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国际犯罪干部

    眼前这个看起来二十岁出头的银发男人虽然只是一个青年,但是身上却散发着一股轩昂和沉稳的气势,身材像是没有发育好十几岁骨瘦如柴的年纪,说话的语气却又带着成熟男人的那份稳重。

    “噢嗯。”,蛮刀将嘴巴里面的香烟塞进烟盒里面,有些呆呆的点点头。

    “虽然也不是特别好的香烟,但是也将就着抽吧。”,蛮刀点燃一根香烟,在银发男人将烟盒放到口袋里面的时候注意到,他的左手手腕上面带着劳力士黑色水鬼手表。

    叼着细长的香烟的他对着蛮刀微微的低低头,银发男人转过身双手插在裤兜口袋里面朝着一夜无情酒吧里面走去。

    是一个特别爱面子的人吧,平常的时候这种烟根本没必要,蛮刀没有对他有什么的疑心,因为他此时专心致志的在想着如何攻击进去一夜无情酒吧,呵呵…是不是那些拐卖少女的总部蛮刀不知道,不过他敢肯定这个里面肯定有东西,如果这个里面是酒吧的话,它会建造成什么样子呢?

    烟雾一缕缕的蔓延在蛮刀沧桑的脸庞上,他暗自揣摩着。

    一夜无情酒吧三楼的房间里面…

    一个**着上半身的男人胸口纹着一只展翅尖啸的老鹰,翘着二郎腿的他用力的一口一口嚼着嘴巴里面的摈榔。

    “呼!”,一个长发的女人点燃了一根香烟,抽了一口后又呛的赶紧摁灭了烟头。

    茶几上面空荡荡的酒瓶,烟灰缸是堆积如山的烟头,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刺鼻的味道。

    老鹰纹身旁边坐着一个巨大的黑影,黑影右手的手指夹着雪茄,手腕上面缠绕着一根狗链,右脚旁边,一头壮硕的狗影的嘴巴里面也叼着一根巨大的雪茄,并且在人模人样的吞吐。

    房间安静的要命,黑暗的空间中只有一缕缕幽蓝色香烟的烟雾在顶空萦绕着。

    外头一辆车飞速的行驶过去,车的亮光在房间里面一个闪耀,巨狗高加索敏锐的抬起头,咬了一下嘴里的雪茄。

    在沙发的中心点,一个身材高挑细长的男人将右腿放在左腿的膝盖上面,穿着黑白条纹西装的他似乎在闭眼沉睡,只看到胸腔在微微的起伏。

    “嘀嘀嘀…”,安静的室内被房间刷卡的声音打破。

    纹身男人吐掉摈榔重新拿起一颗,女人扯了扯自己的裙角,壮汉挺直身体,睡觉的男人微微的睁开眼睛……

    “我这里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们想要先听那一个?”,进来的是那个银发的男子。

    他关上门,并没有打开灯,而是穿着一身宽大的西装站在这群人眼前。

    “是不是夏天盯上我们了?”,牵着狗的壮汉宛若惊弓之鸟叫起来,随后狠狠的捶打了一下茶几,“叮当”,茶几上面的果盘微微的一个弹跳,雪茄厚厚的烟灰乱舞飞溅,“我们只是在大陆做生意,用不着像对待萧氏那样对待我们吧?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夏天要是真的跟我们叫板起来,我们就跟他死磕到底,他华夏国之王才刚刚站稳脚跟呢,各个属下都分布在全国各地,他要是真的惹毛我们,一把火烧了他的和平别墅区。”

    “汪!”,高加索响应着主人内心的愤怒恶狠狠的朝天一吼。

    银发男人露出微笑别过头“山鹰的推断呢?”

    “反正出来混就是脑袋放在刀刃上,我只求今天享乐。”,山鹰嚼着摈榔声音低沉的说道。

    舒舒服服的哼了一声,穿着黑白条纹西装的男人拿着自己的黑水晶手杖站起来“好消息是过海雕那边已经顺利的出港,坏消息怕是天门派遣出人来干掉我们了,我说的对吗?”

    “还是你聪明。”,银发男子续了一根细长的香烟,吐出浓浓的烟雾后昂起头说道“替天,夏天动用的是天门替天。”

    山鹰停止了摈榔的咀嚼,壮汉浑身的肥肉一抖,女人面露惊骇,高挑男子加重了黑水晶手杖攻地的力量。

    “司忍,听你的。”,银发男子对着高挑男人昂昂头。

    半晌的沉默后,屋内突然出现无比诡异的笑容,“哼哼哼…哼哼哼…”,一道道的闷笑就仿佛是死神发出来般,听的人毛骨悚然,“没想到本来跟南吴警察的游戏却变成了天门,不过这是意料之中的,本来还想要钻一钻夏天情报网的空子,但是却万万没想到夏天如此重视,一出手就是替天这样的当头棒喝,夏天啊夏天…你还不知道国际性的黑帮组织有多么的恐怖吧?我们吃人的时候,可是连一根骨头都不会给外人留得。”

    他擦燃打火机,微弱的灯光照耀着他那张皮肤嫩到极致的脸。

    在火光下这张脸在几秒间充满了三十多个表情的变化:微微的咧起嘴角、眯缝眼睛、眉毛挑动、瞳孔放大、皮肤时而松弛时而紧凑,丹凤眼一瞬之间杀气腾腾一瞬之间又温柔万份……

    银发男子警惕的后退几步“不管看多少次,你那些表情永远都是那么恐怖。”

    火光消散的时候司忍变成了一张面无表情的脸,他抬起头冷淡的说道“走的时候给夏天送一份礼物。”

    XXXXXXX

    一夜无情酒吧的二楼舞池里面,一个金发俊朗的男子弹奏着钢琴,舞池被温柔的光芒轮回的扫射着。

    七名女高中生依偎在那些帅哥的怀抱里面春心荡漾,一个个都是无比柔情,那些午夜牛郎的手掌看似随意但是暗藏挑逗的在这些女学生的身体上面游动着,腰间的轻柔抚摸、双腿之间随意的游走…晴子被这些牛郎帅哥们挑逗的是欲火焚身,她将全身都紧紧的贴在他的胸膛上面,媚眼如丝的说道“今夜你陪我好不好?”

    “我哪里都不回去,今天晚上我只属于你一个人。”,牛郎深情款款的与她对望。

    这句话让晴子全身似乎柔若无骨的完全依靠在他的身体上面,任由他的手掌在自己发育已经趋于成熟的身体上面随意的抚摸,他在疼爱着自己,而晴子眼神迷离的随着舞步的转动看着四面八方,自己平时在学校里面那些矜持无比的姐妹,此时此刻都已经完全敞开了少女内心中最**的火热心扉。

    但是望了一圈,晴子似乎没有看到美倩,她没有一丁点的防备,而是主动的将手伸向牛郎的双腿之间。

    舞池远处隐晦的厕所里面,厕所门紧闭,门把上面挂着‘洗手间冲刷’的警示牌。

    但是内部却是春光无限,洗手台上面,美倩肆无顾忌的放声呐喊着,臀部完全迎合着后面牛郎的动作,他时而霸道,宛若冲锋战车般狠狠冲击,时而温柔的像放慢了速度的过山车,时而调皮的让自己的小白兔压在洗手台上面,时而邪恶的给自己的嘴巴里面塞进去一颗又一颗的糖果。

    那些糖果里面像是包裹着火药,一进入自己的身体便完全爆炸。

    更加灼热的火焰烧灼着自己少女的心脏,刺激着自己的神经,让自己全身完全的绷紧。

    她抬起头,通过洗手台上面的镜子看着自己潮红的脸和自己迷乱的眼神,看着身后帅哥全身的汗水。

    她已经醉了,感觉自己背后宛若插上了翅膀,飞翔在甜蜜的天空。

    但是,无比爽快的美倩突然全身一震,眼前一黑的她只感觉到胃部强烈的抽动着…

    身后的帅哥面无表情的看着瘫痪在地上的她,拿着卫生纸擦了擦自己下体后迅速的穿上了衣服。

    **的美倩浑身的肉都在跳动,嘴巴中更是源源不断的吐出一口口的白色唾沫,牛郎拿着一根锁狗的项链手指间拿着糖果蹲在她面前笑道“这是兴奋剂,普通人一般只能够承受一颗,你刚刚连续不断的吃了多少你自己还记得嘛?哼,要不是神大人哪里888名女人已经满员了,你或许还有最后的价值,现在…你在我的眼里,只是一堆烂肉和一条待死的母狗。”

    “我会在你的葬礼上面多掉几滴眼泪的。”,牛郎将项圈绑在美倩的脖子上。

    打开卫生间的门,他像是拖着一个廉价的货物,朝着二楼的窗口走去,哪里有垃圾场,充满了饥饿的野狗。

    “喂…”,牛郎听到朝着自己打招呼的声音,抬起头后恭敬的低下头“大人。”

    “带过来带过来。”,银发男人叼着香烟挥手。

    牛郎拖着美倩朝着银发男人移动,但是美倩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浑身拼命蠕动的挣扎了起来,尤其是吃了过多的兴奋剂以后,她简直力大如牛,牛郎一边怒吼一边拖动,像是在训斥着一头动物。

    银发男人的脸阴沉了下来“他妈的女人还真是恐怖的动物。”

    “刀,把雪茄给我。”,银发男人冲着壮汉说道。

    壮汉扔动着手中的雪茄抛向他,接住后的银发男子走上前猛地抬起腿一脚狠狠的踩住美倩的脖子。

    这一脚看似随意但是力量超猛,顿时无法呼吸的美倩张大嘴巴、张大鼻孔、张大眼睛。

    “女人,是要这么对待的。”,银发男子拍了拍牛郎的脸。

    只看到他猛地一蹲中长的银发一个乱舞,随后只看到滚烫的雪茄烟头朝着美倩的瞳孔精准的刺去。

    “嗤…”,烧灼声响起的时候牛郎别过头。

    “啊…”,美倩第一声呐喊后便全身颤抖的张开嘴巴,似乎有万千的咆哮隐藏在喉咙里面无法释放,她的左眼里面插着一根粗壮的雪茄,带着墨镜的银发男子伸出左手露出劳力士黑色水表手表,整只手臂瞬间被银色的武装系域气充斥。

    左手如钩,抓住美倩嘴巴的上颚,他拖着美倩进入了那个房间。

    “司忍,你不是想要领教领教替天的实力吗?别被吓到了…娃哈哈哈哈…”

    银发男人拖着美倩一路狂笑的在房间里面奔跑,径直的朝着窗户哪里冲刺过去。

    “哟西…就让叔来一个单枪匹马救美女。”,蛮刀刚刚打定注意的时候,“哐当。”,一夜无情酒吧响起了玻璃破碎的声音,蛮刀猛地昂起头,在无数玻璃碎渣漫天飞舞中,一个全身**的女孩儿被人从三楼扔了下来,这是什么情况?什么情况?就在蛮刀这一愣神的期间,美倩的身体头部着地狠狠的掉在了马路上面。

    她的半个脑袋像是西瓜一样烂掉,大股大股白色的脑浆混合着鲜血流淌出来,她的左眼还插着一根雪茄,嘴角残余着泡沫,身体还在微微的颤抖,然后瞪大唯一一只眼睛,死在了温暖的路灯下。

    双眼充血的蛮刀放大了鼻腔怒气冲天的朝着三楼看去…

    起风了,银发男人站在窗口,全身宽松的西装猎猎作响,黑色的领带朝右飘扬拍打着墙壁。

    他的脸上带着戏谑,带着嘲笑,双手依然插在裤兜里面的他像是一个无辜者,做着一件简简单单的事情。

    “你!!们!!这!!群!!狗!!生!!的!!”,蛮刀从来不自诩是一个正义的使者,加入替天也只是为了为夏天的宏图霸业贡献自己的力量,但是!!但是他无法容忍自己眼前所看到的一切,一个无辜的花季少女就这样死亡。

    “红宵!”

    “噗!!”,手中被白布绑着的大刀发出一声剧烈的闷响重重的立在大地上面。

    “圣域三星战武的实力,够不够挑战你们?”,怒发冲冠的蛮刀满脸赤红的一声怒吼。

    “砰砰!!”,战刀红宵包裹的白布全部被锋利的刀光撕裂成粉碎,宛若白色蝴蝶飘向四面八方。

    这把长达两米刀背上面全是刺刃的战刀,将在蛮刀的手中的劈开对那些对生命不尊重的丑恶!!

    【推荐阅读】特战教官失忆后被小旅馆老板娘收留,成了一个不知名的服务生,且看牛逼王者在社会底层制定规则!艳丽少妇、清纯萝莉,皆我所欲!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