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朝着天国的船

    昏黄色路灯下的青年,邪魅而冷峻。

    手中特制加长打厚的军刀宛若一只刀锋蝴蝶,在光芒之中扇动着无比冰冷的翅膀。天门金卡的出现让千家万户全部闭门熄灯,就连在深更半夜那些在街道上面浪迹的酒徒们一个个躲在商店更是大气也不敢出。

    远处电线杆旁边被压弯的电线上面,躺在食猿雕背上的飞鼠用手机飞速的写着邮件,邮件的整体密密麻麻的看不清楚,但是随着飞鼠手指迅速有力的敲打,最后的几行字却是清晰入目“以恶之名传播、洗脑的头目·火烈鸟,以毒之名贩卖毒品的头目·过海雕,两者之间确定隶属于同一个组织。”

    飞鼠正要确认发送的时候犹豫了一下,再次切了两行

    “那么按照最近南吴城多处女初、女高、女大等多名少女的失踪事件,仅以我个人意见,我可以武断的相信这三者之间如出一辙,天门替天33号飞鼠请命调查第三个事件,望1号批准。”,一行字快速的打完后,飞鼠贼兮兮的笑了笑,将邮件发送了出去,收起手机,飞鼠朝着下方的街道上面看去,握着蝴蝶军刀的男人已经距离过海雕的总部越来越近。

    带上飞行员专用的挡风镜,飞鼠紧紧的将自己固定在过海雕上面,自信的看了他一眼“因为你是替天4号的原因,我就不多提醒你要小心了,祝好运。”

    “哗哗哗……”,天空中响起食猿雕用力展翅的声音,月光之下,洒下几片羽毛的食猿雕和飞鼠同时离开。

    而此时此刻在过海雕的办公室里面,这位平时耀武扬威的头目已经知道杀意迫在眉睫,“快……快……”,他扯着嗓子对着整个房间忙碌的人吼道,带着无表情模特面具的小弟们就如同被监工督促着一般,不断的将一沓沓的钞票塞进箱子里面,“这笔钱都是用来当经费的,要是丢掉了一箱,我拿你们的脑袋当球踢。”,过海雕说完急匆匆的走到窗前拉开了窗帘,外面的景象映入自己眼帘的时候,过海雕的心脏狠狠的一个收缩,一股凉透的寒意染指了自己的所有后背。

    一张油腻腻的脸上全是汗水的过海雕‘嗯哼嗯哼’凄惨的笑起来“敢不敢温柔点?来的人果然是替天的无心。”

    听到无心这个名字,身后所有的小弟们手头的动作几乎是一瞬间完全停止,相信没有人会对这个名字陌生,不必详细的去诉说这个名字后面隐藏的冷酷无情以及那份暴力,主君时代未到来之前,华夏国接连发生了两场庞大史诗般的战役,分别是‘跨时代战役’和‘华夏国之王战役’,替天的杀手们在这两场战役中的表现自然无需多言,同时过海雕也清楚的知道,这些人可是当初连华夏国顶尖高手都无可奈何的人,凭借和自己的这些虾兵蟹将,能够解决他那除非是天方夜谭。

    过海雕一拳头狠狠的砸在桌子上面,表情狰狞“马上安排百人敢死队,在我离开之前务必给我拖延时间。”

    手下未动,过海雕面部扭曲的转过头“都聋了吗?你们可不是为我去死的,你们可是为了神去死的,我们都是神的使者,在神的面前我们的命连草芥都不如,难道你们想要惹神不开心吗?”

    神…究竟是什么?是一种信仰的虚拟还是真实存在的罪孽?不清楚,总之过海雕提到‘神’这个字后所有的面具使者们再度如同机器人一样的工作起来。尽管面对的是无心过海雕心惊胆颤,但是恐惧只能够将自己害死,清楚明白这个道理的过海雕结结巴巴的指挥着“一批人给我去挡住无心,神会记住你们的恩惠的,一批人立刻把钱给我转移,敢给我掉一箱就给我小心你们的小命,另外…另外…”

    过海雕揉动着脸庞几乎是声嘶力竭的呐喊道“给我去把那批新人迅速的处理,不要他妈的再怜香惜玉了,在神的瞳孔中他们都不过时一堆肉而已,快快快!!所有人都给我行动起来。”

    三拨人开始各自是执行自己的分工,桌球室中,一群面具使者们都是将球杆全部都扔掉,‘哗’的一声,他们掀开角落里面的一块破布,打开木质箱子,从里面抽出一把把的开山刀,一百人敢死队,一百把开山刀被他们紧紧的握在手中,这些人的心就跟他他们脸上的面具一样的冰冷,仿佛不畏惧生死,所有人举起开山刀异口同声的一声呐喊“愿神灵之光眷顾着我”后,这群拿刀的面具使者气势汹汹的走出了楼房。

    看着他们朝着自己走过来,无心的嘴角再次露出一丝自信的笑容,右手紧紧握着蝴蝶军刀的他甩了甩手腕,左手将墨镜摘掉扔在了路边,一根根名为‘嗜血’的血丝在无心的瞳孔中如花般绽放,寒瞳冷脸,无心的右脚踩碎了一根针筒后,“哼”他的嘴角扬起,充满了蔑视与嘲讽。

    双腿从平稳的走动到加速的小跑,一身白西装的无心瞪大了眼睛面无表情的朝着面具使者们主动冲刺了过来。

    “为了神!!!!!”,面具使者们高高的举起开山刀,随后一阵杂乱的‘哇哇’大叫中,面具使者们们同样朝着无心奔跑了过去。

    XXXXX

    二楼的窗户大开,一箱箱塞满了钞票的箱子朝着下方不断的扔动着,下方停着几辆车,后备箱打开,尽可能将箱子多塞一点,两辆巨大的军用卡车的后部上面密密麻麻的蹲满了人,他们表情呆滞但是目光炯炯有神,每一个都是微微的抬起头望着天空,仿佛置身在梦幻般的世外桃源里面,仿佛又在幻想的天空中自由自在的迎风展翅翱翔,过海雕坐在头车的副驾驶上面对着电话那头说道“这群新人已经全部灌溉了‘幻花粉’,哼,别说是最基本的思考能力,他们现在是暂时的失聪状态,一个个都在驶向天国的海洋上面的船只里面将幻境发挥到最大的极限呢,我马上回来,放心吧大佬。”

    “辛苦你了。”,电话那头依然是无比巨大的风呼啸而过的声音,男人的声音很淡定。

    “山鹰那头呢?”,担忧着自己兄弟的过海雕道。

    “因为数量不够他们还需要再做一单,预计明天天黑之前可以回到香港,放心吧,虽然天门会有所干扰但是他们成功不了,我背后的靠山,可是世界政府八大王将寇枭先生,一直以来那么器重我们的寇枭先生这一次也没有吝啬,他拿出的可是自己的队伍的绝对王牌,王将自己的团队,恐怖程度可想而知吧?还不能够保护一个山鹰回到香港吗?”

    是寇枭王将的庇护啊,过海雕大大的松了口气“那么我就放心了,我会做好本职工作的,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押解着三万人的六艘货船会在午夜02.30分到达香港,派遣人来接应这种事情,就烦请大佬费心了。”

    贩毒楼房前,夜风带着极其浓烈的血腥味,冲入了面具使者百人敢死队无中的无心跳跃起来双脚分开,腿的力量似炮弹,狠狠的踢在两名面具使者的脖颈上,“轰轰”两声冲撞声,脖子被完全踢断的两名使者全身痉挛的倒在了地上,落地的无心顺势一刀捅进了前方一名使者的心脏当中,锋冷的蝴蝶军刀的刀刃完全捅穿心脏,面无表情的无心将刀刃插得更深。

    伤口破裂,一股股滚烫的鲜血喷溅出来飙射在无心的脸上、头发上。

    “围住他!”,一群面具使者们将无心完全的包围,随后开山刀从四面八方带着逆风浪狠狠的劈斩下来,但是就在他们挥刀的一瞬,无心拔出蝴蝶军刀,身体以诡异的柔韧度在原地一个旋转,“嚓嚓嚓…嚓嚓…”,蝴蝶军刀的刀刃上面的鲜血在跳舞,一圈抹过十二名面具使者们的脖颈,当面具使者们反映过来的时候,一股股的鲜血正在从伤口处不断的飙射,捂住脖子的他们扔掉了开山刀,痛苦的呜咽着,他们的双手紧紧的掐住脖颈,双手被飙射的鲜血染红,随后跌跌撞撞的不断倒地。

    “走狗就是走狗,就这点本事还想要在主君时代掀起腥风血雨,真是笑死人了。”

    站立在尸体队伍中的无心完全的张开自己右手的手掌,“轟轟轟……轟轟轟……”,一股股天蓝色的磁力在手掌之下疯狂的跳动着,“杀!!”,周围的面具使者们彻底的开启了疯狗模式怒吼着群起而攻之。

    无心的脸上寒芒昙花一现“超能磁场·重力之网。”

    手掌之下疯狂咆哮的磁力“嘭”的发出一声沉闷的爆响,随后范围百米的虚空浑然一颤,大地上面的尘屑更是扬起一阵尘埃,被磁力笼罩的范围之中,所有的面具使者们只感觉到背后仿佛背着一座泰山,“咚咚咚”,所有人都是跪在了无心的面前,深深的低着腰,紧接着随着重力之网的强力加强,面具使者们从跪地变成了趴在地上,他们感觉自己的身体所有的部位都在高度的充血,随时随地都能够爆炸。

    无心甩着蝴蝶军刀上面的鲜血蹲在一个面具使者面前,一巴掌扇掉了面具,戏谑的问道“背后支撑着你们的势力是哪里?”

    “为了对神的虔诚。”,使者竭尽全力的一声呐喊,脑袋突然“嘭”的一声被磁力爆裂开来,无头的尸体断裂的脖颈处喷泉般的鲜血彻底染红了无心的白色西装,碎裂的头颅和黏糊糊的脑浆更是溅洒了无心一身。

    “看来你们都被完全的洗脑了,敢死队吗?罢了……”,无心站起来直接放弃“从你们的嘴巴里面也问不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你们不是相信所谓的神吗?不知道地狱阎王的长相,合不合你们的胃口。”

    磁力第三次加强,这一次的血腥史无前例,那些被压制在地上的面具使者们的身体就像是挤爆的气球一样“咚咚咚”的完全爆炸,一股股的鲜血冲刺到天空后化成美丽的血之烟花‘哗啦啦’纷纷扬扬的落地,断肢残臂与蘸血的碎肉更是混合到一起,形成了宛若阿鼻地狱般的场景,这到底是在审问,还是在审判?

    高天明被吓傻了,而在人体爆裂中的无心却依然悠闲的朝着楼房走动着,“喂!!喂!!!你的偶像啊天门无心啊。”,高天明用脚踢动着还在沉睡的陈建“怎么会这么厉害?以前一直都是在网路和电视中才能够看到,如今亲眼所见,简直是另外一种感受,太不可思议了,他妈的给我醒醒啊,你看看那些人就跟西瓜一样爆掉。”

    门突然被打开,几名面具使者朝着苍剑和老婆和女儿走过去,看到无心杀戮的高天明的内心也是豪气干云“动女人和小孩算是怎么回事?有什么折磨人的东西朝爷们儿身上随便招呼。”

    少年的热血换来的是面具使者的两个字“傻逼。”

    他们将黄色的粉末强行灌进了苍剑妻子和女儿的嘴巴里面,倒入水,怪异的是,原本软弱无力的倩倩突然双眼放光,随后活蹦乱跳的不断傻笑,苍剑的妻子则是全身颤抖,一股股的白色唾沫不断的被呕吐出来,“草,你们给他们喂的是什么东西?”

    “出自神之手的灵丹妙药。”,高天明还没看清楚肚子被重击一拳,不由自主的张开嘴巴。

    一碗和水混合的黄色粉末倒进了高天明的嘴巴中,身体将这种特殊的接纳后,高天明迅速的起了反映,首先是耳朵“嗡”的听不清楚任何东西,紧接着是自己的身体,轻飘飘的宛若在彩虹之间撑着云朵在漂游,最后是眼前,他看到了天空中天国般的巨型城镇,哪里到处都是穿着比基尼或者**身材超好的美眉。

    “过来啊……过来啊……”,那些美丽的妞儿站在天国前方对着高天明勾着手指“无论怎么对我们都可以接受的噢。”

    “嘿嘿嘿……”,一脸傻笑的高天明被扔到了敞篷车上面,和万千同样带着白痴表情的大众一样,他们之中有的人喊道“等着我金钱,我在路上了。”“亲爱的妈妈,我多么想要看你一眼。”,几乎每个人都追寻着遥不可及的天国之梦,对真正世间的一切都已经完全的忘却。

    无心站在二楼过海雕办公室的窗口看着下方缓缓启动的车队,他的手中拿着一片黄色的花瓣“梦幻向日葵,碾成粉后比海洛因还要厉害百倍,无论怎样的体质,只要沾到了一点,就能够被勾起内心深处最想要的东西,在幻境的海洋中一直沉醉着,居然会用这样的东西操控和蛊惑人心,说到底,如何让一个人对自己完全的臣服呢?除了药物之外再无其他了,这件事儿的棘手程度超乎了我的想像,那么我就如同之前所说那样,一直追到他们的目的地里面去了。”

    “你先行一步,我们随后就到,到时候在香港集合。”,电话那头的人虽然用手机捂着耳朵,但是半月耳坠依然能够看的模模糊糊,他坐在笔记本前看着网页里面的新闻“我们要对付的,可是世界级别战斗力的敌人,随时跟我保持邮件联系,我需要在每隔2个小时后确认你是否安全,如果我没收到你的邮件,那你就等我,我会在那个不熟悉的地方找到你。”

    “是圣战骑士团在背后搞鬼吗?”,无心问道。

    “初步确定是的。”,笔记本显示的是一张黑白照,一个实验室,里面站着一群孩子。

    让人毛骨悚然的是,那八个孩子身体都插着特殊的输液管,而且脸上都带着半张模特面具…

    最为恐怖的,莫过于这群孩子他们面具之下自己的脸,竟然跟真正的模特面具一模一样。

    XXXXX

    从兴旺村朝着外面行驶的车队中,无心混杂在其中,模仿着所有人的表情。

    南吴城东南角海岸·海庆港口。

    六艘高达二十米的大型货船在海面上摇摇晃晃,无心跟着被面具使者驱赶的大部队朝着船上面望去,密密麻麻的人群让他紧紧的握紧了自己的拳头,这样庞大的数量,那样庞大的毒品量,他此时此刻真的很想要将这些从水深火热中揪出来,但是为了彻底的切断这根毒脉,无心咬牙切齿的隐忍着。

    “恐怕那些人一直认为着,这些船,是朝着最美好天国行驶的吧。”

    无心一声重叹,猛地在人群中瞥到过海雕得意洋洋的打着电话,闭上眼睛,开启感知系域气。

    “哈哈哈……对的……已经彻底的摆脱掉了天门杀手了,这些船在十分钟后就会彻彻底底的离开南吴城,这批新到的嫩货,相信神大人一定会由衷的喜欢吧,哇哈哈哈…哪里哪里……大佬你真的是太夸奖我了……是……是……明白大佬。”

    漆黑无比的天幕下,澳门之塔的顶端,一名披着在风中飞舞的白色大衣的清秀男人伸出中指推了推眼镜

    “如果替天还要刻意纠缠我们的话,关押着小白鼠的铁笼,静候他们的大驾。”

    (明日开始双更,新书是新的剧情,请大家多多投票、收藏支持)

    【推荐阅读】特战教官失忆后被小旅馆老板娘收留,成了一个不知名的服务生,且看牛逼王者在社会底层制定规则!艳丽少妇、清纯萝莉,皆我所欲!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