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悲潮

    陈若水被毁容了,她双手颤抖的抬起自己的手捂住自己的脸,一个劲儿的咬着脑袋“不要看我,不要看我,求求你了,不要在望着我了。”,对于一个女孩儿来说,没有人是会不爱自己的容颜的,自己的脸庞被山鹰烧成这幅样子,陈若水生不如死,就算今天养天生真的把自己救赎出去了,自己要带着这样被人唾弃的脸庞苟延残喘一生吗?

    一个女人最美丽的就是心灵而不是脸庞了,这种圣母婊子说的话还能够再可笑一点吗?

    养天生用力的眨了眨眼睛,偏过头的他用衣袖擦了擦脸上的眼泪,勉强露出一丝笑容“若水是我啊,你冷静一点好吗?就算自己的脸没有了但是,你不是最热爱生活的吗?如果你感觉以后生无可恋的话,要不要试着想一想我?我会照顾你一生的,一定。”

    “呵呵呵呵…”,陈若水苦笑着抬起双手“谢谢你,原来你叫做养天生,我真傻,你是天门的人,你是黑帮的人,你是这个世界上人人都知道的大英雄,我不敢高攀,但是,我也从来不会后悔我救过你,如果当时那样的情景再给我一次选择,我依然会毫不犹豫把你从海洋里面救出来,照顾我?下辈子吧,看看我有没有这份福气。”

    陈若水突然爆发出全身的力量抓住了山鹰拿着水果刀架在脖子上面的右手。

    养天生惊骇的瞪大眼睛,0.46S的瞬间移动出去…山鹰也被这突然的画面吓得不轻。

    “嚓…”,锋利的水果刀割裂了自己脖颈上面的大动脉,一股股的鲜血飙射出来。

    人的一生,学会走路要花费几个月,牙牙学语也要几个月,在课堂的时间要那么多年,遇见一个人从结婚到生子便度过了半生,熬过年老的病痛折磨又要虚度多少的光阴,人的一生好像学会任何事情都需要花费很长很长的时间,但是不变的,只有死亡,就是在那么一瞬间,一睁眼,沧海桑田,一眨眼,万物寂灭。

    所有的都只是回忆,所有的都已经是过去,经历了生不如死的读书生涯,经历的轰轰烈烈的爱情,经历了可歌可泣的青春,经历了成家立业的烦恼后才知道,这些东西,只不过都是平淡生活的附属品。

    我们看着别人死去,有一天别人也会看着我们死去。

    养天生一脚踢在山鹰的胸膛上面,一把将落地的陈若水抱在怀中。

    “为什么…为什么!!”,养天生以前看那些言情剧看到这一幕的时候觉得特别好笑。

    原来难过无助的时候,所有人都一样。

    “再见噢,黑帮战士。”,陈若水脖颈上面布满了鲜血轻轻的说道,伸出手想要抚摸养天生的脸。

    一把抓住她的手养天生将她的手掌用力的放在自己的脸上,鼻涕眼泪一骨碌的全部钻出来,“呜!”,陈若水的身体狠狠的弹跳了一下,脖颈哪里的鲜血更加激烈的钻出来,她那张面目全非的脸上出现一抹笑容后,脑袋一偏的陈若水浑身变得软弱无力,抚摸在养天生脸上的手掌轻轻的滑落,无力的垂在半空中,摇摇晃晃。

    “啊!!!!!!!!!!”,额头上面充满了青筋了养天生痛苦的仰天一声哀嚎。

    “呼呼呼!”,外面刮起了一道寒风,卷着一片片枯黄的落叶在窗外曼舞。

    身后的山鹰恶向胆边生,拿着水果刀朝着养天生的背部狠狠的刺了过来。

    养天生猛地朝着后方狠狠的踢动了一脚踢在山鹰的膝盖上,“啪”的一下让山鹰一脸痛苦的半跪在地上。

    一张脸上充满泪痕的养天生将陈若水的尸体温柔的放在沙发上面,转过身的他赤红色的双眼恶狠狠的看着半跪在地上的山鹰,“我现在唯一能够做的,就是让你付出同等的死亡代价。”

    “达摩功·奥义·摩柯宇宙步!”

    身体朝着前方走动一步,“刷刷刷”,身后带着一道道残影的养天生迅猛的移动到山鹰的面前,抬起右腿膝盖的他狠狠的踢在山鹰的脸上,山鹰的身体飞出去,后背撞墙,根本不给他任何的反映机会,养天生的双掌“砰砰砰砰!”的不断拍打在山鹰的胸膛上面。

    “啊!!!!”不断挥舞着双掌的养天生将所有的愤怒和力量彻彻底底的灌注到双掌上面。

    山鹰狂吐鲜血中,养天生看到了碧海蓝天下展翅飞舞的海鸥,看到了那些飞舞在天空的鱼儿,还有拿着竹篮在海边带着欢笑声奔跑的女孩儿,那一天的夕阳是多么的美好,路边的牵牛花在冷风中傲然的挺立着,小绵羊上面的两个人在海风中微笑着,他将手放在她的腰上,她害羞的笑了。

    她在海边肆无忌惮的奔跑着,肆无忌惮的发出自己的笑声,那在自己养着伤的午后,养天生透过窗户看着外面,沙滩上面留下了她一连串的笑容,她穿着红格子衬衫和黄色的碎花裙。、

    一抹阳光照耀下来,她刚好抬起头,转过身对着自己伸出手臂带着最灿烂美丽的笑容。

    “嘭”,一掌,养天生的动作停止了下来,山鹰的胸前血肉模糊一片,一根根断裂的肋骨卡在血肉中,他已经死去很久了,昂着头眼睛瞪得大大的,山鹰在死亡前的那一刻想的又是什么呢?是家里面生了重病没有手术费治疗的母亲,还是那些嗷嗷待哺没有自己生存能力的弟弟和妹妹?

    养天生双手如刀的插进山鹰的身体里面,冷声道“现在就让你这样子死了简直太便宜了。”

    “破!”的一声,将山鹰的身体撕裂成两半,养天生拎着被分裂成两半的尸体放在了桌子上面,从屋子里面找出一口大锅,随后面无表情的他将山鹰的手脚一根根的全部扯断,将血淋淋的内脏一把一把的全部掏出来,扔进大锅里面,将断肢残臂折断,扔进大锅里面,做着这一系列恐怖事情,养天生面无表情,更可以说脸如寒霜。

    山鹰的身体将大锅塞得满满的,养天生伸出双手在水桶里面洗着手,随后将一桶的血水“哗啦啦”的倒进了大锅里面。

    将液化气的火调到最大,“咕噜噜”锅里面不多时就冒泡,血肉和肠子内脏泛白在水泡里面翻滚。

    养天生抱着陈若水的尸体,面无表情的走出了钢虎拳馆。

    秋风落叶漫天飘舞,那悲伤到极致的音乐《终究不过一场空》在四周不断的萦绕回旋着,养天生的双脚踩过地上的落叶,走过凌霄街,走过人影寂寥的道路。

    XXXXXX

    “哗哗哗…哗哗哗…”,黎明前香港的白露海滩有些凄冷,层层叠叠的潮汐一道又一道的涌过养天生的脚踝,黎明前,也是涨潮的时候,所有的一切都会随着潮汐翻涌而起,所有的一切都会随着潮汐的褪去而飘散。

    养天生将为陈若水买的手镯戴在了她的手上,亲吻了一下她的手背,风有些冷,养天生脱下自己的西装盖在陈若水的尸体上面,陈若水躺在沙滩上面,养天生坐在她的身边,什么也没说,就这样静静的陪着她。

    淡淡的光芒取代了黑夜那冰冷的天空,一轮红日在海平线上面缓缓升起。

    “我的右耳…是聋的。”,养天生突然抬起头脸上带着一丝沧桑的笑容“怎么聋的,我就不告诉你了,因为听起来的确真的挺可怕的,我从哪儿来,这个是连夏天都不知道的事情,或许我的秘密只有你知道,那几天你一直照顾着我,我身上所有有伤的地方你全部都了解的清清楚楚,那种地方,去过一次就不要在去第二次了,在我们那儿,走进这个黑色世界的人有一个习俗。”,养天生摸着自己铮铮发亮的皮鞋“无论混的好不好,皮鞋一定要擦得干干净净,西装一定要穿的整整齐齐,头发要梳的利利索索。”

    站起来抱着陈若水朝着大海走去“这是我们两人的秘密噢,一定不要告诉其他人。”

    “生于大海,葬于大海,挺好的。”,将陈若水的身体放在海浪中,养天生不舍的看着跌宕起伏的海浪将她的尸体一点点的带向远方,缓缓的抬起手挥舞送别,当陈若水的身体越来越渺小,养天生深深的抬下头

    “这辈子,你辛苦了。”

    “哎呀呀呀…哈哈哈哈!”,这悲伤的气氛被暗灵的笑容毁灭的支离破碎,养天生猛地转过头。

    银发暗灵穿着宽松的西装领带飘舞“让我们一阵好找呢,原来在这里唱诵着生离死别啊,真是他妈的感动的我不行不行的,不过臭小子,你在香港闹这么大的事儿你就没有考虑过后果吗?上面下令了,你真是有面子,让我们圣躯五军来收拾你。”

    五个人一字排开的朝着养天生走来,最左边的最是穿着金钱豹大衣的刀宰,这次他没有带他的那条狗。

    刀宰的旁边,是一张脸冷的宛若千年寒冰的鬼警·豺。

    暗灵走在人群的中心,右边站着云旗,穿着粉红色安踏的连帽衫,超短牛仔裤和一双帆布鞋,一股少女味,少了干练。

    “阿西吧!”,云旗旁边的男人六米高,一双五米的大长腿像是两根擎天柱的撑起着他“像这种羸弱的小子,我一个人就能够干掉了,司忍队长也太看得起他了吧。”

    “替天?国际性杀手组织?”,刀宰闷笑着“小伙儿,你觉得你的胜率有多少?给你两个选择,要么死,要么…被打死!”

    【推荐阅读】特战教官失忆后被小旅馆老板娘收留,成了一个不知名的服务生,且看牛逼王者在社会底层制定规则!艳丽少妇、清纯萝莉,皆我所欲!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