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致夏天的礼物

    带着超高噪音的私人飞机在机场的道路上面缓缓的滑翔着,随后机头调转。

    候机楼的一扇扇门被打开,警察、航空护卫、安全检查员们匆忙奔跑着朝着这架公务机奔跑过去。

    “起飞准备完毕。”,穿着黑色警服的豺挂断和章司忍的电话,随后缓缓的抬起头看着前方畅通无阻的跑道。

    门岗小屋的门被银发男人一脚踢开,看着躲在里面的航空护卫,这群人就好像是从地狱中走出来的野兽一样,一个个都是面无表情的不断的对着他们扣动扳机,一颗颗的子弹射入护卫们的身体,鲜血的花朵在墙壁上面绽放。

    “嘀嘀嘀…”,在刺耳的报警声中,一群人鱼贯而入的走过安检机。

    山鹰拿着门岗电动门的钥匙启动,奔驰车行驶进入机场内。

    走到一个奄奄一息的胡卫队长面前,嚼着摈榔的山鹰哈哈狂笑“祝你们好运,你们这群可怜虫。”

    “嘭!!”,将一颗定时炸弹重重的放在胡卫队长的胸膛上,山鹰拍了拍他的脸,最后一个走出门岗小屋。

    已经被这群人惊扰的鸡飞狗跳的机场老总正在怒吼“不惜一切代价都要…”

    “嘭!!!!!!!!!”,他的话还没说完,门岗小屋爆发出一道惊天动地的爆炸,“叮叮叮…”,无数在天空中乱舞的玻璃碎片被凶猛的火焰冲击出来,“轰轰轰…”烧灼旺盛的火焰中还有一只只断肢残臂从天空中掉落,随着烈焰的冲击,小屋里面的各种机器“咚咚咚”接二连三的不断的爆炸。

    滔天的火光中,章司忍等人飞速前进的身影在地上被拉的老长。

    身后冲天而起的火光映照着每一个人的脸庞,竟然是那样的冰冷无情。

    奔驰车到达公务机的旁边,公务机的舱门打开,从车上下来一名名午夜牛郎将少女不断的搬送到飞机上。

    而在远处一百米左右,几百名警察和护卫在朝着公务机奔跑,看到这群人手里面居然还有人质,这可能已经不是简简单单的事情,警察们一声大吼“赌上南吴城机场百年安全的荣耀,上跑道!!!拦住他们!!”

    “这群人到底想要干什么呀?”,无数开着客机的机长们对着塔台大声申请“我们来拦住他们”

    靠着廊桥的一架架巨大的客机发动机释放出狂猛的气浪,一架架都在启动前的准备中。

    肩膀和手袖都是带着四条黄色袖章的豺站在舱门门口,对着章司忍等人敬礼“辛苦了,欢迎回港。”

    “哇哈哈哈…豺,看到你我就知道我们这次更加能够顺风顺水。”,身后响起刀宰的吼声。

    大衣飞舞,让高加索骑乘着自己的刀宰身体如同苍鹰般踩踏着虚空疾速滑翔。

    章司忍对着一干人点点头“全部登机,马上还有更加具有挑战的任务等待着我们。”

    舱门关闭,豺与刀宰在机长和副驾上面都准备完毕。

    后方的前舱中,云旗的双手在MAC笔记本上面不断的敲打着“从南吴城到香港的时间为1个小时20分钟,客机5888起飞时间不超过二十分钟,我们能够很轻而易举的追上他们。”

    “3…2…1,走!”,豺和刀宰的手同时将启动器朝着前方推动。

    “嗡…”。南吴城黑暗天幕下的公务机的两个发动机爆发出超前的逆乱气流。

    但是前方的跑道前面,已经密密麻麻的站满了无数的警察。

    “蠢猪。”,豺乌黑的嘴唇鄙夷的朝下一拉,公务机缓缓的朝着前方前进。

    跑道上面的警察们一步步的呐喊后退,他们玩玩没料到对方竟然如此的心狠手辣,真是视同人命如草芥。

    “嘿嘿嘿…”,公务机缓缓推进压制着庞大的警察队伍,刀宰邪恶的笑起来“看来这群人想要变成烤猪。”,他摁下一个按钮后,公务机的发动机的气流“嗡嗡嗡”的再次无限增强,一股股冲腾的气浪像是一串串的涟漪喷射在机场的跑道上,前方黑压压的警察们只感觉到一股超强的吞噬力量涌向自己。

    “不!!!!!!!!!”

    在他们慌乱的声音中,两名警察的身体被发动机吸收了过去。

    候机楼的无数群众一声惊呼,无数父母遮挡住小孩子的眼睛,其余的警察更是傻眼。

    “咔咔咔…轟…”,几道撕裂的声音响起后,发动机的后方喷洒出一大股猩红的血肉,白色的骨头渣更是漫天飞舞,这两名警察的身体直接被发动机彻彻底底的完全撕裂,“哗啦啦…”,一大片的鲜血溅洒在地面上。

    有了绝对杀戮的前车之鉴,前方的警察立刻做鸟兽散的朝着两边移动,一个个都是吓得屁滚尿流。

    前方的障碍清除后,公务机从缓缓滑翔变成了急速前进…

    无数观望的市民们只看到一只白色的大鸟疯狂冲刺后驶向了寂静的夜空中。

    “哈哈哈……没想到走的竟然是如此的轻松。”,银发男子透过窗户看着下方越来越小的南吴城,万千霓虹尽收眼底。

    “这次的事件后,无论是从给替天一个说法还是给南吴城一个说法,我们在南吴城也是闹得鸡犬不宁,夏天不管从那个角度都要狠狠的惩戒我们,当初龙要说进军南吴城的时候我就在犹豫,没想到时至今日,终于还是跟天门把梁子结下来了,尤其是替天那条命,小张是无论如何都要给他弟兄讨回公道的。”

    章司忍喝着苦咖啡用黄金点烟器点燃一根香烟,忧郁的吐了一口“就算背后有寇枭王将的支援,天门…这条东方巨龙…”

    “没必要这样吞吞吐吐吧。”,银发男人睡在沙发上面吐着烟雾“夏天这个华夏国之王身上的奶水味都还没有驱除干净呢,她想要跨国跟我们打?毫不夸张的说,来多少,我让天门死多少。”

    “那是有野心的人。”,山鹰这样说夏天“就算我们不惊扰他,华夏国想要走向世界,港澳,是第一战的开端。”

    “以我们背后同样为国家的力量,我们没必要惧怕夏天。”,一头黄色大波浪的美女云旗很女人的翻了一下自己的刘海“华夏国政府在过去的战斗中被天门打的元气大伤,总帅和副总帅都还没有定呢,七大战帝也面向全国正在招兵中,说到底港澳不是夏天立足的地方。”

    章司忍喝了一口苦咖啡,面无表情的眺望着窗外的流云。

    十分钟后…在机场附近巡逻的天门小弟们在一夜无情酒吧发现了战斗后的惨败景象,这个临时的根据地已经被舍弃,里面充满了大量的尸体,小弟们一一排查,在二楼哪里发现了蛮刀的尸体。

    尸体已经被什么东西咬的残缺不全,身体的内脏已经被啃噬的干干净净。

    冲破隔层的窟窿大洞…满地散落的玻璃渣碎片…一楼大厅那些血腥的尸体…很容易知道不久前这里发生了多么惨烈的战斗,下面的小弟很快的将这则消息上报了上去。

    南吴城十三个区域的领头者们知道后每一个人的脸色都是异常的难看,这些在南吴城灰色边缘地带行走的人,这些在黑暗的世界中行走的人,他们…是天门新的敌人。

    XXXXXX

    南吴城主城区五星级香格里拉总统套房中…一道道笑声不断的响起。

    “我也是道听途说,但是十有**没差。”,山羊胡长的都垂到了胸前,但是依然一身干净朴素西装的他将一口牛肉送进嘴巴里面道“萧齐在监狱岛哪里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整天就坐在楼道哪里,像是一具行尸走肉,听说白头发都长出来了不少。”,说话的是如今华夏国的最高权力——国之脊梁的老爷子骆孤城。

    坐在他对面的夏天切割着牛排嘴角带着微笑“他可能在思考自己为什么会输给我。”

    老爷子到南吴城有重要的事情前往,而且是专程来找夏天的,对于这个在华夏国之王战役中给予自己超多帮助的长辈,夏天十分的尊敬,而骆孤城对这个后背也是十分的喜欢,两人相谈甚欢,似乎又说不完的话,对未来一些局势的看法和分析竟然都是不谋而合,让夏天真的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撞了一下酒杯,骆孤城突然说道“真是老糊涂了,你知道那小子在干什么吗?坤沙…坤沙啊!”

    “因为忙碌着华夏国的地下事情我对他还真的是一知半解,请老爷子详细告知。”,夏天一脸好奇的看着骆孤城。

    “他一个人走进了雷霆大荒…就是蛮荒之地后方这个世界少数人探索的地方,就算是当初蛮荒之王也不敢进去,我活得久,听的也多,那里面可是生存着许多了不起的东西,如果坤沙真的能够征服哪里,你这个弟弟,将会在世界的地位变得非常了不起。”,骆孤城翘起大拇指说道。

    雷霆大荒…夏天心头一跳,以前准备征服蛮荒之地的时候他也知道这个地方…那是一个充满了危机的地点,听说还有时空裂缝的存在。

    “不过…”,骆孤城老爷子的脸阴沉了下来“你最应该要小心堤防的…”

    就在这个时候,门铃响起,骆孤城停止了说话,一个服务员推着一个餐车过来“龙头,有您的快递。”

    快递?谁的?给我的?他怎么知道我的具体位置?夏天扣紧了西装的扣子站起来,淡然的问道“有打开过检查吗?”

    “嗯。”,服务员恭敬的点点头“是一个图形的蛋糕。”

    “寄件人呢?”,夏天再次追问道。

    服务员回想了一下道“噢,是少姓,全名叫做章司忍。”

    骆孤城抚摸着胡须哈哈大笑起来“有人给你送蛋糕啊,快点打开看看是什么。”

    夏天带着微笑打开盒子,当看到里面的东西后,他脸上的笑容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拳头紧紧握住。

    一个被斩断脑袋的龙头的脸上涂满了红色的奶油,龙头的表情没有英武狰狞,而是虚弱与可怜。

    【推荐阅读】特战教官失忆后被小旅馆老板娘收留,成了一个不知名的服务生,且看牛逼王者在社会底层制定规则!艳丽少妇、清纯萝莉,皆我所欲!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