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恶夜

    月色皎洁,树影倒映在天河渔村的地上婆娑摇曳,落叶掉落在宁静渔村的上,充满了静谧与和谐,漆黑一片的渔村里面只有几个微弱的光芒闪耀着,有人在补着渔网,有一群刚刚打渔回来的渔夫们已经将桌子椅子全部摆好,吹着小炉里面的炭火,看着火锅里面慢慢沸腾起来的白色鱼泡和闻着慢慢弥散在空气中的鱼肉香味。

    村口的大黄狗趴在地上眼睛一会儿睁开一会儿闭上,脑袋上上下下。

    突然,月光铺满的地面上突然出现大群大群的人影,“嚯嚯嚯…”暗灵穿着宽松的西装威风凛凛的带着山鹰和百名小弟走进了渔村中,看着那条站起来就想要嚎叫的大黄狗,暗灵掏出手枪“砰砰砰”的打破了够脑袋,腥臭的脑浆溅洒在墙壁上面,随后暗灵带着无比的恶心将无头的够脑袋一脚踢飞。

    山鹰嚼着摈榔胸前一片血红的低吼道“暗灵大人,对方可是替天的六号啊,可是在世界上有名气的男人,我们一定要注意安全,到时候如果发现了任何不对劲的地方,我冲在前面,掩护暗灵大人您离开。”

    带着黑墨镜的暗灵用舌头挂着口腔壁不屑的耸了耸肩帮“区区6号又有何惧怕?咱们常年在世界上混,见识过的高手的变态还少吗?更何况…我们自己就是变态。”

    暗灵闻着飘向的鱼肉一脚踢开了大门,里面的一群喝酒的渔夫顿时拍着桌子站起来。

    但是当他们看到暗灵身后的那些面具使者后,所有的渔夫都是浑身一个激灵,这群恶名昭著的人,让香港人谈虎色变。

    暗灵掏出胸前银色十字架的项链“圣教骑士团,过来调查点东西,如果你们配合,你们继续,不配合…”

    冷笑一声,暗灵抖了抖裤腿上面狗的血迹“我不用在自我介绍我们有多么心狠手辣了吧。”

    圣教骑士团几个字让这些渔夫的脸从愤怒转变成隐忍,看到暗灵掏出了银十字后变得有些惧怕,对方居然是干部级别的身份,一个满脸沧桑的人站在了前面,恭敬的低下头“既然是骑士团的长官,我们一定全力配合。”

    “最近几天,村子里面有没有出现什么陌生人?”,山鹰试探性的问道。

    一群渔夫脸上狠狠一动的表情没有逃过暗灵的眼睛,渔夫头低下头有些沉默。

    暗灵别过头,明显有些烦躁,随后猛地摘掉了墨镜,将枪指向渔夫头“给我配合点,你们就没麻烦,草你们妈的。”

    渔夫头点点头道“前几天,若水捡回来一个随着海浪飘过来的男人,感觉不像是那种十恶不赦的人我们也睁一只眼睛闭一只眼睛,如果那是长官你们要找的人话,若水的家朝着前面走一百米然后右转,坡道哪里那件粉色小门的就是她家,长官息怒,我们这群老实人第一次看到您这种身份,都有点害怕。”

    暗灵冷冰冰的看了他一眼,带着一大群人踏着虎虎生风的脚步朝着陈若水的房间走去。

    “老大,你这样也配合过头了吧?”“是啊,若水是我们从小看着长大的。”,一群渔夫不甘心的埋怨着他。

    渔夫头的双眼中跳动着许多年没有升腾起来的火焰,他握紧了拳头“刚刚要是反抗,对我们没好处,妈的,你们一个个还愣着干什么?都被踩在脑袋上面还有心思在这里吃鱼?草他妈的,抄家伙!”

    “走着!!”,一群渔夫怒火中烧的散开开始去叫人…拿伤人武器。

    陈若水在蝴蝶飞舞开满了鲜花的草地上面拿着竹篮像是一直小白兔一样蹦蹦跳跳着,她的竹篮里面已经装满了鲜花,突然,她看到了不远处有一朵盛开的特别妖娆美丽的银色花朵,陈若水连忙跑过去将哪朵银色的花朵摘起来,但是定睛一看,花朵里面竟然是一张极其邪恶的人脸对着自己在不停的狂笑。

    “啊!!!”,海边小屋里面的陈若水尖叫一声,吓得从噩梦中惊醒。

    幸好只是一个梦,她闭着眼睛拍了拍胸膛,酒醒了一半,然后当她睁开眼睛的时候,满头银发的暗灵对着她邪恶的笑着。

    “啊!!!!!!”,第二道尖叫声划破了夜空,陈若水彻底清醒,暗灵退后了一步对着身后晃晃头“给我抓起来。”,“干什么?你们干什么?”,在陈若水丝毫没有什么卵用中她的双手被两名面具使者架住,从床上抬了下来,暗灵伸出手轻轻的抚摸着她嫩滑的脸颊,阴邪的笑道“最近你是不是收留了一个男人?我给你十秒的时间说真话。”

    吓得浑身颤抖的陈若水有些失魂落魄的敷衍回答“什么男人?我救了谁?你们是谁啊?”

    “啪!”,狠狠的一巴掌清脆响亮,打的陈若水偏过头,左脸颊顿时发肿泛红。

    她的眼中被泪水笼罩,暗灵却猛地一把揪住了她的头发低声的吼道“少他妈的在这里给我装无知和懵懂,我们已经了解了一切,那个人现在在那里?我没有耐心说什么让你配合点,你要是在这么顽固,我有的是方法折磨你,你信不信?”,暗灵话语和一脸的邪气让陈若水吞咽了一口唾沫,随后她吐出一口唾沫喷在他脸上“滚蛋,哪里来的古惑仔,陈浩南看多了吗?放开我。”

    暗灵不爽的昂起头对着天空干嚎“居然被人当成了街边的小混混,当我是什么人啊…”

    山鹰在创下发现了一双皮鞋“暗灵大人,他应该还没走,估计是暂时出去了,我们要不要等他回来?”

    “那是我穿的,那是我穿的。”,陈若水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激动起来。

    暗灵已经了然于胸,他一把掐住了陈若水的脸,低下头看着她“听着,女人,你知道为什么替天成不了世界第一杀手团吗?你知道他们比血榜缺少的是什么吗?残余着人性,是替天最大的缺点,把养天生的救命恩人给我带到钢虎拳馆里面去,山鹰,留一张纸条给他,那种人,与其我们等待,不如让他乖乖的自投罗网。”

    “高明。”,山鹰将一张写着钢虎拳馆地址的纸条贴在墙上。

    “带着她,闪。”,暗灵点燃一根细烟手插裤兜的转过身,但却发现小屋前面的面具使者们已经拥挤成一团,外面响彻着震耳欲聋的咆哮。

    XXXXX

    小屋前方的平地上面此时此刻已经站满了一大群人,这个安静的渔村今夜家家户户都是灯火通明,老人小孩站在上坡上面不断的探出头朝着下方看,青年壮年们拿着各种各样的武器堵着暗灵一群人,带头的那位大叔手中拿着一把劈柴刀,气势逼人的站在最前方,身后的一群热血青年们都在低声怒吼,随时做好上前干架的准备。

    “叔叔伯伯们!”,陈若水内心是说不出感动。

    暗灵挤开人群站在前面淡淡的扫视了一眼“这是在干吗?你们是想要惹恼我们圣教骑士团吗?”

    “若水是我们看着长大的,她的爸爸妈妈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出了海难,你想要带走她,就从我们的尸体上面踩过去,什么圣教骑士团?”,大叔挥舞着柴刀“你们就是香港的毒瘤,香港这个地方不需要你们这群祸害和垃圾。”

    “把你们打出香港,垃圾骑士团。”,身后有人附和着吼道。

    “放人!!放人!!”,四面八方的男女老少们那种手电筒、火把不断的呐喊着,陈若水已经是泣不成声,她一直在海滩的边上等待着父母的归来,却没有发现,原来爱自己的人就在自己的身边,狠狠抽泣的她嘴角出现一道笑容,自己简直太幸福了,原来大家都知道自己的父母已经死了,却没有一个人告诉她,一直在小心翼翼的保护着她。

    四周喊声震天如雷,暗灵的表情却没有丝毫的变化。

    大叔拿着柴刀道“我这辈子只杀过鱼,不知道杀人跟杀鱼的感觉是不是一样的?”

    吐掉了嘴巴里面的细烟,暗灵低着头一步步的朝着大叔和人群走过来,“是吗是吗?那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了,反正现在香港已经有百分之60被骑士团所控制,我做出屠杀这种事情也不会有多大的罪名吧?或者说…”

    “谁他妈的,敢定我得罪?”,暗灵猛地抬起头,一张脸上面的毛孔不断的放大,从里面钻出来一根根蠕动的触须。

    “哗…破!”的一声,宽松西装的背部被两根巨大的触须冲刺而出撕裂的粉碎。

    能力者吗?前方抵挡的青年渔夫们大惊失色。

    两根长达两米的触须在暗灵的身后刚柔平衡的在风中飘动,触须赤红色,两旁长满了一根根长达八厘米的黄色倒刺。

    大叔握着柴刀倒退了一步“你是…你是蜈蚣?”

    “嘭!”,身后的两根触须在地上狠狠的一个冲刺,暗灵的身体跳跃到天空中刹那间到了大叔的面前。

    “武装·八成!”,暗灵的手在挥舞的过程中全部变成了银色。

    “咚!!!!”,下一刻血浆爆裂,一团团的脑浆掉落在地上,一滴滴的鲜血溅洒着暗灵的银发和恐怖的脸庞,大叔的脑袋像是椰子般的被拍的粉碎,落地的暗灵踩着地上无头的尸体,身后“砰砰砰”的又长出四根触须。

    吓到了所有人的他舔着嘴边的鲜血一声怒吼“给我杀得干干净净!”

    “遵命!!!”,身后的面具使者们齐齐的掏出了手枪。

    XXXXXX

    圣教区过海雕的干部房间中…

    脸色蜡黄,黑眼圈极重,有气无力的无心正在不断的敲打着键盘输送着邮件。

    突然,无心浑身一个颤抖,他只感觉到胃部一股强烈的蠕动,随后全身软绵绵的跪在了地上。

    用力的捂住嘴巴,一股股红色的液体从手指的指缝中喷射出来。

    通过监控看着他反映的章司忍站起来,伸出两根手指

    “带火烈鸟去白鹤山庄去接受大队长的裁决。”

    “让鬼公子去见无心。”

    【推荐阅读】特战教官失忆后被小旅馆老板娘收留,成了一个不知名的服务生,且看牛逼王者在社会底层制定规则!艳丽少妇、清纯萝莉,皆我所欲!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