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暗夜中的光

关灯
护眼
    随着无心剧烈的呕吐声,“哗啦啦”从他口中喷射出一团团猩红色的液体不断的掉在地上,这样的呕吐持续了整整四分钟过后,无心一拳头捶动着大地慢慢的站起来,忘记了关掉电脑,摇摇晃晃的打开房门,随后打开大门。

    身体无比虚弱的瘫软在电梯的旁边,无心的手不断的摁着按钮。

    电梯直降,依靠着的无心大口大口不断的深呼吸着,此时此刻的他头疼欲裂,整个脑袋的毛孔仿佛全部张开,有几千根针狠狠的扎进去,搅动着自己的脑浆,令自己十分的痛苦,不断打嗝的他只感觉到脑子中一片空白,电梯门打开,跌跌撞撞冲刺出来的无心捂着自己的脑袋痛苦的低吼着。

    如果记忆是一块面包,那么无心现在感觉脑子里面充满了寄生虫,在一口口的啃着那片面包。

    仰天痛苦哀嚎的他双眼的瞳孔在不断的收缩着,他仿佛看到一片宁静的小村庄,几个叔叔伯伯对着自己慈祥的笑着,“你们是谁?你们到底是谁?”,无心貌似看到了幻境一样怒吼着,眼前的人明明就很熟悉,关于自己跟他们的故事历历在目,但是仿佛在被驱散开来,记忆仿佛在被一点点的蚕食着。

    百鬼竹林被大风吹的清脆的竹叶随风摇摆,无心看到自己站在百鬼竹林里面凄惨的呐喊“这是哪里?我在那里?”

    冲出建筑,无心冲到敬神大道上面…

    今夜的敬神大道一片的漆黑,连一件商店都没有开门,道路上面铺满了被风吹过来干枯碎裂的树叶,踩在上面‘噶杂噶咋’的作响,暗夜中的街道无心随着眼前的天旋地转身体也在不断的旋转,他的眼前如同电影画面播放一般的闪过一幕幕的情景,悍将山庄…周泰…落月红…韩毁,跨时代大战,不死的张家十八骑,天空中的滚滚雷鸣。

    这些令他熟悉,又让他陌生。

    夏天的脸在无心的脑海中一闪而过“你又是谁?明明名字就在嘴边,想要念出来又马上忘记。”

    敬神大道前方街道的中心点,一根蜡烛擦燃,放进四四方方的灯罩之中,点燃了灯芯,橙黄色的光芒闪耀而起。

    提灯的人浑身被厚厚的衣服裹得严严实实,在黑夜的掩盖下根本看不清楚尊容和装扮。

    但是这盏闪亮起来的灯光却让无心感觉自己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他软弱无力的奔跑,身体在风中随风摇摆,哪里有之前昂首挺胸自信微笑的一丝模样?他朝着提灯的人奔跑着,左脚绊到自己的右脚,“噗通”一声摔在了地上,抬起头的无心一脸惊恐的抬起头,微弱的光芒照耀在他那张虚弱的脸上“我什么都想不起来了,我什么都想不起来了,能不能帮帮我?”

    “红菇的威力果然厉害,长时间的服用竟然能够让一个人丧失心智到如此的地步,一个普通的人只要沾到了一点红菇就会变成疯子,能够让你变成现在这幅丧家之犬的样子,我们可是费了好大一番力气。”,提灯的人声音很饱和温柔,在这刺骨的夜风中竟然带给了无心脆弱的内心一丝温暖。

    无心指着自己的脑袋浑身颤抖道“我想不起来了,我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你想的起来,你只是暂时被红菇控制着,但是我的出现,就是要让你忘记过去的一切。”,提灯的人垂下长长的睫毛看着无心“忘掉过去在天门所有的一切,重新被植入新的记忆,欢迎加入我们圣教骑士团,你过去的那些记忆,要进入那扇尘封的大门之中了,永远的封存着。”

    提灯的人将手伸进灯罩中,左手的食指轻轻的一点,火焰在指尖燃烧。

    随后他势如疾风的猛地将这团火焰从无心的天灵盖出打了进去。

    无心的天盖处冒着红光,他在这个世界上面看到的最后一面,是一个满头头屑的人朝着自己走过来,并且大声的嘲笑道“哈哈哈,无心,我的乖儿子,你怎么跪着来迎接爸爸了?来,亲亲无心宝贝要乖乖。”

    那个是最熟悉的人,但是此时此刻无心只是静静的看着他,吐出几个字

    “你是谁?”

    “所有的一切,都会重新的,生活,人生,未来。”,不知道什么时候章司忍已经到了无心的身后,章司忍的脸在火光下依然面无表情,那张脸僵硬的跟面具一模一样,他的左手在无心的肩头上面轻轻的抚摸着,右手拿着一张白色的面具一点点的靠近着无心,“欢迎加入我们,让我们共同缔造一个新的开始。”,章司忍在无心的耳边说道,随后将面具轻轻的戴在无心的脸上。

    那张面具顿时像是有生命般的想要和无心的脸融合。

    “哇…”,无心疼的迫切的想要摘掉面具,疼的歇斯底里的呐喊着。

    “哈哈哈…记忆编制!”,提灯者疯狂大笑起来将手中的灯扔向了天空,“轰轰轰…”,天空中的灯盏爆裂,漫天汹涌的火焰化成一缕缕的火焰线穿梭在提灯者的身后,一个巨大被圆形包裹的巨大的火焰十字架形成后,面具和无心彻底的融合,脸还是那张脸,只是脸上的表情,竟然跟面具一样的僵硬。

    XXXXXXXX

    一股股浓浓的烟雾从天河渔村的上风飘向天空,巨大的火光将天空照的艳红一片。

    半个村庄都在燃烧当中,滔滔的火焰中,只看到一群群面具使徒们在不断的扣动着扳机,“砰砰砰!”,伴随着一声声枪响的炸裂之声响起,一颗颗子弹打进了这些渔民们的身体当中,古老的青石板上面充满了一具具老弱妇孺的尸体,古旧的墙壁上面集散着猩红的血花。

    大火在燃烧,居民们凄惨的哀嚎声响彻夜空,惶恐的人们发出最撕心裂肺的呐喊。

    今夜的大海涨潮了,潮汐的声音很大。

    “武装!!!”,不断狂笑的暗灵身后的蜈蚣触须全部变成了银色,这些软弱的触须冲击出来的时候就宛若一把把银枪那般的坚硬,一根根触须插进一名名渔民们的身体中,收缩回来的时候只在他们的胸口处留下一个通风的血洞,“哈哈哈哈!”,一边杀戮一边移动的暗灵身后六根银色的触须到处乱舞。

    这些触须极其的恐怖,可长可短,“嘭”的一声冲入楼房之中,卷起一对夫妻硬生生的勒死。

    “流星坠落!”,暗灵玩的爽快的对着天空一声呐喊,六根触须“呜呜呜…”带着风中的蠕动声不断的变粗变大,一直到四十多米的高度后,触须一个弯曲,随后从天空狠狠的冲落了下来,“砰砰砰砰”,一栋栋居民房子被破坏的顿时倒塌下来,漫天的灰尘和滚滚浓烟染指在一起冲向天空。

    暗灵身后的陈若水尖叫着呐喊“不要啊…千万不要啊…停止吧,我告诉你他在哪里,我全部都告诉你。”

    “别说我没给你机会,没用了。”,暗灵操控着身后的银色触须卷动过来一个老太太,在她杀猪般的惨叫声中将她的身体活生生的卷成两截。

    “咚!!!”,周围响着一道道的枪响,暗灵带着一群人已经快要离开这里,一名名面具使徒不断扣动扳机的扫射,浓烈的血腥味在溅洒着火星的天空中愈加的浓郁,陈若水泪流满面的挣扎着无声呐喊,暗灵叼着烟昂着头大声的狂笑,这些渔民在哭泣,在逃命,在哀求,在哭嚎。

    山鹰拿着一把斧头气势汹汹的冲到了一个干净的屋子里面,看到床上的人一把掀开了被子。

    一个已经怀孕九个月的孕妇抚摸着圆滚滚的肚子眼泪汪汪的看着山鹰“我怀孕了,能不能够给我留条活路。”

    “噢!”,山鹰吐掉了槟榔又重新嚼了一颗,眼神一狠的他看着孕妇的脖子,一斧头狠狠的砍了下去,鲜血溅洒了山鹰一脸,随后山鹰对着外面吼道“给我把她的肚子剖开,回去喝婴儿汤。”

    三十分钟后…

    完全燃烧的天河渔村下方的海洋旁边,一具具尸体被面具使徒们不断的扔向了海洋中,这些尸体有的四分五裂,有的被烧焦的全身僵硬,有点死相惨烈简直不忍直视,一批批的尸体被扔进大海中,一道道的浪涛席卷而来,又让他们消失的无影无踪,大海总是那么具有包容性,似乎能够容纳世间万物的一切不公平。

    山鹰**着上半身叫着槟榔坐在海边的木桩上,眼神明亮的看着那些尸体,满脸硝烟的他吐了一口颜色深厚的摈榔水。

    他那双眼睛看起来也吃了不少苦。

    电话声响起,山鹰立刻接听,是暗灵打过来的“阿鹰,今天有美国来的大人物到白鹤山庄了,我必须过去见一面,养天生那个小逼崽子就交给你来处理了,在钢虎拳馆里面他是逃不掉的,这次的酬劳都在车里面,知道你的情况,多给你一点,事情给我处理的干干净净的听到没?”

    “遵命,大人!”,山鹰拿起腿上面的西装站起来,大声打着招呼舞动着手招呼着大家离开。

    回天河渔村的马路上面,养天生闻了一下手中刚刚盛开的红玫瑰,沉浸在那陶醉的香味中。

    【推荐阅读】特战教官失忆后被小旅馆老板娘收留,成了一个不知名的服务生,且看牛逼王者在社会底层制定规则!艳丽少妇、清纯萝莉,皆我所欲!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