声,苏到骨子里去——这个画风实在和他一向的形象不太相符。

    舒静和助手站在一旁,等着梁隽邦给文件签字,看到这情形也有了‘不适反应’。舒静捂住嘴巴,皱眉,“呕——”

    助手一看,慌忙扶住舒静,“没事吧?又想吐了?这反应什么时候才能好一点?”

    “嘁!”舒静摇摇头,眼神朝梁隽邦瞥了瞥,小声说到,“这次不怪孩子,画

    第762章 隽早 画风

    风转的太快,我有点承受不了。”

    “……”助手愣住,也忍不住笑了。

    当事者梁隽邦却是毫无自觉性,还很关心的抬头看着舒静,“不舒服吗?不舒服就回家休息吧!早告诉你了,不要那么要强,等孩子生了再回来工作,你还怕我没事让你做?”

    “嗯,是。”

    舒静和助手憋笑憋的难受,可梁隽邦已经完全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里。

    “对了,快去给我准备一下,晚上我要去接芷菁。”

    “是。”

    司令府,早早休整了一下午,醒过来时被告知梁隽邦已经到了,在门口等着她。早早无声含笑,换了衣服出了门,看到梁隽邦推开车门下了车。

    “芷菁。”梁隽邦过来揽住她,“醒了?现在有精神了?那带你去个远一点的地方,好吗?”

    “去哪儿啊?”早早一脸疑惑,她才刚回凤城,对于梁隽邦为她做的那些事还没有什么听闻。

    “去了就知道了。”

    上了车,梁隽邦直朝着葡萄园的地方开过去。早早一脸懵懂,疑惑越来越甚。她抬眸看着梁隽邦,看他神秘兮兮的样子,一定不会告诉她什么。

    那她就自己猜猜看好了——这条路,不是通往市区的。

    凤城和帝都地势不一样,凤城占地相当广,除了市中心以外,周边地带地域相当宽广,两家住户之间来往通常都要靠车。而梁隽邦带她往广袤的周边开过去,这个约会地点是不是有点……奇特?

    “饿了吗?快到了。”

    看他一副想要给她惊喜的样子,早早就已经觉得很幸福了。

    穿过热闹的市中心,沿途经过几片农庄、古堡,终于到达了目的地。梁隽邦替早早解开安全带,“到了,下来吧!”他把手伸给早早,拉着她下了车。

    早早站稳,放眼处是一片空旷的庄园——看起来还没有开发的样子。

    “嗯?这里?”

    “是,这里。”梁隽邦抿嘴轻笑,拉着早早往前走,在临时搭建的简易大门前站定。“进去啊!”

    “哎……”早早一把拉住梁隽邦,惊讶万分,“你干什么啊?这是什么地方,你就进去啊!这好像是人家的私人庄园啊!”早早一边说,一边指着旁边的招牌。

    “看到没有,上面写着……‘标’!已经是‘标’下来的了。”

    梁隽邦不以为意的挑眉,“就是这样,我才要进去——”

    “哎……”早早再次拉住他,“你怎么进去啊!没看见上锁了吗?”

    “哈哈!”梁隽邦大笑,“这种锁也能锁得住我吗?”

    他看了看早早,伸手把她头发上的一只钻石发卡取了下来,一手抓住锁,“借用一下——哈哈,这把锁真是三生有幸,大概这辈子都没有被这么贵的‘钥匙’插过!”

    听他说话,带着三分玩笑、三分不正经,早早气的拧他的胳膊,“好好说话!要不要脸?!还有啊,干嘛要撬锁啊?”

    梁隽邦静默片刻,专心开着锁。他也不想这么做的,可是走的时候忘了从舒静那里把钥匙拿来了。轻微的‘咔哒’声后,锁开了。梁隽邦朝早早得意的抬起下颌。

    早早失笑,只好对着他竖起大拇指,“你厉害!”

    “哈哈,那是。”梁隽邦帮早早把发卡别好,握住她的手,推开大门往里走。

    早早忐忑不安的压低了声音,“不会有事吧?里面会不会有守夜的人啊?”

    梁隽邦觉得她鬼鬼祟祟、却又坚定的跟着他的样子,实在太可爱了,于是忍不住弯下腰,抬起手托住她的下颌,狠狠的吸住她的粉唇,直要把她肺里的氧气都吸干!

    8ojT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