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断魂桥

关灯
护眼
    一望无际的大海根本看不到尽头,海水在月光的照耀下泛着波光粼粼的寒光,时值深秋,海水在温度冰冷刺骨。

    潮汐起伏,浪涛不断,跌宕起伏的海洋中,一只充满了狼毛的手披荆斩浪,宛若一头深海狂鲨在海洋中迅速的移动着,豺的脸上流淌着一缕缕的海水,但是目光刚毅无比的看着前方,那张脸、那瞳孔中散发的光芒就好似不屈的豺狼,“咳咳咳…”,身后受伤的山鹰不断的咳嗽着,虚弱的在豺的耳边低语道“让我死在这里吧,带着我你是游不到岸边的。”

    从客机上面跳跃下来的章司忍、豺、山鹰三人,前者失踪,后者两人相继掉落到海洋中。

    “游的到。”,豺坚定的说道,抬起头看着前方依然看不到的海岸线。

    “豺!你的命比我金贵,你是干部,而我只是头目。”,山鹰心中涌出无数的感动,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中豺依然对自己不离不弃,在过去狗一般的人生当中,这股暖流始终未曾流淌出来,直到遇见了他们。

    豺的双手狠狠的划出一个巨型的波浪,他露出一丝轻笑“人的命哪里有什么贵贱之分,我们每个人都是第一次来到这个世界,也是最后一次来到这个世界,兄弟,你只要相信我,我就一定能够带你回去。”

    山鹰闭着眼睛抿着嘴唇心脏强烈的颤抖着,滚烫的热泪爬满了自己的脸庞。

    XXXXXX

    “哗啦啦…”,在漆黑天空下黑色的大海随着海平线上面太阳的升起而变成了淡冷,大海褪去了黑暗中的恐怖,变得美丽非凡,一轮金黄色的太阳洒下万丈的光芒老态龙钟的在香港的天空中升起,羽毛黑白相间的海鸥展翅随风翱翔,随后收拢起来自己的翅膀落在了货船的桅杆上。

    昨夜这些带着三万大陆南吴城市民的货船已经摇身一变变成了正经的货船。

    监工吃着香港特有的肠粉早餐大声的吆喝着,港口的天空中飞满了一只只啼叫的海鸥,工人们扛着麻袋脚步沉重在在货船上面上上下下,海风大吹,印着“圈形十字”图案的帆布在清晨开始的一天迎风招展。

    “乌啦啦”,港口的远方传来汽笛声,打渔的渔船们拜过海神后相继出发,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是带着对大收获的希望,一张张巨大的渔网洒向大海中,光芒照耀的海洋浅层,大片打拼的鱼群成群结队整整齐齐的欢快游淌,“眸…”,大海中心处猛地喷射出遇到十多米高的水柱,一头巨大的抹香鲸冲刺着跳跃出来,溅洒出一大片水花身体在阳光下一个甩尾,“嘭”的一声狠狠的掉进了海洋里面,再次进入大海的怀抱。

    繁荣而忙碌的港口,朝气蓬勃的早晨,住在大海旁边的渔村的渔民们高声唱歌,唱的是对生活的热爱。

    戴着充满了蓝色半点白头巾的陈若水穿着裙子“啊啊啊啊啊”对着大海大声的叫着。

    “今天是涨潮,要去捡生蚝,捡生蚝…”,陈若水将目光看向远处未开发的海岸,关门上锁后大步流星的挎着一个竹篮走过去,不得不承认她是一个标准的香港美女,小小的脸庞但是五官立体,大大的眼睛因为常年看到的蔚蓝大海眼神清澈纯净,嘴角带着对美好生活向往的微笑,装扮也十分简单,一件牛仔外套和下方的裙子搭配起来带着别致的清新美感。

    “一步…两步…”,穿着红色帆布鞋踩着沙滩的她看着自己踩出来的脚印。

    与远方热火朝天的港口不同,未开发的海岸虽然人影寂寥,但是保持着原始海滩的那份厚重感,陈若水最喜欢的就是在黄昏下赤着脚在这里散步,略微热度的阳光和寒冷的汗水吹拂在身上简直人生的一大享受。

    小的时候爸爸妈妈带着自己在岸边种下了一棵许愿树,她每天都要过去浇水,那棵树现在已经长的很大,在海岸的树林中依然高大挺拔,陈若水还记得每次爸爸妈妈出海的时候,她总是郑重其事的拿着一盘猪肉在港口大声的喊道“海神大大,请保佑我们家合家幸福,请保佑我父母长命百岁。”

    7岁,17级台风「惊鸿」登陆香港,大海怒吼,鱼群增长了平时的几倍,父母出海,再也没有回来。

    陈若水流着眼泪在海边赤着脚丫跑了一天一夜连一件遗物都没有找到。

    她坚强的活了下来,孤独的童年让她现在变得无比热情,坚强的性格让她心如玄铁,一个人独自迎接着各种挑战。

    一如既往,20岁的陈若水站在海边扔了几颗糖果“海神大大,希望你保佑我今天能够大丰收,谢谢啦”

    双手合十的陈水晶睁开水灵灵的大眼睛,一路小跑全身在风中跳舞,裙摆飞扬的极其美丽,“轰隆隆…轰隆隆…”海水一股又一股的冲击着巨大的礁石,礁石旁边的陈若水手中的拿着一把特制的钳子,在那些巨型旁边来来回回仔仔细细的摸索,一旦碰触到硬物便狠狠的拉过来。

    “呜呜呜…”,看着满篮子大螺蛳的陈若水哭丧着脸“阿美,没有你帮忙潜水我又不是大丰收。”

    这种浅海螺蛳的味道极其的鲜美,肉质细嫩,而且富有嚼劲,是比生蚝还要贵重的东西,陈若水跑到后方树林的临时基地哪里拿来了一张网袋,将一篮子螺蛳纷纷的倒进去。

    潮汐凶猛,打的陈若水双腿生疼,一个小时后,已经大丰收的她抹了一把头上的汗水。

    “小螺号,滴滴的吹…”,拖着一网袋的拆票,陈若水唱着歌走在沙滩上面,涨潮已经结束,潮汐变得温柔,抚摸了她的脚丫后又轻轻的退却了下来,一路弯腰捡着沙滩里面的贝壳和鱼儿,陈若水笑颜如花。、

    “轟…”比之前更加凶猛的一股海浪袭来,一个黑色的东西朝着陈若水冲刺过去。

    “啪!”,那个黑色的身影伸出被泡的发肿的手掌抓住了陈若水的小腿脚踝。

    一张笑脸顿时变成惊恐的陈若水娃娃大叫起来“水鬼啊…水鬼啊…大家伙…水鬼来吃人了。”

    她慌的双腿不断的踏地,接着低下头定睛一看,好像……好像是一个人?

    “救命。”,养天生抬起如面包般肿大的脸,轻轻的喊了一声后便昏死过去。

    XXXXXX

    日照三竿,即便是秋季,热带城市香港的气候依然燥热的让人想要骂娘。

    无心的内心是崩溃的,已经连续开了一天一夜的车队还没有到达目的地,“他妈的”,无心翘着二郎腿汗流浃背,他不禁问自己,香港有那么大吗?不过沿途的风景他倒是欣赏了不少,和南吴城截然不同,充斥着各种购物街道的香港到处都是密密麻麻的招牌,让人有种眼花缭乱的感觉,无心记不清楚街道的名字,但是他相信南吴城哪里的人一直记录着,身上带着GPS定位器的无心带着过海雕的面具,不断的深呼吸,快被热晕了。

    “回家咯!”,敞篷车上面的无数面具使者们喜悦的呐喊起来。

    到了?无心看了一眼路牌——圣教区。

    紧接着放眼望去,无心不由自主的惊叹,这里到处都是四层高的英式建筑,一片白色,敞篷车行驶进入圣教区的主要打倒——敬神大道上面,街边商店云集,无数的黑袍使者们没有带着面具反而是露出了正脸纷纷的走动着,他们聊天甚欢、在购物、在打牌,这些建筑根据无心的猜测应该是香港被占领的时候一直存留下来的,虽然古旧,但是质量依然过硬。

    这里是这些黑袍使徒的家园也是集中点,无心认真的点点头。

    敬神大道长达三百米,无心抬起头朝着前方望去,竟然看见了一座巨型桥梁的影子。

    行驶靠近一看,这果然一座高达八十米的巨型钢铁桥梁,虽然已经锈迹斑斑,但是依然能够承受风吹雨打。

    “断魂桥。”,无心跳下车看着石碑上面的字。

    断魂桥的前方是一块巨大的广场,无数的敞篷军车停在这里,上面一批批人下来,面具使者们给他们的身体上面贴着属于自己的标号,随后站在断魂桥入口的头目大声喊着“一千人一队,给我麻溜点,利索点进去。”

    无心朝着断魂桥上面看去,一群服用了幻花粉的人缓缓的行走着,这让无心想到了奈何桥上面排队等着投胎的亡魂。

    断魂桥长达444米,无心在人群中悄悄移动的朝着桥的后方看去…

    他不禁浑身一震,圣教区的后方是大海,而断魂桥连接着大海上面的一座小岛,那座小岛的顶端的是一座巨大的古老城堡,周围大片大片建造着一些蛋形建筑,因为距离太远只能够看一个大概看不到尽头。

    我操…这里竟然有一套完整的程序来操控,无心心中有些震撼。

    一辆宾利从敬神大道开过来,黑袍使者们停止了工作,一群人战成了一排,当宾利停止下来后,带着白手套的司机打开门。

    “南禧大人!!!”,一群面具使者们全部都恭敬的弯下腰。

    “恩恩。”,一个穿着唐装的老头子将双手藏在袖口中弯腰走了下来

    “血统者。”,无心一下便能够这位老者身体上面的兽味,十分强烈。

    已经花甲之年的老人看着那群从南吴城抓过来的奴隶,指着几个面容姣好的姑娘道“让他们过来服侍我。”

    香港巅峰人物一队圣战骑士团干部——天不收·南禧(世界政府LV1赏金犯,赏金:五亿。)

    【推荐阅读】特战教官失忆后被小旅馆老板娘收留,成了一个不知名的服务生,且看牛逼王者在社会底层制定规则!艳丽少妇、清纯萝莉,皆我所欲!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