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不语之雨

    “总算是流干了眼泪,总算习惯残忍,太阳每天都照常升起,在烂醉的清晨,像早前的天真梦想,被时光摧毁…”,歌还没有唱完山鹰就关掉了电台,开着车的他双眼在黑夜中十分的明亮,坐在副驾驶上面被五花大绑的陈若水看着他的眼睛,她听别人说,只有经历过很多事情的人才会有这种眼神,看起来就跟在哭泣一样。

    陈若水弱弱的问道“你们要带我去的地方是不是很危险?”

    “不知道。”,山鹰冷淡的回答道。

    “能不能够放过我?大家都是香港人,互相照应一下好不?大家都是同胞,没必要自相残杀吧。”

    “你是,我不是,只不过因为这个地方能够赚钱,让我养活家里人,所以我在这儿,除此之外,我对这里没有任何感情,或者可以说…任何可以让我挣钱的地方,都可以算是我的家。”,山鹰一边说着一边看着外面的街道,这儿街边的两边都是那种低矮的小平房,看起来似是穷人家庭的居住地。

    车队在一栋大院前停了下来,山鹰叮嘱后座上面的小弟看好陈若水,自己提着一袋钱单独下了车。

    “他去干嘛?”,陈若水问着那些面具使者,得到了是一片寂静,算了……想起天河渔村的惨象,陈若水知道这群丧心病狂的恶魔到底是怎样活在这个世界上的。

    山鹰抬起头看着天空,乌云密布,看起来快下雨了,他整理了一下的衬衫和西装,拿出钥匙打开了大院的门,一进去,脸上始终带着凶恶表情的山鹰突然变得无比的柔情,大院的地上扔着一些皮球,画着一些跳房子的粉笔图案,东边院子的门开着,灯亮着,随着山鹰的进来,一张张稚嫩脸庞的小孩子转过脑袋,看到山鹰后一个个都是尖叫了一声。

    “阿哥…阿哥…阿哥…”,十几个小男孩儿和小女孩儿纷纷张开双手奔跑过来,每一个都是大声的喊着他,“哎哟哎哟!”,山鹰看着他们也笑了起来“这么晚了怎么还没睡?”,一群小孩子围住山鹰,叽叽喳喳的说着“阿妈的病又犯了,不过我们已经叫医生过来了。”,山鹰抱起一个可爱的小女孩儿提着钱朝着房间走去,一个看起来十七八岁的女孩儿站起来对着她低低头,床上躺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妇人,正在随着身体的病痛而不断的呻吟着,医生在旁边愁眉苦脸,脸色阴沉。

    一群小孩儿安慰着疼痛的老人,山鹰听着医生有气无力的声音“肿瘤已经扩散到脑补了,再不及时切除的话可能会有生命危险,你知道香港是有医保的,但是政府只是针对香港的居民使用,赶紧凑钱吧。”,医生拍了拍山鹰的肩膀离开。

    “华哥。”,女孩在在后面幽幽的喊道。

    山鹰将那一袋子的钱放在地上“这些钱,拿去给弟弟妹妹们买一些好吃的好喝的和玩具,你自己看着处理,妈妈的手术费我来想办法,放心,我一定能够想到办法的,我现在在那边卖楼房,最近的业绩挺好的,我也会加把劲的。”

    山鹰说着背对着她挥挥手,女孩儿突然说道“阿华哥,我现在也长大了,也可以工作了,你把我介绍去你那边工作吧,什么脏活累活我都可以接受的,我也想要帮忙阿华哥分担一下。”

    “我还没倒下呢,我得有一个大哥和男人的样子,照顾好这些小崽子们,我挣到钱了再回来看你们。”

    山鹰的脸上出现一道苦涩的微笑,抿着嘴吧离开了这间大院。

    XXXXX

    深夜,「钢虎拳馆」四个镀金大字的招牌在夜里显得特别苍劲有力。

    车队停在不远处的停车场里面,里面空无一人,钢虎拳馆分为前馆和后馆,由一条走廊衔接着,此时此刻前馆里面一片灯火通明,知道今天晚上可能要跟大陆上面的杀手组织替天开战后,钢虎召集了拳馆几乎所有的底子聚集到一起,这些天天都在拳馆里面打拳和锻炼的壮汉们此时此刻把玩着一件件的健身器材。

    汗水在肌肉的缝隙之中流淌着,阳刚的气息充斥着整个前方的拳馆,一名名浑身肌肉的彪形大汉们将那些钢铁舞动的是虎虎生风,眼神更是有些狂猛,骨子里面就充斥着一股刚强的战意。

    后馆,是钢虎一个人独自锻炼和接客的地方,身为和山鹰同等级别的头目,这个地方看起来是让人锻炼健身的地方,其实暗地里面流通着毒品的生意,现在整个香港几乎有一半毒品的控制权都掌控在豺的手中,其余的则是分别由「尖沙祖·威杀七狮」和「九龙城·天命九龙」以及「油麻地·大肥公兵团」等势力来控制。

    香港发展到今天,很多黑色的企业都被很多的帮派所垄断,而且在香港这片宝地几乎是上百的帮派中,圣教骑士团只能说暂时只是魁首,垄断的很多企业的数量非常的庞大,但是圣教骑士团的日子其实也并非太平,金钱就是一块喷香喷香的肥肉,让所有人都想要过来咬一口,当然,章司忍是一个深谙黑道发展管理的人,身为圣教骑士团的队长,他有一套自己的管理流程。

    像山鹰、钢虎、过海雕、火烈鸟…这些小头目都只是暂时的给一个据点,这种据点是对外开放的,也算是圣教骑士团一扇隐蔽的大门,在据点之上便是管理者,一般都会由干部来负责这些事情,例如豺、刀宰、暗灵等人,每一个干部负责的事情都不一样,但是又会带着统一的感觉。

    使徒、门徒、头目、干部、队长、大队长、背景、王,这些人汇聚起来就宛若在天空中编织成一张巨大的黑网,从天而降一点点慢慢的将整座城市包围,既像是金字塔那样层次分明,也像是食物链那样凶恶残忍。

    蓝色的液化气火焰在跳动,上面锅里面的参鸡已经散发出极其浓烈的香味,“当当当”,一股股的白泡涌动出来,打的盖子不断的发响,陈若水被五花大绑用胶带贴着嘴巴坐在地上双眼悲伤,今夜,她见证了整个天河渔村的惨案,那一幕幕的画面都宛若噩梦般重现在她的眼前,那群禽兽杀害别人时候脸上冷酷冰冷无情的样子,已经成为了她挥之不去的梦魇。

    “这就是那个被替天那小子牵挂的女孩儿?”,一个身高四米的壮汉胸前纹着一头啸吼虎指着陈若水,调低了液化气火。

    “不知道是不是牵挂着的,如果她在养天生的心理面足够重要的话。”,山鹰喝着鸡汤驱赶着深夜身体的寒冷。

    钢虎拿起一根雪茄不屑的笑了笑一屁股坐在椅子上面“替天还真的以为自己无所不能了对吧?我们去大陆哪里抓点人又怎么了?反正大陆都是生活着一群傻逼,他们除了是经济上面的巨人以外,在各界领域还能够抬起脑袋吗?连购物都要跑到香港来,他们自己没有商店吗?说到底都是一群没有底线的虫子罢了,人类中极其低廉的品种。”

    “你这儿安全吗?”山鹰避过了这个话题问道。

    “我还真就怕那个小子不敢来,不然我肯定要让他受尽苦头,这龙潭虎穴可是跟以前完全不一样,替天是一个国家的超强战斗组织,我们…难道又不是吗?”,钢虎露出了一丝轻蔑的笑容,随后又道“山鹰啊,在香港干嘛还要说那么难听的普通话?说粤语啊,大陆那群蚁虫说的话都不是一个档次,你得知道我们是香港人啊。”

    山鹰将碗轻轻的放在桌子上,擦了擦嘴角笑了笑“你是,我不是,我是华夏人。”

    根据上个月世界政府宣布的调查结果显示,香港台湾这些地方对日本的亲和度为65%,对美国是%15,对欧洲等国家是12%,对华夏国大陆则是为3%……

    XXXXXX

    燃烧的天河渔村让过路的司机们都纷纷报警,整个燃烧的渔村引起了香港警方的高度重视,一时间,记者、媒体、警察纷纷的朝着这里赶过来,火焰是无情的,在今天白天,这里还是一个和谐安宁的小村庄,但是只不过是天空变幻的一个时间段,这里的一切一切都在火焰之中燃烧殆尽、凋零成粉。

    火势凶猛,养天生被一股烈焰冲击的不断的后退。

    哪首悲伤到极致的音乐《终究不过一场空》不知道什么时候响了起来,天空中也不知道是何时飘起了绵绵细雨,没有雷鸣,没有狂风,雨也没有那样的凶暴,就那样无声无息的坠落到尘世间,养天生在火焰中,在那悲伤的音乐声中穿梭过火焰朝着陈若水的房屋奔跑,他知道,这样的场景,想要生存下来几乎为零,到处充斥的鲜血让他双眼通红。

    “轟…”,火焰在海洋旁边跳舞,养天生扔掉了手中一大捧的玫瑰花,一片片红色的玫瑰花片飘舞成灰烬。

    他一脚踢开了陈若水房屋的小门,那个曾经让自己养伤的地方现在消失不见,屋内所有的东西都在焚烧,刺鼻的浓烟让养天生面如死灰,扫视了一眼,养天生猛地看到墙上燃烧的一个贴纸。

    贴纸在燃烧殆尽的时候,养天生看到了上面的钢虎拳馆几个字。

    【推荐阅读】特战教官失忆后被小旅馆老板娘收留,成了一个不知名的服务生,且看牛逼王者在社会底层制定规则!艳丽少妇、清纯萝莉,皆我所欲!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