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豹之枪火

关灯
护眼
    脸上长着六个瞳孔的刀宰面目狰狞,尤其是六只眼睛,似牛般巨大,似虎般狠恶。

    瞳孔中的光芒如豹般刚猛,如蛇般阴冷。

    替天的生涯,蛮刀自认为自己也是见识多广,三只手的人、畸形人多多少少他也看到过许多,不过看到刀宰这张恐怖的脸后蛮刀还是被吓了一跳,这已经超越了人类的极限了吧?还是说那些瞳孔是通过人工移植来的?但是刀宰挑衅的话语让蛮刀内心的疑惑一扫而空,只剩下满满的战意“怪胎,叔四年的蛮人刀法,让你尝尝厉害的滋味。”

    怪胎吗?听到蛮刀这样称呼自己,刀宰自嘲的笑了笑,扯着脖子用力的昂起头。

    愤怒之色充斥脸庞,“怪胎吗?”,随后满脸红色筋脉的刀宰弯下腰宛若一头野兽朝着蛮刀狂吼“你知不知道这样称呼神的亲卫队是大不敬的?我本来想要给你留一具全尸的,但是现在看起来已经没有这个必要了!”

    “放你妈的春秋大狗屁,狗屁神灵,你们这群被洗脑的邪教徒。”,蛮刀言之凿凿的破口大骂。

    刀宰平静下来,站在护栏上面六个瞳孔冷冷的看着下方的蛮刀,这个男人在替天中也属于是那种硬战类型的战士,蛮人刀法更是以野蛮和粗暴助长其威,讲究的是勇、钢、武、烈,但是不是每个人都能够将刀法修炼到极致的,天门中除了大刀锋飘雨之零,还真是没有让我感觉到恐怖的,这货的蛮人刀法估计也就三式,对付他轻轻松松。

    敌人在打量着自己,蛮刀也同样在思忖,这货看起来高大威猛,那么弱点应该在移动速度上!

    但如果是靠力量取胜的话,硬碰硬!鹿死谁手尤未得知!蛮刀十分有把握的握紧了红宵战刀的刀柄。

    “或许…你应该好好去翻翻新华字典里面对剑胆琴心的解释和翻译。”

    默念一声的刀宰抬起头看着屋顶上面的吊灯…

    “嗖!!!”,下一刻…蛮刀惊骇的看着刀宰化成了一道黄色的飓风消散在护栏上。

    什么情况?这恐怖的移动速度?那样庞大身体这样的移动速度?这是什么情况?蛮刀骇然的瞪大眼睛。

    XXXXXX

    天花板上面的尘屑“簌簌…”纷纷扬扬的掉落下来,上空一震,蛮刀抬起头,只看到巨大的吊灯正在朝着自己狠狠的砸下来。

    “滋啦啦啦……”,吊灯飞溅出大片大片的火花对着蛮刀迎头坠落。

    何为刚猛的战士?偶像为战屠的蛮刀觉得战士的人生就不应该有‘闪避’两个字,抬起头,一声凶暴的呐喊!!!!!

    红宵战刀龙抬头般的带着一股狂逆的刀锋迎空狂斩。

    “当!!”,清脆的断裂声响彻一夜无情酒吧,当战刀的刀刃和吊灯碰撞到的一瞬,吊灯上面所有的灯泡全部碎裂成一片片朝着四面八方劲舞的扩散,冲击在墙壁上粉碎,冲击在玻璃上面打碎玻璃,破裂的窗户‘嘎吱嘎吱’的作响,大股大股的冷风吹拂进来,地上滚烫的鲜血变得冰冷开始凝固。

    破裂的吊灯中伴随着蛮刀的狂吼被斩裂成两半。

    但是下一刻…屋顶上面宛若壁虎般的刀宰双腿“嘭”的一声似炮弹的重装一踩天花板。

    上空爆震,蛮刀刹那间只看到一道黄色的人影从空中眨眼间俯冲到自己面前,再次反映过来的时候,刀宰抬起来的右腿已经到了自己的脖颈上不足半米的位置。

    “嘭!!!!”,下一刻蛮刀的身体被刀宰踢得从原地弹飞射出,脑袋撞墙狠狠的砸了上去。

    “哟哟哟。”,穿着皮鞋的刀宰站在原地戏谑的笑起来“我还才这种速度你就不行了吗?”

    耳鸣、脑袋闷响、头晕目眩、满脸是血的蛮刀在原地摇摇晃晃的站立着,用力的摇摇头,蛮刀内心震撼,这么恐怖的速度竟然丝毫不被这样庞大的躯体所影响,“草!!!”,一声大吼的蛮刀用力的甩甩脑袋,脸上鲜血飞溅,再次一声爆吼的他在地上奔跑着气势汹汹的朝着刀宰冲刺过来。

    “豹之杀。”,站在原地的刀宰闭上眼睛嘴唇动了动。

    “嗖…”,下一刻诡异化成一道黄色旋风他再次移动到蛮刀的身边。

    正在奔跑的蛮刀张开嘴巴吃惊的看着弯下腰的刀宰…

    一个扫堂腿…彻底打断蛮刀第一式的开端。

    身体飞出去的蛮刀粹不及防,但是更加噩梦的还在后方。

    蹲在地上的刀宰身体灵活度超然的以诡异的弧度弯曲着上半身,右腿冲天弯曲,膝盖似从大地中冲击出来的爆裂战锤,“咚!”的一声带着爆裂的风浪狠狠的冲击在蛮刀的肚皮上。

    蛮刀身体被膝撞冲到半空中,他咬牙切齿的低吼,小腹的肠子全部被踢碎了。

    地上的刀宰抬起头,身后的大衣再次一个舞动!!

    只看到一道黄色的旋风拔地冲天。

    飞天而起的刀宰一脚正中蛮刀的胸膛,让蛮刀无法想像的超强力量顿时致使自己胸腔的肋骨断裂,自己的身体更是“嘭”的一声冲破了一楼到二楼实木的天花板,狠狠的咳嗽出一口鲜血,蛮刀的身体重重的落在了二楼的舞池中。

    魁梧的刀宰从蛮刀撞破的那个窟窿处冲刺出来,凌空的他右脚重重的踩踏下来。

    蛮刀就地一滚,“嘭!!”,舞池下面的地板被刀宰结结实实的踩出一个空空的脚印,一块块的碎木纷纷掉落。

    好痛…但是自己不敢放弃,蛮刀一边咳嗽着鲜血一边支撑着战刀站起来,身上带着特有的替天不屈的精神。

    二楼的窗户没关,大股大股的冷风猛灌,吹的刀宰身后的金钱豹大衣空荡荡的衣袖甩动。

    刀宰面无表情的看着蛮刀,蛮刀凶神恶煞的看着他,三秒后蛮刀一刀重重的斩击在地面上,借着这股冲击力气势汹汹的冲刺过来。

    圣域三星力量开启…刀宰的两个瞳孔散发出一股红光,顿时变得严谨。

    “蛮人刀法·疯牛式。”

    蛮刀握着红宵战刀对着刀宰不停的劈斩,速度极快、刀锋刚猛、左左右右每一个地方尽数切割到,空气中都残余着一道道未消散的风浪,但是刀宰太过于灵活,他背着双手身体似不倒翁似的摇摆,在红宵战刀斩动的范围中超速闪避,蛮刀引以为傲的刀法竟然连一刀都碰撞不到刀宰的身体。

    六瞳刀宰的一只瞳孔再次爆发出红光,“豺落地了。”,他轻轻的喊了一声,另外的五只眼睛已经起了杀意。

    猛地伸出手在蛮刀的胸膛上面轻轻一碰,“豹之杀。”,双腿超越了重力疾速的一个闪动,蛮刀只看到眼前黄色的旋风一闪,刀宰已经从自己的斩杀范围中完美逃脱,移动到自己的身后。

    “你这个混球只会逃跑吗?”,蛮刀转过身一挥红宵战刀,满脸鄙夷。

    “喂…小伙子,如果替天真的想要跟我们过招,欢迎你们随时来香港找我们,像你这种不入眼的货色就少在哪里大吼大叫了,让张命寒和陈流年他们过来。”,刀宰说着指着蛮刀的胸口。

    “少在哪里自说自话了,你们这种…”,蛮刀狂傲的低下头一看,顿时表情变得有些呆滞。

    自己的胸膛上面,有一个豹蹄印记,黄色的,而且在微微的散发着光芒。

    这是什么?蛮刀突然想起来刚才刀宰的手掌在自己的胸前轻轻的那么一碰。

    刀宰缓缓的抬起右手,食指和大拇指好似一把枪的对准了蛮刀。

    “豹·無双技·印记弹!”

    “嘭!”,蛮刀胸前的豹蹄印记突然冲击进入他的身体,接着一股鲜血从后背喷洒出来。

    贯穿身体!!蛮刀双腿颤抖撑不住的单膝跪地,胸前出现一个穿透的血洞,流淌着缕缕的鲜血。

    “嗡嗡嗡…嗡嗡嗡”,刀宰伸出手在眼前的虚空上面不断的触摸着,移动开后豹蹄印记竟然定格在虚空中。

    一字排开…足足有十个豹蹄印记。

    叔要在这里挂掉了吗?蛮刀面如死灰…为什么第一次单人任务就遇到如此的强敌?

    “豹·超必杀·枪火审判。”

    右手如枪,“嗖嗖嗖…嗖嗖嗖!”在豹蹄印记飞速冲击出去中刀宰将他们一个个打出去,冲刺在虚空中的豹蹄印记化成了一团团黄色的冲击气浪,一颗接着一颗冲向了蛮刀…第一颗冲破了蛮刀的手肘,让他顿时连握刀的力量都做不到…随后…蜂拥而至的气浪冲破了蛮刀身体各处的不同地点,胸腔、肚子、肩膀、手腕。

    一个个血洞在蛮刀的身上不断形成,他虽然战斗的时候狂吼,但是此时愣是没有发出一丁点的声音。

    最后一个豹蹄印记冲破了蛮刀的头盖骨…他浑身一震!身体软弱无力的朝着下方倒下。

    那熟悉的替天狗窝就仿佛出现在他眼前一样,似乎触手可及,不知道为什么,哪里的一草一木都让蛮刀无比的想念,他伸出手想要触摸,哪怕只是一下子也好…“咚”,轻轻的倒地声,蛮刀临死前嘴角露出苦涩的笑容

    “抱歉啊不知道名字的小妹妹,叔没能把这份黑帮的正义给你伸张起来。”

    高加索流淌着涎水移动到蛮刀的身边,用脑袋将他趴着的身体顶了一个翻身,随后张开嘴巴露出牙齿给蛮刀开膛破肚。

    “遇到我真是抱歉呐,我族之人,无视圣域。”,刀宰傲娇的说完后将目光看向了远方。

    XXXXXXX

    南吴城机场四号门岗,十几个人的航空护卫们聚拢在一起集体朝着章司忍等人走去。

    “喂…不要靠近!”,航空护卫警告着“你们是旅客的话请走正常通道,是工作人员的话请出示证件…”

    章司忍等人充耳不闻面无表情的继续行走。

    “如果你们再靠近一步的话,不要怪我们不客气…”,航空护卫们已经对着肩膀上面的对讲机呐喊起来。

    与此同时机场塔台人员看着一架小型私人飞机强行落地惊呼“这是从哪里跑来的飞机?”

    “有不明群体硬闯四号门岗…请求支援…有不明群体…”

    “这样的白痴废话为什么那么多?”,叼着吸烟银发飞舞的男人将手掏进西装取出一把全自动手枪…

    “砰砰砰!”,几声枪响过后其余的护卫们惊讶的看着同伴浑身浴血的中弹而死。

    看到对面居然有人开枪,整个四号门岗全部沸腾了起来…

    “豺已经落地了,不要耽误了大计划。”,面无表情的章司忍、云旗、山鹰三人同样掏出手枪…

    “砰砰砰!”,四个人对着前方的一群人疯狂的开枪,而且枪法精准,看起来十分的随意,貌似是习惯了这种事情一样,一大群的航空护卫顿时倒下了一大片,银发男子对着那些死尸还在不停的开枪,并且疯狂的大笑着…

    弹壳和尸体倒了一地,整个四号门岗一片混乱和惊慌,女的护卫们哭泣着呐喊着警察的救援。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架私人飞机脱离了机场的跑道竟然朝着四号门岗这里冲刺过来…

    候机楼人山人海啧啧称奇,看热闹的人更是人们为患…

    银发男人患者弹匣的时候吐着烟雾道“司忍,你把鬼警都叫过来了,是想要干嘛?”

    “没想要干嘛,就是想在那万米高空中劫持一架飞机。”,章司忍面无表情的扣动着扳机继续杀人。

    “我喜欢。”,银发男子咬着烟嘴疯狂的瞪大眼睛。

    而朝着四号门岗这边冲刺的私人攻击的机长室里面,一个穿着黑色警服的男人一张脸在警帽下面隐约不清,只能够撇下来的嘴角,带着对这个世间的无尽暴戾!!

    公务机带着狂躁的声音猛烈冲击,“嘭”镜头的画面被撞击的支离破碎!

    【推荐阅读】特战教官失忆后被小旅馆老板娘收留,成了一个不知名的服务生,且看牛逼王者在社会底层制定规则!艳丽少妇、清纯萝莉,皆我所欲!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