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觉醒毒糖果

    两只白嫩白嫩的小手将两颗糖果紧紧的抓在掌心中,云旗后退一步,随后将右手的蓝色糖果朝着天空一抛,再一次接住后,用力的扔向了养天生。

    以一打四,而且丝毫没有落于下风的养天生此时此刻已经打的头脑发热,这种威武霸气的时候,就算是一向冷静的养天生也有点被自己的超强实力而得意的冲昏了头脑,打退金熙真的他气势凌人的站在原地一声怒吼“妈的请问你们还有几个够我打?别他妈那么麻烦了,一起上好吗?”

    蓝色的糖果带着破风声袭击养天生的背部。

    “我他妈最讨厌的就是在背后玩这些阴险手段的人。”,养天生转过身,双目一个凝缩,看到是一颗不起眼的小糖果,右手的达摩功只运用了百分之1的力量拍打过去,但是也恰恰就是这颗不起眼的糖果,成了养天生这次战斗的致命伤,糖果和养天生的手掌撞击在一起,毫无悬念被一掌拍的爆裂…

    “咕噜咕噜…咕噜咕噜…”,碎裂的蓝色糖果一瞬间喷洒出大面积的蓝色液体,将养天生的整只达摩神臂完完全全的包裹,随后沾染在养天生西装上面的一股股的蓝色液体开始不断的再生,化成一圈圈的线条,“嗖嗖嗖”飞速的将养天生的身体缠绕住,“这是什么鬼东西?”,迅速冷静下来的养天生双眼充满了惊骇。

    他双手死死的贴在身体上面,双脚紧紧的并拢,全身宛若木乃伊般的被缠绕住,只露出一个脑袋。

    达摩功运起,养天生想要挣脱这些东西的束缚,但是这些蓝色的液体充满了韧性,随着养天生的动作而扩张,随后随着超强的弹性再次将养天生固定在原地,内心陷入冰冷状态的养天生闭上眼睛,开启了“达摩功·奥义·摩柯宇宙步”,刚刚走出去,双腿再次被弹射回来夹紧,养天生直挺挺的摔在了地上。

    这个时候他才意识到,这个看起来最容易对付的女人,却恰恰成了制服自己的人。

    云旗走到了还在死命挣扎的养天生的身边,蹲在他身边抚摸着养天生的脸“别白费力气了,我是超能系超人种糖果能力的持有者,拥有七种不同效果的糖果,而且我的超能力已经觉醒,不是普通的超能力可以对比的,仔细一看你真的长的好帅啊,我觉得你现在考虑的不是应该用那种让人觉得恐怖的表情看着我,要不要加入骑士团?我可是待嫁年龄噢。”

    他妈的…搞不懂这糖果能力是什么鬼的养天生一声破骂,昂起脖子一脸的视死如归“事到如今,是杀是剐悉听尊便。”

    “嘴还挺硬,有骨气。”,云旗捂着嘴巴发出一连串好听的笑声。

    “妈的,你们赢得不公平,有本事放了我继续打啊,这种屈辱的战斗结果,你们真的可以心安理得的接受吗?”,养天生破口大骂,碰到这种流氓级别的能力,别说绅士风度了,就算是如来佛祖也要气的怒发冲冠。

    看到养天生被云旗制服,暗灵收起了蜈蚣触须点燃一根香烟走过来“嘿嘿嘿,这种结果吗?我们当然可以接受,用了怎样的手段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现在在我们手里面噢。”,随后暗灵甩了甩双手“妈的,这小子千万留不得,他练得是神臻化境黑级浮屠的达摩功,一掌拍下去我都疼的要死。”

    “你达摩功是在哪儿学的?我的锥心腿和你相比起来太逊色了。”,金熙真一脸羡慕的走到养天生的身边。

    豺的鼻孔里面塞着两团卫生纸撇着嘴巴捡起了警帽,吹了吹上面的灰尘,一言不发的戴上。

    海浪将刀宰的身体冲了过来,他披着湿答答的金钱豹大衣狼狈的跑到沙滩上面,走了几步后又呕吐出大口大口的海水,有气无力的说道“这小子……忒他妈够劲了,我们四个人打这么半天愣是没占一点上风,这小子是个祸害,团战可以输,养天生必须死,云旗老妹啊,把他带到大队长哪里去。”

    “依我看,现在就弄死吧。”,暗灵从怀中掏出手枪指着养天生“所有的一切后果都由我来承担。”

    养天生冷笑一声,闭上眼睛。

    豺将他的手枪夺过来,塞进了暗灵的怀中“这么好的苗子,就应该变成圣教骑士团的尖刀,我现在终于知道当初萧氏为什么败给天门了,一个区区的替天六号都如此的强劲,更别谈其余的人了,看来我们不能够像地头蛇那样对替天的能力完全的无视了,他们的成员接二连三的到香港来,这是必须要引起重视的事情。”

    豺说完将养天生抗在自己的肩膀上面,大步流星的朝着前方走。

    云旗冲上前将另外一个紫色的糖果塞进了养天生的嘴巴里面,捂着嘴巴轻轻一笑“这颗是一个毒糖果,你只要稍微的一用内劲,全身的器官就会如同被扎的千穿百孔的疼痛,这是为了让你变得像小猫咪一样听话的东西噢,你可要乖乖的噢,以后我们可是同伴。”

    “臭女人。”,养天生目光如血的看着她,云旗耸耸肩,脸上滑过一丝悲伤“随便你怎么说我。”

    其余的三人走在后方,暗灵叼着烟,想起养天生带给自己的耻辱,猛地一咬烟嘴“切,替天,就跟一开始说好的那样,来多少死多少,你们可千万不要自寻死路,香港不是你们能够立足的地盘。”

    XXXXXX

    香港,一队圣战骑士团总部白鹤山庄。

    “暂时将他囚禁起来吧,人是你们三队抓到的,怎么处置就交给你们自己了。”,龙潮歌坐在王位上面看着下方的养天生,伸出三根手指头“我这儿有三个问题,第一个问题,你们替天到底出动了多少人?是全团出动还是几名杀手出动?”

    养天生傲然一笑“这个问题你就留着想破你的脑袋吧。”

    他其实看到龙潮歌的时候吓了一跳,这种斯斯文文的人不是应该穿着校服坐在教室里面跟那些美丽的女孩儿谈情说爱吗?如不不是那份王的气势的他腰间的佩刀,养天生绝对会认为眼前的人是一个大学生。

    “第二个问题,如果夏天想要利用替天这把尖刀占领香港,请问他从哪里开始下手呢?偌大的香港,现在还不是骑士团说话算话的时候,我们跟无数的势力共存,如果夏天想要找一个突破口的话,我期望与他合作,然后瓜分这块宝地,我不希望跟夏天交手,也不希望跟天门是敌对的状态。”,龙潮歌语气缓慢,思路非常的清晰。

    “我来这里的目的只是为了找贺老,其余的我一概不知。”,养天生淡淡的回答道。

    “贺老?捏着香港百分之80土地使用权有权有势的人吗?看来夏天希望合作的对象是他,真可惜,因为骑士团的加入,有些事情已经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了。”,龙潮歌正色道“第三个问题,除了你和无心,还有谁在香港?”

    养天生一惊“你怎么知道无心在这里?”

    “懂了。”,龙潮歌挥挥手“带下去。”

    但是依然被绑着的养天生大声的喊道“喂,告诉我,你怎么知道无心在这里?他现在在哪儿?你们…到底是怎样的集团?”

    龙潮歌站起来冷淡的看了养天生一眼,离开了王座。

    白鹤山庄,后方…瞭望台…

    龙潮歌一步步的走上去道“知道您要来我已经早早的吩咐好了厨房准备好大餐了,这个点把我约到这里来肯定是有重要的事情吧?”

    “潮歌,你做的果然没有让我失望。”,站在瞭望台上面望着香港夜景的男人转过身。

    他的金发长长了许多,额头上面充斥着世界地图的伤疤,夜晚也带着遮挡着眼睛的墨镜,但是依然潇洒无比,穿着一件黑衬衫的他下身穿着一条七分紧身裤,两条腿极其的修长,他的左手拿着一瓶酒,一边吹着夜风一边喝酒一边看着前方,龙潮歌走到他身边恭敬的低下头“参见王将。”

    世界政府最高权力·八大王将·不死魔神·寇枭!

    “我们就像兄弟一样聊聊吧,夏天当上华夏国之王后,算一算也有些日子了,那可是大主君备受关注的人啊。”。寇枭喝了一口啤酒笑了笑“而且根据我对他的了解,他可不是那种喜欢过平静日子的人,尤其是现在一切的势力都开启后,天门已经成了这个地图板块上面的霸王,如果说夏天要走上世界,潮歌,你说他的第一站是哪里?”,寇枭偏过头微微一笑。

    “香港。”,龙潮歌抱着手站在寇枭的身边,身后的白色大衣被夜风吹的猎猎卷动。

    “小心他,他的手底下捏着一群能够践踏这个世界的人。”,寇枭一口饮进啤酒,将瓶子捏软后放进了口袋“但是也不要怕他,夏天不敢明目张胆的跟你做对,如果他真的率大军冲锋香港的话,世界政府是有合法的权利出动的,但是最要注意的就是,那些在夏天的命令下走动在时代中的人,他们是一把把的利刃,已经粉碎过无数的帮会。”

    龙潮歌点点头“我懂得。”

    “饿了,吃晚饭去,‘无声雀令牌’的争霸场地建好了吗?走走走……边走边聊……”,寇枭热情的搂住龙潮歌的脖子。

    【推荐阅读】特战教官失忆后被小旅馆老板娘收留,成了一个不知名的服务生,且看牛逼王者在社会底层制定规则!艳丽少妇、清纯萝莉,皆我所欲!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