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面具走狗

    刚刚下了一场雨,空气中弥漫着腐烂的味道。

    一只长满了体毛油腻腻的手抓着一大把的佐料抛向了大火之上的铁锅中,“轰!!”猛然窜起来高达半米的黄色火焰让夜宵街大排档的人声鼎沸彰显的更加喧嚣,雨后的空气夹带着丝丝的凉意,沾染着雨水死死贴在道路上面的枯黄落叶更是迎接着秋季的气息,夜宵街生意红火,在这样雨后的天空下吃着烤串喝着啤酒,难道不是人生的一大美事?

    一瓶瓶啤酒瓶互相的撞击在一起,各种桌子上面的人吹牛打屁,拖着盘子穿着暴露的啤酒妹在人群中来来回回的穿梭着,两条白晃晃的大腿在各种醉眼朦胧的人的瞳孔中晃动。

    人们聊天甚欢,“哎…”,一个一字剑眉的男人深深的皱紧了自己的眉头“现在这个时代所有所有的新闻不管是性质好的还是恶劣的,不过是给人们一个娱乐的工具而已,真为如今的社会现状感到可怜。”

    他握紧啤酒,瞳孔中跳动着怒火“我现在看到这些啤酒里面的酒水,就会想起来从那些被解剖的人体中流出来的体液。”

    “唔!!”,旁边一群二十岁出头的小牛犊们全部都捂住了嘴巴“队长,能不能够换个话题?吃肉呢,喝酒呢。”

    “那群带着模特面具的黑袍人一天不落网,这酒…我看也是一天没法好好喝。”

    满腔怒火说的是南吴城总警署新上任的大队长-苍剑,此时此刻,这位平时威风凛凛的大队长正像个抱怨社会的渣滓人士,虽然嘴巴上面说的是正义凛然,但是一瓶瓶吹瓶的啤酒也混喊着复杂的心情一口口的灌,这一桌警察的气氛再次被炒热起来。

    夜校街前方的步行街上,一个报刊亭安静的和周围的火热显得格格不入。

    带着老花镜的老板翻阅着报纸上面的内容,啧啧称奇“现在的人都怎么了?为什么变得这么坏?”

    报纸上面刊登着一张令人毛骨悚然的照片,背景为孤月映照的田野,堆满了谷堆干涸的田地上面披着床铺一样的稻草,一个16岁的少女像是砧板上面的鱼,身体从脖颈一下到腹部被完全的割裂开,里面的内脏已经被掏的干干净净,一个带着面无表情,带着五官僵硬模特面具的人穿着黑袍,左手拿着一张A4纸,上面写着“废物警察”四个字,另外一只手翘起中指对着镜头。

    “这是明目张胆的挑衅!!!”,苍剑狠狠的将酒瓶砸在桌子上面,摇头晃脑双眼通红。

    照片发布在网路上面,短短一个小时已经引起了整座城市的轩然大波,在如今信息已经如此发达的年代,想要封锁什么消息那已经是天方夜谭,这张转发量已经达到百万的照片也引起了网友们的激烈讨论,有的是支持的,有的是对如此残忍手段义愤填膺的,有点则是期待第二张更加血腥照片的,那个报刊里面的老头儿叹息一声摘掉眼睛,坐在椅子上面捂着脸仿佛又苍老了几岁“什么时候人的三观已经被混淆到如此地步了。”

    乌云如船在没有月光的天空中涌动着,几声雷鸣过后,绵绵细雨开始降临南吴城。

    街道旁边一家卖音响店的老板灰头土脸的从柜子里面拿着一张CD笑起来“哦,小调皮,我还以为你丢了呢。”

    风开始变大,落叶随风离去,雨开始夹杂在风中,带着树叶一股股的朝着远方飘去。

    CD插入了电脑中,老板闭上眼睛设定了最好的音响。

    雷声响起,滚滚乌云翻涌着狠狠的朝着世间突然的压制,一场细雨让这条街道变得更加热闹的那一瞬,《FIVE&FET》这首曲子开始在黑暗之雨中响起。

    依然是空灵的女声吟唱,但从街道的黑暗中,一个穿着粗麻制造、略显破旧黑斗篷的身影就像是幽灵一样无声无息的出现。

    风将她斗篷的衣角吹的在雨中飘舞,身上带着一种刻意和任何人保持距离的感觉,她的手上拿着一个黑色的文件袋,走过大排档的一条街,苍剑只感觉到一股阴风从身后刮过,让他清醒了一下后朝着前方看去,那个穿着黑斗篷的人将斗篷的大帽带着,根本就看不清楚脸,之留予他一个背影。

    “噢…是流浪者吗?”,苍剑转过头继续保持愤怒“来…喝酒喝酒…”

    街道中热闹的人潮仿佛和她没有一丁点的关系,她脚步轻盈拿着黑文件袋走过夜宵街,走过叫卖摆满了地毯的街道,走过霓虹灯升起的灯红酒绿,就像是街头上面孤僻的幽灵。

    人行道的红灯闪耀而起,马路上面的绿灯亮起,她站在路旁停止下来,几缕黑色的秀发从斗篷中飘舞出来。

    一辆重型的大卡车从马路上面行驶而过,一个拿着地图的少年转过头“请问这条路…咦?”,四周已经空无一人,他朝着四面八方望了望,刚刚这里明明有一个人的啊,怎么会突然消失了呢?

    大风吹过,斗篷高高的扬起,露出了一截手臂上面密密麻麻的伤疤。

    走上天桥再次站定,站在天桥上面望着下方川流不息马路的她看得出神。

    一抹刺眼的远光灯照耀到天桥上,上面站立的黑影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在人群中一路逆行的她走过形形色色的人,似乎是这个时代的异类。

    在霓虹灯光中,她又似乎与这个世界毫无瓜葛。

    南吴城…天门主要干部居住区域…和平别墅区。

    摆满了书籍却没有名人名传的书房里面没有开灯,只有一个烟头散发着薄弱的光亮。

    “消息,带回来了。”,将黑色的文件袋放在书桌上面。

    “辛苦。”,书桌对面的男人抬起手将烟头塞进嘴巴里面,狠狠的一吸,吐出浓浓的烟雾。

    外面的绵绵细雨已经转成了雷阵雨,将落地窗帘吹的不断的扬起,打开书桌上面的台灯,青年拆开了文件袋仔细的翻阅着里面的资料,坐在对面穿着黑斗篷的她一动不动,似乎已经熟睡了过去,看到那张带着模特面具挑衅南吴城警察的照片,青年微微的低下头,暴露在台灯光芒中的下半张脸的嘴角微微的翘起来,“哼!”,随后嘴角彻底的咧开,“有趣。”他吐出了两个字。

    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青年抬起头的时候,她已经完全熟睡。

    或许只有这个地方,睡的才会安心与踏实和毫无戒备。

    关上台灯,从书房的柜子里面拿出一床棉被,青年轻轻的放在她身上,随后转过身拿出一瓶红酒,黑暗中的红酒在酒杯中的滚动散发出无比妖娆的光泽,他站在阳台上面摇晃着杯中酒看着眼前的这场暴雨,宛若一尊雕像。

    XXXXX

    次日,棉花糖般的白云取代了昨夜的滚滚乌云,太阳悬挂在碧蓝色的天幕之中,对着整座城市洒下了万丈光芒。

    南吴城大晴天。

    南吴城十三大主要区域之一南吴发展区世外桃源…

    “哗…”的一声,落地窗帘被一个穿着围裙的女人打开,光芒顿时投射了进来,“啊!!”她闭着眼睛享受的扭了扭自己的懒腰,虽然穿着围裙但是依然无法掩盖傲人的身材,穿着紧身衣裤的她前凸后翘,黄色的头发在阳关的照耀下带着一股别致的人妻诱惑,“当初买下这里真是一件果断的事情。”,30楼的她露出笑容拥抱着阳光,对生活充满了热情。

    身后的沙发上面,一个穿着连衣裙的小姑娘吃着乐事薯片看着电视里面的《熊出没》。

    “倩倩!”,妇人转过身关掉了电视机“说了多少次你怎么就是不听话呢?这种脑残动画片会让你失去判断力和分析力的,如果喜欢动画片的话,《海贼王》和《火影》都是不错的选择呀,我们也有很多优秀的动画片啊,换一部看好不好?”

    嘴巴里面充满了薯片的小女孩一脸委屈“我要看光头强…我要看光头强…”

    “老婆老婆我爱你…阿弥陀佛保佑你……”,手机铃声响了第一遍,昨夜伶仃大醉的苍剑翻了个身,没有接,脑袋昏昏沉沉的,加上今天又是休息日,他什么也不想要做,只想要美美的睡一觉,然后陪着老婆孩子去游乐园玩耍,“老婆老婆我爱你…”,手机铃声响了第二遍,苍剑已经抓紧了枕头,响个不停的电话让他猛地睁开宿醉血红的眼睛,接听后就是一声大吼“你要是给不了一个合适的理由,我就让你…”

    “队长是我!小庄!”,电话那头的警员一副谢天谢地的语气“天啦噜,你可算接电话了,发现火烈鸟了。”

    所有的愤怒全部转换成干劲的他苍剑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跳跃起来,一边飞速的穿衣服一边道“在那里?在那里?干他大爷的,从华夏国之王战斗结束后才不过一个月,我可不希望在我的管辖范围内让夏龙头蒙羞,小庄干的漂亮,不愧是鹰之眼啊鹰之眼,我马上就带人过来,富贵村?他在城乡结合部哪里干什么?”

    “这里有一个第六中学…我刚刚看到他走进了学校里面,他们果然又再次动手了,这一次瞄准的还是年龄12-19的年轻女孩儿,队长你赶紧来吧。”

    “等我!!我要亲手抓他!”,苍剑穿好衣服匆匆忙忙的准备出门。

    “又有案子?”,正在哄女孩儿的妇人体贴的问道“皮鞋刷好了,烟就在进门的隔板上面,和钱包在一起,记得吃早饭。”

    “盯了半个月的一个小头目开始有动静了,就是那群穿着黑袍带着模特面具挑衅我们的人,妈的…看我这次不顺藤摸瓜将他们一网打尽。”,跑过来亲吻了一下妻子和女儿,虽然忙碌,但是依然面带愧疚道“倩倩啊不好意思,本来是要陪你去海洋公园的,不过老爸答应你,下次一定陪你看一天的喜洋洋。”

    “还有铠甲勇士。”,倩倩噙着眼泪道。

    走出家里面的苍剑几乎是飞奔着跑出小区,小区的门口停着十多辆的警车,警笛大响,快速上车的苍剑大声的喊道“不够不够!!再给我多叫点人手过来,我要把那个第六中学彻彻底底的包围,局长,你知道他们的手段有多么的残忍吧?凡是对我们国家的人民有任何出格手段的,我就算是赌上警察最后的尊严!三餐管饱的牢饭和见阎王的子弹,我一定让他吃个够。”

    一队警车朝着富贵村大刀阔斧的冲刺过去,警笛之中夹杂着苍剑的吼声。

    世外桃源小区,被吓尿的门卫双腿颤抖“现在…现在可以不杀我了吧?”

    从他的身后,一个带着模特面具的男人缓缓的站起来,门卫室里屋里面的门被打开,一群群穿着黑袍带着白色模特面具的人纷纷的走出来,他们将手枪从黑袍中拿出来,装上消音器,“呼”的一声,其中一个人解开黑袍猛地抛洒挡住了门卫室的窗户,随后身后的一群人对着门卫不断的扣动着手中的扳机,一颗颗的子弹冲击进入他的身体,枪火之中一股股猩红的鲜血“噗滋噗滋”的在墙壁上面溅洒着。

    富贵村今天是热闹非凡的,一辆辆的警车碾压过道路上面的污水飞速行驶,朝着第六中学长驱直入,这个村庄里面住的都是外来的打工者,此时无数人跟随着警车一起前进,想要去凑一凑这个热闹。

    尘土飞扬,六十多辆警车呈包围状将整座中学铁桶般的包围住。

    “都给我把枪拿出来,这次抓捕的不是一般人,一个个都把脸上的吊儿郎当和嬉皮笑脸收起来。”,苍剑威风凛凛的拿着扩音器大吼道,看着这座破旧无比的学校,苍剑严正以待。

    做着笔录的警察们询问着村民“最近有什么可疑人在村子里面走动吗?”

    得到的是一片嘲笑。

    “能不能严肃点?警察再问你们问题。”

    嘲笑声更大了。

    “别问了。”,苍剑知道这群人的本性,没有钱是没办法让他们开口的,此时此刻犯罪嫌疑人就在这座只有一栋三层楼的中学里面。

    看到外面的无数警车,校长和无数的老师纷纷的跑出来,他们就像是遇到了洪流的难民们,几乎是逃命般的跑出来,几名教师大声喊着“警察救救我们。”“杀人犯啊!!”,校长一头跪在苍剑的面前,苍剑看到他衣袖上面的血迹瞪大了眼睛,周围的那些教师就像是看到了救星一样扑到在警察的怀中。

    一个五十岁大妈教师闷头扎进一个小警察的怀中,无比娇羞“警察叔叔救我啦,人家怕怕。”

    “来了…来了…来…”,校长哆哆嗦嗦的不断的说着。

    因为是城中村的学校,这里教学条件落后,上学的也都是穷苦家庭的孩子们,教师几乎可以说是屈指可数,十几分钟前,一个身穿赤红色大袍带着模特面具的人闯进了教师办公室,二话不说见人就杀。

    赤红色的大袍!苍剑咬紧了牙齿“那就是火烈鸟,人呢?”

    校长伸出手哆哆嗦嗦的指着学校“还在里面,好像…好像正在上课。”

    上课?苍剑握紧了拳头“就这种斯文败类居然还恬不知耻的上课?现在还没到开学期间,你们……”

    校长低下头不好意思道“是…是补课…为孩子们传播正能量。”

    苍剑无语的捂住脸,吼道“除了手枪呢?还有没有什么东西?”

    “箱子!”,那个大妈教师道“他的左手里面提着一个黑色的皮箱子。”

    当即下令的苍剑吼道“一队二队跟我一起上,火烈鸟今天是单独行动,我就让他尝一尝警察的手铐是什么滋味!其余的人包围现场,还有…”,苍剑锋冷的目光看向那群不配合的村民们道“现在你们在这里上学的孩子每一个都有生命危险,你们还打算闭口不言吗?把露出大黄牙齿的嘴巴给我闭上,不想要自己的孩子有生命危险,就给我乖乖的配合警察的工作。”

    人群骚然,叽叽喳喳开始说话,苍剑带着三十名精英干警全部都装填上弹匣,冲入了第六中学里面。

    手枪…皮鞋…火烈鸟!苍剑暗暗发誓,这次我要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XXXXXX

    “咚!!”,随着黑色皮箱砸在破旧讲台上面爆发出一股粉笔尘屑,火烈鸟打开箱子。

    一沓沓粉红色的百元大钞从箱子里面不断的滚动出来,“哇!!”,教室里面四十多名学生男男女女全部都站起来瞪大了自己的眼睛,这些穷苦家庭的孩子们看着那些钞票不断的吞咽着口水,眼神中闪耀着无限贪婪的光芒。

    “分头行动,给我把人找出来。”,苍剑一声大吼,身后的队伍快速的分成三队,楼道里面响起了跑动的声音。

    一一的欣赏学生表情的火烈鸟将教室门反锁,看着全部关闭的门窗和课桌上面的炸弹他笑道“同学们,现在警察叔叔已经展开了紧急的救援行动,真他妈的是可歌可泣啊!”,火烈鸟捂着模特面具带着哭腔道“我们大华夏的警察真是为民着想,让我备受感动,但是呢?”,随后火烈鸟一屁股坐在讲台上面道“相信你们已经有判断的能力了,我知道你们非常的贫穷,这一点从你们身上各种盗版的衣服可以看出来,阿迪达士…耐可…还有乔田般运动鞋。”

    “那么问题来了。”,火烈鸟坐在满是钞票的讲台上面,拿起一沓钞票道“你们是想要跟警察叔叔一起走呢,还是想要用金钱改变自己的命运跟我走呢?换言之,大家想不想要这些金钱呢?”

    “想要!!”,所有的学生几乎都是异口同声的回答道。

    “我真的很喜欢你们脸上贪婪的表情,难得,果然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这些小就明晓金钱的可贵。”,火烈鸟说话的时候指着一个男孩儿道“趁着那群废物警察还没到,先做个小游戏吧,那么现在游戏开始,给我背诵一下《登鹳雀楼》这首诗,你的话呢…”,火烈鸟指着一个女孩儿说道“看得出来你吃的很多,发育也很不错,只要你们听话,这些钱…全部都是你们的。”

    兴奋的小男孩大声的喊道“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

    “NONONO!”,火烈鸟摇晃着手指头道“规则不是这样的,BOY,把你的衣服全部都脱掉。”

    呃?肥嘟嘟的男孩儿愣了一下,其余的同学们则是捂着嘴不断的发出窃笑,但是这群初三的孩子们已经有了最基本的羞耻和思考,背诗的男孩儿低着头,脸上红嘟嘟的,充满了不好意思。

    “不想要了吗?”,火烈鸟抖动着手中的万元大钞。

    “想!”,背诗的男孩儿三下五除二的将衣服脱得干干净净,满堂哄笑,他捂着自己的小丁丁,自己也再笑。

    “站到课桌上面去。”,带着皮手套的火烈鸟伸出食指对着课桌上面动了动。

    男孩儿上去后,火烈鸟对着女孩儿说道“GIRL,你也全部都脱光,站在课桌上面。”

    所有的男生都发出了邪恶的笑容,那个女孩儿羞红脸捂着脸不断的摇头,“有了钱可以买自己喜欢的手机噢…自己喜欢的电脑…各种东西…”,火烈鸟摇晃着钞票诱惑道,女孩儿依然不断的摇头。

    火烈鸟拿着三沓万元大钞喊道“那么有那位同学愿意帮帮她吗?把她脱得光光的,一定要是那种撕裂衣服的那种,脸上的表情嘛…最好一定要残暴一点,噢…适当的还可以加一些柔情在里面。”

    “我来。”,后排的一名魁梧的男生站起来“但是你得先给我钱。”

    “哎哟……”,火烈鸟笑起来“这么小就这么精明长大了该如何是好啊?来,你的酬劳。”

    将钞票扔到男孩的手里,拿着钱的男生眼睛顿时通红,他气势凌人的朝着那个女孩儿走过去,“咚咚咚!!咚咚咚!!脱掉!!脱掉!!!”,班上的男孩全部都在起哄,拍打着桌子流氓般的呐喊。

    “给我过来吧。”,一把抓着那个害羞女孩的头发将他扯过来,很难想像此等的凶相居然会出现在一个初三男孩儿的脸上,他将手伸进女孩儿的领口用力的撕裂着她的衣服,“不要!!不要!!”,害羞的女孩儿不断的挣扎,尖叫声却更加激发着男孩的兽性,也让周围的起哄声变得更大。

    “火烈鸟!!!!!!”,门锁被子弹打坏,拿着手枪的苍剑一声大喊,将枪口指向讲台上面的火烈鸟。

    “不许动!!!”,无数的警察更是全部整齐的抬起了手枪。

    “更上一层楼…”,讲台上面那个挺着小肚子的同学道“哥哥,我背了十遍了,可以给钱了吗?”

    当看到教室里面有些不堪入目的场景后,苍剑果断的拉下了保险,咬着牙低吼“你这个野狗生出来的狗崽子,世风日下在这里做到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呢,他们还是孩子啊!!”

    “哪里来的狗吠真是刺耳啊…”,火烈鸟转过头用面无表情的面具看着苍剑“正在找到青春的感觉跟大家玩的高兴呢,滚开。”

    画地为牢黑道学生系列最终部,希望获得大家的大力支持。

    官方粉丝讨论贴吧:黑7天门帝国

    【推荐阅读】特战教官失忆后被小旅馆老板娘收留,成了一个不知名的服务生,且看牛逼王者在社会底层制定规则!艳丽少妇、清纯萝莉,皆我所欲!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