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姑娘与海

    有冰冷的水滴一滴一滴的滴落下来,在火烈鸟充满了油垢的头顶上面炸裂。

    脑袋持续着冰冷已经是第四天,火烈鸟整个人都瘦了一圈,每天晚上的看守会将当天的残羹剩饭浇到地上,火烈鸟呜咽着哭泣,伸出手将那些充满了恶臭的混合饭菜塞进嘴巴里面,用力的咀嚼着,老鼠在黑暗中肆意的狂叫,下半身充满了屎尿,对于火烈鸟的审判还有三天,靠着绝对的意志,火烈鸟又生存了三天。

    客舱失事无心潜伏圣教区,一周过后…

    “嘎嘎嘎…”,养天生推开门,万丈光芒倾洒在身上,他大大的伸了个一个懒腰,背后刚刚生长出来脆嫩的骨头摩擦作响,激动的看着地上立起来的影子,养天生还以为这辈子都要佝偻着身体度过自己的一生了,这一周的时间里面陈若水一直以来都是无微不至的照顾着他,可谓是全方位的服务,除了擦拭身体时候养天生的兄弟不争气的硬如钢铁以外,尴尬的事情倒是很少发生,双目散发着身材,养天生眺望着漫天飞舞的海鸥和碧海蓝天,心情格外舒畅。

    海边小屋前方的平地上面,陈若水抱着一大捆的渔网走过来,看到养天生站在门口吃惊的浑身颤抖“好了?”

    “如虎添翼。”,养天生漂亮的踏地飞起,一脚踢向虚空,踢得风流狂涌,随后一个漂亮的旋转完美落地。

    “万幸,没有白白浪费我的辛苦。”,陈若水依然带着蓝色斑点的头巾,散发着一种额外的清纯气息,随后又重叹“大叔你不是普通人吧?一周的时间就能够恢复成这个样子。”,随后陈若水扛着重重的渔网一步一步的朝着海边走去。

    养天生扬起眉毛“噢?不打算给我煮汤喝了吗?你要去干嘛?”

    “这位大叔平时是不是过惯了金贵的生活不知道我们这些老百姓的辛苦啊。”,扎着马尾辫的陈若水回过头白了一眼“拿着渔网,当然是要去网鱼啊,网鱼要干嘛?要去集市上面卖钱啊,挣钱要干嘛?我要生活啊,生活要干嘛?肯定是让我遇见那些更加美好的东西啊,不然呢?天天睡大觉?谁给你付药钱?谁给你买骨头汤喝啊。”

    带着笑容养天生一步步的朝着她走去“我今年才24岁啊,老是大叔大叔这么叫我,虽然这么久没理胡子和头发,对于我这个有洁癖的人来说并不好,不过我虽然效忠过这辈子只跟随一个大哥,但是既然你是我的救命恩人的话。”

    颇有绅士风度的养天生右手旋舞弯腰“我随时听候您的差遣。”

    “任何事?”,陈若水带着一丝狡黠问道。

    “悉听尊便。”,养天生风度翩翩。

    “你会抓鱼吗?”,陈若水朝着他抖了抖手里面的渔网。

    杀人放火的勾当养天生没少干,但是要说起抓鱼的话,他还是无奈的耸耸肩“不会。”

    “白期待你了。”,陈若水白眼一翻转过身就要走人。

    “唉唉…我虽然不会抓鱼但是我会打鱼啊。”,养天生疾步跟了上去。

    XXXXXXX

    海风熙和,层层叠叠的海浪温柔的翻卷着,陈若水拿着一个竹篮半信半疑的看着养天生“打鱼?怎么打?”

    大大的伸了一个懒腰,养天生偏过头对着她自信的笑了笑“我是不会骗女人的,瞧好了啊。”

    看着前方波澜壮阔的大海,养天生瞳孔一个收缩,“嗖…”,站在他身边的陈若水只感觉到一股极强的气浪散发出来,“走!”,一声低吼,养天生的身体宛若一根离弦之箭般的弹射出去。

    “噢…噢…好厉害!好厉害!!”,陈若水站在海边兴奋的鼓掌。

    海上的养天生双腿在海面上不断的踩踏着,身形超快,简直如履平地,双腿点着海面,片片水花飞舞在天空中,冲刺了大概十多米的距离,养天生抬起头朝着天空,双腿“嘭”的一声踩出一大圈扩散的气浪冲刺到天空,“好棒!!好棒!!”,头一次在现实看到如此画面的陈若水像小女孩一样的笑起来。

    半空中的养天生全身旋转,微微的闭上眼睛,脑袋朝下,双掌散发着刺眼的金光猛地推送出自己自己的右掌。

    “噢!!!!!!!!!!”,陈若水目瞪口呆的只看到一道闪耀的金掌风浪从天到海的猛降,惊讶的她不断的尖叫。

    “嘭……!!!!”,达摩掌结结实实的冲击在海面上,在波浪沸腾中方圆三十米区域的海域全部都猛烈的沸腾起来。

    “砰砰砰砰!!!”,一圈圈巨大的涟漪不断的扩散,随后只看到一道道的海浪带着一条条鱼冲天而起。

    陈若水疯狂的崇拜着养天生,沾染着晶莹水浪的鱼儿们蠕动着腮帮飞翔在空中,右手击海,左手在满天飞鱼充斥的时候推动了出去,“轟…”,陈若水只感觉到一股狂风迎面扑来冲的自己倒退几步,紧接着她只看到漫天的海鱼铺天盖地的朝着沙滩这边冲过来。

    “我来啦!”,陈若水拿着篮子像是接着从天而降的宝物一样将一条条鱼装入竹篮里面,其余的鱼在沙滩上面蠕动着,但是已经无法逃脱。

    养天生看着她开怀大笑的脸再次故技重施,“嘭”的一声又是一个达摩神掌攻击着海面,密密麻麻的海鱼再次被力量刚猛的一掌震出来,左掌打出强烈的一击推动出去。

    “太多啦…哈哈哈…太多啦…”,陈若水拿着装满鱼的竹篮在沙滩上面哈哈大笑着。

    跑来跑去的她头巾被风吹掉,看着她漂亮的笑容,养天生也不禁的开怀大笑,已经很久没有这份宁静的感觉了,如果自己的身份和未来允许的话,真的有种想要跟这个女孩儿过一辈子的冲动,她那样的热爱生活,一定会把每一天过的很好吧,以后就想要和她在海边静静的散步,吹着海风,从两个人到三个人,也许四个人。

    “哈哈哈哈”,绽放出大大笑容陈若水银铃般的笑声让养天生呆呆的看着她。

    下午时分,香港九龙城区热闹非凡的集市上面,拿着大喇叭的陈若水叫道“刚刚从海里面捞起来最新鲜的海鱼啊,叔叔阿姨们我是不会骗人的啊…”,看着她的小摩托车被围的人满为患,养天生开心的笑着,撸起的袖子开始帮忙,两人忙的是热火朝天,却没有注意到在人群之外的小巷中,一个穿着黑袍带着面具的人拍下了几张照片后随即消失。

    夕阳如血,养天生坐在后座搂着陈若水的腰肢,前方开车的陈若水咧嘴大笑“今天真是大丰收,足足赚了三千多块,决定了,今天晚上要开烧烤宴会,庆祝你伤好了,也庆祝我赚钱啦,嘻嘻嘻…”

    真是一个乐观的丫头,养天生闻着她的发香摇摇头,随后看向远方,天空中大片大片的红霞随风飘散,大海在黄昏下波光粼粼,海鸥在沙滩上面低着头不断的啄食着什么,夕阳西下,一艘艘打渔回来的渔船的影子移动在天幕下,小摩托车在干净无比的沿海小路上面行驶,海风轻吹,夹杂着陈若水的笑声…

    真好,要是永远都这样那多好,养天生自嘲的笑了笑,加紧了手的力量。

    陈若水感受到他粗糙手掌的温度,脸上泛起两朵潮红,含情脉脉的看着前方。

    “你脸红啦?”,养天生突然偏过头看着她。

    “哪里有啦…是…是夕阳照的啦,别说话影响我啊…”,陈若水摇摆着脑袋撞击着养天生的安全头盔。

    黑暗取代了红霞的天空,夜风变得有些刺骨的寒冷,烤炉里面的炭火散发出无比炙热的温度,上面的生蚝冒着泡,香辣鱼更是散发着别致诱惑的味道,陈若水的小屋前,几瓶啤酒已经见底了,不胜酒力的陈若水醉眼朦胧的看着养天生“喂,要不要来当我的助手啊?如果每天都能够赚这么多,咱们就能够发家致富。”

    “我来香港是为了找一个人,明天就动身,谢谢你这段时间对我的照顾。”,养天生抿着嘴有些抱歉的说道。

    陈若水脸上开心的笑容顿时变成了无尽的失落,随后她强打着精神微笑着举起酒杯“那祝你办事成功。”

    “谢谢。”,养天生感激的看着她“我不会忘记你的。”

    “哈哈哈…我只是大海的女儿,很渺小和普通的一个人。”,陈若水喝掉杯中酒后,红着眼睛的她突然拿起一瓶啤酒抱着瓶子吹起来,“喂…”,养天生站起来阻挠,却被她推开。那天夜里面两个人说了很多话,陈若水说自己不相信爸爸妈妈死了,一直在这里回来,她也等不起了,离开过这里一段时间。

    “但是…在都市里面工作后…总是被一群什么都不懂的白痴教导我怎么做,怎么过好自己的人生,人生本来就是自由的不对吗?我讨厌那些环境,讨厌那些东西,所以又回到了这里。”

    将喝的软弱无力的陈若水放在床上后,养天生看了一眼这个整整齐齐干干净净的小屋,再看着床上那个说着梦话的女孩儿,养天生轻轻的关掉了房门,看着自己被泡的看不清的银行卡,用手指弹了弹芯片“应该还可以使用的吧,最近的购物街离这里也有一段距离,速去速回吧。”

    XXXXXX

    圣教区敬神大道上面的主干部会议室里面,暗灵看着照片上面的养天生和陈若水瞪大眼睛“骗人的吧?还是说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长的一模一样的两个人?被飞机都撞了一下居然还能够站起来?这也太离谱了吧。”

    章司忍看着照片上面的女孩儿问道“这个女人是谁?”

    “是住在天河渔村里面的一个人,估计是在海边捡到了养天生,救了他。”,使者小弟回答道。

    “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既然他现在在香港这里,那我就没有什么理由放过他了。”银发暗灵站起来看着章司忍“我去把他搞定,拎着他的脑袋回来见你。”

    “先锋我来打。”,山鹰站起来说道“暗灵大人你来指挥就好。”

    章司忍点点头“替天也不瞧瞧自己的穷酸样,居然敢来招惹我们,以为我们跟过去的那些团队一样吗?能够在世界上面混,没有点真正实力,我们怎么可能在主君时代搞出名堂。”

    半个小时过后,敬神大道上面的车队径直的朝着天河渔村冲刺过去…

    令人毛骨悚然的是,一辆插满了花圈的灵车在车队的前面带路,灵车的后备箱里面放着一口黑棺材,暗灵开着车仿佛忍不住的阴笑着,这辆灵车放着声音凄惨的丧歌,暗灵一边开车一边跟着丧歌大声的哼着,一个漂移,车队出了敬神大道,如同一条长龙般的朝着天河渔村行驶过去。

    XXXXXX

    与此同时在几公里外的购物街上面,养天生看着柜子里面的一个玉手镯问到“这个多少?”

    “一百二十八万。”,售货员小姐微笑的回答道。、

    “帮我包起来。”,养天生想着陈若水滑腻但是空荡荡的左臂,嘴角竟然露出了一丝幸福的笑容。

    【推荐阅读】特战教官失忆后被小旅馆老板娘收留,成了一个不知名的服务生,且看牛逼王者在社会底层制定规则!艳丽少妇、清纯萝莉,皆我所欲!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