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善良与隐秘

    正午的阳光从窗外照耀进来洒在床上,笼罩着床上趴着的人,养天生第一个感觉就是自己的背快碎掉了。

    头痛……像是有几千根针在脑子里面扎着自己,疼的养天生不断的倒抽凉气,身体的感觉恢复,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眼前朦胧模糊的一片随着几个眨眼变得越来越清晰,炉子上面的火焰燃烧的凶猛,一口大锅里面白色的骨头汤在沸腾,被炖的奇香无比的大骨头飘出致命的味道,让养天生猛咽口水。

    语言的能力还没有恢复,养天生微微的移动视线,今日是大好晴天,房门打开,柔和的风掺杂着淡淡的腥味吹拂进来,门口站着一个穿着打渔衣服的女孩儿,正在专心致志将蛇皮袋里面的一条条鱼倒进大的盒子里面,“啪啪啪…”,从蛇皮袋里面倒出来的鱼儿们甩动着尾巴打飞出来一片片的积水,女孩一边笑一边擦着脸上的汗水。

    养天生有些看愣了,阳光下的她竟然是那样的好看,身上的那份宁静的清纯,是在现在很多女人身上无法找到的,那份做事情的专注和认真,一颦一笑都吸引着养天生的眼球,将一条鱼身上的海藻弄掉,这一份绵里藏针的态度让养天生微微一笑,眼中流露出些许的柔情,没有猜错的话…这就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了吧。

    喉咙沙哑的干嚎了几声,养天生轻轻的喊了一声“姑娘。”

    陈若水愣了一下转过头,脸上首先是露出了欣喜又翻了翻白眼,他摘掉了手套走进来“你终于醒了,再不醒我就要报警了,香港可是一个有法律的地方。”。

    她的话让养天生心弦一动,自己已经到了香港了吗?这…算不算偷渡呢?

    “喂…大叔,你是内地人吧,是不是讨厌大陆的制度不好想要来香港生活呀?”,她拿着一个大碗舀着大骨汤和骨头肉语速飞快的说道“不过三天前看到大叔的时候还真的是被吓了一跳,从大海里面像是一条鲨鱼一样冲出来,一把就抓住我的脚,真可怕,我还以为是海鬼来找我索命了呢,喂…大叔,你不会是黑社会吧?被仇家杀人灭口吧?”

    一连串的话问的养天生根本不知道从何答起,陈若水转过身看着呆萌呆萌的他,灿烂的笑了笑“逗你开心的啦,你是谁对我来说并不重要,生活嘛,就是要算清楚,我可是救了大叔一条命噢,到时候你要是恢复了或者找到了可以报答我的方法,可千万不要把我忘记了噢。”

    “哦。”养天生用力的答应她,接着想要起身。

    后背刚刚使用力量,一股撕心裂肺的疼痛传遍了养天生的全身,他闭上眼睛,那恐怖的画面至今历历在目,疼的趴在床上的他睁开眼睛看看向自己的后背,上面涂满了白色的药物,时而伴随着一股灼热的感觉,时而带着一种清凉的感觉,而让养天生惊讶的是,手臂竟然有知觉,根据自己的回忆,双手和后背的肋骨不是断了吗?

    陈若水带着自信的笑容坐到床边,伸出手摸了摸养天生身后的骨头,硬硬的,完完整整的“你身体素质也太好了吧?长期锻炼着的吧?恢复的这么快,真是超人。”

    “你是神医吗?”,养天生带着善意的笑容反问道。

    “这可是我们这个村庄的老医生祖祖辈辈留下来的方法,这些药膏的名字叫做「鳞骨鱼油」,鳞骨鱼是一种深海十分稀少和罕见的鱼类,只有在每年8月8号8点8分随着一波涨潮出现,而且就存在一分钟,因为经常有出海的渔民的手被风暴折断,遭到鲨鱼群的攻击,或者是船只破碎把自己的骨头砸的稀烂,但是只要涂上了这种东西,骨头就会重新的生长出来,正常人少说也要半年的时间,你呀…短短三天…长这么一片骨头…”

    陈若水用力的拍打着养天生的骨头“真是超人啊超人。”

    “疼。”,养天生可怜兮兮的看着陈若水。

    陈若水用汤勺舀起骨头汤,嘟起自己的小嘴巴不断的吹着,养天生就这样趴在床上怔怔的看着她,眼神复杂,一口肉汤到嘴巴里面,养天生瞪大眼睛“好喝。”

    “废话,这可是每天早上最新鲜的猪肉大骨,本姑娘挤破脑袋才给你买到的,长时间的煮,你要敢说不好喝那就有鬼了。”,陈若水傲娇的笑了笑,让养天生喝了几口汤后,转过头看着盘子上冷着的大骨头,拿着骨头,将肉放到养天生的嘴边“啃吧。”,骨肉浓香四溢,养天生不断的撕咬着上面的美味,吃的是满头大汗,让他大呼爽快。

    吃饱喝足的养天生明显感到精力充沛,他不禁问道“这几天你都是这么照顾我的吗?”

    因为他发现自己身上没有体臭,想必是陈若水每天都会给自己擦拭身体。

    一听这话洗碗的陈若水小脸一红,一边骂着脏死了一边哼哼唧唧的点头,随后像是证明式的补充一句“我可告诉你噢,千万不要对本姑娘有任何的非分之想,我可是要找到一个可以陪着我一辈子的男人的,大叔…嗯…你太老了,我喜欢小鲜肉。”,养天生趴在床上带着一丝微笑看着她,越发喜爱。

    将屋子整理的干干净净,陈若水“嘿吼”一声端起装满了鱼的盒子,踉踉跄跄的移动到电动车的旁边。

    “啊!”,将盒子放在后座固定后陈若水擦了把头上的汗水。、

    “哦,去哪儿?”,养天生看着挂着一个老旧帆布包的她准备出门。

    “菜市场啊,大叔不会以为像我这种人生活的很轻松吧?我需要生活啊生活啊。”,陈若水拍着老旧的帆布包道“待会儿这里面就会装满钞票的,晚餐想要吃什么?给你带荷叶鸡吃要不要?啊…算了…还是叫花**。”

    养天生突然问道“为什么帮我?不怕我是坏人吗?”

    陈若水停止了脚步脸上出现一丝无奈“大叔你还真是的,因为你跟我相遇了啊,而且你向我求教了,还有你需要我,嗯,就这些,至于你是谁是干嘛的,对我来说不重要的,伤好了离开这里,有良心的话,就回来给我点报答,我为了治好你也是劳神费力的,不要太多钱,把自己的药钱出了就行。”

    “那么…”,陈若水转过头一脸灿烂“我去工作了,你在家里面要乖乖噢。”

    养天生反而脸一红别过头“我还能够去哪儿,路上小心啊。”

    走出门的陈若水脸上闪过一丝悲伤,她在海边等待着父母回来那么多年,却等来了养天生,这或许,就是宿命吧。

    戴上安全帽,骑着小绵羊电动车的陈若水在沿海的小路上面行驶着,远方就是水田一线的碧蓝大海,天空中漫天飞舞着海鸥,整个渔村安静无比,两边古老的石壁的缝隙中盛开着大片大片的绿叶,风将陈若水的一头黑发从安全帽中吹拂出来,一路朝着都市行驶,一路美景跟随。

    XXXXXX

    圣教区厨房中,一名带着高帽的大厨将一块鲜嫩的牛排从冷冻柜里面拿出来。

    转过身的他连忙弯下腰“暗灵大人。”

    银发暗灵叼着一根细烟看了一下手表的时间,晚餐时间,他指着牛排道“这是给过海雕头目的晚餐吗?”

    大厨点点头,暗灵将牛排拿过来,在火上加热后又移动开,从口袋里面掏出一根注射器,扔掉针帽,挤出几滴液体,随后将针头插进牛排里面,将注射器里面红色的液体全部注射进去牛排里面,暗灵拔出来扔掉了针头。

    大厨一惊“「红菇」?为什么要使用这个?量还这么少。”

    “红菇可以让人瞬间软弱无力,如果一次性用量过度的话被看出来,从今天开始起的每一顿,过海雕吃的东西里面都必须掺杂着红菇,直到看见他剧烈呕吐出红色的胃液为止,都不要给我停止。”暗灵将一个箱子放在大厨面前,打开箱子,里面密密麻麻全部都是充斥着红菇液体的注射器,大厨小鸡啄米的不断点头。

    日落西山,无心的房间里面,一边看着收集过来的资料的他一边滑动着手机一边将一块牛排送进嘴巴里。

    一块块的牛排肉被送到无心的嘴巴里面,这种有色无味的东西刚好和五分熟的牛排混合起来。

    如果天门就这样贸然的来攻打香港的话,那势必会引来无限的祸端,香港这个地方是一个特别的行政区,也是全世界最大的贸易流通的市场,全世界几乎无数国家都是香港背后的靠山,而那些国家的力量,也是那个骑士团手中握着的最强王牌,现在的战斗都是国际化的,自己必须收集足够的证据,要在天门打过来的时候世界政府无话可说,政府哪里闹得动静越大越好。

    “天哥早就看中了香港强大的流通能力,就算你们不招惹我们,我们第一个瞄准的目标也是这里。”

    无心看着叉子上面的牛排用力的点头“今天的晚餐很棒,好吃。”

    牛肉一口吞。

    XXXXX

    无心充分的证据也让南吴城的替天杀手团行动着。

    替天狗窝的房间里面,一盏昏黄的吊灯摇摇晃晃着,亚麻色头发的男人看着前面的五个人“骑士团的第三队伍负责的是杀人放火的买卖,叫做圣教骑士团,但是第一队伍却掌控着整个香港所有大大小小的货物流通,一队的人实力强劲,而且身份背景均有不同,你们的任务,就是让他们在这个世界上永远消失,等到时机完全成熟,战争便彻底爆发,届时,天哥就会顺理成章的接管整个香港。”

    “所以这次任务的核心是…”,一个女人问道。

    “暗杀!”

    【推荐阅读】特战教官失忆后被小旅馆老板娘收留,成了一个不知名的服务生,且看牛逼王者在社会底层制定规则!艳丽少妇、清纯萝莉,皆我所欲!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